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二十四章 寸步擒杀!
    晚上、九点三十一分。

    月牙当空,夜色弥漫。

    在市北郊,一处灯火通明的废弃工厂外。

    随着‘隆隆’声,一辆轿车打着车灯,沿着西南边的土路,行至到了这家工厂前方约莫百米处的草丛路边停下。

    咔嚓——

    车门打开。

    江苍从副驾驶下来,映着月光,望了一眼工厂附近空地上的十几辆轿车、百辆摩托,以工厂里面隐隐传来的各种嘈杂声,欢呼声,就知道‘拳赛的地方’,应该是在这家废弃工厂内。

    旁边附近土墙上还有一行‘法律面前..’后面则是才被涂改掉,看不清楚了。

    “就是这。”

    赵少把车子熄火,从驾驶位上走出,也顺着江苍目光,指了指前方的工厂,“这地方得劲吧?打死人都不用找地方挖坑,直接原地就能埋了!”

    “确实不错。”江苍打量附近几眼,“今天埋得人选好没?”

    “已经安排好了!”赵少笑了一声,一边朝着前方工厂走去,一边挑了挑眉毛道:“江师傅今晚会有一场。而等江师傅打完,咱们不用管后事,直接去吃饭就成。还是下午那家吧?”

    “十点准时开始?”江苍反问一句,再看了看赵少送给自己的金表,时间已经走到了九点三十二。

    “对。”赵少解释道:“全省的帮会头头,集团老板都在这工厂里面坐着,定下的规矩是不能乱的,说是几点,那就是几点。只是我下午多睡了一会,才让咱们快迟到了。”

    “没事,只要拳赛准时开场就成。”江苍不以为意,还指了指赵少像是显摆,故意别在裤口上的大哥大道,“那麻烦赵少给先酒楼打个电话,让他们照着下午那桌做吧。我估计等今天一场打完,那边的菜也上齐了,不耽误咱们功夫。”

    “这不一定..”赵少偏头回忆了一下,“我下午睡懵了,忘和江师傅说了。今天江师傅要对擂的那个人,好像是叫‘黑狼’..”

    赵少说到这里,脚步顿了一下,“江师傅要小心点,我听说黑狼很能打,两个月前他就在南化街,一个人挑了七个,五伤、一残、一死!而黑狼就受了点皮外伤!”

    “黑狼?”江苍点了点头,“这名字不错,让酒楼现在做菜吧。”

    “我..好!”赵少嘿的一笑,拿出了大哥大打向了酒楼的前台,三两句就吩咐好了。

    同时。

    也在江苍二人稍后一边聊着,一边向工厂这里走来的时候。

    随着一阵脚步声,六名在厂门口看似值守的大汉走了过来,客客气气的向江苍二人拱手道:“你好,请问两位..”

    “赵飞。”赵少顺手从口袋内拿出写有江苍姓名的白纸照片,“我今天下午和老虎打电话说过了。现在也快十点了,咱们就别墨迹了。”

    “好..”

    这六人看到赵少说话这么硬气,倒是没有生气。

    而是接过照片一眼,看到是‘拳赛邀请函’没错,又望了望不耐烦的赵少,和他旁边身负双刀的江苍。

    最后几人对视一眼,就侧身虚引道,“原来是赵少,您请。”

    两人一虚引。

    剩下四人则是跑到了门缝处映出灯光的工厂门口。

    当先一人,还向里面值守的人低声喊道:“开门,赵氏少爷带人来了。赶上了。”

    哗啦——

    当喊声落,工厂里的值守人也放下了里面的门锁。

    几人再一合力,‘呼啦啦’把有些锈迹的铁门推开,就露出了工厂内场景,还有泛黄的灯光透出,照亮了工厂外面的一小片景象。

    而和赵少一同走到厂门口的江苍,这时朝工厂内望去,就看到工厂内约莫一千平米的面积,原有机器全部腾空,如今放置了大约一百来张桌子,上面摆放着成条的香烟。

    还有十几位靓女,端着托盘穿插附近,给这些全省帮会的头头、打手,或是闻讯赶来凑热闹的大富豪们送上酒水。

    “快快快!”

    一瞬间。

    各种吵杂声也从工厂中心处的拳台方向传出,比原先更清楚了一些。

    走进工厂内的江苍,大致看了一眼四五十人围着拳台的情景,也听到这些话语大致是‘几赔几、明天赔率上调、黑狼开头彩’等等的押注声。

    “黑狼是o.1。”这时,赵少仔细听了听,还笑着说了一句道:“江师傅好像是1.1,毕竟没有名气嘛!”

    “我薪水全压我自己。”江苍望了一眼火热的押注情景,“要是能预支,也全压了。”

    “好算盘!”赵少开了个玩笑,目光也望向了押注台,“要是江师傅倒了,那我问谁要啊!”

    “命就一次,赚钱的机会也是一次。”江苍扭头看向了赵少,“赶个末班车,咱们捞一笔,晚上那顿饭我请了,赚的钱,应该够。”

    “还会富裕不少!”赵少一拍自己裤口,“我大哥大也压了!看看这一个月的饭钱,能不能一块包了!”

    赵少话落,就跑过去了。

    而江苍则是在靠近工厂门口的位置,找了一张没人的桌子旁坐下。

    并且桌子上面什么都没有,应该是谁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就让来回走动的靓女们送。

    只是江苍一看表,已经九点四十,再有二十分钟就开场了,也就什么都不吃,坐这歇一会儿可得了。

    “怎么不点东西?”没过几分钟,赵少就压完了注跑来,坐到了江苍的对面。

    且也是这时。

    还有一位穿着背心的大汉从东南角处走来,向着赵少道:“来了也不吭气?要不是看到赵少跑去押注,我还以为赵少不来了。”

    “刚才开门的那几人,没和你说我来了?”赵少瞄了一眼背心大汉,话语很不客气,“老虎,今天可是你做东,连进来哪位客人都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太狂了?万一进来带炮仗的鹰犬怎么办?”

    “没邀请函的,现在都喂狗了。”老虎笑了,露出了被烟熏黄的牙,“你瞧,外面百十辆车。只要没邀请函的人敢混进来,把他剁碎了,一人带一块肉扔到荒山野岭的,谁能查到?”

    老虎说到这里,又指了指赵少的胸口,“我办事,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别凉儿着了!”

    “怎么?”赵少好似有点害怕,但又硬气道:“你想在这里杀我?”

    “赵少这话伤和气了。”老虎摇了摇头,又左右瞧了两眼,看了看江苍,才接着道:“你哥咋没来?”

    “怕吓着你。”赵少轻哼了一声,掩饰刚才的害怕,“我哥是龙,你是虎!”

    “说得对。”老虎深以为然的一点头,又忽然笑道:“三年前,龙被虎赶走了。是龙想攀山腾云,不想和虎斗的两败俱伤?还是真怕了那头下山的猛虎?”

    老虎说着,又向着赵少和江苍一捧手,“赵少,还有这位朋友。我还有事,你们先玩吧,玩开心就行。今晚这地、这场,我做东。除了没肉菜汤,这里的酒水,尽管喝。”

    老虎话落,根本就不想和赵少争什么嘴皮子上的话,而是向着旁边一位靓女招了招手,示意江苍二人刚来,还没上酒水,赶快给人家摆上。

    而赵少看到老虎话落就走,倒是从刚过来的靓女托盘上取来两杯清酒,自己品了其中一杯里的几口,

    “这酒度数不高,老虎也不敢当着全省帮派、商会的面下毒。”赵少把自己的一杯喝完,才把那个满杯的递给了江苍,“江师傅喝一口暖暖身子,一会就要下场了。”

    “那是猛虎帮的老一?”江苍接过酒杯。

    “对。”赵少朝着那边和其他人正在闲聊的老虎看了一眼,而老虎无意扭头,看到赵少望来,还笑着举杯示意,点了点头。

    但是赵少根本不搭理他,而是又望向了江苍道:“他是本省最大的帮会,猛虎帮的头,外号老虎,真名不知道。是个黑户,查不到。”

    “这是个规矩人。”江苍端起酒杯品了一口,挺香的,“也是个狠人。”

    “肯定狠!”赵少说到这里倒是来气了,“妈的,三年前我就被他抓到南郊湖边,说是要把我喂鱼!最后还是我哥带人过去,掂了十几条枪,老虎不想和我哥闹翻,才给我放了回来,不然我三年前就死了!”

    “那你刚才还说狠话?”江苍望向赵少,“你都不怕他再给你拖过去?”

    “这不是有江师傅在!”赵少先是笑了一声,又小声道:“但其实吧,我感觉我只要说话大些声,再说些狠话,就能唬着他,估计会让他忌惮我一些,不敢再动我..”

    “这是什么逻辑?”江苍愣了一下,但是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有些道理。

    只是,自己想的不是什么‘声大’就能唬人,而是觉得老虎也规矩,知道什么是祸不及家人。

    也许在那老虎想来,赵少就是赵龙的家人,不是道上混的。

    二是,老虎是忌惮赵龙,不敢真撕破脸皮。

    但江苍不管事实怎么样,反正在自己品着酒水的时候,倒是有另一位寸头青年,又那位老虎的指路中走了过来。

    “赵家少爷,怎么坐这偏角了?”寸头青年走来后,望了一眼赵少,又指了指江苍道:“和我对台的是他吧?”

    “别指人!”赵少不喜,打量了青年几眼,才道:“黑狼是吧?你好好待着就行了,过来干什么?”

    “过来转转。”黑狼望了一眼江苍腰侧的双刀,“前几场的规矩你没说吧?是不让带兵器。”

    ‘哗啦’江苍把双刀往桌子上一放,根本就没说话,而是也打量了黑狼几眼,看到他的体质是‘1.4!’

    难怪他能挑了七个人!

    “还专门过来说一声?”赵少看到江苍把武器放下,倒是感觉自己没尽到‘安排的全责’,又很不满黑狼这种多管闲事,便向着黑狼放狠话道:“你是不是怕了?怕等会裁判不说,被江师傅拿刀杀了?”

    “我怕?”黑狼哼笑一声,朝地上啐了一口,“赵少,你这嘴是真的碎。我是给你哥面子,道上的人都把你也当成弟弟,看你还小,不懂事。不然就冲你这碎嘴,早就被人给拿针缝着了!”

    “弟弟?”赵少来了劲,指着黑狼骂道:“我他妈还是你爹!”

    随着赵少话落,回荡附近,倒是让周围片刻有些安静,包括那边老虎的目光,都望向了江苍这桌。

    而江苍听到赵少的骂声落,倒是先看了看手表,又站起身子,拦着了想要继续骂的赵少,“这时间快到了。”

    江苍说着,望向了想还口的黑狼,同时又向着中心的擂台一撇头道:“别耍嘴皮子,台上?”

    “好!”

    黑狼气笑一句,不再言语,而是在四周众人的目光下,走向了拳台、蹬上站在了中央,才转身抬起胳膊,朝赵舟勾了勾手掌,喝道,

    “来!”

    “还有两分钟。”江苍瞅了一眼表,也蹬上了台子,“我是第一次见到赶着去送死的。”

    “草..”黑狼眼睛狠狠盯着江苍,但也没有动手,而是狠笑道:“我让你多活一会。”

    “嗯,多谢。”江苍点头,没有再说话,站在台子上闭目养神。

    而也在江苍和黑狼站在台子两侧,等待最后时间来临的时候。

    老虎那一桌的人,就有人先开口道:“看这两人的架势,估计是真要分个生死了!而这赵少也有意思,惹着虎爷不说,又惹着黑狼帮的狼头了!”

    “那黑狼是个狠人。”老虎摇了摇头,“他们帮的人,做事也不规矩。”

    “但是黑狼能打啊!”旁边一位富商接老虎的话,“估计那拿刀的不一定是黑狼对手,我刚才可是压了黑狼两万块!”

    “是啊,我都没听说过江苍这个名字。”旁边一桌的人也在插话,“赔率1.1,就是普通打手的赔率。这还是看在赵氏集团的脸面上,万一那人是赵龙找来的哪个好手,这才特意加上去的!”

    “高手多了。”老虎笑了,在别人的献媚下,遮火点了根烟,“各位老板别轻易下定论啊,万一赔了,我今天可是做东,有点难看啊。”

    “虎子说到对..”几人聊着,看似是推崇,但实际上,包括整个工厂内的人,大致都没看好江苍,而是比较信真正有一打七经历的黑狼!

    因为像黑狼这样的打手,放在全省帮会的个人实力,排前三十是没有任何问题,算是中高手,头天的‘预赛’是绝对能过!

    没什么意外,押注的钱都是白捡的!

    厂里将近十分之七的人,压得都是黑狼!

    而除了关于押注的事情。

    在台下的南边桌子处。

    却有一位穿着练功服的中年,拿起了桌子上的红酒,敬向旁边老者道:“张老板,让我说,我这酬金是不是要再加加价了?”

    “无所谓。”张老板拿起红酒一敬这位中年,“只要冯师傅能在这两人打完以后,赢下一场和大虹商会的比赛就行!”

    张老板说着,又眼角示意了台上江苍一眼,“怎么样,这个年轻人刚才好像是带了两把刀,像是有真本事的。他要是等会赢了黑狼,那你五天后的第二场,可是要和他打了,有把握没?”

    “他估计不是我对手。”冯师傅哈哈笑了一句,双手拳握,出‘咯咯’的脆响,“这些帮会里有几个能打的?像黑狼能打六七人的事?不都是相互之间吹出来的?我是不信!”

    “帮会就是这样。”张老板抿了一口酒,“人捧人捧到天上,名声就是被捧出来的。我们做生意的也是这样,诚信一词单单去做是不行的,还要被人讲出来,广告里面打出来,不然谁知道啊?”

    “张老板说的是!”冯师傅搓了搓布满茧子的手掌,“那张老板上电视的广告零头,分我一些,那这十场的钱就够了!”

    “冯师傅是练家子,咱们就痛快一点。”张老板不动声色的一点头,伸出来手道:“成交。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冯师傅半起着身子,握向了张老板的手。

    而擂台上。

    随着时间来至,裁判说了一句‘生死各安天命’之后。

    黑狼瞧见裁判下去,倒是望向了对面的江苍笑道:“刚才你们嘴那么碎,是不是想激怒我,增加打败我的机会?”

    “杀你还用不着激将,”江苍抱拳,“多说无益,请。”

    “嘿!好!”黑狼脸上筋肉抽了一下,猛然前跑两步,甩手捏成拳头,就向着江苍的面部砸来!

    且以他过人的力量,若是这一拳真砸实了,怕是常人鼻梁骨折,直接被砸晕过去!

    ‘是个野路子..’

    江苍看到黑狼出拳只知道打人要害,没什么章法,倒是左腿后撤半步,左手朝上一架,反扣,掌心合拢,五根手指如铁箍一般擒着黑狼的胳膊,深陷皮肉,好似能硬生生擒断他的骨头一样!

    ‘擒拿?!这人练武?’黑狼感知到手臂刺痛,好似有一种骨头要裂开的感觉以后,是猛然一惊,左腿横扫江苍的腰杆,想逼退江苍,保着自己的胳膊!

    但在下一瞬间。

    江苍撤出的步子回拢,又朝他右边前踏一步,反扭他的胳膊,出‘咔嚓’骨头折断声音,右手成爪从斜下方朝上捞去,顺势扣在了他的喉咙处,穿了他的脖颈皮肉,三根手指捏着他的气管!

    同时。

    江苍瞧见黑狼惊恐想要求饶的眼神、以及口齿张合想要说什么话语后,倒是手指猛然一拽,‘嘎吱’脆响,血液从他喉咙部位溢出,‘咳嗒’滴在了水泥拳台上。

    “我这人有个毛病,从不听死人说话。”

    江苍甩了甩手上的血迹,看到黑狼双手握着脖颈,倒退了两步,身体‘噗通’倒地以后,才望了一眼台下惊呆的裁判,又环视了一圈工厂内安静的众人。

    “这么能打的?”

    这时,台下的那位张老板就半举着杯子,念叨了一句,忽然扭头望向了旁边不言不语的冯师傅道:“冯师傅,把握大吗?”

    张老板说着,又低声骂了一句,“妈的比,赵少在哪找的这么狠的人..”

    ‘没带兵器..那明显比常人厉害许多的黑狼都走不过三招..’那位冯师傅听到了张老板的询问,又望着从台上的江苍,却是陷入了片刻安静,握着酒杯的右手瑟瑟抖,感觉自己这一趟,好似有些不该来..

    而全场其余的各帮会人员,因为都是在道上混的,推崇武力,当他们见到了江苍赤手空拳,几招就生生打死杀了凶名已久的黑狼以后,却是心中热血沸腾!

    尤其是押注江苍的人,当听到裁判走到台上,宣布‘江苍胜’之后,更是欢呼了出来!

    “这人功夫厉害!”

    “高手!”

    “他叫江苍!”

    随着厂内四周的各种喧哗声顿起。

    众人望着台上被裁判请下来的江苍,一时欢声雷动,响彻工厂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