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38章 懂个锤子
    铛铛火星金属、哗然破碎玻璃、崩飞四溅石块,以及隐隐的惊呼怒吼咒骂声……不仅仅是来自于交战双方,还有被波及到的倒霉原住民……

    楚当歌口中的行动声落,场内混乱局势便正式抵达巅峰状态,嗖嗖来去子弹、激烈交火枪声,瞬间压倒一切。

    要说起来,楚当歌的谋划算不得高明,总结下无非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而已,谈不上新鲜。

    这自然不该是九州崛起海外行动总负责人的战术指挥水准,实际上楚当歌先前制定的计划很周详,细分好几套,备用也有几套,奈何一把不该出现在当下环境的重机枪,干净利落的摧毁了一切设想。原本该派上大用场的几道外围防线,直接形同虚设,这就让人很难受了。

    打个比方就是,一个养殖场主,为了保证圈里的鸡鸭不受犬狼侵害,辛辛苦苦、费尽心思的修建好几道篱笆墙,布下多处地牢陷阱,原以为万无一失,结果一觉醒来,养的鸡鸭被老鹰叼走了……这谁遭得住啊!

    反正楚当歌遭不住,虽然没有细数统计,但就从此前的巡街车队规模来分析,对方至少有七十名精锐枪手投入了战斗,这样一股力量集合起来,绝对堪称恐怖,打一场小型战役,与正规军别别手腕都没什么问题,更何况他们这支人数有限的小队?

    事到如今只能顺势而为,临时做出决断,佯装拼命,制造出来一个虚假目标,吸引注意力……这也就是他们目前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且机会只有一次,再来的话他们所有人都得摞在这。

    这样意图明显的举动,果然吸引来为数众多的枪手,负责指挥的凯也没有怀疑,因为他亲眼见到楚当歌冒着危险越过街道,义无反顾冲进刚被火箭筒轰过的楼里,如此紧张态度,摆明那楼里是有猫腻的。

    老实说,凯还为此担心了下,当然不是担心楚当歌,他是担心目标对象的安全,不会被刚才那个火箭筒给轰死了吧?如此一想,更是火急火燎……

    此时,隔壁三楼,“我们该走了!”放下稍稍掀开的窗帘一角,皮球果断转身走进厨房。

    沙发上,谢薇和小姑娘同时起身,一言不发,默默跟在后面,也没什么好说的,她们很清楚,现在她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不添乱。

    看着皮球打开角落的立地橱柜,拖出几袋大米,又拆开下面挡板,露出个直上直下的水泥坑洞来。

    一侧有安装铁梯,往下不知通去哪里。洞内并不黑暗,相反,光源充足,来自于内壁一侧类似于爬山虎的心型挂灯,红红粉粉,颇有几分浪漫情调。

    谢薇见状微楞:“这下面……”

    “下面一楼二楼都是我长期租住的房间,改造过的。”皮球嘿嘿笑道,“我是专业人士嘛,退路这种东西当然是要有的。”

    谢薇本来是想问下面能通到哪里,闻言立时明白能通到一楼,同时也不由得更楞了,因为能有余地钻出这么个洞来的唯有承重墙,还得是那种加厚的承重墙,也就是说她们现在待的是危楼,内部被掏空的危楼……这是哪门子的退路,来个低级地震分明就是死路好嘛。

    “走了走了,你们先下。”

    待到谢薇和糖豆鱼贯钻入,皮球将上面恢复原貌后也跟着下到一楼。出口是个废弃杂物间,不用说,自然也是皮球长期租下的,搬开个老旧沙发后,打开地板,又一个大洞赫然映入谢薇两人眼帘。

    怕不是属老鼠的……小姑娘默默想着,没好意思说出口。

    “当当当,哈哈,这个就更牛叉了。”皮球双手叉腰,仰头大笑,“都说美国佬喜欢挖地下室,他们懂个锤子!论起挖地道,我们才是祖宗好不好……嗯,时间紧急,我们先进去再说。”

    皮球是不是属老鼠的不知道,但他打地洞的水准确实一流,地道内并没有什么陈腐异味,也丝毫不显逼仄,当然成年人是需要躬身爬行的,地道本就如此,更何况只是一个人挖出来的,但如糖豆这样的,稍稍弯腰低头,就可以甩开膀子走了。

    这次是皮球走在前头,因为据他所说,这地道里面有几处机关,用来防老鼠的,当然一不小心也有可能会直接毁掉整个地道……情理之中的操作,毕竟是退路,自然得留下关键后手。

    ……

    十分钟后,“我们好像被骗了……”倚靠墙壁,凯一边单手更换弹匣,一边抬起另一只手面无表情的擦去脸庞血迹,以及一些粘稠物体,这些东西并不是来自于楼上那个单人堵楼道的疯子,而是不远处楼梯上脑袋开花的同伴。

    另外还有几具尸体,或是被抓碎喉管,或是眉心中枪,或是心脏要害上插着匕首……横七竖八躺着,死状不一。

    “被骗?什么意思?”身旁大汉语气愕然,没有转头,能看得出来他绝大部分注意力还在楼梯上,小心翼翼的窥视着。

    “楼上只出现三个人,那个疯子,还有先前被驱赶过来的两名伤员。除此之外,”凯扭头望向不远处的窗子,“刚才作势要冲进来的其他九州崛起成员,一个都没有进楼。问题出在哪里呢……”

    “或许是被挡下了,呃……”

    说话的大汉也意识到了什么,这确实不合理,若只是挡一个或几个,他相信他的同伴们能办到。但全部挡下……如果真能做到这点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围剿到现在仍然收获寥寥,只是伤了对方几人,还未能成功造成击杀或生擒,相反他们这边倒是伤亡不小。

    “那现在该怎么做?”大汉望向楼道上方,神情明显不甘,“总不至于放过他吧,他已经受伤了,或许下一次冲击……再来两次冲击,就能干掉他!”态度足够强硬,杀气凛然。然语气却不是很确定,信心也不是很足的样子。

    凯默然不语,他同样不甘心。

    隔着天花板,堵在楼梯上方的人是楚当歌,休看只是过去十分钟,实际上他们已经连续组织冲锋四次,人手不一,都是专业枪手,精良装备,以多打少,但结果都无一例外的被压制回来。

    包括最后亲自上阵的凯,他是被一记残暴鞭腿扫下来的,如果不是闪的快,险险没被扫中脑袋的话,他现在也搁楼梯上躺着了。

    老实说,这是有点丢人的,虽然有地形以及无法动用手雷等客观因素,对方是占了那么点便宜,但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几十名专业人士却无法压制一个人,拿不下一道楼梯,这事要搁在昨天和他们说的话,他们是绝对不会信的,开什么玩笑,楼上那位又不是神道苍生,但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他们确实冲不上去!

    当然,对方现在也没好到哪去,遍体鳞伤,浑身浴血,好似下一刻就会直接栽倒在地。

    但关键是第二次冲锋的时候,对方就已经这样了,那会他们还以为成功就在眼前,连忙又组织了两次冲锋,结果对方跟开了狂暴似的,非但没有受到丝毫伤势影响,反而愈加气势如虹,硬生生将他们给锤了下来。

    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再来!”沉吟少许,起身,凯咬牙切齿的下了命令,都打到这份上了,实在没有任何退却的理由。而且时间也不能再拖,从进场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最多再有十分钟,洛杉矶警方就该将这里彻底包围……拿人命堆,他也要在短时间内堆死对方!

    就在这时,无线耳麦内忽然传来急促嗓音,“老大,我看到目标对象了,那个华夏小女孩,在我这,在东边街道……站住!我开枪了……”

    “嗯?你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