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三章 第一世界!
    在江苍思索回忆的时候。

    时间刚过十二点。

    江苍就看到这座山峰脚下好端端的起了一片大雾,就如天上云朵忽然掉了下来,围绕山峰附近,包围了自己,让自己眼前的能见度不足一米,只能看清身边的树木、脚下岩石。

    可是当自己回身朝着四周望去,还是能看到哪一处方向有朦胧阳光,若是朝着那个方向走,应该是能走出雾中,离开这片山脚下。

    “果然在这里。”

    江苍见到这诡异的浓雾出现后,反倒是心里安心了一些,避着身旁的树木、岩石,朝着阳光相反的方向慢慢走去,快走到了阳光相对朦胧的地方,就又再拐回头走回来。

    迷雾中的江苍盘算着时间,当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中快要查到三百的时候,再跨出了一步,就现身前大约一米外出现了一道‘宽约三米、高有两米有余的大门!’

    它在迷雾中看不清楚,略显虚幻,如海市蜃楼、梦幻泡影。

    江苍再走前一步,离的近了,大门样子却又逐渐清晰,平淡不显奇异,就像是早已立在这里。

    “刚才我从这里经过时还没有。”

    江苍望了一眼地面上属于自己刚才的脚印,再根据自己所知的前世信息,确定了这扇无中生有的‘大门’,正是自己要找的异世界通道!

    如今,自己所用的进入方法,也与往后的所有异世界进入方法一样,没有因为这是第一世界,或是自己重生,就有什么改变。

    江苍目前根据实时事实,确定了自己确实是‘先知先得’以后,就知道自己在机遇与信息上越了所有人!

    这是一个好事!

    那自己要是没猜错,倘若自己后退一步,这扇大门就会消失,像是自己否定了要去往异世界的心思。

    只是。

    江苍望着这扇平淡无奇的大门时,也没整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动作,而是念着时间本就不多,亦未多做思考什么,便抬手敲了三下,猛然一推。

    咔嗒——

    在大门打开的瞬间。

    江苍踏进了同样充满浓雾的门中后,就现自己四周哪里还有什么浓雾,反而变成了一条热闹的街道!

    再一仔细望去。

    江苍看到对面水果摊位上有个妇人,她一边在哄着怀中“呜呜”吵闹的娃娃,一边对着微笑的店家投去歉意眼神。

    “磨剪子嘞~戗菜刀..”

    远处,老手艺的磨刀师傅,与商贩们走街串巷,推着板车在青石板上行着。

    街道上还不时有人拉着黄包车,接送一些招手的行人,或是停到坐在茶摊处抹着胭脂水粉、准备赶去约会的哪位富家小姐跟前。

    有时‘嘟嘟’几声,一辆老式汽车从慢悠悠的经过人群,引来不少羡慕的目光。

    车窗摇下,穿着西装的帅气公子,还会朝着茶摊前哪位身穿洋装的富家小姐,吐出了一口烟圈,拉开了自己的车门。

    附近,还有几名孩童哼着什么,打闹着从江苍身前跑过。

    江苍侧耳听去,暗道了一声‘熟悉’,现这几位孩童唱的是一四九年前的歌谣。

    “东西街,南北走,出门碰见人咬狗,拿起狗来砸砖头,却被砖头咬了手..”

    嬉闹声越来越远,孩童们拐进一条小巷子里,歌谣渐渐听不清楚。

    江苍抬头看了看,太阳偏西,时间来到了黄昏傍晚,那几个孩童应该是疯一天,玩累了,回家吃饭。

    不过。

    江苍不用再追问那些孩童,单看着街上的黄包车、西装茶摊、老式汽车、颠倒童谣,还有他们结账所用的银元,就知晓自己应该是来到了属于‘历史类型’的异世界,时间大约在民国时期左右,错不了多少。

    “江苍,在这干什么呢?”

    这时。

    正在思索的江苍听到有人喊自己,回身望去,看到本该是现实世界的‘门外’,却是一副夜总会的景象。

    里面三百余平方不大的面积,灯光稍暗,大厅内桌椅摆放整齐,浓妆艳抹的几位陪酒姑娘们还未到上班时间,正在和帅气的服务生打趣,说着一些荤段子,乐此不疲。

    而找自己的人是一位打着哈欠、脸上睡眼朦胧,不知是昨夜没睡好,还是睡的太好的男性青年。

    他胳膊里还搂着一个对自己客套假笑的女人。

    “出来透了一下气,屋里闷得慌。”江苍随意找了理由,没对这青年认识自己有什么意外,反而对卿卿我我的两人同样笑了笑。

    因为当自己来到异世界中后,都会拥有一个代入‘身份。’

    江苍之前看大街景象的时候,约莫回忆了一下,脑海中模模糊糊一个印象,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当中,是从‘外省’而来的人,今日刚加入了‘河九帮。’

    目前自己身为帮内的成员、打手,为这家小夜总会看场,帮河九帮的‘李九爷’收取保护费。

    也是俗话说的,夜场、赌档、马槛、鸡头、走毒、劈友,统称捞偏门。

    自己干得是来钱快、脑袋往裤腰带子上挂的劈友砍人的械斗行业。

    “马上要干活了,吃东西没?走,一起?”

    青年也是河九帮的一名打手,知道江苍是新来的,又看到江苍在大门口站着,肯定要客套两句,往后指不定谁帮谁挨刀,关系定然不能太僵。

    “刚吃过。”江苍则是念着整理记忆,没时间和青年吃饭,但也同样客套了一番。

    当稍后。

    江苍见到青年搂着女人两人说说笑笑的离开,自己便回到夜总会内,走到了一处墙角的桌子旁边,拉开椅子坐下,开始思索自己之前见到的一切。

    先。

    江苍想到自己练武的事情,便感觉这‘民国帮会打手’的身份不错,总归是有架能打。

    而自己在现实世界练拳的重生四十天,前世十余年,一直以来都是束手束脚,练得打不出去,都不知道自己练得是什么东西。

    当然是要找这种相对治安混乱的世界,有机会上手招呼的身份,才能理所应当的拳拳到肉,练拳练得实在,知道该打人该打哪里,力用几筹,加深自己的打法记忆!

    这样才能练出来‘武’中的那股狠劲!

    最后还有个挡灾的河九帮。

    虽然在自己的身份记忆里,这个河九帮的势力不大,在城内各大帮派与武行中属于小打小闹、夹缝生存,不然也不会只有几个小场子看着。

    但好歹河九帮上面是有人罩着,能说上话,花钱也有门路收。

    自己就算是打死了人,应该也能减少一系列的麻烦,不会干扰了自己‘等待元能降临’的计划。

    ‘这是个好年代。’江苍总结了一下,感觉身份是没问题,正和了自己的心意。

    其后。

    江苍又开始思索异世界‘元能秘藏’的问题。

    只是。

    这‘元能’不是存在异世界哪处地域的固定宝藏,而是在一定的时间,元能会依附某个异世界生灵身上,或是以某种物品的方式,出现当前的异世界当中。

    比如,元能出现的时候,有可能样子是把剑,或者是某个野兔携带,亦或是没有任何变化,什么东西都没有依附,是无中生有般的出现在某一处区域。

    但好在,只要是现实世界来到异世界的人,不管是元能者,还是普通人,在踏入异世界后,都能大约感知到元能的‘出现时间。’

    江苍现在隐隐约约就有一种感觉,知晓‘第一颗元能’的大致出现时间,是在‘一个月后!’

    具体的出现方式,以及出现在这座城市的具体哪里,就无法详细得知。

    但等到元能真正出现的时候,还会有这种类似于‘出现时间’的‘方向指引’,让来到异世的所有人可以顺利根据指引寻到、齐聚。

    而除此之外。

    江苍根据一个月后元能才会出现的时间,也能得出这个世界最少可以存在三十天!

    因为有的元能是一开始就出现,有的是最后出现,还有的则是在中间任意阶段出现。但不管怎样,回归通道的开启时间,都是在元能出现之后。

    别的不说。

    江苍思索完了这些,单以这三十天的时间,就知道了自己就比所有人整整多修炼了一个月!

    还是在有异能的世界内!

    更莫提民国时期有许多拳术大家,武行内有不少失传的秘手、药方子。

    在江苍看来,只要自己能获得这些物品,那么在前期对于自己的帮助,不比那不知有何奇异的‘第一颗元能’差。

    当然。

    江苍前世好歹经历过社会冷暖,知道自己目前在这个世界里属于人言轻微、资金不够,肯定要利用自己的身份,先往上爬一爬,等底子打足了,才能有闲功夫去挖掘异世界的各种资源来充实自己。

    最起码有了金银,自己也能在这个世界里购买一些自己平常练武所用的药材,活的也能够滋润。

    “江小哥,不打扰的话..能喝杯酒嘛..”

    在江苍大致思索完的时候。

    大厅那里有两位穿着旗袍,一位烫着卷,打扮漂漂亮亮的三名陪酒女走了过来,拿着四个杯子,一瓶洋酒。

    她们再看到江苍点头的时候,便自来熟的坐在了江苍旁边,带来一阵胭脂香味。

    “妹妹们想请江小哥喝杯酒。”

    三名陪酒女中,那位烫卷的陪酒女约莫二十来岁的年龄,声音清脆,说着,让两位同伴把酒杯一摆,满上,推到了江苍的身前,“酒钱是记在我们姐妹账上的,免费的。”

    陪酒的姑娘们在这个时期不好做,客人动手动脚都是小事。

    怕就怕哪位客人喝多了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继而心情不好,打伤自己、花了脸,那样第二天就没法上班了,影响自己的生活、工作,泡小哥。

    于是。

    她们平日来的闲暇之余,都喜欢和看场子的帮派成员亲近,寻求保护。

    不过,这倒不是喝自己一杯酒,有了交情,就让江苍帮自己打人。

    她们知道江苍是过来看店的,别让人一把火把场子点了就好,没有义务帮她们做什么。

    她们现在敬酒,只是和江苍交个朋友,希望有客人无缘无故找自己麻烦的时候,看场的几位大哥往这一站,喝多的人再晕,看到‘好家伙、一群人!’酒醒一些,心里好歹有个丈量底子。

    没钱没势的人,再听到自己不管对错先为他们道歉,就不会再为难自己什么,或许被身边不想惹事的朋友劝走。

    有钱有势的,小日子过得舒坦,看到有台阶下,也不会非要和一个黑社会帮派过不去,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找事。

    说到底,这是一人一条命的生活,不是街口每晚八点演的皮影戏,重复一遍又一遍,怎么都死不了。

    所以,她们感觉谁要是平白无故的得罪人了帮会里的人,弄不好碰到脾气倔的、不要命也要出口恶气的,到时被他们逮着黑乎一下,死了活了伤了,都是自己遭罪受。

    “那..小哥。我们敬了,你随意哦..”

    那位卷女调皮笑了笑,向着江苍眨了眨眼,只有一个酒窝,在右边脸上。

    “酒窝挺好看的,酒我喝了。”江苍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她们的心思,算上自己干的又是这行,便点杯和她们一碰,浅尝一口,度数不高,便一口气干了。

    “嗯..谢谢小哥了!”卷女一笑,是自内心的,“那我们姐妹就不打扰小哥想..事情啦~”

    她说完,和姐妹们把各自的酒饮尽,道谢一声,自己用过的三个酒杯一收,站起身子扭着屁股走了,在有些昏暗与旗袍的衬托下,尽显曲线妖娆。

    ‘挺翘的。’江苍看了卷女的背影两眼,是感叹这旗袍做的好,淡雅白色,衣后绣着花纹。领口、袖口、裙摆裹着银边,尽显女子芳华。

    是挺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