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39章 我……听……不……见……
    小型十字路口街头,砰砰砰枪声炸响,夹杂着哗然车窗玻璃破碎声,嗖嗖子弹有的落在车上,有的落在隔壁车上,有的落在地面,还有的直接射向不远处墙壁……

    总之,乱七八糟,枪法显而易见的烂。

    但此时躲在车后方的皮球,却是满脸止不住的苦涩郁闷,一边将小姑娘牢牢护在身后,一边望向街道对面的谢薇,后者被压制在个废弃作观赏用的邮筒下,不时有子弹落在上面,火星闪耀……

    “草!”

    这是一场完全在意料之外的战斗。

    时间线拉回三分钟前,皮球带着谢薇和小姑娘钻出地道,出口还在黑漆漆混乱街区范围内,但得益于楚当歌那边成功吸引火力,周围并没有对方枪手,他们也没有耽误时间,直接奔向早就安排好的逃生车辆,中间需要穿过一条巷道,一条长不足二十米的短短巷道,几秒钟就能跑过去,但意外偏偏就发生了……

    他们刚出巷道就撞上一伙人,十几名混血青年,还挺眼熟,正是不久前被重机枪吓跑的鬣狗小帮.派成员。

    不得不说,后者虽然小打小闹登不上台面,但在某些领域内确实称得上专业,至少嗅觉就很灵敏,把握机会的能力也很强。只一照面,互相打量下,就演变成眼下这尴尬僵持局面。

    原因?那当然是因为钱!

    “停火、停火!金狗,你特么破坏规矩!”简单将情况在频道内诉说下请求支援后,皮球怒火中烧大骂,前面说过的,盘踞在这里的帮派不会对原居民下手,这算是一条约定俗成的潜规则。

    当然,无论在哪里,和小混混讲道理都是讲不通的。若换作平常时候,皮球不介意给对方个深刻教训,但现在不行,等他解决掉这十几名小混混,肯定会被高速赶来的枪手给围。

    “是你先把麻烦带来这里的,华夏小胖子。”为首脖间挂着大金链的混血青年无动于衷,笑嘻嘻扣着扳机。

    “OK!别废话,你想要什么?钱?多少!”

    “十万……不对,至少二十万美金!”

    “成交。”皮球一口应下,举起张银行卡扬了扬,“这张卡里大概有十万美金,是我现在身上所有的钱,算是订金。你先停火,让我的同伴过马路,我告诉你密码,另外的十万美金我事后打给你,没问题吧!”

    “合情合理合规矩,但是……”混血青年耸了耸肩,“很遗憾,你不是我最佳的交易对象,那帮拿重机枪的才是,他们的实力明显比你们要强很多。不过还是很谢谢你,哈哈,让我大概知道了你们的价值,待会谈判,我会向他们要五十万美金!”

    “草泥马——我赌你没命拿!”

    谈判破裂,皮球面色铁青的推开手枪保险,深吸口气,看向一旁糖豆,“长话短说,我相信你肯定能听得懂。待会我冲出去缠住对方,如果机会允许的话,我会给出提示,到时你让谢女士穿过马路,跑去后面找一辆黑色福特,车钥匙在雨刷器下,什么都不用管,直接开车走……低头!”

    尚未交代完,眼角余光掠过一旁车子后视镜,皮球蓦的神色一变,压着姑娘瞬间俯身,嗒嗒嗒,一梭子弹如数扫在车子前盖边缘处,铛铛作响,溅起一溜火星,有些落在皮球后背外衣上,嗤嗤轻微响,烫出不少针尖孔洞来。

    这般精准枪法自然不可能出自于小混混之手,是极地冰河的精锐枪手杀到了,晦暗夜幕下能看见数十道模糊身影在向这边疯狂赶来,伴随着呼喝呐喊。

    完了!方才的担心还是成真了,皮球神色惨然,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机会再去营救街道对面的谢薇。

    “走!带着糖豆走!”谢薇也意识到了这点,从废弃邮筒下抬起头来,发丝有些散乱,神情却异常镇定冷静,“另外,给我一把枪。”

    皮球闻言怔了怔。

    “你在犹豫什么,照我说得做!”横眉怒目,谢薇罕见爆发,直直看来的目光凶若雌虎,气势凛冽强势到了极致。

    哗——一把黑色手枪从车底下穿出,快速滑过街道路面,直抵邮筒下,啪,谢薇伸手按住。

    “我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但请答应我,别轻易走到最后一步,我们会想办法救你的……准备,3、2、1!”蓦的从车后起身,皮球单手持枪,颇为讨喜的圆圆面庞上满是狰狞,“跑——”

    连发枪声在街道上炸响,只在刹那间,一弹匣子弹打完,十余名大大咧咧持枪前压的混血青年,倒下近乎半数,或腿或胸膛或干脆就是眉心,这是纯实力的碾压。

    当然也是后者太过大意所致,他们是认识皮球的,都在一个街区抬头不见低头见,对于这个整天将笑容挂在脸上、摆明一副人畜无害模样的华夏小胖子,他们是有印象的,完全没料到那张羊皮下竟然藏着只恶狼,瞬间伤亡惨重。

    再等他们回过神来,下意识四处躲闪,举枪还击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邮筒下的谢薇握着手枪,转身大步逃向街道里面。

    一击得手,皮球没想着去扩大战果,躲入各个掩体后方的混混们也不会再给他这么好的机会,直接反身抱起糖豆,头儿不回的狂奔而出。小姑娘没有任何挣扎,更没有哭闹,只紧紧咬着嘴唇,默然看着在对面街道奔跑的小姨,距离越拉越远……这种情况下,她确实无法做任何事情。

    “站住,我开枪了!”不远处威胁大吼传来,两者间的距离是在冲锋枪有效射程范围内的,再以精锐枪手的水准,不说抬枪就中,但在十几把冲锋枪集火下,基本没有幸免可能。

    但是,“你开个我看看!”皮球闷头加速,跑得更快了,同时还不忘互动嘲讽。

    “法克——”

    只有气急败坏的怒吼,没有枪声。这是必然的,糖豆在呢,除非有百分百的把握,否则那些精锐枪手轻易不敢开枪。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皮球与糖豆钻进一辆黑色车子,发动机强劲轰鸣,甩尾,砰的一声直接撞开后方车辆,简单粗暴的完成启动并道动作,加速驶离。

    “打轮胎!”

    “角度不好……快、调车过来!”

    “老大、老大……各位老大。”就在追来的十余枪手四处找车时,脖悬大金链的混血青年双手高举,从一旁掩体后面走出,找上名枪手,脸上挂着讨好笑容,“我叫金狗,这里是我的地盘。刚才是我们发现的,也是我们把她们留下的,为此还死伤了好几个兄弟,就在那躺着呢……”

    “你想说什么?”外国枪手微微皱眉,毫不客气打断。

    “我们想参与进来。”混血青年搓着手掌,指向另外一条街道,“有个和她们一起的华夏女人往那边跑了,我们去追那个女人,你们去追那辆车,这样都不耽误……当然,你们得付给我们一些报酬。”

    几名枪手闻言互相看了眼,“华夏女人……目标对象的亲人,姓薇的那个?”

    “不不,华夏姓氏在前面,应该姓谢。是个普通女人,但有一定价值,听说之前奥斯顿靠她差点抓住了目标对象,可惜最后被搅和了……可以作为备选预案,以防万一。”

    “报上去,让老大定夺。”

    核实信息,在频道内简单说明下情况,得到回复后,外国男子点头:“可以,你想要多少报酬?”

    “五十万!”混血青年舔了舔嘴唇,解释道,“这并不多,我已经死伤了不少兄弟,我得付给他们安家费、住院费……”

    “成交。”再次打断,外国男子似笑非笑盯着混血青年,“听着伙计,这是你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

    “好的好的,放心,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她绝对跑不出去!”

    话落,顾不得还在地上躺着的尸体、受伤的兄弟,混血青年匆匆召集剩余人手,沿着街道追了下去。

    “黑狐,你刚才可没有和老大说报酬的事情。如果这小混混真抓到人,你准备私人承担这笔费用吗?”

    “当然……不会!”外国枪手耸了耸肩,“死人是不需要美钞的。好了,别废话,车子来了!”

    街道尽头,两辆小车、两辆SUV急速驶来,滋——靠近后强制制动,完全没有减速意思,车门刚一打开,十余名枪手便闪身而进,嗡嗡嗡,急速转动轮胎与地面再次强烈摩擦,宛若离弦之箭般迅猛冲出。

    毕竟是隔了段时间,黑色福特车子早就消失在了视野当中,不过这并不代表不能追上,

    “灰鹰,报告位置,能否看见对方车辆。”

    “可以,它在高倍镜下很清楚,福特,我喜欢的牌子。”

    “好,接下来由你指挥车队……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枪,但一定注意不能伤了目标对象。”

    “难度很高啊,老大,车子是经过改装的,我瞧出来了……但我喜欢挑战!车队右转,直行,再右转……”

    “法克,是死路,我们前方是围墙!”

    “闭嘴,别影响我瞄准……撞过去,你们会省下五百米路程……别动,我的宝贝,对,就是这样,往前面开,保持速度……”

    好似催眠般愈加轻微的自我喃喃,某一刻,砰,属于狙击器材的沉闷枪声在夜幕下远远传开,旋即就是隐隐的刺耳刹车声。

    “击中右后轮胎,哈,后驱动的福特……可惜没能逼停,对方车技不错,噢,还很聪明,发现我大概位置了,在做规避……车队左转,全速直行!”

    几秒钟后,“我们视野中没有对方车辆。”

    “别急,让我再开一枪,他会主动送过你们面前去的,到时记得刹车……呼……呼……呼……”

    连续三声长长吐气,一声比一声轻,很有画面感。眼前仿若出现一道趴伏身影,在某个高点位置,不断调整身心状态,心无旁骛瞄准,眼中的十字准星牢牢锁定目标……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等待十余秒后,“灰鹰,报告对方位置……灰鹰?”一道在公寓楼间急速奔跑的身影蓦的停下,棕色长发随惯性轻微飘荡,是凯,在得知目标对象下落后,他果断放弃了继续围攻楚当歌的决定,那对于任务来说并没什么意义,皱眉,再按通话键,“说话、灰鹰……灰鹰沉默……”

    战术用语,沉默即为死亡。

    有些意外,也有些不能理解。就在这时,“哈,我们看到那辆福特车了。好险,差点就让他溜出街区。”

    “追上去!”

    “放心,这次他绝对逃不了,后车轮胎爆了,无法提速……什么鬼东西?!呃……”错愕嗓音,寂静一秒,随即,“法克法克法克!快倒车——”

    震惊到扭曲的高亢尖叫,夹杂着满满不加掩饰的恐惧。凯下意识捂了捂左耳,正自莫名其妙愣神间,一道撕裂夜空的狂暴熟悉炸响蓦的传入耳际,震耳欲聋,

    哒哒哒哒哒哒——

    这是……凯眨了眨眼,下意识往前面走上几步,绕过大楼,视野刹那开阔,面部表情也瞬间定格。远处,一条由无数光饼圆球组成的死亡长鞭,在夜色下肆意挥舞甩动,涤荡寰宇,引爆团团冲天而起火焰……重、重机枪?

    与此同时,耳麦内沙沙电流声大起,方才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消失无踪,“黑狐?杰西……铁狼……埃尔维斯……”一个个名字,一个个绰号,无人应答,尽皆沉默。

    喉咙滚动,凯神色若风云变幻莫测,茫然、疑惑、悸动……最后都转为了愤怒,死死按着通话键,暴跳如雷,“暴熊你在搞什么?!”

    暴熊,也就是先前操控重机枪的铁塔大汉,他是没有参与刚才围剿战斗的,他的任务是守住猛禽皮卡。

    “暴熊——说话!”

    沙沙电流,有大声呐喊在重机枪震耳欲聋的射击音效下模糊传来,“你……说……什……么……”哒哒哒,“枪……声……太……大……听……不……见……”哒哒哒……

    凯陡然呆在当场,说实在的,声太杂他也有点听不见,但他能肯定这不是暴熊的声音,顿了顿:“你……是谁!”

    “大……点……声……”哒哒哒,“我……听……不……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