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杀了干净!(二合一)
    长安城外。

    伴随着秋意凉风,江苍策马而行,先是走的方正官路,大约行进了三里左右,才向着偏一些的村镇小路去往。

    再按照位置提示。

    青年他们或许不甘,还是怎么着,还在跟着自己,这是好事。

    也许在他们想来,董卓死后的这个‘元物’,本身按照‘任务流程’就是要‘追’的。

    等追的上了,才算是任务圆满,最终宝贝到手。

    那要这样说,自己岂不是还成了‘董卓任务的后续?’

    江苍思索着,感觉这个说法还真的在理。

    当然,他们也会觉得是有人拿走了宝贝,还故意不融合,继而来吸引着他们。

    但不管咋样,他们都等了半年多了,怎么会前功尽弃?

    换成自己,自己也觉得不甘。

    并且他们目前已经快要出了长安城,再等上了方正官道,追赶度就快了。

    这最多三四里的距离,真的不远,走路也就是二三十来分钟左右。

    因此。

    江苍策马望了望这条小路,得快点顺出去,往南边找个林子等安静的地方,给他们好好摆上一桌,不能让他们久等了。

    而自己走的这小路说是小路。

    可毕竟是离繁华长安太近,偶尔人来商往的,泥土夯的扎实。

    五六来米宽,走辆大马车的商队都不是问题。

    尤其四周只有一些杂草,真要并排走了,还能踩着这些荒田赶路。

    但在前方大约两里外的位置。

    江苍却知道那里有一片林子,位置靠在长安的南边,有一片自己说不上来名字的小山群。

    自己也是在半年前和王越‘杀巨蛇’的时候,来过这里一次。

    那地方,野兽虽然多,但也挺安静的,很少有猎户来这里狩猎,农夫采药。

    所以,还得往前走,再往林子内深入一下。

    只要他们追来,这地方就是个好的静台子,没人会过来捣乱,坏了他们的落幕戏。

    而在长安城边上。

    距离城门方向近的青年和大夫两人,是先出了城门,一同策马来到了官道上。

    只是,大夫策马行着,却突然‘驾’的一声,让马儿前走了几步,稍微拦着了青年的骏马,使得青年放慢了一些度。

    “你说..”大夫示意慢走着,又在开言道:“这会不会是一个计?”

    大夫说着,又拿起盘着的缰绳,指了指南边,“不然这宝贝怎么会离咱们越来越远?”

    “所以你才拦着我?就是害怕有陷阱?”青年勾头看了大夫一眼,一抖缰绳让骏马再次跑起来以后,才又道:“不管是什么计谋,咱们都熬了这么长的时间,等了半年多了。难道现在就因为可能是计谋,咱们就不去了?让宝贝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飞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夫听到青年有些反驳的话,继而语气有些冲。

    或许是因为上次‘丢宝贝’的事情,大夫心里一直有‘疙瘩’,说话难免有些难听。

    且事实上,两人这一段的关系确实不太好,但都相互隐忍着,没办法,都是元能者,相互有顾忌,又相互合作,大夫与病人,缺一不可。

    “那你是什么意思?”青年或许真有愧疚,听到大夫的冲气,也没动火,反而让大夫好好说话,把他所想的事情说清楚,看看那元物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两人一块讨论讨论。

    “我感觉是有人拿的。”大夫也暂压了火气,算是心平气和的再说,“你看啊,这宝贝一开始出现提示,是在城内待着的,那个时候应该是董卓刚死的时候。而宝贝一开始没有移动,但过了大约十来分钟后,就突然开始移动了..是不是有人故意拿着它,在吸引我们过去?”

    “很有可能。”青年点头,没有否认大夫的猜测,但也听出了大夫话里的意思是,‘危险、最好不去。’

    没办法,大夫的‘保命元物’丢了,那他心里肯定是没底,不想去冒险,更不敢和上次一样‘赌’了,怕了。

    只是在青年想来,这元能世界本就处处充满危险,是和‘计谋’一样的不可预测。

    若是见到危险就不去,那什么时候能获得好东西?

    大夫一开始的宝贝,不就是冒险得来的?

    运气差了,丢了再赚就是了。

    不过。

    青年想归想,却没有提元物的事,怕扯到了大夫的痛处。

    反而,青年思索了几息,当想到了一个稍微安全一点的对策后,才回头向着马越来越慢的大夫道:“咱们可以先过去那里,找个地方藏起来,看看‘宝贝’是怎么回事。是真的有人拿着宝贝作为诱饵,在吸引咱们。还是真正的任务流程,是咱们想多了。”

    青年说着,又朝北边望去,看了看距离太远,已经看不清城门的长安方向,“毕竟咱们现在都从长安城内出来了,加上董卓又死了,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马上乱套。还不如现在去宝贝那里瞅瞅看看,能拿到就拿到。拿不到就算了。总不能浪费了这半年的时间,就学了几手可有可无的包扎医术吧?”

    “我说的话你都没听进去吧?”大夫好话说尽,听到青年好似把自己的好意当屁话,和上次一样义气行事,还是执意要去,便窝着一肚子火,定睛望着不想和自己争吵的青年再道:“上次你就说了一个计谋!很好的借刀杀人计谋!还有,谁他妈说的万无一失?然后呢?你说最后怎么了?我他妈宝贝丢了!”

    大夫说着,见到青年扭过去头,扬鞭加快了马,好似不想和自己说那么多,于是心下更为恼火,追上两步,气笑道:“哦,行,现在一提这事,你就不说话,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我应该说什么?丢的好?”青年听到大夫的质问,是猛然来火,但又想着马上要一起任务,便不想生矛盾,又耐下性子解释,

    “这是谁也没办法的事啊..计谋计谋,这本来就是一个可能会成功的方法,我能保证那宝贝肯定会让他们自相残杀吗?他们都是傻子?就我聪明?”

    青年说到这里,又‘唉’的一叹气,想缓和气氛,“我也知道你窝着火。都一个多月了,每次你听到我说计谋这几个字,你就来气..”

    青年说着,本来是想劝,但想到大夫斤斤计较的性格,逮着这事天天说的样子,还有如今的臭脸色,却没忍住,越说越火,“你说你来气就算了,还他妈不分场合?现在觉察到了那里危险,就不敢和我一块去了?准备分道扬镳了?就为了那一个破丹药?”

    “不是丹药的事!”大夫提高了一些声音,让附近来往的客商行人朝二人这里望了望。

    但同时,大夫知道吵起来了没什么好处,就又慢慢静了下来,突然笑道:“我现在没有保命的东西了,不敢和你一块冒险了..那这样吧,你先去,我在英雄楼内等着你。这样等江苍和王越回来了,见到了你不在,我也有理由说什么。”

    “你确定不去了?”青年望着大夫,“董卓死了以后,长安城内会越来越危险。不止是和咱们一样的穿越者会注视这里,就连各地君侯也会大动刀兵..”

    “这你不用管。”大夫把马一调,“我也看过历史,知道王越活的好好的,没出什么事。所以我只要跟着他,不说荣华富贵,起码不用跟着你再‘赌’了!”

    大夫话落,学着古人朝着青年一捧手,‘驾’的一声,原路回去了。

    青年见了,手里搓了搓缰绳,没去管他,而是接着朝南边追元物去了。

    但他心里却有一个决断,就是这次元物不管有没有得到,他都不会再回长安城,更不会再接触大夫了。

    不过。

    这倒不是两人为了之前的元物事情生气了,也不是如今的理念之差,致使分道扬镳。

    而是防人之心不可无,青年害怕大夫回去布置什么阴谋针对自己。

    与其这样不确定,防备着,还不如等会见了元物,不管拿没拿到,自己来个一走了之,找个其它州域修炼。

    且与此同时。

    青年一边思索着,一边朝着南边林子去往的时候。

    在长安官道的回路上,距离长安的半里小坡处。

    大夫刚策马蹬上了这个小山坡,却见到了吴氏三兄弟也策马向自己迎头行来。

    一时间。

    本该在酒楼忙着的,与城内访友的四人,在不该在的城外地方相见。

    吴氏三兄弟是早就猜测大夫是‘穿越者’,倒是没有多大好奇,只是奇怪那个和他阴影不离的青年去哪里了?难道让大夫‘断后’阻拦他们三人?

    而大夫是刚和好友‘决裂’,心头还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与孤寂、无助。

    于此,他此时见到了三人,也没多想三人是否是‘穿越者’,反而是下意识拉紧了缰绳,让马儿停了停,又如常一般,客套问道:“三位兄弟这是去何处?”

    “是这般..”吴氏三兄弟见到大夫好似还在‘演’,则是三人隐约对了一眼,由老四策马上前,憨厚的向大夫笑道,

    “王将军从宫内回来了,言董贼已死,城内要戒严。特此让我三人过来寻两位先生回来。”老四说着,见到四周无人,又策马走了一步,离大夫更近了。

    “原来..”大夫刚一回答,或者刚觉得不对,迎面还未看清,就被老四给一把推到了马下,勒着了自己的脖子!

    “接着演..”

    同时,老七策马走上前去,抽出长剑,拍了拍大夫的脸,又猛然朝下刺去!

    因为这身份确认了,四周还没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废话,不如杀了干净!

    “你..”

    大夫见老四一剑刺来,则是眼睛怒睁,想要躲开,但却被老四死死勒住,眼睁睁的见到长剑‘噗呲’一声刺入了自己的心口!

    “砍下他脑袋,以防万一。”老大望了一眼挣扎几息,无力摊在地上的大夫,又让老四砍下他的脑袋扔到道外荒田。

    等末了。

    三人害怕宝贝被青年捷足先登,就没有收拾这躺在路中的无头尸体,便又接着朝元物那里追去。

    并且等过了山坡,朝南走。

    距离不远,仅仅七里地左右。

    三人骑着英雄楼内的高头大马,不过一会就顺着偏野小路,来到了一个林子外边。

    再对视一眼。

    三人觉察到宝贝就在林中四百米左右的位置时,便把骏马一拴树边,悄悄掩着四周的树木,朝那里面摸去。

    但他们没走多远,就隔着一颗树叶枯黄的大树,见到了一匹骏马在另一边的林外拴着,应该是有人早来到这里了。

    顿时,三人心下谨慎,比划了一下手势,老七身法好,探路。

    老四挂在中间,老大转身贴着两人后边走,为两人垫后,以防林外来人。

    只是。

    当三人踩着落叶,‘沙沙’轻声走了一会,却见到了前面树后有一个人影,看样子,是青年!

    外面的马估计就是他的!

    而青年如今正贴着树边,正朝林中空地望着,不知道再看什么。

    同时,青年后面的吴氏三兄弟对视一眼,正准备摸上去杀了青年时,却闻到了一股香味传来,好似林中的空地上有人在烤东西。

    且同一时间。

    林中空地上正架起火堆,烤几只野兔的江苍,手里转着木枝野兔,望着火焰,像是朝着林中树后躲藏的四人道:“这地没什么好物件。江苍就烤了几只野兔招待几位不远而来,演完全戏,不用江苍再一一寻找诸位。

    江苍转着木枝,最后一只野兔烤好,往旁边土地里一扎,“而这里虽然没什么好东西,但却好在安静。”

    ‘是江苍?!’

    ‘他现我们了?’四人听到了江苍熟悉的言语,是心下一惊,没想到江苍竟然会在这里!

    不过,当他们现元物就是在江苍这里时,又想到江苍是王越将军好友,说不定林外就有埋伏,最后还是依次走了出来,卖个好。

    “先生!”吴氏三兄弟朝着盘膝坐着的江苍相继一礼,又对望了一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青年则是回头望了一眼吴氏三兄弟,是没想到自己身后跟着人。

    而江苍见到四人出来,是从口袋内拿出了七星刀,且第一句话就让众人有些疑惑,但又有些惊奇,根本未曾想到。

    “你们是为元物而来的吧?”江苍站起身子,开口第一句就让四人皱眉、戒备,“江苍也是。”

    江苍说着,没管四人脸色如何变化,而是像回忆一样,说出了他们所疑惑的事情,“半年前,咱们相见。乞丐、护卫、病人,大夫。一人一个身份。但、我是‘官’,落了个好户、好友,大你们一等。而如今,大夫死了,按照距离、时间,是护卫杀得。乞丐,则是我杀得。”

    ‘果然!江苍是穿越者?!’吴氏三兄弟听到这个来龙去脉后一惊,但想到了江苍的身手以后,没有敢说话,而是沉默了。

    ‘他死了..’青年则是嘴角动了动,有些为好友悲哀,没想到大夫都不赌了,走了,还是最终没有逃过一劫。

    可他又有些苦笑,是笑自己落在了更高的江苍手里,和剑仙王越武艺不相上下的刀客!

    “先生..”青年想到这里,是豁然一笑,望着江苍腰侧的双刀,“我猜着..我应该不是你的对手吧?”

    “这不用猜。”江苍递过去一只野兔,“吃饱。等会你、你们都知道了。”

    “江哥..”老大听到江苍好似要动手,是心里慌了一下,想要求饶,根本没想过拼,他可是知道江苍的身手,自己走不过一招。

    但同一时间,老七却像是立投名状一样,用长剑穿了老大的后心,又扶着他的身子,向着江苍求饶道:“苍哥!这一切都是他搞的,大夫也是他杀的!我和老四..”

    “谁杀的不重要。”江苍望着老大的尸体缓缓落地,又弯腰取了三支木柴,挂着的金黄兔子,递向了老四和老七,“吃吧。多了一只,你们两人分吧。”

    话落。

    江苍望着沉默的三人,他三人是没一人接着。

    尤其随着一声“动手!”怒吼,老四更是突然一拳向着江苍砸来!

    江苍见了,一甩手中木枝,砸向了旁边想要围来的老七。

    反手‘铿锵’抽出双刀,一刺,一劈,回刀一横,伴随着血液横洒,‘噗呲’入肉声响。

    江苍回身收起双刀入鞘,又撩起衣袍,坐在火堆旁,取来最后一只木柴,吃着焦黄流油的野兔,饮上一口腰间葫芦灵酒。

    两息过后。

    随着三具尸体相继落地的声音。

    大夫、乞丐、护卫、青年,

    映着火光,照着几人的尸体,

    这场皮影戏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