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181章 危险的想法
    后半夜,接近次日黎明的时候。

    九州崛起,岭江基地。一行人披霜戴露的从车上下来,彼此挥了挥手算作招呼,便各自散去,大多是去了宿舍楼那边补觉休息,也有那么一两个队长模样的去主楼汇报情况。在之前回来的同伴大多都是如此,他们是最后一批。。

    消息汇总后,自然是报给同样没合眼的宗清、高长风两人。

    “……毒箭佣兵团选择的撤退路线是海上,以偷渡的方式,意料之中,就像他们之前摸进来那样,根据现有的情报信息,人数大约是二十一二个,外带一名绰号水鬼的抢劫专家,就以双十二计数。我们现今一共收敛了十六具尸首,算上被那位撞死的关武豪,还有两名投降的,也就是说还有三四名佣兵漏网。其中两名是个狙击小队,在西郊陵园成功狙杀廖冰,后在狙杀百草事务所几人时失手,追赶进山后消失无踪,迷路不大可能,判断是回来支援途中察觉情况不对率先潜逃了……最后剩下的那一两名佣兵,并没有赶往预定的撤退地点,或者说是来了但没现身,这么长时间过去,抓捕希望不大,又是亚洲人的面孔,后续搜索估计也够呛,算他们命大……从整体上来看,这是次相当成功的行动,堪称雷霆扫穴!鼓掌——”

    办公室里,唯一听众,高长风,嘴角抽了抽,很是敷衍的拍了两下手掌,啪啪。

    “有点诚意嘛老高,真的很成功啊。这可是一伙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哎,我们不但挫败了对方的阴谋,还几乎将他们全军覆没,这报上去妥妥嘉奖啊,搞不好还能多涨点津贴啥的。”

    高长风看了眼宗清,无奈苦笑:“没法有诚意,那位干掉了七个,变异人杀了五个,连带自行投降的,等于我们一阵忙活最后只搞定了五六个……”

    “账不能这么算的,别忘了,我们救下了人质。”宗清摇头道,“分部的主要工作是维护辖区稳定,不管过程手段如何,最终结果是我们在极短时间内平息了混乱,顺带还解决个一直悬而未决的大隐患……老高,有时候吧,不要那么拧巴,躺赢也是赢!”

    “道理我都懂,那位都出几次手了,我明白。”高长风呼气摇头,“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怪怪的,感觉岭江好像不是我们的辖区,而是那位的后花园,容不得他人丝毫侵犯。就连最近队员们对那位的态度都……”

    “依赖?”宗清笑着接道,“你在担心这个?”

    高长风默然点头。

    “这确实是个问题,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怎么说呢,天神下凡确实猛啊……哈哈,好吧,不说了,我觉得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队员们心里有数的。嗯,担心也没用,谁让那位大佬就待岭江不走了呢,受着吧,或者,偷着乐吧,老包他们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高长风无言,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好吧,他做不到宗清那般洒脱坦然。除了性格差异,他比较偏传统,而这位搭档比较偏前卫大胆外,或许还有经历方面不同的原因……

    与大学毕业觉醒异能后加入组织的宗清不同,高长风算是九州崛起内实打实的老人,自小就因为特殊出身原因接触九州崛起,虽然不算正式成员,但那是因为还未成年的关系,实际有一直跟着训练,也就算是成员了,更何况后来他又觉醒了铁拳异能,更是顺其自然加入。

    这样的履历,也就是所谓的根正苗红,思维方式与半道出家的宗清自然不会相同。高长风自己也明白这点,再加上现在时代变了,他自觉那一套学自老人的作风不太适用当下,平常也就基本不做多言,更多的是让身前这位搭档去考虑决策些事情。

    宗清继续说着:“……说完毒箭佣兵团,再说说那变异猞猁人,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那位下的手,干脆利落,我当时也在场,可惜没能问上几句话……钱现在是找回来了,但变异人为什么留在岭江,又为何抢银行就是未解之谜了,只能凭空猜测……嗯,抢劫上瘾怎么样?你觉得我在报告里这样写能行吗?有之前抢劫运钞车的案例在嘛。”

    “我觉得,悬!”

    “那就头疼了,总不能写猞猁人无意听到别人讲金库里面都是小黄鱼,所以抢了吧……哎,是个分析角度啊,这从猫科动物的天性上来讲还是能解释得通的嘛。”

    “……我觉得你是在作死。”

    “好吧、好吧,回头我再琢磨琢磨这报告该怎么编。”宗清神情痛苦的揉着眉心,随即又忽然舒展开,“对了,老高,我觉得这次行动最大的收获不是剿灭毒箭佣兵团,甚至都不是解决变异人隐患,而是冬灵那边的收获!”

    高长风一挑浓眉:“有道理,当时太过匆忙又有外人在场,我就没与冬灵多接触,但你之前的乌鸦嘴应该是说中了,一次是凑巧,两次就未必了,谢薇和那位是有关系的……等一下,冬灵暴露了吗?”

    宗清摊手:“刚才有通电话,冬灵的判断是,应该没有。”

    “应该?”

    “你知道的,这种事情说不准的,那位的想法谁也不知道,我们只能相信冬灵的判断。”宗清平静道,“冬灵有在电话里提起个东西,一枚蝴蝶型胸针,在谢薇手里,这似乎就是她与那位的联系方式。冬灵有拍照片回来,我拿去给技术科看了下,他们的判断是这东西是个自制的信号接收器,在一定范围内可以精准定位。”

    高长风闻言若有所思:“能定位就能反追踪咯……”

    宗清笑了,却也不意外,竖起手指隔空点了点:“你的想法很危险哦。”

    “职责所在。而且……”高长风摊了摊手,“刚收到的内部通知,时间待定,但应该就是最近,部里会有几人过来岭江,随行的是楚当歌。”

    所谓的时间待定只是个说法而已,不过可以证明过来人的身份地位。毕竟身处地下世界,就像九州崛起散落在外的探子眼线一样,谁又敢说九州崛起内部就是铁板一块,一个卧底都没有呢,那不用调查都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有些该防范的还是得防范,比如重要人物的行程信息。也就是根正苗红如高长风了,多少还能知道点信息,否则大抵就是临时通知,临时迎接。

    宗清闻言一愣,“部里……楚当歌?”重音显而易见落在后者身上,“他不是一直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老高你的意思,是部里的人要过来接触那位,所以调回楚当歌陪同?”

    “那倒不是。”高长风摆手,“我听说楚当歌本来就是要回来的,老华年龄到内退的时候了,有意让楚当歌接他的班,以后负责国内,这次回来应该就是询问他意思的……当然,应该也有些你想的意思在内,毕竟那位的脾气摆着呢,小心无大错。”

    “可我就怕小心酿成大错啊。”宗清面容苦涩,“有件事情我没讲,昨晚那位杀了变异猞猁人后,用辆奔驰车炸了个废弃车间,又索性放把火将那废弃厂房全烧了,那应该是他之前与猞猁人交手的地方,可能留下了什么不好清理的痕迹……他很小心,也很敏感,摆明不愿与我们多接触,这要是误会了什么,不说楚当歌能不能……嗯,岭江局势肯定是要变天的!”

    高长风缓缓点头认同:“所以啊,我刚才就想着能不能先与那位通个气什么的……冬灵这边不好动的话,让小任传下话怎么样?他是我们这边与那位接触最多的人了,师徒关系摆着呢,应该能说得上话吧。”

    “小任啊……”也不知道宗清想到了什么,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脑侧太阳穴,一副郁闷难言模样。

    高长风见状微怔:“怎么了?”

    “没什么……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昨天傍晚行动的时候,我接到了小任班主任的电话……我特么当时怎么想的,真是蠢啊,为什么要在监护人里留我的电话呢,这不找事呢吗!还有阿青这个大舌头,呼——”

    摊手,“昨天下午行动没通知他,可能是有点生气了,把学校里面的一个跆拳道社给挑了……干!这种事情……”

    “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