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196章 宴会(上)
    宽阔的场地,喜庆而奢华的陈设布置,流光点点总让人感觉随时都可能掉下来碎成点点流光的水晶吊灯,胆大心大的衣冠楚楚男女在下面来回行走,手里杯中颜色各异的酒水随之晃动,时而顿步,招呼,交谈,或浅笑,或大笑,即便是大笑,也是克制的,因而大厅内虽然人头众多,倒也不显得喧闹,有种有意无意为之的格调在笼罩蔓延……

    这里是星级酒店宴会厅,也是谢薇的生日宴。具体是哪段年龄的生日不清楚,大厅内倒是有空间舞台,但并没有悬挂类似红绸横幅,当然酒店工作人员也不会缺心眼到这份上就是了,大概是三十一,亦或者是三十二?这些不重要。

    宴会开始有一会了,没那么正式,就是吃吃喝喝,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交际。

    宴会的主角,谢薇,一身风格简约却不简单的礼服,深紫色,这是个对肤色身材气场都有着极高要求的色泽,很难驾驭,皮肤暗淡或者偏黄一点的女人穿来会显得很老气,缺点暴露无遗,但落在身材高挑匀称、皮肤白皙的谢薇身上,却是相得益彰,再配以恰到好处的首饰吊坠,自带的强大气场,完美诠释了深紫色所蕴含的时尚与高贵。

    款款行走于人群之中,远远看去,就像只从远古走来的波斯猫,优雅高贵且冷清神秘,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全场视线的焦点,这样的女人,是连同性都很难生出嫉妒心只能羡慕的存在,如此,异性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在场单身男子基本都清楚谢薇的情况,也知道他们不可能追求成功,但是万一呢是吧,侥幸心理谁都有的。

    受此影响,被谢薇牵着的糖豆童鞋也享受了把焦点感觉,小姑娘的打扮自然没有前者那般出彩,刚放学过来估计就是随便换了身行头,简简单单,却也契合十几岁小女孩的清纯风格,水灵小花似的,努力泛起笑容,虽着身旁谢薇的介绍熟络的招呼应酬。

    虽然笑容是有点僵硬,招呼方式也略显机械化,但表现比去年刚认亲那会要好很多,也在情理之中,身处谢家自是有接受过相关礼仪培训,更何况谢薇经常有意无意的带着她出入各种场合,见识各种各样的人或事务,即是锻炼,也是言传身教……这事唐朝是知道的,没有反对,在心智生理尚未完全成熟的时候,多经历些事情、多增广见闻,甚至哪怕是为此吃些亏,也不是什么坏事。

    如唐朝这样的,虽然最近是有表现出点不俗心智,或者说是腹黑属性,但谢薇就明显没有栽培想法了,放着他一人在角落餐桌这里大吃大喝,自生自灭……当然,这也是某咸鱼希望看到的,互不干涉,彼此安好,多好!

    “咳咳……”话筒试音,也吸引了在场目光注意,灯光适时打来,一支乐队登上小舞台,为首身着牛仔衣裤的女子在灯光下显得个性十足,笑颜如花,“大家好,我是楚枫雅,也是今天的表演嘉宾,今天是谢薇谢总的生日,在此……”

    巴拉巴拉的说着客套话,不一会儿,音乐旋律响起。这自然是谢薇特意安排的,小姑娘的麦芽糖狂粉属性从未遮掩过,谢薇知道并不奇怪,那趁着生日宴请来这位表演让小姑娘开心开心,自也是正常操作。

    这事兄妹俩早就知道了,宴会开始前,楚枫雅还曾找过来聊天闲扯什么的,不过招呼刚打完就被唐朝不客气赶走了,开什么玩笑,公共场合哎,红颜祸水重灾区,岂能让她这祸害多留……杀手,就是这么细节!

    毕竟是生日宴会,摇滚小天后自然不会唱本行摇滚,气氛不搭的,选的是几首民谣情歌,当然还有生日歌,虽是玩儿跨界,但嗓音本钱在那摆着呢,倒也能听……当然,这是某人刻薄的评价,在旁人听来,比如自动打开手机摄像头进入追星模式的小姑娘听来,那就是偶像不愧是偶像,唱啥都好听,完美的一匹!

    旋律声中,熟络招呼声从旁传来,“小唐你也来啦。”转头,是一手吊起打着石膏,一手端着饮料走来的老板,钟婉清。还有几道随之瞧来不是很友好的视线,唐朝余光瞥了眼,收回,点头,“对啊,清姐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跑出来了?”

    “薇薇生日,得过来打个招呼的,祝贺完正要走这不就见到你了。”放下饮料,钟婉清顺势在一旁坐下。

    “哦,伤势还没好啊?”

    “快了,怎么,见工资高想上班啊?哈哈,再等等,我在托人求安全行车符呢,这事搞定了再开门营业不迟。可惜那大师不肯给车子开光,好说歹说都不行……”

    得,这位还真得干了……是的,新车子买到了,当然不是五菱宏光,而是沃尔沃的一款车子,据说安全性能很有保障的一个牌子,唐朝还没上过手,因为被钟婉清送去改装了,安装防弹玻璃啥的,这位是真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至于工资,唐朝有领到,直接打进卡里的,好几万确实挺高。钟婉清是个厚道老板,当然,也是物超所值。某人虽只是开车没错,但纵观几次出车经历他实际是接了份保镖的活,而在前世,请他当私人保镖的价码是百万起步,嗯,后缀单位是英镑……

    也是物超所值,因为与寻常保镖偏向保守的风格不同,唐朝偏主动进攻,把潜在威胁对象找出来杀掉,也是保护雇主的一种方式嘛,殊途同归,没差的。

    不过,偶尔也会有点小问题,记得当时雇主好像是个毒枭吧,请他过去当保镖但含含糊糊的说不清楚威胁对象,他也没在意,花了点时间,很快就把雇凶杀人的幕后主使揪出来杀掉,然后交任务的时候发现被干掉的是毒枭大儿子……一场火拼。打那以后,他就基本不接私人保镖活了。

    扯远了,交谈继续,“……清姐,那边几个人你认识吗,怎么一直在瞅着我们?”

    “哪个……哦,有点印象,好像是以前的单子,任务对象……放心,他们不敢乱来。”

    原来是苦主啊,那就不奇怪了……不得不说,调查公司这行天生就是得罪人的,如百草事务所这样的,那得罪的就更是岭江上层人物,也就是钟婉清确实罩得住,无论是谢家亲戚关系,还是以前的履历,都让有人敢怒不敢言的资格,否则这买卖还真做不了。

    又说了几句,等到台上楚枫雅几首歌唱完,钟婉清便干脆摆手洒脱离去。

    表演完,宴会也就愈加自由,接下来在最后切蛋糕之前,就是完全的交际时间。谈生意,聊化妆品,侃国际形势,把妹泡妞等等,这些才是主旋律。兄妹俩闲的无聊,便溜出了宴会厅,跟着前面几个兴高采烈的小孩去到酒店娱乐区,找到了电玩室。

    这里就是真的热闹了,各种花里胡哨屏幕,各样电子娱乐声效不绝于耳,刚进来,两人就碰到了熟人,糖豆的校友,也是来参加这次宴会的,约莫七八名年轻男女,似是集体活动,唐朝只认识其中一个微胖小子,叫谢斌,谢建平的儿子。既然碰到了,又是一块来的,在那谢斌邀请下,兄妹俩便顺其自然的加入进来一起活动。

    当然,没什么游戏是能十余人一同参与的,所以玩起来的时候,基本还是各玩各的。

    兑换些游戏币硬币,放在小盆里,唐朝端着,兄妹俩便迈开步子游览起来。虽然只是附属设施,但到底是上星级的酒店,电玩室规模与外面电玩城基本没什么两样,游戏项目有很多,骑摩托、打飞机、抓娃娃、智能答题、格斗对战等等,应有尽有,直令小姑娘看花了眼,一时都不知该玩哪个是好。走了一会,两人几乎同时停下脚步,转头看去……面前,是一排灯光流转的老虎机。

    不是赌场里面的那种正式老虎机,而是摆在街头巷尾浴室小卖部里面的那种,当然也有博彩性质。收回目光,对视,兄妹俩不由会心一笑。

    好吧,这玩意在以前曾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之一……

    不是赌,兄妹俩自诩没那好运气,也舍不得钱。

    但他们曾经捡到过一台坏掉的,在个垃圾场里,那时唐朝就展现出了不凡的维修天赋,捣鼓了几个星期,踹踹敲敲的竟然是搞好了,然后尝试性质的摆在个好心人所经营的报刊亭旁边,结果就跟个会下蛋的母鸡似的,每周都能提供几十到几百元的收入。

    当时这可把兄妹俩给乐坏了,一有时间就去守着,恨不能所有路过的人都能看到那台破破烂烂的游戏机,而如果真有人上手玩了,又不免提心吊胆,生怕别人赢钱……那时的他们自然是不知道机器内部是可以调整赔率这些东西的,知道了他们也不会调,就是纯碰运气,可能是机器上一任主人原先调的赔率就不高吧,总的下来终归还是能赚钱的。

    可惜好景不长,摆了大概有两三个月,他们遇到了行家,一个拿着磁铁钢丝钓硬币的小混混。当时的唐朝还是比较年轻气盛的,或者说是有股子独立生存蓄养起来的狠劲,发现这种情况后顿时就急眼了,直接一黑砖撂倒了对方……然后买卖就黄了,小混混有朋友,他们没有,惹不起,游戏机被砸了,他们也只得换地方生存。

    ……相视一笑后,兄妹俩还是没玩老虎机,就像很多年前一样,大致又逛了半圈下来,两人最终来到个抓娃娃机面前,开始操作……

    这时,电玩室门口,一行五六人进来,为首的是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身躯颇为强壮,打扮不俗,左右转头间,瞧见娃娃机前激动挥手指挥的小姑娘,眼睛不由一亮,踏步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