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195章 勾心、斗角
    早七点,闹钟响起,谢薇睁开了眼睛。

    掀开薄被,按掉闹钟,随手拿起一旁遥控器关掉空调,一身睡衣下床,哗的拉开窗帘。

    赤如金子的朝阳从东方天际升起,周遭仿若晕染开来、层次分明的明黄朝霞美艳不可方物,视野下移,是一栋栋保持着适当距离的独栋别墅,中间用风景绿化带隔开,疏密有序的小树林里有淡淡未散晨雾缭绕,不知名鸟儿在其中穿行,若隐若现,望之几乎能令人嗅到心旷神怡的清新空气……天气不错。再远一些的地方,是稠密的普通街区,或宽或窄,能模糊瞧见道路上行走的人和车,车子看的比较清楚,载孩子上学的电动车,慢腾腾的早点三轮车,形如长龙的私家车,还有体积最庞大也最为清晰的公交车,各行其道,又在某个路口各自奔向远方……

    崭新的一天,但和往常也没什么两样。

    对于谢薇来说是这样没错。

    换上将曼妙身材展露无遗的贴身运动装,简单洗漱后,搭着白毛巾转道进一旁健身室,踏上跑步机,机器前端是个小液晶屏,点开,固定的早间金融新闻频道,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音中跑步、瑜伽、健美操……一圈下来,大约用了半个钟头左右,洗澡,换衣服,准备早餐,餐点谈不上丰盛也不十分简单,一眼便知是按照营养标准来弄的……

    有条有理,井然有序。偌大个别墅,只谢薇一人来回走动忙碌,空旷冷清却也早就习惯。大学毕业后她就开始独处生活,中间经过一段谈不上美好的短暂婚姻,又恢复独居状态。以前倒也有个做饭收拾的阿姨,谢家老人,感情挺好的,不过在有天发现她给追求者们提供有偿便利后,便送回了老宅,自那以后,也就再没招过人。

    吃饭的问题她可以自己搞定,事实上她的厨艺还不错。清理收拾则交给了家务公司,每天按时上门打扫,如此倒不是说她自己不能做,而是计算成本后不划算,她的时间,应当更具价值!

    用完早餐后,化妆,进衣物间挑出门的衣物鞋子,接着又拿起一套包好的礼服,应该是新买的,商标都没来得及剪……哦,和往常还是有点区别的,今天是她生日。

    小生日,没什么大的意义,内心想法其实并不打算过,奈何周围人比她还要积极,早早筹办,以前也是如此,这次也就不好例外。

    终究不过是一场交际而已,想开了也就无所谓。

    八点一刻左右,拎包出门,进车库。车位有三个,其中一个空着,前几天那辆被划花的奔驰车,送去修了,今天应该能修好,梁哥昨天打电话确认过,顺便请了几天假,结婚周年要陪老婆孩子出去游玩……人之常情,她批了且送上份价值不菲的礼物庆贺,也没再从家里调人过来开车,没必要,她自己会开。

    打开辆同样厚重大气的奥迪车后座,将礼服平躺放进去,随即谢薇坐进主驾驶,开着车缓缓驶出车库,离开别墅。抵达单位的是时间是八点四十五分,和往常一样,提前一刻钟左右到岗。

    前脚走进办公室,后脚李晓琳便拿着日程表笑嘻嘻的跟了进来,“早啊,薇薇姐。哇,今天好漂亮哦,待会开会周经理他们肯定又得发呆好几分钟,哈哈……”

    虽然相处时间并不长,认识的更是机缘巧合,在国外某医院,但谢薇对这海归助理的感观确是不错,一方面是因为相当专业的工作技能与办事效率,另一方面,是因为对方那似乎永远活力四射的状态,就像多年前刚踏入职场的她……嗯,还是有所区别的,那时的她更主要的还是股倔强劲,总想做出什么成绩来证明自己不是靠出身的花瓶,所以异常努力。对方则就是纯粹的积极乐观,年轻朝气,永远不知道服输,真是令人羡慕……

    总之,她们现在的关系不错,正式工作场合还是上下级,私下里却也不反感对方以姐妹相称,开开玩笑什么的。

    “早,小妖精,你今天也很迷人,眼影不错,待会甩几个电眼让我看看效果。”虽然无法做到将工作与生活分得很开,但在非工作时间,谢薇也自诩并不是个不近人情的上司,与下属开开玩笑,说些私密话也是常有的事。

    当然,前提得是同性,对于异性那就是保持距离公事公办了,所有人都是如此,因而多年工作下来,背地里获得老巫婆、灭绝师太外号什么的也就再正常不过,她有听到过,一笑了之……如此倒不是如外界传说的那般观念传统,亦或者是被感情伤的很深等等,纯粹就是不想沾染麻烦而已,那样很无聊。

    说笑几句,谢薇拿出柜子里的工作制服,“工作表先放桌上,帮我冲杯咖啡,我进去换身衣服……对了,晓琳你今晚有应酬吗?”想到什么,走到内间休息室门口转头问道。

    “今晚?嗯,李组长倒是有约我晚上吃饭来着,怎么了,有何美差?”

    “李组长……市场部李向天?呵呵,他倒是好眼光,既然你有约那就算了。”

    “别啊,我可没答应他邀请。我的意中人不说是健美先生,身材起码得达标,最好有腹肌的那种。李组长……肚子辣么大,衬衣都快绷不住了,光想象就让人不寒而栗,不是我的菜、不是我的菜。”连连摆手,李晓琳装模作样的哆嗦两下,一副无福消受模样。

    谢薇笑着摇头:“人家可是岭江本地人,家里还有老屋拆迁,标准黄金单身汉好不好……既然你不想赴约,那晚上跟我走吧,参加个宴会,带你去吃好吃的。嗯,我生日。”

    “好啊好啊……啊?生日!”李晓琳先是大喜进而大惊,哭丧着脸纠结道,“薇薇姐,我这个月财政赤字了,礼物……我拎袋水果行不行?”

    “谁跟你要礼物……水果也行,草莓吧,我喜欢吃。”

    “哈,薇薇姐英明,保证完成任务!”

    隔空竖起手指点了点,李晓琳则装作被枪击中了连晃脑袋,谢薇无奈放下手臂不再理会耍宝的助理,推门进屋换衣服。

    休息室门带上,李晓琳也恢复了原状,得意笑了笑,方才做派自然是演戏来着,作为重点观察对象,别说生日,谢薇的三围她都了如指掌……不过演戏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不就逃过了次破财之灾。

    无声上前几步,确定休息室门关上,里面又传来窸窸窣窣换衣声,李晓琳动作极快且轻巧的打开桌上手提包,取出谢薇钱包,打开,在里层找到那枚保管得很好的蝴蝶胸针,轻轻松了口气,手掌一翻,出现枚一模一样的蝴蝶胸针,替换,又将钱包放回,恢复原样。

    一切做完后,李晓琳怨念十足的低声咒骂,“扑街!在老娘眼皮子底下玩偷梁换柱,害我被老板一顿喷……别让我下次见到你,否则、否则我就躲着你走!”

    好吧,怂是怂了点,但能看得出来李晓琳的心情很不爽,这是显而易见的,也无可奈何。任务途中出错,说来也是她自己大意……嗯,也不算大意,毕竟下手的是专业人士,以有心算无心,栽了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话说回来,李晓琳自诩是真的冤,好好上着班,没招谁没惹谁,结果还是被盯上了,还是被自己人给盯上了,这特么找谁说理去?

    只能碎碎念骂街,不过泡咖啡的时候,想到罪魁祸首的下场,李晓琳心情又瞬间大好。出身好了不起?有个好爹了不起?那位一出手,还不是得灰溜溜回去!还想跟我们岭江分部抢人?这就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该!

    哇咔咔,不愧是我李晓林崇拜的大佬,出手就是不同凡响,先是在楚狂人眼皮子底下偷包放跟踪器,又在辣么多专业人士严密防守下随意进出,还能留下炸弹,最后又抢来火箭筒随便来上三发将危险消弭于无形之中,功成身退……想象其中的惊险刺激,某个小卧底兴奋的身体都在打摆子,恨不能现场观摩,鼓掌叫好!

    “晓琳……晓琳?”

    “啊?哟——”一声惊呼,却是咖啡加水加的满桌子都是,连忙放下热水壶,四处找纸巾盒,“我的我的,走神了、走神了……”

    ……

    大半天的工作在波澜不惊中过去。

    实际职务等级到谢薇这种级别的,每天工作当然也有,但绝对不会多就是了,甚至如果愿意的话,完全可以指派给手下人去做,还不会引起任何负面反感。

    但谢薇还是很忙碌,这不是不懂得放权,性格强势归性格强势,管理方式归管理方式,这点高材生毕业又一路打拼至今的谢薇不可能不懂,或许因为习惯高效率,她会不厌其烦的追问各项工作进度,但大小权利该放手的她从来不会眷恋,哪怕是些油水很足的权利,同样如此……金钱、权利、地位、身份,不矫情的讲,谢薇还真就不在意,也不缺就是了,她只是习惯于忙碌,习惯于做事,习惯于忙碌做事带来的成就感,仅此而已。

    “张经理,这份后勤部门递交上来的采购单有你的签名,我想请问,你有认真看过吗?或者说,你有派人做过物价调研吗……没记错的话,这份文件是第二次递交上来了吧,确实,相比起上次有改动,但不是我想看到的改动。具体问题在哪我就不说了,我相信张经理你认真看是能看得出来的……我不管这里面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张经理,你应当清楚我的做事方式,一次犯错我不在意,两次犯错我也乐于给机会改正,但三次犯错……我相信不会有第三次的对吗?”

    “对、对,谢总您放心,我回去后一定认真看、认真调研!”

    “很好,这份文件你拿回去,明早递交给我。另外,张经理……适可而止。”

    “是是是、明白,我明白了……那谢总您忙,我这就拿回去改!”

    “嗯。”

    办公室门带上,谢薇躺回座椅,手指轻轻揉着太阳穴,又睁开眼来,办公室门打开道大大缝隙,李晓琳像个土拨鼠似的探出脑袋来,视线对上,讪讪笑着走进,“谢总你找我啊……呵,里面也没打暖气嘛,那刚才出去的张经理怎么一副满头大汗怎么擦都擦不掉的样子?”

    看着东瞅瞅西瞅瞅演技拙劣努力装傻的助理,谢薇没好气瞪去一眼,皱眉:“张经理,最近有点拎不清……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不知道,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从来不打小报告的。”李晓琳闻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随即又以一种不是很确定的口吻道,“就是好像、大概、貌似有听说张经理最近好像、大概、貌似……呵呵,在炒股。”

    “愚蠢!金融行业内的人瞧不清楚现在的经济形势?我只以为他是品行有问题,现在看来,专业素养也有问题!”沉着脸生了会气,谢薇吐出口长长浊气,岔开话题,“我待会去见风盛集团的夏总,你五分钟后帮我去楼下大厅接个人,小唐,你认识,带到二号会客室,下班后我带你们一起去宴会。”

    “好的。”

    ……

    唐朝在银行大厅见到李晓琳的时候,是一刻钟后,没辙,快接近下班高峰期了,公交路线有点堵。

    “哈,小帅哥,又见面咯,越来越帅了嘛。”

    “几天不见,晓琳姐你也越来越有魅力了。”

    “是吗?有这么明显吗?天生丽质难自弃啊,这方面我其实也很苦恼的……”

    “呵呵……”

    怎么跟个傻狍子似的,难怪东西被掉包了都不知道……看着抬手摸脸颇为自恋的李晓琳,唐朝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好吧,只是吐槽,对方的演技,或者说伪装的大大咧咧人设不错的,当然也可能是本色出演。

    这不重要,对于李晓琳的卧底身份,唐朝其实早就知道了,在对方从洛杉矶回来的时候,只是没理会而已,多个免费保镖不是很好嘛,事实也证明没理会是正确的决定,比如前不久的银行抢劫事件,虽然这卧底的表现挫是挫了点,但好歹是拖延住了时间……

    一路闲扯,乘坐电梯上楼,领到一间会客室门口,推门,“谢总那边估计还要等会,你先在这坐着,吃的喝的都有,想要什么跟我说。”

    “不用了,谢谢晓琳姐。”越过李晓琳肩头,唐朝见到会客室里还坐着个人,一个一身潮牌嘻哈风的年轻男子,翘腿嚼着口香糖,玩着手机,听到门口动静抬头看来眼,又无聊收了回去。

    唐朝在对面沙发坐下,李晓琳捧来一把糖果,说着类似不吃白不吃的话,陪坐一会,有人找便暂时离开。

    会客室平静下来,对面年轻男子噼里啪啦按着水果机,也不知是在发短信还是打游戏,完全没交流意思,唐朝自然也不会主动贴过去,随手从一旁报夹上拿下份报纸,准备以此打发时间。

    这时,啪,年轻男子忽然将手机摔在桌上,可能是游戏打输了,亦或者被马子甩了,满脸愤怒,心气不顺的样子。对上下意识抬头看来的唐朝视线,不耐烦皱眉,蛮横之气外露:“你瞅啥?”

    唐朝闻言一愣,好悬没顺口把瞅你咋地说出来,放下报纸,重新打量了遍年轻男子,确定不认识,不由颇为无语的咧了咧嘴,现在富二代都流行强行找事、强行不怕事的吗?这么会玩?

    “我问你瞅啥?你还瞅!”前倾着身子,年轻男子露出被冒犯的恼怒。

    唐朝想了想,语气诚恳:“我瞅你长得挺帅的,多瞅两眼。”

    “……”张了张嘴,这下轮到年轻男子愣住了,怂的这么干脆?剧情不对啊,想发难都没处下手,总不能别人夸你帅,你一巴掌扇过去说这特么不废话嘛……回过神来,索性阴沉着脸起身,“你在说反话讽刺我?你特么知道我谁吗?”

    “呃,不知道,不过这不影响我对于你自知之明的欣赏。”

    “什么自知之明……卧槽!”年轻男子反应倒快,怒吼叫骂,绕过茶几就要挥拳砸人,就在这时,旁边会议室门打开,李晓琳一脸错愕看来,连忙上前阻拦,“怎么回事?哎哎,好好说,别打人!”

    “吗的,还敢瞪我!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让开,谁来都不好使!”

    年轻男子张牙舞瓜、上蹿下跳,唐朝打了个哈欠安静坐着,中间是一头雾水、劝架阻拦的李晓琳,一时间,小小会客室显得异常热闹。

    直到一声怒吼传来,“夏天海,你在干什么!”门口,奔进来个体型富态,一身西装的中年男子,满脸怒气,在他身后,是皱眉看来的谢薇。

    “爸你别管,我今天非要教训教训他……”

    啪,却是冲进来的中年男子,二话不说一巴掌扇在年轻男子头上,屋里叫嚷顿时彻底安静下来。

    再等了解清楚事情大概,中年男子更是怒气上涌,富态身躯都在哆嗦,抬手又要抽人:“你个兔崽子、我让你惹事!你还敢躲——”自是被李晓琳拦下,中年男子一脸羞愧难当,主动走来抓住唐朝手掌摇了摇,“这位小兄弟,不好意思,是我管教无方……谢总,家门不幸啊,让你看笑话了。”

    谢薇神情淡淡的看了眼年轻男子:“没事,年轻人闹别扭而已,回去多管教就好了。”

    “必须的,谢总你是不知道,都是她妈惯得,还不让管,我老夏这张脸都快被这逆子丢干净了……不说了,谢总,我明天再过来找你商议。现在我就拎他回去好好管教,这样下去还得了,无法无天了简直!”

    谢薇轻轻摇头:“夏总可以慢慢管教,您企业贷款的事情不急,恰好我最近有点事,可能不太方便见面。就这样,失陪了。”

    中年男子闻言一怔,再等反应过来看着亲昵搭着唐朝肩膀转身离开的谢薇,眼皮跳了跳,大急追来:“谢总您听我说,这事我们再商量商量……”

    自然是被李晓琳拦下,出得门来,这边动静不小,走廊里不少身影驻足看来,尤其见到并肩走出状似亲密的谢薇与唐朝,更是一愣,不过等到谢薇左右扫去一眼,唰唰唰瞬间消失不见,净街似的,威势十足。

    进了电梯,耳边再无吵闹,谢薇顺势放开搭在唐朝肩膀上的手臂。唐朝摊了摊手:“不好意思,小姨,影响你做事了。”

    “不影响,这事跟你没关系。”谢薇轻轻摇了摇头,“父子演戏而已,故意演给我看的。”

    “啊?”

    谢薇沉吟了下,考虑该不该说,主要是考虑唐朝能不能听懂,随即想到前几天的奔驰剐蹭事情,解释道:“那姓夏的企业算是我们银行的长期合作伙伴,互惠互利好多年了,最近有听说他和别家银行走的很近,今年应该是不想从我们这边拿贷,想从其他地方拿,但又碍于和我们的长期合作关系,不好得罪,就一直拖到现在……他那个儿子,估计是认出了晓琳,又猜到了你和我有点关系,就故意找事来惹怒我……年轻人一时冲动,谁又能当回事呢。成本很小,又能影响到我的感观,说不定还能从侧面破坏他家企业和我们间的尴尬局面……倒有些急智聪慧,算是青年才俊,可惜剑走偏锋、不走正道。本来我们这边也想结束掉这段合作关系,如此,成全他又何妨。”

    果然是被当枪使了……唐朝无语撇嘴,谁说富二代脑残来着,这不就机智的很。当然,谢薇的手段也不低。

    有些事情谢薇没讲,但并不难想到。那夏总与其说是不好得罪银行,倒不如说是不敢得罪出身谢家的谢薇,所以才一直拖着迟迟下不定主意断开关系。

    今天他儿子倒是找了个机会。

    不得不说,那叫做夏天海的年轻人确实当得起青年才俊称谓,反应机敏瞬间猜到他和谢薇关系不说,估计暗中还做了番关系评估,年龄摆着呢,唐朝与谢薇的前后辈关系是肯定的,至于深浅程度,只瞧唐朝这身不超过三百块的普通打扮,就能猜到唐朝不是啥正经谢家人,最多也就是个混得不好的远方穷亲戚啥的,关系深不到哪去……但随后谢薇状似亲昵搭着他肩膀的举动,则是瞬间打破了夏家两父子的设想,这从最后那要追出门外不似作伪的夏总惊慌神情就能瞧出来……谢薇成功反杀!

    要么说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呢。这一个个的,心思电转的都快冒烟起火了!

    “没听懂?”走出电梯,见到唐朝有些发愣,谢薇平静道,“没听懂也没关系,这些事情,说来很无聊的。”

    唐朝挠了挠头:“确实挺无聊的,小姨你要是最后不搭我肩膀,那还能有点意思。”

    谢薇闻言一愣,再度转眼看来,目光奇异:“看来糖豆说的没错,小唐你有时真挺腹黑的……上次我没说,那个小孩和大人确实挺惹人厌恶,受点教训也好。这次不同,那个夏天海,虽是剑走偏锋,但也算是商业手段的一种,没必要把人引入歧途。”

    唐朝闻言点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模样。当然,内心什么想法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这是两种理念的冲突,在他那个世界,可不管你是不是在抖机灵,成年人了,做什么事就得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不是吗?

    当然,求同存异嘛。尽管有些不以为然,但谢薇要给人机会,那就给呗,左右不过一场闹剧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