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62章 大人欺负小孩
    夜月低垂,微凉晚风无声轻拂,钢筋混泥土的城市上空从来不见星河,只有远处红绿霓虹在闪烁生辉。周遭黑漆漆工地,不知哪个角落,有那么几声蛙鸣,单调且执着的叫着,愈显夜色静谧。

    扔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手机,通话早已切断。车内并没有开灯,静静坐在方向盘前的唐朝,一动不动宛若雕塑,他在思考,或者说是判断,判断刚才那通电话信息的真实可信度。

    嗯,应该是可信的……

    同为顶级杀手,散人孤狼与有组织的是有区别的。

    前者独来独往,只需专心做自己事情就好,自由度极高,当然在行动后勤支持与安全方面是缺少保障的,一切只能靠自己,亦如前世的唐朝。

    后者就不一样了,背靠组织,无论是在情报资料收集、实际行动支持、还是抗风险程度方面都有着先天优势。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同样有所得就有所付出的道理,在做自己事情的同时,后者得牺牲掉一些自由,为组织再做些其他事情。

    亦如风魔武藏,没记错的话,他在北藤司内是有职位的,具体职称不清楚,工作性质有点类似于古时候军队里的监军督军,所负责的是组织内部事务,比如监察、追杀叛徒等等。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份挂职,神道苍生、仁见仁基等等都是如此。能想到的,实力地位到他们这等层次的顶级杀手,若无重大特殊情况,北藤司也不会强迫他们去做什么事情。

    不过若是本人意愿强烈的话,那就另说了,如风魔武藏,他就对自己这份工作很满意,也很感兴趣,大概是能光明正大杀自己人吧,这种机会可不常见,一旦遇见,只要出手,任务完成率基本百分百……杀手这份工作是没有跳槽说法的,不过北藤司出身的杀手很少出现叛逃情况,即便被捕也不会出卖组织,更不会反咬一口,想来这里面是有风魔武藏一份功劳的。

    所以,如果替代对象是风魔武藏的话,宗清他们收到的消息应该就是真的。估计还是主动要求的,再结合以前的一些事情,这疯狗怕是真冲着他来的,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

    这特么——

    大致理清楚其中关系后,唐朝终于动了,单手撑起脑侧,大拇指抵着太阳穴,揉了揉。

    往日无仇、近日无怨,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啊,何苦纠缠不放呢……好吧,想想这也是句废话,如果能讲得通道理的话,那还是风魔武藏吗?

    幽幽叹息间,有手电筒灯光在后方亮起,随即一道模糊影子从工地里冲出,身形矫健,迎头撞上路旁暗沟,嘿的轻哼,羚羊般跨越跳起,落地,砰的一声,没跳过去,身影在空中挣扎晃动几下,压抑惊呼,一头栽进沟里,瞬间消失不见。

    听声摔得不轻,不过也算是歪打正着,几束笔直灯光穿透夜幕照来,没有发现后在周围胡乱扫荡,隐隐咒骂声随风飘来,似是工地安保人员,在追赶搜寻着什么东西。角度关系,加之没开灯,对方没有注意到停在这边的车子。

    有人注意到了,从路旁暗沟摸了上来,是刚才摔进去的那道身影,竟是名穿着轻便运动服的年轻女子,当然现在运动服上满是灰尘泥土,狼狈不堪,应该是沿着沟底匍匐过来的,猫腰小跑,一口气冲到车门外侧前轮胎旁,蹲下身子,大口喘息。

    “呼哧……呼哧……”察觉到什么,下意识一抬头,对上道淡淡视线,刀削斧凿却面无表情脸庞,“啊——唔!”戛然而止的短促尖叫,死死捂嘴,明显被吓得不轻,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眼瞪圆,两道英气剑眉直接飞到刘海后面去。

    倒也能理解,黑窟窿咚环境,静止不动车子,原以为是找到个掩体,没曾想车里竟然还坐着个人,尽管是个养眼帅哥,但这状况再帅也顶不住啊……哎,等等,有车、有人,那不就能跑路了?

    不得不说,年轻女子的心是真大,回过神来,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正待张嘴说些什么,一束灯光蓦的打来,“卧槽!在那边——”应该是刚才女子的惊吓尖叫被听到了,呼喊声中,顿时又有数道灯光接连扫来,将车子内外照的纤毫毕见。

    叫嚷着站住别跑,一群人呼啦啦奔来,有的手里拿着建材钢管,应是就地取材。

    砰,打开后车门,钻进,关门,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年轻女子出现在车里,“帅哥快开车!他们是坏人,来抓我的,快走快走——”

    急切催促声中,唐朝恍若未闻,依旧单手撑着太阳穴,神色不动,“帅哥?大哥?师傅?你信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是坏人,我是好人,我我我……我给钱!我付车费!你要多少我都给,钱包都给你……”

    看着好似被施了定身法术就是不启动车子的唐朝,年轻女子都快急哭了,一边转头看向外面,一边哗啦啦从兜里翻出钱包,钥匙,还有其他物事,来不及细看,前倾着身子,一股脑塞到挡风玻璃下的平台上,其中有个绑着绳带的证件滑落下来,落在唐朝腿上。

    是张记者证,以前见过的,郭木兰,岭江电视台,“对对对,这是我证件,有钢印,我是电视台记者,过来暗访的,好人啊!你你你、你倒是给句话啊啊啊——”

    失声尖叫伴随着砰的巨响,车身猛地一震,一侧车门凹陷进来,却是外面那群追赶者在逼近时将根钢管砸了过来,凶戾且亢奋大吼,“跑啊,再跑砸了你的车!”

    这一下终于是唤醒了什么,拿开手臂,唐朝转头看向奔来的十余大汉,有的穿着保安制服,有的套着黑色紧身衣,裸露在外的手臂等部位雕龙画凤,看去着实不像正规保安,更像是群街头混混。

    “还看什么,你就老实待在这别动好了!”年轻女子,也就是郭木兰没好气说道,手掌已经搭上另一边车门,准备跑路。口气是差了点,想来心中多少有些怨气,见死不救什么的。不过还是有担当的,这话也是在提醒别招惹那群人,她跑出去,这里也就安全了,“待会帮我报个警总可以吧……你干什么?喂!你别下车啊……”

    看着干脆推门下车迎着那群气势汹汹大汉走去,似要准备谈判讲理的挺拔身影,郭木兰神色变幻不定,最后,恨恨一拳砸在前排靠背上,“白瞎了长这么帅,怕不是个傻子……被你害死了!”打开车门,跟着走下,追向前方那道身影。

    见状,十余大汉放缓脚步,钢管啪啪砸着手掌:“原来还有同伙,小子……小白脸,今个算你倒霉!”走得近了,手电筒灯光照在那张棱角分明脸庞上,微微一愣后露出狰狞笑意。

    “我不认识他!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警告你们别……”快步跑来,郭木兰探手抓向前方那道身影肩膀,落下,竟然抓了个空,脚下顿时一滞,未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耳旁炸响,

    轰——呼——

    光暗明灭间,眼前一花,再等定睛看去,就见冲在最前面的大汉出现在一米外半空,眨了眨眼,至少四五米开外,瞬间于夜幕中消失不见,旋即重物砸地声远远传来。

    “……别、别乱来……”

    周遭寂静,唐朝侧身看来,有些疑惑:“你说什么?”

    郭木兰愣在原地,张了张嘴,大脑一片空白,余光扫到什么又陡然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小心!”

    脑后劲风呼啸,唐朝神色不变,反方向转过身来,目光淡淡的看着一根钢管从面前滑过,挥手,只是简单挥手,击中哪里旁人视角完全看不清,两百多斤的壮硕身躯便好似炮弹般飞出,顺道砸翻了后方一名还未回过神来的同伴,两眼一翻,一声不吭,干脆软倒在地。

    剩下几名大汉见状下意识紧了紧手中钢管,“很能打是吧……打死他!”秒躺三名同来人手,还有凶性再度发起攻击,这就显然不是拿钱上班的普通保安了,不过对于唐朝来说,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了。

    迎着七八根呼啸而来钢管,从容踏步,不退反进,穿花蝴蝶般轻易近身,抬手砸翻眼前大汉,顺势夺来钢管,反手抽出,啪,一道身影旋转再低,大口血水掺杂着半嘴十多颗牙齿当空抛洒。斜踏半步,离开笼罩范围,抬起血迹斑斑钢管,铛,火星四溅,手腕轻震,面前身影连人带钢管齐齐飞出……

    一旁好似局外人站着的郭木兰,目光下意识跟随着人群里那道挺拔身影,从容来去,举手投足,不见一合之敌……嘴巴越张越大,呆愣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她也算是练武之人,练得是跆拳道,当然知道习武有成的人,等闲几个普通大汉是近不了身的。但若是十几个,手里还有武器,那就只能暂避锋芒,考虑游斗缠斗,或者干脆跑开。前者有很大的风险性,不推荐使用,实在被逼的没办法拼命的时候可以尝试一下。后者就不说了,跑路谁都会,习武之人体能都不会差的,基本都能摆脱。

    这两种才是习武之人面对街头群殴的正确做法,但现在,她看到了第三种……完全一面倒碾压,即便实力有限,郭木兰也能瞧出眼前这压根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战斗,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就像……大人欺负小孩?

    好吧,事实就是如此,战斗至今,那道挺拔身影都没挨上一下,也没见他如何刻意闪躲,就是踏步、踏步、再踏步,闲庭散步一样,偏偏那些钢管就跟着了魔似的纷纷落空……再看挺拔身影的攻击,抢来的钢管除了有抽个人外基本没派上用场,一挥手,一巴掌,甚至,只是抬手一推?那些个将我是坏人写在脸上的大汉,便好似被辆疾驰卡车迎面撞上,或飞或躺,瞬间丧失战斗力……

    讲真,如果不是有过调查,清楚这些大汉的底细,郭木兰真以为眼前这一幕是在演戏。

    “等、等下,你到底是谁……”

    恐惧颤抖嗓音,郭木兰陡然惊醒,这才发现场中大汉已经横七竖八躺下大半,还能站着的只剩下三个……砰声闷响,问话之人被干脆利落扇倒在地……两个。

    最后这两人明显没了继续战斗的想法,须知再有凶性的混混也只是混混而已,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手中钢管都有些握不住的样子。其中一人鼓足勇气,色厉内荏叫道:“我们……我们是三江帮的!你、你别过分……”

    三江帮?有点耳熟啊……唐朝侧头想了想,哦,想起来了,是谢家控制的本地帮.派,以前打过一次交道,在自家楼道口,后来谢建平还帮忙出面摆平过。

    心里转着这些念头,脚下却是不停,剩下两名大汉见状心里防线彻底崩溃,尖叫一声,转身就跑,还有点脑子懂得分头跑,亦或者只是单纯下意识的反应,但是,跑得了吗?

    身形一闪,唐朝便宛若鬼魅般出现在一名大汉身后,一脚踹出,算是送了一程,跑多慢啊,还是飞比较快……同时,转身甩手,钢管旋转飞出,跨越数丈距离,精准砸中另外一名大汉脑袋,咚的一声,当场扑街。

    做完这一切后,衣服都不需要掸,因为没有落下灰尘,恍若没事人般打开门回到车上,点火,启动,唐朝转头望向还站在原地的郭木兰,挥手示意了下:“不走吗?”

    “走……不、不走……呵呵,那个,还是不走了……谢、谢谢啊……”下意识后退一步,郭木兰僵硬挤出笑意,连连摆手摇头,目光疯狂闪烁。

    开什么玩笑,没看见刚才那幕就算了,看到了哪还敢坐啊,这已经不是逃离虎穴,又进狼窝的问题了,而是直接钻进火炮口,还是引线已经点燃的那种,心再大也没这么玩的啊!

    唐朝点点头,没在意,本来看在熟人的份子上捎一程无妨的,但既然对方拒绝,那也就算了,将台面上的钥匙证件等等塞进钱包,从窗口扔了过去,随即一脚油门,疾驰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