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零六章 取物件(二合一)
    “五百..”大汉望着四张红色、一张青白的百元钞票,咽了一口吐沫,“哥,咱们这的包车钱没有这么多..再说,我都拿您的烟了..要不您看着咱们跑多少,您给加个油钱就好了..”

    “钱收了,走着就行。”江苍指了指东边,是书信在自己脑海内指引的地方,“钱是钱,烟是烟,两码的事。别说这事了。干正活儿吧。”

    “唉..好..”大汉想说什么,最后没有说,而是熟练的一挂挡,出了这片居民区,朝着江苍所指的方向行去。

    因为大汉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他十来岁下学以后,经常和卖票中年混迹火车站那一片,知道很多大老板不在乎这些钱。

    若是说得多了,那还是薄人家的面子,吃力不讨好。

    尤其大汉家里条件也不好,这辆破车还是中年帮他搞来的。

    如今他还欠着中年千余块钱的债。

    不然,那中年也不会给他介绍生意。

    毕竟中年就指望着大汉慢慢拉客,把这车钱给自己还上。

    而江苍坐着车子,去往东边的一路上,闲的无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两人也是算认识了,知道了大汉的名字,叫‘宋剀’

    这也是往后几天内,自己需要人家的专车接送,加上任务指引,这人有可能是自己的‘引路人’,那自己总不能向着宋剀‘唉,那谁谁谁’的叫着。

    同样。

    当宋剀知道了江苍的姓名之后,也是一声‘江哥’叫了出来。

    江苍听到了,也觉得宋剀这声“哥”喊得挺亲切的,一听就是会来事的人。

    当然,能不能做事,或者帮到自己什么,这还得慢慢走着看,看看‘引路人’是不是真的。

    而随着车子‘嗡嗡’声响,一路车流穿过,跨域了将近小半个城市。

    江苍望着路上行人穿着长袖小夹克,又当路过一个红灯口,瞅了瞅一家商店内挂的日历,现现在时间是十月份,难怪天气清爽、还有点泛凉。

    但也有的人还穿着短袖,或是一些人穿着背心,衣着方面是奇奇怪怪,没什么好说的。

    “江哥..”宋剀也在这时等红灯的时候,朝着向窗外望去的江苍问道:“您说的那个地方,应该再有两个红灯口,上了市外面土路,靠近惠庄那里..”

    宋剀说着,听上去有点绕晕,但其实是他也不知道江苍要去哪里。

    因为江苍一路上都没有给他说过一个具体的路名,只是告诉他,‘朝东边开,大约还有多少公里。’

    其余的事情,比如选哪条路朝着东边走,那都是宋剀自己的事情。

    不过。

    这倒不是江苍故意为难人家,而是自己也不知道地方,只能根据‘书信’的提示,知道哪个地方还有多远距离,大概又在哪个地方,不让宋剀跑偏。

    例如现在。

    等这两个红灯口过去,又行到了郊外,车子开上了一条土路以后。

    江苍就现脑海中的位置离自己越来越近。

    当走上几分钟。

    大约还有七八里地时,自己脑海内又浮现出来一个新的‘字迹’,为‘邀请函。’

    大致流程为‘自己既然没有选择上报“书信的事情”,而是选择亲手接了。那么就需要自己如今找到书信主人的一位“仇家”,并在“仇家”手里拿到拍卖会的“邀请函”。’

    而江苍思索完了这个提示,这还有什么猜的。

    估计这个‘仇家’,八成就是和‘喜子’一起杀死信件主人的帮凶。

    尤其随着如今情报又多了。

    江苍在剩余几百米的路上再顺一顺,归纳总结了一下,

    此次主线任务的大致人物关系为,

    书信主人:易忝。

    最大仇家:喜子。

    如今,自己要去的地方,是帮凶之一的营地、或是家里,需要从他手里拿到邀请函,继而去往拍卖会、现更多的“仇家。”

    江苍想到这里,也基本搞清楚了。

    现主线任务其实就是一条‘复仇之路!’

    而自己就属于清算这账本的人。

    那这不用说了,上个世界万余的丧尸人头,就是刀子印上的证明。

    杀人这行,自己专精。

    更别说如今又拿人家的钱了,那自己肯定是要一刀一划的给人家账本画清楚,这可是关系到了自己的信誉、江湖道义,不能有丝毫偏斜。

    同时。

    在江苍顺理完了这个事情没过一会。

    宋剀也开着车子走到了一个土坡路上。

    再往前走,路越来越偏,两边都是田野,不时一个小土坑,车子乱晃。

    就这样,还是宋剀瞪大了眼睛,尽挑好地方走的,怕颠簸到了自己的这位大老板。

    好在这条路也不长。

    等过上了这田野一段,车子又行上了一条宽阔的土路。

    江苍朝两边望去,附近也不是农田了,而是一排排的小房子,或是二三层的自盖小别墅。

    有的人家门前还朝着路边摆了一个摊子,卖的是烟水等物件。

    而江苍打量了几眼,也现自己脑海中提示的地方,是右边两间房子的中间小道。

    给宋剀打了一声招呼。

    朝里拐。

    车子顺着过道走了十来米,进了一个村庄里面,附近都是盖得自家院落,道路虽然是土路,但也挺宽敞的。

    再等车子开到了从门口开始数,第十二家院落。

    江苍看到地方到了,也给宋剀打了一个手势,

    停车吧。

    咔嚓——

    车门打开。

    “汪!汪!”这家门口栓的一只大狼狗,见到了陌生人从车上下来,是狂嚎着,‘哗啦’拽动了身上的锁链。

    “谁来了?”屋内的一位青年,也即是易忝的‘仇家。’当他听到院外汽车声响,也高喊了一句,又让狼狗别叫,没有那种听到狗示警‘陌生人来了’,就不作声响,继而跳窗逃跑的事生。

    因为村里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在家,并且几分钟前,他还去外面买了一瓶酒,两道凉菜。

    所以,这该搭话是搭话。

    要是一句话不吭气,那才是没事、也有事。

    总不能几分钟过去,他就一瓶醉死了吧?

    尤其让外人看来,他这一番动作看似就是平常家里来人的待客询问,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江苍倒是根据任务指引,知道就是说话的这人就是易忝的‘仇家!’

    可见屋内的人,要么就觉得自己身上没把柄,要么就是心理素质强大,没什么好慌张的。

    而伴随着一阵‘嗒嗒’脚步声。

    屋内的青年来到了门边,好似贴着了门眼,朝外面的江苍看了看。

    “你们找谁?”他问了一句,还推开了一半门,但他的手却搭在了门边,同时身上一股淡淡的酒气传来。

    江苍见到门开了,则是朝着旁边的宋剀道:“你去车上等我。”

    江苍说着,看到宋剀一点头,就走到车旁坐上去以后,又瞧见附近路上还有不少行人向自己这里望来,且都是正儿八经的居民。

    于是,江苍也不想结事的时候吓着人家,再生什么意外变数,则又想了瞬息,抱着先进院的目的,向着门内的青年笑道,

    “我是易忝的朋友,关系不错。但这段时间找他喝酒,没找到他,手机又打不通。可前段时间听他无意间说过您的住址,所以,我就来您这问问。”

    “你是‘老一’的朋友?”青年望着江苍打量了几眼,又无意瞄向了江苍的腰侧,心里揣摩了一下,觉得江苍这一身练功服加身,腰间又没有手铐,应该不是上头的人。

    那自己原先的事、与杀了易忝的事应该是没有‘。’

    不然,按照正规程序,像自己这样的惯犯碰到上头来人,应该是被人一把按到地,抓到正规地方再审,哪还有什么客套理由话。

    而他说的‘老一’,也就是写信的人,易忝。

    只是老易,老一叫的顺,加上老易确实有本事,玩得开,他们这边玩的一圈子人,就把老易叫成了‘老一。’

    “对。”江苍从口袋内拿出了宋剀还给自己的烟,让了他一根,又看了一眼院内摆的一张桌子,塑料袋套着盘子的两道凉菜、一瓶酒,

    “您正吃着吗?不打扰吧?”

    “嗯..”青年鼻音嗯了一声,才把烟给接了,点烟的时候,捂着烟,低头回答道:“易忝是个大忙人,我也不知道他去哪潇洒了。你问我..”

    他吐了一口烟圈,“是问错人了。”

    说着,他看到江苍表情没什么变化,又抽了一口烟,够劲,便勾头朝院内桌子点了点,“咋着了兄弟,你要没吃饭,进屋吃点?也叫上车里的这位兄弟。你也别客气,老一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这顿饭我还是请了。”

    “那就不客气了。”江苍顺了一句,“我也正想吃饭的时候问问您,您还认识易忝的哪位朋友,我再打听打听。您权当我们有债,我非得找到他。”

    “他欠你钱?”青年望着江苍,也是笑了,下意识觉得江苍是‘债主上门找人。’

    “我们两人都有账没清。”江苍不置可否,又扭头向着车上的宋剀道:“等我会儿,我和朋友进院说会话,问点事。”

    “您忙吧哥。”宋剀笑着应了一声,以为江苍现在成‘大老板’了,所以想要打听那位易忝的事,再把人家的钱给还上。

    因为很多人都有共同的圈子,要是让这‘借钱不还’的名声传开了,很容易让人在一个圈子里面臭了。

    也就所谓的‘那人不行,没人和他共事。’

    于是让宋剀想来,江苍出手辽阔,是个大老板,定然很重这个脸面,办事规矩。

    “进屋坐着吧。”青年看到这事不说个一二三,这人是不会走,又怕等会说急了,惹来什么麻烦,便也让江苍进来院内。

    江苍没说什么,跟着这人走了进来,门也关上了。

    “我认识老一的朋友也不多。我们圈子不太搭线,玩的不近。”青年进了院落,自顾自的坐在了桌子旁,一手拿着烟,一手叨了一口菜,“你坐在这吃呗,还想问什么,都问。”

    青年说着,还像是撇清关系一样道:“但我可是说了,这老一不管欠你多少钱,这都和我没关系。您别要钱要不回来了,就拐头回去报警了,再把我给弄进去问。要是这样,你这人就没意思了。”

    “报警?”江苍也坐在了桌子旁边,从口袋内拿出了那封书信,在青年面前晃了晃,

    “咱们行道上的都规矩。江湖事,江湖了。”

    “你..”青年疑惑一句,没明白江苍说的什么意思。

    但随着他朝着书信上看了看,瞄了几行易忝的遗言,再加上江苍之前所说的‘江湖事、江湖了’,脸色却渐渐冷了下来,是明白了江苍的意思。

    “你不是追债的,也不是条子吧?”他小声问了一句,没敢大声乱喊,但他的手却悄悄摸向了地上一个的空酒瓶,“咱们说实在的,你是来为易忝报仇的?还是怎么个说法?”

    青年把香烟吐了,“还是你捏着了我什么把柄,来讹我的?”

    “讹你倒不至于。”江苍把书信一收,“我只是收了人家的钱。要办事。再给您摆个明章程,今日就是来杀你的,谁来了都保不住您。”

    江苍说着,也没在意他的小动作,而是站起了身子。

    “杀人?你他妈疯了吧?”青年嘲笑一句,又看到江苍起身,以为江苍真要动手以后,亦是猛然掂起了瓶子,朝着江苍砸来!

    但江苍手掌一探,瓶子就落入了自己手里,没有撞击到什么,出别的声响。

    同时,江苍又踏前一步,另一只手摸向了他的脖子,三指卡着他的喉咙。

    “我..”青年看到自己不是江苍对手,又感到脖颈一痛,喘不上来气后,就知道这人八成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敢光明正大的杀人!

    于是,他在瞬间就一改刚才的凶态,想要求饶。

    江苍见了,则是望了望桌子上的饭菜,多言一句,“吃您一顿饭,我手快点。而您也别多说、别求饶,更别问易忝给了我多少来买您的命。我收的这钱,您垫不上,也给不了。”

    话落,江苍手掌用力,‘咔嚓’一声脖颈骨骼变形,生生捏碎了他的喉咙!

    只是在尸体即将落地的瞬间,院外突然传来了一声狼狗的嚎叫,声音中充满了一种不安。

    但随着江苍把尸体收进了盒子内的时候,狼狗的嚎叫声又戛然而止,是失去了青年的气息。

    江苍神识所过,脑海中形成影像,看到狼狗目光朝这院内望来,像是带着一种疑惑。

    随后。

    江苍感知它的存活不会对自己今后造成什么危险,就没去多管,而是走到了房门处,根据了脑海的提示,取出了一张桌子内的邀请函。

    一眼望过去。

    邀请函名片大小,上面印有一副风景图画,没什么特别,更没有写着谁谁谁的专用。

    可与此同时。

    自己脑海内却浮现了一个新的位置提示,在二十里外的更东边,应该是两天后拍卖会的位置。

    而江苍盘算完了这些,又来到了院内,在桌子旁坐了一会,吃了几口凉菜。

    院内小风吹着,一股田野气息飘来,味道还不错。

    再等片刻时间过去。

    江苍望了一下天色,就走出了院内,望了一眼门口静静趴着的狼狗,便走到了车旁,打开了车门。

    “江哥..”宋剀刚在靠在背椅上眯了一会,当听到车门响声,见到了江苍回来,还晃了晃脑袋,朝着门口一望,笑着问道:“那个哥呢?”

    “他喝多了。送不了。”江苍坐到车上,“走吧,下个地。我还要再见几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