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岁月悠悠(二合一)
    “武师傅说慢了,我已经抄了两本。”枭在桌子南边坐着,手里有一个小盒子浮现。

    江苍望去,是储物元能,但自己的眼睛却不能通过盒子,探知盒子内的储物面积大小。

    不过。

    按照枭‘’的体质,加上他心口与吴氏老大一样的‘浅浅元能印记。’

    江苍推测这盒子也就十来立方左右,装不了坦克大炮,最多就是一些生活用品,笔墨纸砚。

    说不得枭平常取笔、取纸,手要伸过去入怀一下,就是当做‘遮掩’,好把盒子内的纸笔取出来。

    这样也解释了他为何怀里衣服什么都有,纸笔永远都取不完。

    “这是抄录本。”枭手掌往怀中一挨,拿出了一个也是线装的本子,再避着客栈内的食客们,小声道:“一开始我与武师傅获得秘籍,再一起观看完以后,武师傅是在一旁修炼,我是在旁抄录了下来,以免往后耽误时间。这不,就用上了。”

    枭小声说着,把秘籍递到了江苍的手里,根本不管什么能练不能练的。

    不就是和原来一样的聚气方法,打坐盘膝,再比划几个动作,有什么难的。

    反正他都练了,效果还不错。

    所以,他觉得江苍应该也能练。

    同样。

    江苍翻看了几眼,按照上的动作略微比划了一下,因为有‘聚灵秘籍’的前车之鉴,倒是很快上手,没有什么‘功法、体质、任务’限制的要求,把自己给卡住了。

    且不出几息时间。

    随着掌柜把酒摆上以后,江苍就感受到了客栈内的灵气涌动,正在朝着自己的身体内渐渐涌来。

    “效果是上本灵决的两倍。”江苍感受一下,睁开双眼,望着桌子对面等待自己回答的枭二人,声音不传半米,嗡嗡作响,“尤其这个元能世界内的灵气高,还能再翻个五成。差不多三倍。”

    “能练就行..”枭听到江苍肯定,心里松下了一口气,而他刚才看似随意,但实际上也是担心龙头因为任务的‘关系’,继而没法使用‘他们的任务秘籍。’

    又怕自己多言了,影响了龙头试验。

    而如今,自己三人都能练,这‘情报’是共享了,大家一起提升实力,也是提升‘先驱者’的实力、势力。

    这是好事、幸事。

    于此。

    最重要的情报正事是落了。

    枭是什么说的了。

    因为武弘觉得枭话多,就抢先向着江苍大致说了一下任务经过,好作为‘任务流程经验。’

    “武某与枭师傅自从离去长安,与江师傅一别。”

    武弘倒了掂起一罐酒,三人酒盏满上,再道:“数月内转去青州各县,刃黄巾余孽七百二十三人,得十六张经书残片,又于并州一山脚洞穴拿到秘本,相继拼起,绘出《太平要术》一部。”

    武弘起身,向着江苍敬酒,“如今事了。”

    “就是这样。”枭在旁边点头,感觉武弘一个字没说错,就是细节不清。

    “可有受伤?”江苍通过这字里行间,听似轻巧,但却知道这挨着‘仙人遗宝线’的任务不会简单,就多言问一句。

    也是人家给自己秘籍了,自己又是龙头,那总得关心关心,不能手下的人在外面死完了,自己还在潇洒放浪,饮酒望月。

    只是。

    江苍言了一句,又望着武弘,见到他一副豪爽摇头向自己敬酒的样子,就知道问了白问,就算是他受伤了,以他这‘执拗’的性子,八成一个‘难’字不会蹦出来,只会一酒饮尽,啥事都忘了。

    “还行吧..”枭是搓了搓酒盏,样子像是笑了,“危险是有,但都应付过来了。江师傅您看,我们这不都回来了。”

    “这话不错。”武弘撇头瞧了枭一眼,“你这文人还会说句人话,没有大吐苦水。”

    “喝你的酒吧。”枭不想搭理他,端起酒杯向着江苍一碰。

    江苍相邀,不说了。

    再等饭菜上齐,大碗米饭,掌柜特地宰的野味,摆齐。

    吃吃喝喝,四五坛酒下肚,撕着大块酱牛肉。

    算是菜酒过了五味,三巡。

    都吃了大半饱的肚子。

    武弘这时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准备说了一下自己今后的‘找高手比武计划’,想让江苍听听,看看龙头的意思。

    因为他这项计划,曾遭到了枭的强烈反对。

    “江师傅。武某有一事。”武弘思索着,是痛快开口,声音虽然大气,但却没让附近的食客听到。

    且他说着,见到江苍望来,还偏头望了望不言不语的枭,“此事,曾遭枭师傅拒绝,他曾言,是江师傅说的,让武某在此世界安稳练功,切莫树立强敌。于此,武某想问,是武某的武艺不行?还是神通者懦弱?”

    武弘说到这里,又笑着望向了江苍,侧着一拱手,话语一转道:“江师傅,你我二人有两三世界未见了。自末世一别,这算是咱们第一次喝酒。上次喝茶不算。”

    “武艺是不行。”江苍把酒盏一放,“在这个世界,高手如云,沙场人如草,收收心吧,不是原先的那几个世界,你可以纵横快马,血茶下菜,割头饮酒。”

    “为何?”武弘不理解,追问一句,“武者不就是越强则强,怎么退缩?武师傅,这是你说的,武某一直记在心里,不敢忘。”

    “那你也得有命。”江苍抖了抖手,“武师傅能走我三招,就去吧,任你纵横沙场,踏马飞营,江苍不在多言。可若是三招走不了,找个地方静静心吧,等功成了,任你所向披靡也不迟。”

    “搭手?”武弘神色正了正,再一抱拳,“饭落?”

    “何须饭落?”江苍笑着回礼,手掌一摊桌面,“打完再吃。”

    “在此地?”武弘望了望附近的食客、伙计、掌柜,发现他们不时看自己等人一眼,或者准确来说,是向着江苍投去尊敬的眼神。

    “正是。”江苍推了桌上的一碟菜,移到旁边,“手上功夫,咱们也不用起身,就在桌上搭个手吧。寸劲短打,手上功夫不占武师傅便宜。”

    “那请?”武弘也摊开手掌,右手朝前伸了伸,停到了江苍手掌十厘米左右的位置。

    “敬一杯。”枭见两人比划,则是身子一侧,挡在了正朝食客们的地方。

    而也在枭侧身的同时,江苍与武弘同时出手,两掌挨到了一起,又不分先后的擒着对方手腕,想要卡着手筋,把对方的手按在那里。

    但江苍手腕一震,好似大弓的弓弦一样,似‘嗡嗡’震动,四种神力扭成一股,将近一吨的力道震开,瞬间隔开了武弘的一擒,又手成鹰爪,点在了他的手筋,钉在桌面上,随后盘延向上,从手肘搜到了胳膊,肩膀,虚停在了武弘的咽喉半寸处!

    “喝酒吧。”江苍招去的快,回的更快,反手顺起了桌子上的酒盏,就好似两人刚才是相互敬酒。

    “江师傅..你这武艺..不..是力气..”武弘是皱眉了一下,又随即舒展,先喝酒,把这一杯酒干了再说,再问。

    可他也知道了自己不会败在了招式上,是败在了‘力气’上。

    江苍的力气太大了,基本上是他的‘两倍’,加上江苍的搏杀手段不次于他,让他怎么都不能翻身?

    这怎么说。

    武弘品着酒,回想短短一瞬的搭手经过时,好像总觉得龙头是‘克’着自己一样。

    尤其是在他想来,龙头还未修炼‘太平要术’,自己连这样‘未完全体的龙头’都没打过,更别提江苍练完了太平要术,那又是什么水准?

    会不会更快的把自己置于死地,让自己看都看不清楚江苍的出手动作?

    而江苍一酒落,也没说武弘没走过自己一招的事,而是把酒盏放下,大手拿了一块盘上的牛肉,一撕三份,递给了枭和武弘,

    “咱们吃肉,人家也吃肉。而如今,咱们是食客,吃的是盘里的肉。等过去了,咱们是盘里的肉,十万多万的兵甲将士,是食客。那些元能者,是偷食的蝇虫。咱们,怎么防?”

    江苍说着,见两人沉默,又已自己道:“以我目前的武艺,拳脚功夫,我都不想去趟那混子乱水,怕溅得一身腥难洗,真招来了真狼豺豹,是猛虎也难脱身,死在那贪嘴的腥肉里面。”

    “江师傅..”武弘把酒一敬,不说话了,哪里都不去了,安心找个地方练武。

    但就算是这样,一招败北,又决定找到灵气充裕的地方练武。

    武弘想归想,决定归决定,但还是心里执拗,明面上,或许是为了面子,还是梗着脖子反驳一句道:“江师傅这样的武人,或许只有一位。武某不相信去到何地、何处,都能碰到这样的高手。尤其江师傅所言的元能者,又有多少?”

    “我所见元能者就有十二人,我杀了八人。”江苍说到正事,没管武弘是不是说拗话,反正自己是该说的说,“而仅仅以我知道的人,藏起来的还有。他们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咬你一口,防不胜防。”

    江苍说到这里,又指了指长安方向,“而高手,我所见的王越,吕布,这两人,你都走不过一招。要是按照等级来说,他们属于顶尖武将,张飞等人亦是,而你则是堪堪到了一流,还是步将拳脚,差的有些太多。”

    江苍说着,也是想起了‘水平值’一说,就大概举了几个例子,分化一下‘等级’,让武弘更明白一些。

    但却不是又‘抄’枭的资料,而是想大概描述一下。

    只是。

    旁边的枭听到了这个‘一流、二流’的词汇,却是从怀内拿出了两副竹简,又分别递于江苍与武弘道:“当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发现了这个世界内有所谓的‘灵气’,又当见到了南华仙人的功法以后,就有了一个猜测,想分化一下世界内的人物、任务等级。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更直观的认识。”

    枭说着,指着图鉴上的‘水平值、顶尖值’,以及后面对照的人物,再接着道:“我准备把每个世界的人物,都分为‘最低值、水平值、顶尖值、极限值’以及‘破格’,这样能更好的判断他们的等级,继而选择性的接触,再试着领取任务。”

    话落。

    枭望着江苍二人,等了片刻,好似让龙头想了想,看一看,才最后总结道:“江师傅觉得怎么样?有什么觉得不好的地方,您指正一下,我都记录下来,慢慢修改,争取让资料更完善一些。这样往后有新的神通者加入我们,见到了我们的‘完善资料’后,也会觉得我们很‘正式’。”

    “你这文人..有武力就可。”武弘摇了摇头,对武弘这句话不太感冒。

    “没什么指正的。”江苍则是把竹简还给了枭,加上自己早就知晓,当然是同意,“很详细,往后就按照这五个等级来算。”

    “行。”枭点头,把竹简收了起来。

    只是收到武弘那里的时候,武弘却很期待的望着江苍,言道:“江师傅,按照文人所说,武某属于哪一值?”

    武弘说着,抱有期待,觉得江苍在这个世界内见得多,应该知道,想听听自己的实力如何。

    不过,江苍没有说话,感觉说出来太打击人了。

    因为武弘现在才‘’的体质,太低了,堪堪比水平值稍高一些,但不能否认,还是倒数第二个等级,‘水平值。’

    可还是那句话,人家才送了自己功法,自己当然不能反口就说武师傅‘太菜’了。

    索性,就当没听当,吃饭喝酒吧。

    但枭是早有记录,此时听到了武弘的询问,倒是无视了武弘有些期待的眼神,实话实说道:“你是水平值。而我还不如水平值。”

    “水平值..”武弘低声一句,是早有底子,样子说不上是失落,并且他对于枭所言‘而我还不如水平值’的话,是不置可否,觉得对很,枭确实不行。

    因为在他想来,自己比不过龙头就算了,若是再比不过文人,那才是真的是完事了!

    而随着时间过去。

    一顿饭落下。

    枭和武弘走了,回并州了。

    他们就是在并州发现的‘太平要术’,那里还有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灵气挺充裕。

    最后两人一商量,决定在那里练功,看着接附近的任务。

    就像是江苍说的,这么好的世界,有功法,有灵气,还不好好打基础,那还干什么?

    同样,不止是江苍再练,枭二人再练。

    岁月匆匆,两年过去。

    在益州的一片山林小河处。

    周胖子也穿着兽皮缝的衣服,每日在河边举着树干练劲。

    尤其他现在能在河边山脚住着,也是他这将近两年来,因为遇到了一只四米多长,像是成了精的老虎,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打过,所以保险的前提下,般了一次家,迁了阵营。

    就在这处的河边山脚下面,位置不仅安全,四面环山傍林,附近景色还不错,门口有小河,旁边有高山,四周更有跑来跑去的小动物,使得这里整个就是一个‘休闲度假山庄!’

    比现实海景房还要高上百十个档次!

    当然,让周胖子来说,这也是他的‘异世界修仙度假山庄。’

    自己过得很开心。

    并且他这一身打扮,说不上好看不看,时髦不时髦,修仙中人嘛,不要讲究那么多,反正就是针线大差不差的缝到一起,就那瞎胡啦扒岔的穿着,也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