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收获与太平要术(二合一)

《全球诸天时代》 第一百三十八章 收获与太平要术(二合一)

    ‘滋滋’油水顺着焦黄的兔肉滴入火柴堆里,溅出火星。

    江苍吃了两只兔子,喝了半葫芦灵酒,肚子微饱。

    但同一时间。

    江苍却不知道感知到了什么,朝左边望去。

    老大尸体上正渐渐浮现一个‘盒子’,漂浮半空,大拇指大小,方方正正的却是‘储物元能。’

    江苍见到这颗储物盒子以后,也知晓自己没有猜错,这身为‘普通元能者’的吴氏老大,确实不普通。

    因为他的心口有‘加深一些的边框’,是代表着有‘储物元能。’

    只是这印记和普通元能者相差不多,都是圆的圈圈,不仔细盯着看,还真不一定能发现出来。

    且与此同时。

    江苍望着空中的储物盒子,打量一番,便走到旁边接过,一时间,半空中的盒子就漂浮到自己掌心,和自己原有的盒子渐渐融到了一起。

    如今,再仔细望去。

    盒子虽然在大小上没有什么变化,但里面的面积却增加了整整一倍,再按照自己的体质加成,如今到了‘三十二立方米。’

    尤其原有盒子里面的几件元物,也出现在了扩大的元能盒子内。

    江苍见了,逐个取出,第一件是一件短刀,与自己兵器重复了,也没自己的好,就先放着。

    第二是个药方,按照上面药材排列,自己脑海中的提示,却是最普通的强身方子,一点特性也没有,也不说了,和短刀一样先不管。

    但最后倒是有个消耗品,是一枚土制的‘手雷。’

    再观察一下效果、样子。

    估计是民国到四九左右时期的自制手雷,也就是‘土雷子。’

    应该是老大他们去过那个时期的世界,继而从世界人物那里收集到了。

    包括自己去过九十年代,也见到赵少、王少他们都有,杀人用的,曾经还给过自己,但却不是元物,自己就没有接手。

    特别是在如今。

    只要‘低级元物’没‘特性’,不能给自己增加‘被动’,这些东西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普通的东西’,还不如一只烤兔子吃的香。

    因为以自己的体质、防御元物,能稍远距离硬抗雷子不说,问题是自己还有危险感知。

    按照模糊推测,加上神识观察,这东西能不能挨近自己,都是一个问题,何谈什么伤害。

    雷子还没扔出来,自己就手起刀落把人杀了。

    就算是他能拉着引线,自己转身就走,也不一定非要硬扛着试试自己防御斤两。

    而江苍打量了这些元物一番,又望了望几人的尸体,就用着老大的短刀,在附近挖了一个坑,把几人给埋了,再驱驱血腥、痕迹,省得被野兽给发现吃了。

    且这也不关什么道义,而是大家也算是做了大半年的朋友,虽然都是隐约的敌人,可好在都认识,一起吃过饭,就顺手埋了吧,也不耽误什么时间。

    只是,这人,是必须要杀的,不能放。

    毕竟自己之前是和王越一块出去董卓那里的。但最后王越回去酒楼,自己却因为长安即将动乱,没有冒险回去。

    那这样一来,再结合元物与乞丐的消失,还有自己这号‘不该出现在历史,却又有历史身份的刀客’,像是‘先知先觉’一样,知道长安要‘大乱’了,最后没有返回酒楼。

    他们很可能就会怀疑自己,还有消失的乞丐。

    因为这一切都太巧合了。

    若是单拿自己身份、或者元物消失,这都不算什么,还皆能圆着。

    但恰恰是元能刚出现,自己和乞丐就都不见了,尤其元物出现的两个位置,还分别是‘董卓校场’,以及‘吕布府邸’,自己都去过了。

    再加上自己去往吕布府上的一路,可是赶时间,没有任何掩饰,很容易就会暴漏,出问题。

    所以‘两个元物都不在’,‘自己这位高手也走了’,之前还参加了董卓被杀一事,这简直就是巧合到了一种地步。

    在他们想来,自己明显就是‘贪心不足、杀人越货,想要获得两件元物的元能者!’

    不过。

    自己之前出城门的时候,倒是对张城将说过了,自己要回开阳,让他和他的师父王越说一声,让王越这边先安心。

    相信,王越会明白的,会明白这事情‘大’了,江苍要回开阳准备,以防各地君侯得知‘董卓已死’的消息后大乱,让没有防备的开阳遭了浩劫。

    但王越这关可以过,一两句话就摆平了,关系在这放着。

    可是青年他们很有可能会来个‘看不得别人落好处’的计策,把自己与乞丐是穿越者的身份稍加掩饰,透漏出去。

    像这样眼红他人得到元物的元能者,不少,后世皆是。

    加上长安马上是动乱之地,不知道有多少元能者来这里,又听闻了这些消息。

    那自己身份一露,就有点难搞了。

    虽然自己有感知,那些致命危险‘不一定’会有,再落在自己身上。

    但开阳的往后麻烦琐事绝对不少,肯定会有人闲得发慌,过来试探。

    可要是原来。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自己的刀永不磨损,不怕钝了。

    但如今,自己有药方、药浴,各种内外炼体法决,正是每日练功练功、打基础,大幅度提升实力的时候,哪有时间和他们过家家?

    或者说,说句不太好听,又自大的话。

    自己通过了青年几人,现在已经没有把‘九成九’的元能者们当成‘对手’了。

    而是把目光放在今后的‘世界人物’身上,想要接触超越水平值的‘极限值任务、人物’或是‘破格、飞升。’

    也就是如今的‘左慈仙人线’,和当前世界中的破格、极限‘人物’打交道。

    再利用这条线,把底子打好。

    那今后就是一步快,步步快,自己领先所有人,并且还是领先一大截,保持在了巅峰水准。

    这样,不说显摆不显摆,起码生存上是安全了。

    当然。

    这也是自己如今没有找到任务,又觉得现在到了‘休养生息’的时间,就不想耽误功夫的去瞎捣鼓了。

    而‘穿越者子明’那里就不用说了,以他的奇特思路,加上‘混’的性格,估计正想着回曹操那里享受,并且八成还有曹操的人接应他。

    所以,子明没事,他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过吧,无忧无虑的也好,不去打扰他了。

    但除了他。

    客商是有点心思。

    他在两个月前,得知英雄楼出现元物,又出现元能者的时候,他就借着茶摊生意不好,自己还要继续‘跑商’的理由,便收拾好东西,变卖了家当,出了长安,跑了。

    如今按照珠子所标记的位置,他应该是在青州南边那里,落户半个月了,估计是想明白了,知道自己抢不着,还害怕危险,于是就好好练功了。

    至此。

    江苍把所有能猜到的后患已消,这长安一事的任务、得获、恩仇,戏码算是彻底着落了。

    ‘铿锵’

    把匕首和七星刀一合,渐渐相融。

    江苍把‘药浴方子’一收,望了望身后掩盖的痕迹,就出了林子,招出了纸马,朝着开阳方向行去,准备瞧瞧武弘他们做完任务回来了没有。

    因为自己原先就告诉他们过,自己是在开阳任城将。

    让他们下次要找自己,就去开阳城找,若是自己不在,那就是有事,或者死了,不用寻了,也不用飞鸽传书了,好好活自己的就行了。

    而一路行过。

    又是几天的时间走走停停。

    江苍在路途中空闲时,也观察了一下匕首融合七星刀后的‘效果’,还有要有‘药浴’方子。

    其方子,就是‘加快修炼’,和药膳差不多,都是增强体质。

    这正好,自己的修炼辅助元物,基本是凑齐了,真是内服外敷都有了。

    而匕首,是多了一个特性,为‘锋利’,可以强制性斩断、刺破‘同一层次’的兵器、或是铠甲。

    同时,江苍比划了一下,按照隐隐的感知,知道自己的衣服,雪狼皮,甚至于双刀格挡,都挡不住如今的匕首一刺。

    意味着谁拿着这把匕首和自己打,自己要是用兵器格挡,就要断兵器,哪至于出其不备,被匕首刺杀。

    形象来说,当前‘灵气世界’制造的防具、兵器,都可以被匕首‘一击必杀。’

    除非是人家领先自己一两个‘更高级世界’,元物等级比自己高,才能格挡着匕首的一刺。

    等东西整理完。

    江苍望着这一攻、一修炼的两件元物,感觉这实在落得可以。

    再等药材收集齐,药浴增幅一下,以及武弘的秘籍,左慈的丹药过来。

    自己绝对又是一次大突破。

    而随着时间过去。

    半个月后。

    开阳行至。

    江苍是在城门将士们的问好与惊诧声中走入开阳城门,又向着张兴的府衙行去。

    同样。

    听人禀报,得知江苍回来的张兴,当来到府衙门口,见到自己兄长的一瞬间,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一点假都不掺。

    因为,他一直感觉自己兄长是觉得城将官职‘太小’,才走的。

    ‘游历’二字,说不定只是个离开的措辞。

    且他心中也是后悔,歉意很多,总觉得自己亏待了兄长,想要出去寻找,致歉,可开阳事务繁忙,他又抱着幻想兄长会回来,却就作罢。

    而如今,他见到自己兄长真回来了,没有骗自己,那还说什么。

    喜悦、愧疚,如释重负的感觉,让他心里百般别扭,只剩来到江苍面前,深深捧手一礼。

    “怀伯这是何意?”江苍顺手把张兴扶了起来,他瘦弱身板怎能抵过自己千斤之力。

    “辰钟兄..”张兴无奈起身,望了望江苍,想说什么的时候,想起自己兄长不喜欢这种瞎客套,便叹息一句,又想了想,找到了一个话题,说着半年来,城西头的药店掌柜与马站店家找过江苍,要送上一些礼品。

    江苍听到,脑海内觉察了一下,发现自己所有元物都没有波动,也没有任务提示,那就晚会再说吧。

    估计他们来找自己,也是报答自己大半年前的恩情,继而送药的送药,送马的送马,不过如此而已。

    随后。

    江苍再和张兴说会趣事,大致说了说自己游了游几洲风水景色,让张兴好生羡慕。

    再等天色暗了,说的该说完了。

    自己将近出去游历了一年,免不了好友相见,接风洗尘,宴席摆开,再喝上几杯。

    于此。

    一酒过后,这一年的风尘去了,是该休息休息了,更莫说自己还领着开阳城将的官职。

    也因此,第二日。

    江苍如常练练功,偶尔逛逛开阳,巡防一下,落得悠闲。

    但随着时间过去。

    江苍却得到了一些来自于长安的消息,得知长安明面上和历史差不多,是王允和吕布共同把持朝政。

    可他们虽然是一文、一武,随便拿出来一人,都是天下知名的人物。

    只是王允用计杀了董卓之后,却骄傲自满,未能稳住董卓余部。

    没多久,或许有人‘故意加快历史进程’,董卓余部就在短短半个月内,击败了吕布,杀了王允,占了长安,乱成了一团。

    若是自己再没猜错,历史会加快,肯定是有元能者过来摸鱼,就如那个陈火一样。

    或许,明面上是董卓余部在报仇,顺便也想当当‘太师。’

    暗地里,估计有元能者为了什么元物打起来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随他们打去吧。

    关键的董卓线,王越线的奖励,都被自己拿了,剩下的小口小汤,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真比不上自己多练练劲,争取最快的时间,把实力打磨到王越的‘境界。’

    且也在下个月的中旬。

    十二月十六号的中午。

    江苍日常策马在城内四门转转的时候,却见到了枭与武弘从北边城门来至,估计是他们历时大半年,终于完成了‘黄巾线’。

    并且他们见到江苍的一瞬间,也是顿了一下脚步,朝江苍点了点头。

    再相视一眼,三人一笑。

    旁边的客栈不错。

    “走着。”江苍朝两人言道一句,偏头旁边的客栈。

    “听..”枭回了一句,听到附近的百姓叫江苍城将,便也顺着话道:“听江城将的。”

    “辰钟即可。”江苍下马走前几句,望了望武弘,“可有任务?可能饮酒?”

    “不醉不归。”武弘豪迈一笑,示意江苍先走。

    而江苍也未客气,走到了街边的客栈,把纸马交到了慌忙向自己问好的伙计的手里。

    同时,三人走进店内。

    江苍望着见到自己过来,继而赶忙出柜台的店家道:“十二坛好酒。”

    “好嘞!”店家应了一声,本想奉承两句,说‘城将,酒喝多了不好’,但见到武弘与枭的气质不凡,感觉应该是城将的朋友来至、痛饮。

    于是,他捧手道了一句‘见过江城将’,就回去准备了,要亲自动手搬酒,谁都不用,更不扫兴。

    “江城将!”店内吃饭的食客,见到江苍来至,亦是起身的起身,问好的问好,笑意浓厚。

    江苍见了,抱拳一回礼,就带着武弘二人坐在靠窗边的位置。

    尤其是三人坐下的同时。

    还没等江苍说什么。

    武弘这人直脾气,直接拿出了一本线穿的图录,放在了桌子上,豪爽且小声道:“江师傅,此为‘太平要术’,应是南华仙人所著。”

    武弘说着,指了指秘籍,“江师傅翻看一番,若是有用,作为团队情报。而枭师傅字好,可代武某绘画抄录。”

    化三生说

    感谢我爱羊羊的打赏!感谢葡萄酒和女人的打赏!感谢我是要成为六学家的男人的打赏!感谢诸位师傅的订阅支持!!!!!!---有时候三生为了保持整张连贯,那种感觉,就没解释为何杀人,,还是文笔不够,穿插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