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26章 例行复查
    接下来的两天,生活回到正常轨道。

    按时按点晨练、做饭,磨刀、闲暇看书。唯一区别可能就是将咸鱼地点从阳台转移到了大厅,天气越来越炎热,阳台是遭不住了,空调室内才是咸鱼休养生息的好去处。

    得要说兄妹俩在一起时还是很随意的,有时候会聚一块打打游戏、看看电影电视,一同出去买菜什么的。有时就各做各的事,比如唐朝在大厅磨刀,小姑娘就蜷缩在沙发上写作业、刷手机聊天,看到个有趣消息、沙雕图什么的,乐不可支凑过来分享……相依为命多年,虽没有血缘关系,但双方早已将彼此视为真正亲人,无需什么刻骨铭心的波澜壮阔,菜米油盐的温馨小日子足够有滋有味。

    这天傍晚,吃完提前的晚饭后,小姑娘一身打扮整体,再度将贴了卡通贴纸的大大行李箱拖了出来,去洛杉矶复查的时间到了,晚上的航班。

    “哥,我走啦。”

    放下餐桌碗碟,唐朝擦了擦手:“嗯,我送送你吧。”

    “不用,小姨她们已经到楼下了,明天上午九、十点钟左右等我电话啊。”一边说着,一边干脆拉开大门,潇洒背身挥挥手,反身带上了门。

    小姑娘还是很有独立意识与能力的。

    唐朝见状笑笑没再坚持,继续动手将桌上的碗碟归拢进了厨房水槽里,正待打开水龙头清洗,下意识抬头望向窗外夜色,隐隐犬吠呵斥声从楼下传来。

    转身走回大厅,打开窗户俯身向下瞧,公寓单元楼门口,小姑娘提着行李箱闪让一旁,身前站着道魁梧身影,是梁哥,正与个少妇说着什么。后者挥舞手臂,情绪颇为激动的样子。一旁花坛里,光秃秃的杜高犬陷在灌木丛里翻身挣扎,嚎叫不止,瞧这样子是被踹进去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梁哥所为。

    并没有争执多久,很快李晓琳便从车上下来处理,说了几句后掏出张名片递去,又指了指身后的奔驰车,大概是在证明什么。少妇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收了名片,事情也就告一段落,梁哥把糖豆的行李箱搬上后备箱,驱车离开。

    最后看了眼蹲身抱着杜高犬,像在安慰小孩的少妇,楼上唐朝微微皱眉,关上窗户,反身走回厨房。

    心里多少是有点不痛快的。

    虽然没有目睹全程,但显然又是因为楼上住户遛狗不牵狗绳导致的意外。有点恶心人啊,要不,找个机会把狗打一顿?或者干脆弄死算了……脑中转着类似这等暴力念头,但等收拾干净碗碟,这想法也就散了。

    一点生活小冲突,不至于的。话说回来,唐朝也是要脸的好伐,前世界顶级杀手出手对付小区恶犬,这也实在不出彩啊!

    躺在沙发上玩会手机,和刚离开的小姑娘随意闲聊,又翻开这几天叮咚消息响个不停后来索性屏蔽掉的大侦探群,某个一秒五秒的家伙今天又上传了不少照片,有一望无际草原,有雄壮骏马,还有骑着骏马在一望无际草原上溜达,每几张照片间都有个叼着烟斗的嚣张表情……不就是前段时间无意吐槽了句拍照技术嘛,酸给谁看呢,幼稚!

    一边撇嘴,唐朝一边划拉手指,迅速从手机储存卡里调出泰国风景照,还有几张吨位更重的大象,一股脑传了上去。

    小样,跟我斗图……满意丢下手机,任由网络缓慢加载,起身换了套运动服,出门夜跑。

    ……

    好吧,让我们暂且将镜头从某条无可救药的咸鱼身上移开,再拉快时间线,将停在岭江机场的国际航班飞机拎起来,放到海洋另一端的国度境内……

    次日。

    车流如织,穿过错综复杂的现代化立交桥,深入这座星光熠熠的繁华都市。临近中午的灿烂阳光,斜斜投射在参天耸立的高楼大厦玻璃外墙,折射出五彩波澜光线,照耀着异域风情街头,肤色各异人群,花花绿绿的巨型广告牌,各种抽象个性的涂鸦墙……

    “……泰国,华夏,洛杉矶,哈,几天时间一路走过来,看过来,感觉还真挺奇妙的……洛杉矶当然最繁华,不过看多了也就那样,没什么新鲜出奇……嗯,也有几个值得游览地方。上次来太匆忙,也不好出来闲逛,最后只去了迪士尼乐园,这次可以争取多去点地方玩玩,比如些地标性建筑,好莱坞星光大道什么的,好不好……”

    俨然一副本地人派头的李晓琳说笑介绍着,她也确实有在洛杉矶某所大学留学几年的履历,真假不好说,但作为一名优秀卧底,这点自然是难不到她的,多做些功课充当个临时导游问题不大。

    这番话是说给后座上刚挂断电话的糖豆听的,她们身下所处是辆普通出租车,只是复查体检而已,用不着兴师动众,同样坐在后座上的谢薇这次并没有带随行保镖,也没有招呼国外朋友前来接机,三人直接从机场打的过来的。

    小姑娘想了想,摇头:“算了,就几天时间……”

    “有预留时间的,检查顺利的话,大概两天左右。”谢薇嘴角微扬轻轻笑着,行程方面她自然是早就规划好了,主要行程当然还是复查体检,但好歹是出国,来都来了,不差这两天时间的,给小姑娘留下个美好的暑假回忆,这在她看来比赶回去上班工作要重要的多。

    “哦,那能在好莱坞看到明星吗?”

    “那得去比利佛山庄,但那不让进。不过我知道几个明星常去的餐厅,我们可以去那碰碰运气。”

    小姑娘大笑:“哈哈,我开玩笑的,真见到了我也不认识,我只认识他们的面具,蝙蝠侠、蜘蛛侠,还有小丑。”

    李晓琳打了个响指:“那就更简单了,我抽空找几个临时演员给你扮上,保证活灵活现!”

    “哈……”

    闲聊打趣中,出租车在处繁华地段拐入岔道,靠边减速,最终停靠在所医疗机构门口,康瑞丝医疗研究中心,也就是糖豆此前动手术的地方。

    李晓琳付车费最后下车,视线掠过街道两侧,在几个容易忽略的视线盲点处定了定,随即若无其事的带着谢薇和糖豆两人,走进医疗中心大门。

    斜对面一家面包店门口道旁,一辆不起眼的白色大众小车内,不知什么仪器滴滴轻响,都快垂到方向盘下的圆乎乎脑袋顿时抬起,亚洲人肤色面容,模样瞧着挺憨厚,人畜无害气质,然滴溜溜转的眼珠子却暴露出些什么,眯眼锁定谢薇三人背影,瞬间确定了什么,抬手按向耳侧,

    “目标出现,已经进入医疗中心,完毕!”

    “早看到了,等你回报人都走了……”

    “皮球你是不是打盹了?”

    “你这个月奖金没了!”

    “说的好像有过似的……”外号皮球的憨厚小胖嘀咕了声,随即撞天屈似的悲愤嚷嚷,“各位大佬给条活路走啊,我昨晚连夜从旧金山开车赶到这里,整整六百多公里,黑眼圈都开出来了,打个盹都不行?人家可还是个宝宝呢,不能这么摧残祖国未来花朵啊!”

    “呕……哈哈……”

    “宝宝是吧,行,等楚老大过来,你去和他讲吧。”

    “别别别,队长、南松哥,你是我亲哥!我认了,该怎么罚怎么罚,绝无二话!”话落,憨厚小胖明智岔开话题,主动请缨,“队长,需要我跟进去探探吗?”

    “不急,你先老实待着,我们此次的任务是暗中保护,除非出现特殊情况,否则不允许接触目标对象。”

    “收到。”

    “南松哥,都到这会了透露点消息呗,那两位大美女,呃,还有位小美女,到底是什么来头?让我们小队紧急集合过来不说,现在就连楚老大也要赶来坐镇?”

    “机密,别瞎打听!”顿了顿,属于队长的嗓音接着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透!保密等级这么高的吗?”

    “我胆小,你别吓我啊队长,连你都稀里糊涂执行任务……对了,我忽然想起来昨晚出门匆忙,家里水管爆了忘记修,要不你们顶住我先撤?喂喂……至少得让我回去买份保险吧?商量商量啊队长……”

    “你孤家寡人的买什么保险,受益人填谁你知道吗……别扯了,这次情况特殊,但问题不大,我们只是过来上个保险,以防万一……也最好没有万一,都打起精神来,尤其是你皮球,你在第一线!楚老大当时有念叨句,我听得很清楚,他说如果出事,整个洛杉矶的地下世界很可能都得翻过来!”

    “卧槽!”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保险不赶趟了啊……皮球,我认识个职业中介,专门卖墓地的,服务一条龙,你要不要联系下……”

    “呸呸呸,打烂你的乌鸦嘴!”

    ……

    此时,医疗中心大楼内,谢薇几人成功找到了此前负责手术的马斯曼博士,其实更准确的说是马斯曼博士找到了她们,就在一楼大厅,他提前等在了这里。虽然她们过来前是有通过邮件,也有提及大概什么时候到,但对方这等规格的接待无疑还是让谢薇震动不小,甚而有些受宠若惊,连连客气道谢。

    马斯曼本人倒是不甚在意,友好笑着打了招呼,随即按动电梯引着谢薇几人上楼,在楼梯内还和糖豆聊了几句,夸赞她英文有进步,并让李晓琳转告小姑娘,这次只是例行复查而已,不要紧张云云,服务态度没话说。

    不要误会,唐朝并没有刻意打招呼,实际上唐朝和马斯曼早就不是原先绑匪与劫持者的关系,更像是神交已久的朋友,或者说网友?他们在华夏美食制作方面以及如何带小孩等话题上很聊得来,基本每月都有几封邮件往来。

    电梯在五楼停下,几人谈笑走出,避让个转运车时,“马斯曼博士。”苍老嗓音传来,是几步外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白人老者,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满头白发,眼神柔和,整体气质瞧来颇为和蔼,与身后推车的两名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黑西装大汉截然不同。

    “你好,拉尔夫先生,你要出去吗?”马斯曼打了个招呼,按照常理来说,接下来他该顺其自然的将身旁谢薇几人介绍给对方认识,但稍稍犹豫后,他并没有选择这么做。

    “是啊,去楼下转转,趁着还能呼吸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你知道的,这里的气味不是很好,总让我联想到些不好的东西。”

    唤作拉尔夫的白发老者倒是一副挺健谈的模样,目光随即落在谢薇几人身上:“岛国人?南韩人……还是华夏人?抱歉,我总是无法分得清楚。”

    “我们来自华夏,先生。”谢薇客气颔首示意。

    “噢,欢迎。那是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古老国度,也是个美丽的地方。”

    “谢谢。”

    “那么,不打扰了。我需要带她们去做份检查,回见,拉尔夫先生。”马斯曼干脆结束对话,随即便带着谢薇几人侧身从一旁经过。

    走出几十余步,即将迈进马斯曼办公室里,落在后面的糖豆迟疑转头,穿过走廊护士医生以及来来去去的病人及家属,看向等在电梯旁的白发老者,后者靠着轮椅,竟也在转头望向这边,且似乎瞧了有好一阵子的模样,

    对上视线,白发老者微微一愣,露出和蔼笑容,隔空点了点头。

    糖豆略显局促的回以颔首示意,随即便下意识移开目光。无论是谈吐还是外貌气质,白发老者都表现的相当平和,看去就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外国和蔼老头。但不知怎的,小姑娘总感觉有些不舒服,包括初次见面时对方望向她的目光,和颜悦色下似乎有隐藏着什么想强忍但无法完全忍住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摇了摇头,很快就把些许异样感受抛落一旁,毕竟双方并不认识,踏步走进办公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