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59章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韩流一词最早源于围棋,后用以指代南韩文化在其他地区的影响力。广义的韩流包括南韩服饰、饮食等等;狭义的韩流则通常指南韩电视剧、电影、音乐等娱乐事物。

    一般说韩流,还是以后者为主。而随着这些娱乐事务推广出来的南韩明星,在其他国度地区的影响力也随之不断扩散。其他地方暂且不说,只说国内受众市场,韩流以及南韩明星们还是挺吃香的,这是事实,如此某位本土大明星也就难免吃味了。

    当然某条重生回来的咸鱼,是清楚这种趋势不会持久的,实际上大约在05年往后,所谓韩流在国内的影响力便每况愈下,逐渐降温。现阶段还好,算是踩了个尾巴。再往后推几年就是真正的衰退期,国内粉丝们不再买账之余,还会兴起一定程度的反感厌恶潮流……

    究其原因,还在于文化底蕴问题。

    不得不承认,对于上世纪的国内民众,尤其是年轻人来说,跨海而来的韩流作品,里面所展现出来的新潮生活方式、时尚流行文化等等,的确有着莫大的新鲜吸引力,再加上同质文化的亲和力,接受起来基本没有任何排斥。

    但在看腻了手法单一、内容雷同的商业化操作,认清了其中流水线出来的快餐文化标签,经不起琢磨的沉淀,初始惊艳后便很快褪去皇帝新装,露出里面粗糙简陋的本质来。

    一句话简而概之,兴在其文化,亡亦在其文化。

    当然,不管什么时候,喜欢的人总是有的,这得承认,但限于韩流文化本身的承载局限性,只能不断走向小众范畴。追捧的人爱到骨子里,无感的人依旧无感,厌恶的人恨不能一棒子敲死。

    谈到这里,就不可避免走向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这或许也就是华夏文明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且经久不衰的根源,博采众长、兼容并蓄的文化特质,无论是何种文化侵袭,韩流也好,好莱坞爆米花也罢,这些外来文化也许能一时占据上风,受到万千追捧,但走到最后,必然都会殊途同归的成为华夏文化的一部分,就像养分,不断充实茁壮华夏文化本源,无一例外!

    ……

    咳,扯得好像有点远,让我们回归正题。

    有关于演唱会门票,傍晚回来的糖豆童鞋果不其然表现出浓厚兴趣,要说起来她对南韩明星并没什么特殊感觉,也谈不上厌恶,属于无感群体,她在乎的是又能看到偶像上台唱歌了,还是偶像给的门票,那自然没有错过的道理。

    于是写上日历,行程就此定下。那是之后的事情,当天的晚饭桌上,小姑娘的情绪有些低落,原因是外婆的身体确实出了问题。

    具体是什么病,没人跟糖豆讲,她也不清楚。不过据她所说,前后只短短几天功夫,她这次回去后就能明显看出对方的虚弱。

    对于糖豆的这位外婆,唐朝是有几分印象的,性情偏庄重严肃,略略蜡黄的脸色很少见到笑容,但并不冷漠,更没有那个时代普通老妪的尖酸刻薄,相反,修养很好,能看的出来拥有良好出身,对待晚辈的态度也不错,尤其是对于刚认亲不久的糖豆,只要见面,小姑娘手里兜里必定会被塞满各种糖果点心。

    只是彼此的交流算不上多,因为这位外婆身体常年不好,疾病缠身,寻常时候就待在老宅佛堂里,诚心礼佛。若非重要节日时刻,基本不会出面活动。

    大概是些老人病吧,人一旦上了年纪,身体内外各个部位机能就由不得自己了,另外前不久谢家老祖母的逝世,应该也有不小影响……唐朝如此猜测着,这种事情他也没办法,只能捡些吉祥话安慰小姑娘。

    小姑娘也明白其中道理,打算开学前的这段日子经常回老宅看望,另外她还想去庙里拜拜,求求签什么的,外婆信这个,不过听说谢家已经在做这方面安排了,打算请些佛法精深的主持高僧到老宅来,到时她可以陪着外婆一起礼佛……

    聊着这些家长里短,外面夜色逐渐深沉。日子如流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糖豆在江月公馆与谢家老宅间来回跑,唐朝每天按时按点上班、下班,最近事务所的单子不是很多,平均下来,一个月也就一单半这样子。

    按照钟婉清与木灵的堂而皇之说法,就是进入业务淡季了。不过在唐朝看来,明显是这两位犯懒不想顶着大太阳工作,所以对于单子挑挑拣拣的格外严苛……也好,唐朝对此并无意见,反正工资是照常发放,就是绩效提成少了点而已,他也不在意,刚好借机与睡美人培养培养感情……

    是的,已经混成老油子的唐朝,现在有资格将睡美人带到事务所了,平常无事就待在后面仓库里,一盆清水,一方磨刀石,能磨一下午。

    起初钟婉清等人还有些疑惑,不免询问在做什么之类的,唐朝就随口回着最近读书有感,想实操验证一下‘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寓言故事是否是真实的云云。

    不出所料的引来哄堂大笑,以及诸如无聊、有才等等调侃。木灵还暗中开了盘口,打赌唐朝坚持不了一个礼拜,且当场压一百不能,钟婉清和老卫也跟着压一百,老卫压的是能,其实他是想压不能的,但那样的话盘口就不成立了,只能压不能,打算是请钟婉清、木灵两人喝杯奶茶……结果一比二赔率,他赢回了一箱老村长(白酒)……

    这次事情过后,除了让事务所几人对磨刀的奇怪举动习以为常外,连带着还对唐朝这个人肃然起敬。按照木灵的说法就是,一个人能无聊到这地步,也对自己狠到这地步,那是绝对不能惹的!

    钟婉清与老卫深以为然!

    当然也不是天天磨刀,那未免太过枯燥,唐朝对于重见睡美人还没那么急迫,实际上要说起来,他都不怎么清楚自己磨刀的意义何在,就是习惯使然,让他在刷帖看书的闲暇之余,有空没空磨上一会……

    不过效率还是比前世快多了,前世是因为漫无目的,所以断断续续打磨三年。这一世好歹有了念想,可能涉及到重生隐秘,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上心的……嗯,按照现在的进度来看,再有个大半年到一年,应该能唤醒。

    接近下班的点,倒去盆里浑浊污水,收起光滑水亮的睡美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不规则铁棍,小半年打磨下来还是卓有成效的,别的不说,至少之前坑坑洼洼好似月球表面的外形是盘滑溜了。

    回屋里拿上车钥匙,唐朝坐上沃尔沃,不是要出任务,没油了得去加下,没等驶出仓库,就见后门处钟婉清拿着个档案袋匆匆走出,招手。

    探出车窗,“怎么了,清姐?”

    “车钥匙给我吧,我跑趟西郊……以前的同事打电话过来,说在那看到个小孩,可能是我们这边的任务对象,得去看看。”

    唐朝闻言瞬间明白了什么事,百草事务所的主营业务是婚姻调查,其他诸如寻人的活一般是不接的,原因之前解释过,没办法接。不过在遇到这种单子时,钟婉清都会拍下照片发给以前同事,刑警交警都有,让他们平常上岗出任务时留心注意。

    这做法是有一定作用的,类似眼下这样的通知,基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先别急着激动,因为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反正唐朝入职以来,见到过的几次最后都被证明是误会。不过即便如此,只要有通知,钟婉清还是会拿上档案袋第一时间赶去查证,就像以前做警察时一样……

    “西郊是吧,没事,我陪清姐你跑一趟。”稍一沉吟,唐朝干脆挥手示意上车。

    钟婉清也没客气,当即打开车门坐进:“怎么,今天不回去给你妹妹做饭?”

    “回谢家老宅了。”唐朝耸了耸肩,启动车子平稳驶出,“你知道的,糖豆外婆最近身体一直不好,她就想着多陪陪或许能好的快些。”

    “应该如此,赶明我也去看望下。”钟婉清点了点头,她是正儿八经的谢家亲戚,只是关系有点远,平时貌似也不爱走动,算是谢家亲属中的异类。

    随意闲聊着,加好油,又开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天色渐晚时抵达了目的地,西郊城乡结合部,一条大多做着日用百货以及餐饮类买卖的小街。

    来到这里后,钟婉清本想打电话给以前同事问清楚具体地址,但在进入小街后发现没这必要了。

    路灯、警灯以及道旁各种商铺灯光照射下,一个经济适用房小区门口旁的人行道上,黑压压聚拢一圈人,影影绰绰,人头攒动。保安、店家、半大小孩,打着蒲扇出来纳凉的老大爷,工装衬衫明显刚下班的年轻白领……不远处几辆公交在站台停靠,哗啦啦下来乘客,下意识往这边望了望,绝大部分都不由自主的靠拢过来,围观人群再次壮大。

    车内,唐朝与钟婉清面面相觑,什么鬼……推门下车,在人群外围转了圈,抢劫、绑架、挟持人质等等,一会功夫就听了五六个版本,还都有鼻子有眼的。至于具体什么个状况,不好意思,挤不进去不知道。

    “跟我来!”提醒了声,楚枫雅神色肃然,拿出以前刑警队长的气势,强行挤进人群,“退后、退后,有危险不知道……警察办案,都退后……”

    这招还是好使的,正气凛然呼喊下,人群迅速散开缝隙。不过饶是如此,里三层外三层的穿过去,两人还是出了一身汗。

    挤进中间空地,见到两名严阵以待的制服警察,一只手已经摸上腰侧手枪,嘴里不时喊着让周围人群后退,效果不是很好,急得额头汗珠滚滚而下,却完全顾不得擦拭,双眼紧紧盯着十余步外的沙县小吃店门里,一眨不眨。

    钟婉清见状立刻拉着唐朝从侧面缓缓出现在警察视线里,开口叫道:“小黄?”

    一名年轻警察闻声转头看来,神色顿时一喜:“钟队!”

    “叫姐,算了,这怎么回事?”

    “嗐,别提了……”唤作小黄的年轻警察向同伴打了个手势,一脸郁闷走来,简洁诉说原委。

    原来他们是去外地处理别的案件,回来时路过这里肚子饿了,便下车找吃的,结果无意在路边见到个腿脚不便的乞讨小孩,小黄是钟婉清以前的下属,有接到过后者发来寻人照片,发现这小孩与其中一张照片颇为相似,便给钟婉清打了通知电话。

    事情到这里都还好,打完电话后,他们带上那腿脚不便的小乞丐进了间餐馆,吃饭,顺便等钟婉清过来。结果在结账的时候,一个没留神,也是没防备,小孩竟然被个中年男子给偷偷抱走了,得亏小黄反应快及时追出门,但没等追出几步,那中年男子见跑不过,陡然亮出把水果刀,抵在小孩脖子上,反身冲进沙县小吃店里……

    一边听着,唐朝一边眯眼透过玻璃门看向小吃店里,客人服务员自然早就跑光了,另外后门应该是被小黄他们给堵住了,那涉嫌绑架的中年男子无法离开,此刻正躲在角落处的收银吧台后面,偶尔探头,看不清楚面容……除此之外,店内貌似还有道身影,静静站着,似在与中年男子说着什么,角度关系,同样看不清楚面容,只能看到个光秃秃脑袋,隐隐还带反光……

    “……吗的,估计是个胁迫孩子乞讨的人贩子,看到我们穿着警服以为事发了,偷抢不成索性铤而走险……”

    钟婉清眉头紧锁:“你们当时就没和小孩聊聊?”

    “聊了,他戒心很重,估计被毒打过,不管怎么问都不开口,我当时也没往那方面想,艹!”即是愤怒,又是自责,小黄满脸羞愧。

    “有没有呼叫增援?”看向周遭水泄不通人群,摇头,“现场状况太糟,必须拉警戒线疏散人群。”

    “通知了最近的派出所,刚才回复的消息,最晚五分钟后他们能赶到。”

    轻轻点头,不自觉接过指挥的钟婉清神色稍缓,余光扫到什么,怔了怔,抬手指向店内:“等等,那个光头……也是人质?”

    “哦,不是,那是个小和尚,事发时进来讨水喝的……”

    “小和尚?”钟婉清愣住了,回过神来不由怒斥,“胡闹!为什么不叫他出来!”

    “叫了,当时客人都冲出来了,老板带厨房伙计都跑了,但他一直没走,不断和嫌疑犯说着什么,效果还挺好,后者情绪一开始异常激动,随时都可能崩溃,现在却平复许多,我就更不敢让他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