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36章 是洛杉矶?还是战场?(四千+)
    狭窄小道,杂物垃圾随处可见,晚风吹拂下隐隐散发异味。道旁正常通电发光的路灯十不存一,除了街头、街尾外,其余地方瞧来颇为阴森晦暗。

    这不是市政工作不到位,虽然这里的路灯确实有很长时间没修过,因为修好了也没用,隔不到两夜就会被诸如啤酒罐、棒球、石头,甚至是枪械子弹等等,轻易打碎。

    有些人喜欢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下,夜色,是他们活动游走、开展工作的保护色。

    实际上这片距离南加大不是很远的区域,只要进入夜晚,就算是警察也不会轻易选择过来。因为这里的每一条街道、巷道、街区,早已被或大或小的帮.派瓜分完毕。

    亦如眼下这条不起眼的小道,“嗨,伙计,你们越界了。”十余道身影晃晃悠悠的堵住车道,为首的是个头戴棒球帽,脖悬大金链的混血青年,拍了拍小车车顶,发出警告。

    副驾驶车窗降下,眉眼略带邪气的白人男子,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不经意打量着混血青年,懒洋洋道:“不用紧张,我们只是路过,让你的人让开。”

    “欧洲人?”混血青年眉头皱起,不高兴道,“你们该滚回黑森林酒吧那块去,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邪气眉眼挑了挑,“你确定?”

    “听着,不要自找麻烦……”

    话音未落,嗡声发动机轰鸣,后面两辆SUV一左一右让开道来,一辆猛禽皮卡越众而出,绕过小车,霸气车头直抵拦路青年身前,不等后者发怒,其上油布哗的掀开。

    “呃……”昏黄灯光下,混血青年下意识后退转头,双眼陡然发直……泛着死亡金属光泽的修长枪口高高抬起,直指夜色苍穹。铁饼底盘牢牢固定在车头上,压着前轮胎微微下陷,长长弹链哗啦啦抬起,一颗颗黄橙橙子弹压入弹仓,整体看去就像个闯进文明世界的怪物,处处散发着极度危险气息。

    咔嚓,清晰且残酷的枪栓拉动声。

    魁梧似铁塔的大汉两腿岔开稳稳站在车厢上,咧嘴露出狰狞微笑,旁边供弹同伴给他戴上隔音耳罩,双手把持枪柄,缓缓下压,携着扑面而来的窒息死亡威压,逐一掠过这群不知所谓的拦路者……

    勃朗宁、M2重型机枪。

    “现在,告诉我,这里是谁的地盘?”搭着车窗,棕发男子,也就是凯,笑眯眯问道。

    答案显而易见。

    扭曲到劈叉的惊声尖叫陡然响起,短短几秒钟,混血青年一行人连滚带爬的四散奔逃,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懂礼貌,难怪只是小混混。”猛禽皮卡继续缓缓前行,凯提着冲锋枪走下,撇撇嘴神情有些不爽,后方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大汉从SUV车上鱼贯而下,快速聚拢过来。集体举枪,唰唰唰,接连不断的拉动枪栓声在寂静巷道内响起,回荡不绝,

    “好了,伙计们,行动开始。代号……掀翻洛杉矶!”

    “噢噢噢——”

    肆意张扬欢呼,下一刻,嗒嗒嗒,数道指向夜空的枪口火光闪耀,密集枪声随着干燥夜风,瞬间笼罩周遭数公里范围区域。

    这是信号。

    周围类似刚才那群拦路的小帮派还是很多的,包括一些原住民什么的,若是联合起来力量不容忽视……当然,一盘散沙的他们联合起来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但终究是个隐患,会给接下来的进场带来不确定因素。

    极地冰河一行人不是警察,没义务提供清场服务,扫上几梭子就算作提醒,懂得自然关门不出,老实搁家待着。不懂的、还在外面瞎逛的,那被打死也就怪不得人了……大致意思就是这样。

    事实证明,能在这里混生活的人基本都懂,枪声未歇,视野范围内大片灯光便相继熄灭。

    效果不错。见状,凯满意点头,放下冲锋枪,卸去空弹匣,挥挥手,一行人训练有素散开,沿着左右街道墙体障碍物,躬着身子,跟在猛禽皮卡后方,明火执仗推进。

    与此同时,方才散出去的车队人员也在附近区域拉网前压,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交火迹象,但弥漫在空气中的肃杀气氛却已经凝重到了极致!

    终于,在猛禽皮卡平缓驶出小街后,前方愈加逼仄的巷道里,出现几辆看似没素质随意停靠、却又隐隐封断道路的车子。

    都是专业人士,用不着猜疑。站在皮卡上的铁塔大汉转头看向凯,后者干脆下挥手臂,大汉见状笑了,回过头来,舔了舔嘴唇,抓牢双头枪柄,稍稍屈身,扎稳下盘,

    下一刻,哒哒哒——猛禽剧颤,枪花怒吼,暴风骤雨般的声响直欲令人震耳欲聋。如果说方才的冲锋枪声是打破静谧夜色的话,那现在的狂暴开火就是直接撕裂这漫长夜晚。至此,混乱大幕哗然掀开!

    喷溅而出的子弹壳,弹射半空,落在车顶铁皮上、地上,叮铃咣当,密集作响。

    高速射出的子弹好似块块光饼,连成光鞭,瞬间掠过十余丈距离,无情鞭挞着几辆轿车。刚一触及,车身便矮了一截,嘭嘭轮胎爆裂闷响,车窗哗然破碎,紧跟着轰轰轰——仿若惊雷在耳边陡然炸响,数团熊熊燃烧火球顷刻间吞噬车身,排空直上,阵阵肉眼可见的炙热气浪辐射周遭,席卷一切……

    “哇……酷!”唤作凯的男子迎着袭来热浪张开双臂,齐肩棕发凛然狂舞,神情极是舒爽惬意。

    这等级别的强势火力下,根本就没有所谓障碍物掩体的说法,面前那几辆被摧枯拉朽般直接毁灭,短短刹那间便化作破烂零件的轿车就是明证。

    且仅仅是小试牛刀而已。

    修长枪口停止震颤,耳鸣般余波反应却挥之不去。“下来,让我爽一把!”凯迫不及待的跳上皮卡,铁塔大汉耸了耸肩,没有意见的让开位置。

    更换弹链,猛禽继续前压,轻易撞开残破车壳,期间凯四处扫了眼,并没有在附近发现尸体,他也不在意……实际上这确实是楚当歌他们布置的前端防线,战略位置还挺重要,只是临时放弃撤退了。不撤不行,正面交火对上重型机枪,那等同于是送人头。

    “卧尼玛……”看着夜空中尚未燃尽的火焰余灰,九州崛起频道内一时失声,“……勃朗宁M2重机枪?还带底盘?这是装甲车上拆卸下来的吧……”

    “这谁顶得住啊!”

    “洛杉矶的交巡警眼睛都被屎糊了吗?这特么也能放进城市里面来!”

    “我找高点试下能不能狙杀机枪手!”

    “别,没有意义,而且我刚才跑路的时候有看到他们携带单兵火箭筒……”

    “……这里确定是洛杉矶?不是中东混乱战场?”

    “他们压进第二道防线了,怎么办?”

    “撤!等!都别露头,我就不信他们敢这样推进到公寓楼下——”

    ……

    局势很被动。

    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事实上楚当歌他们已经足够高估对方、或者说是拉尔夫的决心,毕竟没几天好活的人可不会有什么理智可言,但他们还是没想到对方能搞出这么大阵仗来,不夸张的说,这已经不是地下冲突,而是纯粹的局部战争!在城市环境下做出这等事来,极地冰河这帮人也不再是什么地下世界成员,而是实打实的恐.怖.分子!

    当然,如何界定对方身份是美国政府的事情,对于楚当歌他们来说,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弃外部防线,暂避锋芒。

    一方紧急回撤,一方步步紧逼。

    恐怖射击声效不时震撼响起,一道道耗费心血紧急建立起来的防线被轻易突破,无论是堆积起来的沙袋掩体,还是精心寻找的阻击点位,亦或者是易守难攻的绝佳地形……重机枪口下,没有防御。

    这就是不讲道理了,不过在城市里拥有这样一把杀器在手,也确实无需讲道理,一路平推就是了。

    要说起来,极地冰河的实际推进速度算不得快,这当然不是因为皮卡无法承载重机枪的重量,猛禽的性能还是值得信赖的,之所以车速一直压制的很慢,是因为凯操控的重机枪开火频率实在太高,几乎每走出十来米,就要停下来几发……不仅仅是冲着防御目标,一些只是看起来有点危险或者说有点黑暗的地方,他也会调转枪口扫过去……

    这不是在嫌子弹多,而是战术层面的震慑。

    夫战,勇气也!

    打仗,打的就是气势。

    尤其是在现代化武器发达的今天,绝大部分的战争场面并不是局外人所想的那般,当面锣对面鼓的拼枪法、拼刺刀、贴身搏杀……那是战役中后期才有可能出现的惨烈场面,在初期的时候,最常见的其实是远距离的炮火对轰,或者干脆就是单方面的炮火压制。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你。哪怕明知道这轮炮火下去,并不能伤到几个人,也就拆拆蚂蚁窝,但指挥官还是会选择这样做。

    原因很简单,人不是钢铁,人是会害怕的。炮弹在脑袋上嗖嗖来去,剧烈轰鸣在身旁炸响,地动山摇,泥土掀的老高,满鼻子火药硝烟……休说普通人,就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会在这等环境下不可避免的士气低昂,再经由敌方的一轮冲锋,也就顺其自然的败下阵来……

    凯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楚当歌当然察觉到了,但在没有反制手段的情况下也无可奈何,这是阳谋,亦如现在极地冰河的整体推进阵势,堂堂正正的大势碾压。好在楚当歌也没有做死战的打算,左右都是要跑的,屁股后面架着把重机枪……想来大家会跑的更快吧……

    不知过去多久,终于,在某一刻,震耳欲聋的重机枪声彻底停滞。

    从下车的小街算起来,极地冰河共推进了整整百米,夜色笼罩下,破旧公寓楼遥遥在望,距离大概是五十米左右。

    正如楚当歌之前的判断,极地冰河并没有将猛禽皮卡直接开到公寓楼下,其中原因说来也很简单,后者此行的目标,糖豆童鞋还在楼里呢,以重机枪的威力,打穿大楼墙壁是稳稳的,这要是没轻没重打到了该怎么整?

    当然,只是不能用重机枪而已,其他并不影响。实际上重机枪的使命到这已经圆满完成,若非如此,他们想在这迷宫一样的复杂地形里闯过百米距离,突破层层防线,伤亡必定小不了。

    从皮卡上跳下来,看着不远处成排的老旧公寓楼,凯按下通话键:“所有小队注意,目标对象就在你们面前的某栋大楼房间里,特征你们都清楚,务必生擒活捉,重复一遍,务必生擒活捉!”

    “听说这个华夏小女孩挺狡猾的,把奥斯顿耍得团团转。如果,我是说如果,她拿枪指着我……”

    “那就让她打死你!”凯毫不犹豫回答。

    “呃……好吧,我不会让她有拿枪机会的。”

    “最好如此。”

    话音刚落,眼前陡然一暗,凯下意识转头,周遭本就为数不多的光源蓦的齐齐熄灭,整个街区不见丝毫光亮。

    “停电了……”

    “你在搞笑吗?明显是对方切断了电源!”凯没好气说道,顺手提起冲锋枪,“老套的把戏,莫非以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逃出去?天真的华夏人啊……留两个人守在这里,其余的跟我冲!”

    很有气势的一步踏出,冲向街道对面大楼。

    与此同时,公寓楼里,楚当歌怔怔看着转为黑幕的监控窗口,笔记本电脑屏幕倒是没有暗下去,还在散发着微微光芒,按下通话键,“有个问题,我们有切断电源计划吗?”

    “没有啊……这不是讨论过吗,切不切电源对实际战局影响不大,所以我们才布置了那么多监控探头……”

    “那就是对方切断的了。”放下笔记本,楚当歌摇了摇头,“还真是小瞧这帮外国佬了,该细的地方挺细啊,行事竟然颇有章法。”

    拔出手枪,隐入黑暗,“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局面与先前料想的有些出入,但……问题不大,按照预定计划,干!”

    下一刻,附近数个地方,枪声轰鸣大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