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五十四章 天地间一片雪白、
    江苍想法落下,又望着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景象,像是怕落雪浸湿裤子,便弯腰紧了紧自己的雪地靴子。

    但另一手却摸向了背包和后背之间,背包那里有个空隙,双刀刀柄都在这里贴挨着,方便随时取出。

    等检查完善,调整了一下位置,用里面的东西卡着刀柄。

    江苍就踩着院中半个小腿深的积雪,‘簌簌’作响,向着外面行去,跟上了先走的郑少众人。

    “这里美吧..”郑少还在与自己的女友聊天,没有关心什么事情。

    少青则是走在左侧抽着烟,不时望一眼村外远处的山头,谁也不知道他想的什么。

    但是随着众人走了半里路远,刚来到了一座山下的时候。

    走在众人旁边的江苍,就听到前面的郑少女友有些抱怨。

    “这雪这么厚,怎么上山啊?”

    她向着郑少撒娇一句,又望了望着山边零落的干枯树木,厚厚的落雪,还有山上树木林落,一眼望不到头的白茫茫一片,觉得等自己上了山头,估摸着是要累死。

    “玩的嘛。”郑少哄着,脚步是不停,“等回来了,我陪你逛街,亲爱的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真的老公?!”女友一笑,顺着郑少走了,什么事都没了。

    而江苍则是在山边折断了几根树枝,给郑少几人当做探路棍,省得一脚踩空跌到雪坑里,再滚到山坡下面。

    可是也在江苍分别一递‘探路棍’,递到少青旁边的时候。

    一直不说话的少青倒是把目光从远方收回,望向了递给自己树枝的江苍道:“你这人挺实诚的,在家不好好待着,上山来干什么?万一出个事,村长多伤心。”

    “赚钱嘛。”江苍把树枝一递,又接过了少青让来的香烟,“几位给钱,我干着挣你们钱的事,这没什么错的吧?”

    江苍说到这里,还指了指天上,“真要出事,那是命数,谁都不怨。”

    “说的也对。”少青一点头,“带打火机没?”

    “带了。”江苍以为这人一直抽烟,把打火机用没气了,就伸手入兜,准备把自己的借给他用用,但心里一直防备着。

    “带了就好。”少青则是一摆手,把自己的打火机拿了出来,“你带了,我就不帮你点了。省得有交情了,不忍心。”

    少青不明不白的说了几句,话落,就接着朝前走了。

    江苍望着他的背影,把香烟点上,竖着手中的树枝,探着路也向着山上走去。

    而雪天林里打猎,别的不多说,就适合抓兔子。

    这兔子腿短不好蹦跶,很容易就陷入雪中。

    加上林间草木枯萎,落雪上留下一溜溜脚印,兔子更不好躲藏,行踪全漏。

    起码郑少哄着女友上了这座不高的小山山腰处,又在雪白林间里拿着弓弩胡瞎瞎整到几箭,加上旁边的众多保镖帮忙,还真的抓着了两只野兔。

    这一下子就把他的女友高兴坏了,一直摆手叫好,不见山下半死不活的模样。

    等到日头中午。

    郑少几人玩玩停停,小雪又渐渐飘落的时候,众人也快要来到了山峰顶上。

    四周警戒的六名保镖放下了行李,在林中找个空地,像是保姆一样打扫了附近积雪,在雪地上架了一口锅炉。

    江苍走近,看到他们正熬着一锅兔子鲜汤,香味弥漫附近,或许是仗着人多,也不怕把什么野兽吸引过来。

    而自己是一上午什么都没干,就看着郑少两人抓兔子。

    六名保镖则是除了这时做饭,之前就是赶兔子,好似不怕女友手抖,箭矢偏到他们身上。

    但少青是一直沉默。

    江苍朝不远处望去,看到他如今正在一颗树下抽着烟,一根接一根,好像有点焦急,想快一点去往下一个山峰。

    “又中了,又中了!”

    而这时随着小脸冻得红的女友喊叫。

    江苍朝着后方林中望去,看到那女人又在郑少的帮助下,射中了一只兔子。

    这已经是目前为止抓到的第四只。

    没啥意外,又为锅里添了一个野味。

    “这雪停的好。”

    郑少看到女友又打来了一只兔子,加上小雪不下了,脸上就带着笑意朝着林外雪地上正做饭的保镖们招呼了一声,“等中午吃完这顿饭,咱们就翻过这个山头。”

    他说着,又望向了在旁边看着保镖们做饭的江苍,“咱们下午接着朝山里赶的时候,到时就麻烦‘江导游’带路了!”

    “小事。”

    江苍应了一句,来到了右方约莫三四十米外的林中雪地处,准备把兔子捡回来,总不能一上午什么都不干,不太地道。

    只是,少青看到江苍过去捡野兔的时候,倒是也走近江苍几步,望着在雪地里捞起兔子的江苍道:“剩下的路我们自己走了,你回去吧。”

    少青说着,望了一眼打闹着回去的郑少二人,又望了望远处的山头,像是有些感慨道:“很多人其实就像是兔子,不该出来的日子里,仗着一身皮毛御寒,就在窝外瞎蹦跶,难免被一箭穿心。”

    ‘这是劝我走?’江苍听到少青的话后,是心里一顿。

    但自己想要起身回答少青的时候,却又突然心里一紧,猛地听到后方林外那里传来一声‘啊’的惨叫,但却戛然而止,换成了郑少的怒吼。

    “操他妈的,这山林边上的哪来的雪狼?!”

    ‘狼?’江苍思索瞬息,回身望去,看到郑少正慌张的朝着保镖那里跑。

    而女人则是被一只浑身雪白、身长两米左右的高大野狼按在了落雪里,一口咬到了纤细脖子上,‘咔嚓’露出惨白骨头,面目只剩扭曲狰狞,血液浸染附近。

    “没想到在这就碰到了!”

    江苍旁边的少青见到女人死时,倒是一愣之后,突然笑了起来,拿起弓弩就朝着女人身旁的雪狼射去。

    同时,训练有素的保镖们也在此时放下手中活计,朝着雪狼开弓放箭!

    一时随着‘嗖嗖’箭矢破空风响。

    在江苍与保镖中心雪地里的野狼觉察危险,后脚一蹬,转过身来,朝后方树木跃起。

    顿时‘咔嗒’树干挡了三箭,两箭射入了林中,可也有一箭‘噗嗤’射入了它的腰侧,让它吃痛嚎叫一声,身子一顿。

    但少青瞄准的一箭,却好似在空中拐弯一样,偏离了旁边的树木,正中了雪狼张开的嘴巴,钉在了喉咙里!

    “别让它跑了!”

    少青又在同时前跑几步,越过了女人的尸体一箭放出,中了哀嚎的雪狼脖子,再从女人手中躲过另一张弓弩上箭,‘嗖’的一声,‘噗呲’中了雪狼的眼睛,穿了它的大脑!

    等到‘铺簌’雪狼挣扎了短瞬,尸体无力跌到雪地。

    少青见了,才忽的一放松,笑了。

    ‘终于杀了..消耗了我不少精神力..要好几天恢复..希望这次的纸上任务,能让我得个好东西..’

    少青思索着,走到那颗大树旁边,弯腰观察一下雪狼的毛皮被箭矢伤了多少,看看能不能再从雪狼尸体上取一件雪狼皮穿穿。

    而江苍看到少青这短瞬功夫,就杀了一只体质足有‘2.4’的雪狼以后,心下念了念,也准备走过去。

    但与此同时。

    随着‘沙沙’踩雪声。

    江苍扭头望去,看到郑少带着保镖跑到了女人尸体处,望着女友血肉残缺的样子愣了一会,又猛然带人来到林中,站在了自己前方十来处,气的手指抖,指着他前方约莫二十多米远的树旁,正在打量雪狼尸体的少青怒骂,

    “操你妈的逼玩意,你他妈骗我?这就是你说的异兽?!”

    “怎么能说是骗您?”

    少青回望去,看到郑少愤怒,误以为郑少是说这异兽这么容易就死,像是‘假东西’一样,倒是忽然一笑解释道,

    “我说找的异兽,又不是上天遁地无所不能的神兽。要真是那样,我叫您过来送死?还是我送死?”

    “我他妈想让你死!”郑少猛然把手中的弓弩对准了少青,“我未婚妻死了!”

    “原来是死人的事。”少青看到是自己理解错了,倒是不以为意道:“不管是银狐、雪狼都是妖兽,肯定有危机凶险。而您只是死了一个女人,就换了一个延年益寿、增加体质的异兽精血,怎么想都不亏吧?”

    少青说着,看到保镖也把弓弩指向自己以后,是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又指了指郑少身后另一边的江苍,

    “郑少,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一切看利益嘛。所以,我看咱们分宝物的事好商量。但如今咱们不如先把这外人杀了咋样?别咱们等会打起来了,让这村民跑了,去山下叫来了人,这宝物是谁的?你的?我的?还是他们的?上头的?”

    “杀人?”郑少反问一句,样子上仿佛有些不可置信,感觉少青是个疯子,对人命轻贱到了如草芥的地步!

    但在接下来的一瞬间,郑少就猛然转身把弓弩对准了江苍,

    “少青说得对。咱们在山上出了人命,不管是为了宝物、官司,还是为了自身安全,都该杀了这人!”

    “郑少是明白人!”少青朝着郑少背影道了一句,又望向江苍摇了摇头,“说了很多,你就不听。如那兔子一样,今天不应该出窝的。何必呢朋友?”

    少青话落,身子稍微往树侧靠了靠,想要朝着郑少附近的大树旁靠近,贴近距离,把所有人都杀了!

    可也在这个时候。

    六名一直在瞄准少青的保镖,好像是得到了郑少的命令,猛然开弓,朝着少青射去!

    同时,郑少也忽然开弓,箭矢对准了江苍!

    一时‘嗖嗖’破空声响,七箭连,分别江苍二人袭来。

    “郑少不傻,想要独吞宝物..”少青是早有准备的朝旁边大树后一跃,躲过了箭矢,又半起着身子,衣服上沾满落雪,一手持着上了箭矢的弓弩,瞄准还了一箭。

    又拿起另一把,身子贴着树木,瞬息间再次还了一箭。

    先后‘噗呲’声响,两名保镖闪避不及,喉咙被穿。

    而江苍看到郑少的箭矢近前,则是朝前方树木一躲,贴着雪地跑过了十来米的距离,顺势从身后背包破洞内猛然出了双刀,一侧、一划,在郑少再次装箭矢的时候,四名背向自己的保镖和面露惊恐的郑少,全部被双刀割断了脖颈、扎穿了背心!

    “身手不错..”

    不远处树后的少青看到这一幕,倒是猛然惊了一下,又从树后探出半个身子,朝着向自己谨慎走来的江苍笑道:“没想到这山村里面还有这样的高手,是我之前多想了,还想要放你一马..”

    少青说着,还指了指另一颗树下的雪狼道:“你我不差多少,又帮我杀了五人,按说这宝物应该有你一半。但是我这人自私,并且这宝物真的对我有用,所以我想全拿了。”

    “那这有些不公道。”江苍摇头,猛然向着少青冲去。

    “公道?玩笑话嘛?”少青抬起弓弩,一箭过去,‘嗖’的破风声响起,看到箭矢被江苍险之又险的躲开后,他又掂起了放完箭矢的弓弩一砸,另一手掂着还没上箭的弓弩朝行李那边跑去,想要取匕等铁器。

    因为他单看江苍之前杀人的方法,加上自己没有武器,就知道江苍要是敢接近过来,那自己绝对会死在这里!

    ‘哗啦’

    而江苍一刀砍落了空中朝自己袭来的弓弩,‘簌簌’踩着积雪,追了二十多米,就追上了刚跑出林外的少青,用左手长刀蓄力横斩向了他的背心!

    与此同时。

    少青听闻背后脚步越来越近,突然转身双手持着弓弩一架,‘铿锵’合金弓弩蹦出了缺口,可也在他双手吃力握着,卡着了长刀的刀身,再一反转,想要卸掉江苍一件兵器。

    但是江苍却猛一侧身,右手短刀从下侧挥出,‘嘶啦’自下而上的把少青一条胳膊生生斩下!

    同时,伴随着少青的伤口血液刚刚溢出,胳膊还没落入地面雪中。

    江苍松开卡着他弓弩的长刀,近前一踏,左手手肘蓄力,顺势砸向了他的胸口!

    顿时‘咔嚓’一声脆响。

    少青躲闪不及,心口处塌陷半寸,身子跃起一米多远,‘嘭噔’撞到了林边的一颗大树上,‘哗哗’树枝积雪震下,落到了他的身上。

    “还能打吗?”

    江苍从雪地里捡起长刀,走了过来,“不能打的话,东西我拿走了,你的命,我也收了。”

    “这很公道..”少青捂着胸口,疼得冷汗额头浮现,喘了几口气后,一只手强撑着身子,半靠在树上,声音有些嘶哑,“或者让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根本毫无公道可言..除非公道在自己的手里..”

    “也许您说的对。”

    江苍走到树前,望着咳出殷红鲜血的少青,偏起长刀,“元能者诡异颇多,江苍需斩去您头颅,才能心安,不能留您全尸。但江苍虽然不能把您带现实家乡,可会为您在此开土、焚香、厚葬,不会让您尸处荒野。”

    “你..”少青望着江苍,突然不知想到了什么后笑了,笑得很真诚,又瞭望天地雪景,有留念,

    “多谢您..让我知道我原来叫元能者..不是异类..还有同伴..朋友..”

    呼——

    长刀顺劈而过,‘咔嚓’脆响,少青脖颈被刀刃斩断,带有笑容的头颅跃起树前,

    江苍沉默、收刀、抱拳,空中‘沙沙’血落,敲打身边满地落雪,

    瞬间、林间、天地之间、

    身旁白景,

    浸染猩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