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41章 不太平的旅程
    电源系统还没有恢复,街区依旧晦暗,干燥晚风不时掠过,卷动街面上随意丢弃的饮料罐、塑料袋、广告单等等杂物,发出轻微声响,愈显寂寥冷清。

    激烈枪声沉寂了许多,就在方才,转折点是撕破夜空的重机枪。交战双方闻声大抵都有点懵,便不由自主的选择静观其变,随后双方做出指挥,没有再行开打,也没有放弃收手,好似都在默契寻找着什么,也就出现了眼下这诡异且短暂的和平氛围。

    “楚哥,我看到保护对象了!”

    “在哪?”

    “在辆皮卡里,还有重机枪,正在向街区外围东边驶去,速度很快。呼哧,脱离我视野了……”

    “出现在我视野,她坐在副驾驶位置,开车的……是个金发外国男人,戴着棒球帽,好像就是皮球刚才说的那个?呃,他向我这边看了眼,应该是发现我了……对了,皮卡有开车载音响,这旋律……甜蜜蜜?”

    “呃……”

    不是很确定的判断。当然不是因为这首经典歌曲难以辨别,而是这幅画面——一辆搭载重机枪的猛禽皮卡,在极度危险地带咆哮穿梭,车载音乐放的却是活泼柔美的甜蜜蜜——画风委实太过诡异了些!

    正在急速奔跑赶去的楚当歌闻言也不禁停下脚步,满脸错愕。

    “有情况,那些枪手也发现了皮卡,他们想开车追逐,要不要干预?”

    “等下。”回过神来,楚当歌无声咧嘴笑了笑,如果说先前还只是猜测的话,那现在随着队员们的汇报,某个猜想无疑是得到证实,崩了一整天的紧张情绪彻底放松下来,想了想,“不用。药医不死病,死病无药医。既然一心求死,那就让他们死好了……我宣布,任务完成,我们撤退。”

    话落,也不去管频道内队员们的反应,摘下耳麦,抬头望向东方夜空,摇了摇头,轻声喃喃随风飘逝,“你说你们惹谁不好,非要去惹他……祈祷吧,希望在明天太阳出来之前,洛杉矶还是这个样子……”

    ※※※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围墙、路灯、破旧公寓楼,在窗外晦暗夜色中呼啸倒退。副驾驶位置上,稍稍平定下惊愕、莫名、茫然等等一系列复杂情绪后,谢薇终于在发动机轰鸣以及熟悉且优美的旋律中恢复清醒神智,开始内省自身,第一个问题自然是为什么会上车?

    天知道她那会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从垃圾桶后起身,走过死胡同,自然而然的上车关门……肯定不是因为那近乎轻佻把妹的邀请方式。这种事情可能会发生在其他女人身上,但绝对不会发生在谢薇身上。

    或许是因为对方那一口流利中文吧,异国他乡,这确实能给人一些安全感的。也包括上车后对方打开音响播放的这首甜蜜蜜,极慰人心……差不多就是这样子,再具体的谢薇自己也不清楚。

    “在车厢最里面找到的唱片,我也挺意外的,没想到这些外国人品位还不错。”大概是有注意到谢薇定定望向播放音响的视线,一旁驾驶者打破沉默如是说道,用的还是流利中文。

    闻声,谢薇顺势转头打量,约莫三十来岁,金发、白皮肤,鹰钩鼻,典型的外国男子外貌形象。头戴棒球帽,随意套着件牛仔外套,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掌指节轻轻点击,似在应和旋律,整体气质看去像个跑运输的货车司机,亦或者快乐的普通工人。

    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都说外国人心大,但也不至于大到前一刻肇事撞人、后一步就停车撩妹的地步。而且,谢薇有注意到对方话语中的矛盾之处,这些外国人……他不是外国人?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

    或许是因为似曾相识的嗓音,或许是因为这应景的悠扬歌声,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一个念头瞬间闪过谢薇脑海,微怔,再度转头细致打量,这次终于发现了些异常,对方的眼眸色泽并不是外国人的蓝色棕色等等,而是与她一样的黑色……

    “宋?”

    “你……”

    几乎同时出声,两人都不由愣了愣。旋即,呵的轻笑,外国男子,也就是唐朝轻轻点头:“看出来了?嗨,又见面了。”没有意外,他本来就没打算隐藏,有些事情,到现在这地步是需要交代下的。至于这幅模样,只是为方便行事的临时伪装而已,谈不上用心。

    当然,糊弄不知情者以及外行人是足够了,谢薇现在的目光就满是不可置信的惊奇。

    “一点小技巧,就像化妆,想学的话有空教你。”耸了耸肩,唐朝视线撇过后视镜,降速停车,顺手又将跳到下个曲目的音响给关掉。

    所有声音消失刹那,不远不近的凄厉警笛便传入耳际。谢薇下意识抬头,一墙之隔,十余丈外灯火辉煌,不知不觉间她们竟已来到街区最外围。

    指向一旁街道,唐朝侧身解释道:“现在情况是这样的,有人在后面追赶,我们得离开这里,最佳路线是这条道路,但尽头处已经被洛杉矶警察封锁……”

    摇头打断,“我知道的不多,所以你不用解释。”谢薇神色郑重道,“你只需要告诉我该怎么做就行!”

    “呃,好的。放松、放松。”唐朝闻言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对方大概在想些什么,笑着摆手道,“不是强行闯关,虽然那也有很大成功概率,但终究有些风险,最主要我现在不是很想和他们打交道……”

    指向前方高高围墙,“你要做的很简单,就像寻常开车那样,保持镇定,开着这辆车直行就可以,我会在上面配合你。”想了想,转身从车座后面摸出个口罩以及隔音耳罩,又摘下棒球帽一起递去,“再戴上这几样东西,待会可能会有点吵。”

    “就这样?”

    “就这样。”

    “好,我明白了。”

    “加油!”

    笑着伸出手掌,谢薇见状一愣,明白过来后也抿着嘴唇举起手掌,啪,清脆击掌声。

    片刻后,静谧夜色下,蓦的,哒哒哒,震耳欲聋的重机枪再次发威!

    街道路口,正在匆忙调度的百余名警察,听着仿若近在咫尺的爆炸轰鸣,下意识矮身转头,愣愣看着几十米外,一堵涂满抽象涂鸦的高墙剧烈震颤,碎石飞溅,短短瞬间便被打出个偌大缺口来。旋即,轰隆隆,一架庞然大物从漫天尘灰中悍然冲出,气势惊人。

    唰唰唰,无数枪口下意识指来,手枪、霰弹枪、步枪等等五花八门。这时有警察看出那冲出尘灰、直抵街边的庞然大物,原来是辆皮卡,顿时下车、立刻下车之类的警告大吼此起彼伏,但在下一个瞬间又彻底归于沉寂!

    路灯下,百余名制服警察半张着嘴,双目圆瞪,愣愣看着反射冰冷且残酷金属光泽的修长枪口水平移动,带动马尾似的弹链哗啦啦响动,下压,直指过来——

    隔着几十米街道,有晚风掠过,橡树叶缓缓飘落,场面一片尴尬死静,唯有哇呜哇呜警笛仍然有一声没一声的单调叫着。

    就像被施了集体定身法术一般,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动弹分毫,哪怕是躲在警车掩体后面的,那毫无意义,这等射程距离,M2重机枪枪口下没有防御,一轮水平线扫射,就能看到割麦子一般的美妙场景,同时还能轻易观赏到无数璀璨烟花。

    而这一切,只需要扣下扳机即可,真令人心动啊……把持着双头枪柄,某人不自觉眯了眯眼,如是危险想着。像是感受到了他内心想法,重机枪口颤了颤,好似下一刻就将喷出震撼人心的绚烂火蛇……

    正对面百余名警察注意到了这细节,想不注意也难,他们现在的视线焦点就是那散发着强烈死亡气息的黑洞洞枪口,霎时大脑发蒙,嗡嗡作响,手脚一片冰凉。

    五秒?亦或者是五分钟?黑云压城般的恐怖压力下,没有人知道过去多长时间。

    嗡嗡发动机强劲轰鸣,猛禽皮卡冲入街道,应该是撞墙的时候油门踩死缘故,差点没抵上对面路边停靠车辆,紧急制动,稍稍退后少许,转弯,尾气蒸腾,扬长而去……期间,修长重机枪口随之调整,无一例外牢牢锁定这边,直至拉出几百米距离,拐入岔道消失不见。

    终究还是没有扣下扳机。

    这得益于大起大落后某人现在还不错的心情,反之,如果今晚谢薇或者糖豆有出现什么变故的话,那结果如何就不好说了……

    一座城可以埋葬许多人。

    但一个人,也可以埋葬一座城。

    “呼——”

    百余人的集体大喘气,仿若有强风呼啸卷过,又倏然静止。百余名心有余悸的警察面面相觑,下一刻,喧哗声起,

    “上帝啊!眼花了吗?那是勃朗宁M2重机枪?!”

    “伙计,我能作证你没有眼花,但上帝有没有眼花我就不知道了……”

    “喂喂,我是XX警长,立刻联系国会警察局,联邦调查局,海豹突击队……随便哪个!我特么需要支援——”

    吼完下意识仰头,嗒嗒嗒嗒嗒嗒,不要误会,不是重机枪扫射声,而是一架直升飞机从头顶呼啸掠过,隐约能在机身上瞧见某家大型电视新闻台的英文标识。

    “法克!找死啊!拉高、拉高——”

    一阵兵荒马乱中,数十辆警用机车哇呜哇呜蹿出,警车也有部分挪动,但暂时指望不上,因为根本无法从混乱现场顺利驶出。

    ……

    隔壁街区街头,猛禽皮卡在欢脱奔驰。

    谈不上快,负重前行的皮卡本就很难拉得起来速度,况且还是在市区,好在不知道什么缘故,街头红绿灯神经质似的闪烁不定,一路绿灯,猛禽皮卡也就顺顺利利的穿过好几个街区。

    后车厢上,唐朝顺手将个电子遥控器揣进口袋,拍了几下车顶,驾驶室内的谢薇接受到了讯号,缓缓降低车速。

    就在这时,唐朝察觉到了什么,回身仰头,看着一架打着灯光的直升飞机,绕过栋高楼迅速俯冲而来。在接近到某个高度后又迅速拉稳机身,遥遥跟着,大几百米的高度,即超出了普通冲锋枪、步枪的有效射程,又能保证拍摄到清晰画面,很有经验的样子。

    就是,眼神好像不是很好……摇了摇头,唐朝跳上车顶,将重机枪口一百八十度扭转过来,拉高,下一刻,灯光散乱,直升飞机癫痫似的在半空剧烈起伏数次,险险没撞上一栋大楼,自产自销造个大新闻出来,急速拉升,几个呼吸间便消失不见。

    “哇——”“酷!”“哔——”

    得要说歪果仁确实心大,方才一路疾驰的时候还好,现在皮卡停靠路边,又吓唬走一辆直升飞机,顿时引来周遭众多车辆路人关注,赞叹声、口哨声络绎不绝。

    其中就包括一辆火红色的跑车,车主是个带着嘻哈帽的年轻男子,他座下是兰博基尼,价值不菲,但显然他对于猛禽皮卡,尤其是架着重机枪的猛禽皮卡,很是欣赏,对着看来的唐朝一挑大拇指,

    “伙计,你酷炸了!”

    “呵呵,想试试吗?我们可以换着开开。”唐朝一脸友善笑容的给出建议,顺带操纵重机枪指去,“我想你不会拒绝吧。”

    “……”

    一分钟后,火红色的跑车宛若火箭尾部喷射而出的火焰,轰声狂飙而去。

    没开出几条街道,唐朝扫了眼后视镜,眯了眯,转头看向副驾驶位置上欲言又止的谢薇,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抱歉,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系上安全带,接下来的旅程可能……”

    话音未落,在谢薇瞪大目光中,手掌几乎带着幻影急速转换档位,猛得一打方向盘,嗞——十字路口中心,火红跑车划出道诡异弧线,以一个异常刁钻的极限角度斜斜插进转向车流,与此同时,后面一辆猛地冲出来的黑色SUV,几乎是擦着跑车屁股,一头撞空,扎向逆行车道。

    轰轰轰,数团火球冉冉升空。

    “啊——”

    淡淡嗓音,“……不是很太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