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五十七章 归途、
    “好!”

    台下观众站起身子鼓掌,‘噼里啪啦’声,响彻台子附近。

    江苍走在大厅里,回头望了一眼。

    当看到台上的大将与将领们向着观众们一抱拳,估摸着是踏了敌营要休息一会,就一同下了台子朝着台后去往的时候。

    江苍亦是接着朝楼梯口那里行去。

    省得等会被这些大将们现了什么蹊跷,千军万马一包围,自己这回乡的路途就不太好走了。

    只是。

    江苍在大厅里走的大摇大摆,一点都不像是刚杀了这里的头头,更不怕大厅内有什么摄像头拍到自己,留下罪证,好似真是一个送东西的。

    但说实话。

    江苍觉得能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都不想留下什么不好影像,

    尤其有些人的本事还不次于郑老板,所以这地方是不可能有摄像头的,就算是再隐秘都不行。

    更别说能做到大老板的人物们,谁都不是傻子,万一被他们的保镖现了这里有摄像头,那就是郑老板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到时候,郑老板的信誉不说一落千丈,还会一下子得罪了一大帮子人。

    因此。

    江苍快到大厅出口的时候,最后在回身打量了出口拐角处的头顶几眼,看到没什么摄像头后,就上了楼梯,经过了库房,出了那两名大汉把守的大门,没再去什么酒店的监控室内查看一番。

    毕竟,就算是真有摄像头拍到了自己,留下了罪证,那也不见得一定会死。

    可自己要是再这么一耽搁,找找监控室,就真的不一定能出来了。

    还不如自己顺着‘新的回家提示’早些回村里睡觉。

    “慢走。”门口的那两名大汉刚打开了大门,看到江苍出来的时候,亦是和气的一摆手,像是对待来这里玩的大老板们一样。

    但是,江苍刚抱拳一回礼,转身准备朝着前面楼梯口走时,却听到他们腰上挂的对讲机内出‘呲呲’声响,还传出来了一个有些慌张的声音,

    “郑..郑老板..和二少死了..是那个送东西的杀的..你们见了就快拦着他!”

    “拦着他..?”

    ‘郑老板死了?’两人一愣,下意识偏头望向了正背对自己二人的江苍。

    而江苍在听到对讲机内传来的话语后,知道事情八成泄露,便突然转身,斜挎背包,抽出长刀,瞬间划开了一位大汉的喉咙,又一劈挂砍向了另一个人的脖颈!

    “我..”第二人闪避不及,气管被刀刃隔断,剩下话语戛然而止。

    ‘啪嗒’伴随着尸体倒地。

    江苍看到两人没了气息,则是又收起了长刀,几步踏上了前方台阶,出了安全出口。

    同时,江苍踏出楼梯口的瞬间,先是打量了一眼没有异动的酒店大厅,当看到大堂经理还在与服务员打趣,前台也正在和一位顾客办理入住手续后,才接着向三十来外的酒店大门处赶去。

    等出了酒店外。

    映着夜色,

    在融化泥雪覆盖的街道上扫视几眼。

    江苍现门口没有停靠的出租车等车辆,更没有站在原地等着,反而是把目光望向了酒店斜对面的街口,再准备离开酒店这里,在远处打车,省得等车的时候被人给包圆了。

    一时随着‘簌簌’踏泥雪声。

    江苍在保持体力的状态下,快走行于街道,不过短短半分钟时间,身影就消失在了斜前方街角。

    而这时酒店内才传来了‘嗒嗒’一阵脚步声,正有十来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大汉冲出了大门,张望着夜晚十一点中没有几人的泥雪街道。

    “人呢?”他们踩着泥雪,在大街上四处打量。

    “瞅什么呢?”一位壮汉稍后从酒店内走出,手里掂着一根钢管,猛然敲击了一下地面泥水,‘呼砂’乱溅,吼道,

    “人会藏雪里?还别说这雪都他妈的化了,以为在北省在寒疙瘩地方,还是天寒地冻的雪几尺深,能把人活埋了?”

    壮汉眼睛血红,掂着钢管指着街上望来的众人,“老板才一出事,你们都他妈不正干了?瞎糊弄?还他妈废话什么?瞅什么?我能把人变回来?还不分头追啊!”

    “追..追..”十来位工作人员望了望壮汉,最后点头应是一句,三四人一组,也不怕泥雪地滑,就小跑着朝附近小巷子和江苍离开的街道口追去。

    “操他妈的都什么东西!”壮汉朝着众人的方向啐了一口,“一群白眼狼!”

    他骂了一句,空出的手抿了下巴一下,又拿出了手机,向着备注为‘老板助理’的人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找到人没?”电话那头的人估计也在等着,电话是瞬时接通。

    “没。”壮汉不耐烦一句,“你们他妈怎么看的?人说放进去就放进去?”

    “我当时在陪钱老板..”老板助理解释了一句,就不多说这事,反而又道:“我听库房的人说了,那人二十来岁的模样,背着一个老式挎包,穿的黑色棉衣..”

    “知道了。”壮汉听完就挂了,转身看到酒店内又追出了五人,就让一人开着酒店门口的越野车,和几人一同坐到了上面,准备开车去追。

    同时,他在车上还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每个娱乐城都派出一些人,全城搜捕江苍的下落,有车的开车追,没车的搜索小巷子。

    而在距离壮汉没多远的小巷子内。

    ‘撕拉’动脉割开,鲜血洒溅,混合地面上未融化的积雪,晕化了点星一片。

    江苍收了双刀。

    身后过道内是七具被割断喉咙的尸体。

    “也不知道多少人追来了。”江苍回望这些人的尸体一眼,又斜挎着背包,横穿这条巷子。

    一百多米远的距离。

    等出了巷子,来到了另一条大街上,这里也算是豪林区的边界,半里外就是一条省外公路。

    尤其南省的雪小,温度应该在零度以上,除了小巷子等阴暗不见光的地方以外,大马路上的积雪都化了,成了一片泥水。

    公路也没有被封锁。

    并且此时巷子外的街道上,还有一辆打着空车的出租停靠着在路口,刚等着红灯。

    但是也在这时。

    江苍刚出了巷子,准备上这辆出租驶离本省的时候,又见到一辆越野车在街角拐弯的途中经过了出租,却故意放慢了车,像是朝出租内打量了一眼,又接着朝自己这边的巷子行来。

    顿时。

    江苍见了,左右想了想,就知道这些人八成是找自己的!

    于是,江苍为了不把出租司机师傅吓走,就故意来到了大街上,朝着越野车方向望了望,又退到了巷子里。

    而车里,越野车司机看到不远处的巷子口出来一人,又进去以后,倒是猛然呼喊一句,“背包、黑衣?是那人?”

    “那你愣什么啊?还不追啊?”后座的壮汉喝了一声,让这人把车开到了巷子口。

    ‘哗啦’车门打开。

    五名打手和壮汉掂着钢管一起下了车,朝着巷子里追来,害怕江苍跑了。

    但是江苍就站在巷子出口不远处,掂着包望着前方十米外的几人。

    “咱们镇里的红灯大约一分钟吧。”江苍朝着几人走来,“那咱们早点结事,也别出去了,吓着那位司机师傅,我一会还要做人家的车。”

    “你..”五人先是一愣,还有一位青年指着江苍笑道:“你以为你是武林高手,一分钟杀我们六..”

    哗——

    一声骨骼切断声响,鲜血四溅,沾染过道墙壁,地上积雪。

    江苍左手持着长刀,斩了这人的胳膊,右手从包内拿出短刀,横向了另一人的喉咙!

    同时,江苍双手持刀,刀影在月光下泛出点心寒光、血光,三步跟进,用了不过短短二三十秒的时间,杀了五人,来到了那名壮汉的身前。

    “练家子?”壮汉打量了一下江苍的双刀,还有江苍身后倒地的几具尸体,是心中紧了一下,知道自己完事了,碰到了不得了的高手!

    “算是。”江苍瞅了瞅壮汉的钢管,“这是您兵器?”

    “也算是..”壮汉咽了一口吐沫,想说什么的时候,当看到江苍向自己抱拳时,却心下一狠,念着这人不会放过自己,便抄着钢管朝江苍脑袋上砸去!

    但江苍却是侧身一闪,身子稍微一矮,长刀反握前递,‘噗呲’穿了壮汉的胸口。

    ‘哐扑’钢管掉落雪地。

    江苍把刀一抽,壮汉顿时半张着嘴巴,从自己身侧‘嘭通’跌进了积雪里。

    而江苍站直身子,拿着双刀在积雪上抿了一下血迹,放回了背包,又听到‘铃铃’声响,当看到壮汉尸体口袋处的手机以后,倒是拿了起来,一边向着巷子另一头走去,一边向着备注为‘老板助理’的电话道,

    “西北角的巷子口,天冷,把人接回去吧。”

    话落。

    江苍把手机一扔,出了巷子外,来到了这辆还在等红灯的出租车门前,拉开车门,往副驾驶上的后背椅一靠,向着望来的司机师傅道,

    “师傅走吗?”

    “您去哪?”司机看到有生意来了,便下意识身子坐直,单手摸到方向盘。

    “北省。”江苍拿出十来张红票子放在了计费器上,“想家,想天亮之前回去。”

    轰——

    伴随着绿灯亮起,车子轰然驶离。

    一时寒风月夜下,

    只有小巷子内的手机一直再响,尚未结冰的血水中映出满天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