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52章 开动你的小脑瓜
    警察来的很快。

    这是必然的,经过一晚上的酝酿发酵,如今的洛杉矶警力系统可以说是草木皆兵,更何况接到的报警电话还是指名道姓与昨晚大混乱有关。短短几分钟,拉响刺耳警笛的交巡警机车便在盘山公路上疾驰,十分钟后,闪烁警灯的大批警车、救护车出现,一刻钟后,两名便衣出现在半山别墅门口。

    走在前面的是个穿着白衬衫,高大帅气的白人男子,他身后的是名年轻女子,利落短发,斜跨背包,颇为干练,看起来像是个职场女精英。

    FBI……这谁顶得住啊!

    别墅侧面山丘树林里,刚退出别墅的唐朝望着热闹异常的别墅门口,一扶前额,很伤脑筋的样子。真特么是人才啊,竟然报警了……

    有一说一,这波骚操作唐朝是没想到的,也不可能想到。极地冰河虽然不是纯粹的杀手集团,但也是正儿八经的地下势力组织,见不得光的。更何况他们昨晚才在洛杉矶市区闹出那么大动静来,定义为恐怖分子也一点都不过分。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报警求助……

    别的不说,只这强烈到极端的求生欲望,唐朝是服气的。

    所以他撤了,不撤不行,警察来的实在太快。倒不是畏惧,他可以坚持杀掉剩余的极地冰河枪手,然后从容突围,最先赶到的那些警察拦不住他的,但那样的话就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扩大问题了……

    呼了口气,对着别墅挥挥拳头——加油啊,伙计,开动你的小脑瓜,你一定行的,别让我失望哦!

    ……

    别墅门口,警戒线外亮出证件,“FBI,我是费歇尔-格里森。这是我助理,波西探员。”

    “稍等。”负责外围警戒的警员仔细检查完证件后,向一旁同伴点了点头,后者会意走进别墅内通报。

    唤作费歇尔的白人男子看着依旧挡在身前、手指轻搭霰弹枪扳机的警员,露出个颇为灿烂的笑容:“嗨,伙计,不用这么紧张,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

    瞥了眼,警员无动于衷,依旧警惕扫视四周。讨了个没趣,费歇尔耸耸肩,也就不再搭话。

    这也就是体制不同了,虽然借助各种影视剧影响,FBI可以说是声动全球,但实际权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也就是洛杉矶这等大城市,警员能保持公事公办的基本态度。如一些偏僻小镇的治安官,如果FBI探员有表露丝毫傲慢态度的话,不配合、或者喷个狗血淋头都是常有的事。

    不一会儿,一名双眼布满血丝的中年黑人警长匆匆走出,伸手,“我是威利-亚尔曼,这片的负责人。”

    握了握手,再度介绍了遍,费歇尔敏锐察觉到眼前警长腰间打开的枪套,挑了挑眉:“局面没有控制住?”

    “控制住了,嫌犯在门后大厅里,八个,正准备押送上车。哦,我说的是还活着的……”黑人警长将两人领进来,“具体的你们进来看看就知道了,我准备调辆大型皮卡过来,几辆救护车根本不够用。另外,据名嫌犯交待,有个领头的跑了,从后面跑的……”

    “等下。”女子探员皱眉打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别墅后面是断崖大海吧?”

    “对,我们在二楼阳台发现了速降绳索,就是户外攀岩用的那套工具。不过时间对不上,我们过来的很快,按道理来说应该能发现点什么,但事实是我们并没有在周围海面看到快艇船只,所以判断对方很可能还在附近……你们知道的,这周围地形比较复杂,无法冒然进山搜索,我只能让大伙提高警戒……”

    说着走到别墅门口,几人下意识让开道来,几名医护人员和警员合力抬着个冰柜走出,经过时,“等等。”费歇尔忽然抬手叫停,上前一步,打量着冰柜里的尸体,面目发青的躺在厚厚被褥上,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细细端详,“有点眼熟啊……这冰柜哪来的?”

    “原来就有的,在二楼,法医说死了有段时间,这天气搁不住,就先抬下来了。”冰柜加上尸体被褥的重量显然不轻,警员喘着粗气简洁解释道。

    费歇尔转头看向助理女探员,后者不知道从哪拎出台笔记本电脑,迎着目光点点头,挥手放行。

    “刚才说到哪了?哦……正确的决定!威利警长,你做的很棒!”费歇尔毫不吝啬的比起称赞大拇指,随即踏步走进别墅,脚下滞了滞,望着几乎摆满大厅地面的排排尸体,以及后方走道里还在不断搬运的医护人员,“哇——大场面啊!我喜欢……嗯,我的意思是我喜欢这里的装修风格,时尚感强烈,还有吧台……”

    望着千疮百孔的破烂大厅,以及被轰碎成渣的碎木吧台,黑人警长嘴角抽了抽,“我去联系车辆,你们自便。”

    “好的。”戴上手套鞋套,“让我们开动吧。”听语气就像是享受大餐,年轻女探员神情不变,似早已见怪不怪,合上笔记本,从包里拎出专业照相机,系带挂在脖子上。

    “拉尔夫-莱恩,极地冰河高层,大约在一个多月前入境,一直待在洛杉矶。”

    “嗯,刚才想起来了,几年前我们在荷兰见过一面。这场动乱的幕后主使啊,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挂了……”摇摇头,嘴角噙着淡淡笑意,似惋惜又似幸灾乐祸,随后也就不在意了。

    走马观花的在大厅里转了圈,并没有浪费时间去查看那些尸体,没必要,请教已经检查过的专业人士就行了,比如内厅里蹲在尸体旁边作法医打扮的男子,身形消瘦,约莫四十岁左右,乱糟糟头发胡须,鼻梁上架着茶褐色厚若啤酒瓶底的眼镜,看去很有醉心研究、不修边幅的科学家风范。

    虽然他研究的事物以及手法多少有点恶心……一把金属镊子探入尸体眉心,很深,晃动手腕,搅啊搅啊,咔咔作响,终于,噗的声提出来,血迹斑斑的镊口夹着个凹瘪变形弹头,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很有成就感的样子。

    “你这混蛋没有被吊销资格证书简直就是对法医界最大的侮辱,你对尸体毫无尊敬!”

    消瘦法医闻言转头,看着大步走来的费歇尔,似是熟识,茶褐色镜片下怪眼一翻,毫不客气训斥道:“别拿你从狗血电视剧里看来的那套浅薄认知丢人现眼,尊敬只与品德素养相关,与活人死尸有个屁的关系。我是法医,只需要对真相负责。”

    “那真相是什么?”上来就被劈头盖脸的一顿训,费歇尔却恍若没事人般蹲在一旁,抓住重点问道。

    “真相就是、你这讨厌鬼终于要死了,哈哈!”顿了下,消瘦法医想到什么畅快大笑。

    “不劳操心,你死了我都不会死……什么意思?”

    消瘦法医咧嘴笑道:“打个赌,我敢肯定这名行凶枪手是个严重强迫症患者……”

    “那是犯罪心理侧写师的活,好好做你的本职工作,而且高明的枪手基本都有强迫症,等等……”费歇尔眉头微皱,“你刚才说闯进这里杀人的只有一个人?”

    “当然,虽然他用了很多武器,冲锋枪、霰弹枪、手雷,哦,还有之前楼上冰柜里的那具尸体,用的是狙击枪,不过……”扬了扬镊口弹头,“从始至终,从屋外到屋内再到二楼,最多见的还是这9毫米手枪弹头!”

    费歇尔闻言缓缓摇头:“这说明不了什么,9毫米口径的手枪有许多。”

    “听我说完!”消瘦法医没好气瞪去眼,继续道,“更明显的是开抢落点,眉心、心脏,还有四肢。前者致命,后者致伤且打断反击能力,几乎无一例外。尤其是眉心附近,我刚才数了下,大概有十五名左右超过半数的尸体都是这样的死因,只失误一次,那枪他打进了左眼,嘿嘿……”

    意味深长的笑着,看向神情愣愣出神的费歇尔,法医一脸的不怀好意,“你也是专业人士,应当清楚这枪法代表什么。哈哈,放心。”拍了拍费歇尔肩膀,“你要是落在我手里,我肯定会尊敬你尸体的,向上帝起誓!”

    啪,一巴掌拍开手掌,费歇尔脸色不是很好看的站起来:“这只是你的临场初步推测。”

    消瘦法医斜眼看来,轻松耸肩:“随你怎么说,你知道我从未出过错的。”

    费歇尔张了张嘴,下意识想反驳什么,但心头瞬间涌起的沉甸甸压力是骗不了人的,微微吸了口气,正待开口,陡然转头看向来时方向,动静很轻微很模糊,距离隔得很远,低不可闻,但多年受训实战经验形成的极度敏感神经告诉他,那就是枪声!

    周遭警员还在疑惑愣神间,费歇尔已经拔枪在手冲了出去,同时刚登上楼的助理女探员也干脆撑着扶手从二楼跳下,砰的稳稳落在地上,随之冲出。

    外面警员要听的更清晰,此时正齐齐望向北边方向,那也是进山出山的方向。“麦基,报告情况、报告情况——”门外警车旁,黑人警长从车里拉出通话对讲机,焦躁大吼。

    “出什么事了!”费歇尔匆匆赶到。

    黑人警长一拳砸在车顶上:“运送冰柜的车队遭到袭击,这帮胆大泼天的狗杂碎!”

    冰柜……拉尔夫?极地冰河出手抢人?费歇尔与助理女探员面面相觑,相似念头蹿起,后者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该死,谁让你们擅自运走冰柜的!”

    “法医说的……”下意识回了句,黑人警长的脸色也难看起来,“什么意思!尸体都快腐烂了我们不该运走?刚才你们怎么不说呢!”

    挡下忿忿不平的助理女探员,费歇尔干脆下压手掌:“这是我们的失误,现在不说这个……你安排了多少警力护送冰柜?”

    “两辆警车,还有两台开道巡警机车,共十余名警员。”看向年轻女探员忍不住又刺了句,“我可不会疏忽大意,昨晚的事情,我到现在都没睡,我很清楚事态的严重性,无论做什么都会特意加派人手!”

    “很好!波西,去开车!威利警长,我需要……”未等费歇尔交代完,对讲机内传来沙沙电流声回应,“警长,运送冰柜的救护车被抢走!”

    “……”

    三人闻言大眼瞪着小眼,一时愣在当场。这才过去多久就被对方得手了?尤其是黑人警长,脸颊火辣辣,要不是皮肤黑实在看不出来,估计得红到脖子根,抄起对讲机怒吼:“法克!一群废物!你们特么是怎么做事的?对方出动了多少人?”

    “对方……呃,一个人……”

    “我……”一口气回堵,黑人警长差点没喷出老血来,相信如果现在地上有缝的话,他会毫不犹豫钻进去。

    一旁费歇尔眼神闪烁,拍了拍黑人警长肩膀,接过对讲机:“你们伤亡如何?”

    “没有伤亡,额,卡尔手崴了……他目的就是抢车,枪法很准,我们还没看见人,轮胎就爆了,四辆车全爆……沙沙……等我们控制好车辆,他已经把救护车开走,卡尔也想学着开枪打爆轮胎,但手才抬起来,手枪就被击飞,手腕也崴了……”

    费歇尔吸了口气:“行,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你们待在原地别动,更不要追击。”

    “收到!对了,还有件事。”对讲机那头的语气有些迟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但是好几名队员都看到了……冰柜里面的那个人好像没死……”

    “嗯?怎么可能?”费歇尔闻言身躯不由一震,冰柜里拉尔夫的尸体他是亲眼所见,胸口被轰了辣么大个破洞,尸.斑都出现了,怎么可能没死!

    “可能是我们看错了……但我当时真的看到有人影从冰柜里起来,抢车的那个人还开了几枪,就是不知道是冲着冰柜开的,还是向我们开的枪……”

    砰的声,这次换成费歇尔一巴掌拍在车顶上,实际他是想拍自己脸来着,没舍得……年轻女探员此时也反应过来,神色大变,脱口而出,“谢特!被褥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