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279章 被秀了,这波不亏~!
    二十岁那年夏天我抓住一只蝉,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后来发现实情并非如此,我原是别人嘴边的螳螂……

    有点文艺啊。

    还是直白点说吧,老阴比被人蹲了草丛的感觉真特么操蛋!

    缓步后退,再次后退。

    这不是怂,是战略性迂回……没在开玩笑,唐朝现在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情。被蹲到的问题好解释,已经想到了,应该是方才狂奔五十米寻找狙击点位的锅。但暴露归暴露,能悄无声息潜近周遭直到暴起突袭那一刻才令他有所警觉,这就不是普通人、或者说一般职业同行能办到的了。

    也包括现在,淡淡杀意隐而不散,无声蔓延……一击不中、即刻远遁只是杀手的主流作风,并不是金科玉律般无法逾越的准则。说白了就是仅供参考,具体实施时是要看实际情况的,如果觉得有再次出手机会,亦或者对自己手艺拥有超强自信等等,那选择再次出手实属正常。

    对方显然是有这样自信的!

    咔嚓,轻微咬合声,一只手枪成功换弹上膛。也就在这时,唐朝斜后方上空,一把短刀宛若打破次元壁般凭空出现,当头下斩!

    这是把刃面漆黑短刀,应有涂抹某种特殊颜料,刃光隐藏。斩势如电,一往无前,这般迅疾之势应有破空带风声,但眼下却没有任何动静传出,好似虚幻泡影。

    砰!

    不容反应余地的狭窄空间,千钧一发时刻,唐朝腋下,枪火绽放。与此同时,一声惊咦自背后陡然响起,显然这是超乎对方意料之外的反击。

    须知对于精通武技的近战高手来说,小范围内,现代枪械的意义真的不大,有时甚至都不如一根烧火棍好使。这也就是他敢于再次发动突袭的原因,上膛又如何,开不了枪只能白给……但偏偏这枪还是开出了,虽然只是一枪!

    某人的状态还是退化了,至少在枪法方面,较之前世登峰造极状态差距明显,要搁在前世,这种情况,他应该能开出两枪,甚至三枪……

    铛——

    “嗯?”又一声惊咦响起,来自于唐朝,并没有侧身转头去看,也没这必要,传入耳际的清脆金属撞击,已然将身后状况送递脑海并形成画面——火光乍闪,一发7.62毫米子弹从枪口射出,于晦暗光线里破开重重空气阻力,荡开阵阵水纹涟漪,直至,撞上一抹临时更改劈砍路线的刃光……

    对方竟用刀劈开了子弹?!

    电光火石间来不及多想,唐朝纵身向前扑出,稍稍迟缓一瞬,漆黑短刀方才从原地挥过,显然那发子弹还是起到了作用……也趁着这机会,唐朝迅疾落地转身,终于抓住对方行踪,一道全身深紫夜行衣的消瘦身影,手枪消失,取而代之的一把匕首,鬼魅闪身,横削脖颈!

    唰,短刀回拉。

    下一刻,密集且清脆地金属交击声陡然响起,两道身影在看台上方不断交错、撕咬,短短几秒钟时间,匕首与短刀碰撞数十次,点点火星在漆黑环境下接连绽放,四溅抛洒,不等落地又瞬息湮灭、重生,攻击、防守、攻击、攻击……节奏之快,只令人观之不禁眼花缭乱!

    “那里!”

    主舞台后方,成功保护小和尚撤退到安全地带的高长风一行人,纷纷抬头望去,目光怔怔,“这是……那位?”

    “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岭江有这等实力身手……应该是那位无疑!”

    “另外一个呢?”

    “不知道,但是很强!这攻防转换节奏,完全跟不上!步法、身法、战斗技巧、临场判断、瞬息反应……绝对意义上的近战高手!都是顶级!”

    “我的天老爷!这都从哪冒出来的……”

    “快看,胜负已分!”

    胜负确实已分,杀手间的战斗从来不会出现长时间的僵持对峙,胜败、生死,往往只在眨眼一瞬间!

    短刀与匕首齐齐飞出,面无表情,唐朝强势踏步再进,哗的衣袖激荡,一记似与死拳威力相差无几的弓步冲拳,轰然爆出。消瘦黑衣人下意识侧身抬手,搭上唐朝手臂,意图往旁边牵引化解……这决定算不得错,相反,能在短短瞬间做出如此应对,足见其实战搏杀经验丰富老道。

    但刚搭上手腕,浑不受力感觉,瞬间警觉上当,条件反射撤步后退,还是迟了,唐朝已侧身悍然撞来,怒触不周山般刚猛爆裂,砰的巨响,黑衣人当即打横飞出,断弦风筝般直直砸向下方看台座椅。

    不等落下,唐朝右手一翻,手枪再次出现掌中,无需瞄准,连扣扳机,砰砰砰砰砰砰——毫无借力闪躲空间的黑衣人,顿时在半空中连连颤抖,婉转飘荡……

    放下瞬间清空弹匣的手枪,唐朝看着飘落下方座椅靠背的夜行衣,那真的只是件单薄夜行衣而已。撇了撇嘴,忍术……

    噗,一把短刀从天而降,直直插进一旁塑料座椅,微微颤抖。

    唐朝没理会,调匀呼吸,静静站在原地,直到弥漫周遭的淡淡杀意逐渐消散,远去……呼了口气,抬手摸向左肩后背,微一用力,血花绽放,摊开掌心,是枚类似流星镖的东西,三角锋芒锐利,其中一角血迹斑斑。

    观察血液色泽,又靠近鼻端嗅了嗅,再感受着后背逐渐蔓延开来的些微麻痹感觉,唐朝脸色不由一黑,无声咧嘴——尼玛!

    这玩意学名叫手里剑,三角手里剑。某岛国古老职业。忍者的随身必备武器之一,主要依靠锐利的角输出伤害,杀伤力有限,所以就有些缺德玩意会在每个角上涂抹毒药,以增强伤害。

    唐朝手里的这枚就是如此,还好,上面涂抹的并不是什么复杂毒素,应该就是类似麻药的东西。这也才是常规操作,如武侠里那些动辄见血封喉毒药在现实里基本是不存在的,能涂抹在兵器上、暴露在外部空气下还能发挥原有作用的毒药,更是少之又少。

    现在也基本没人玩这个,费那事干嘛,一枪打死不就结了。嗯,这里说的是在武器上涂毒药,涂别的东西还是有的。比如某些有着奇怪癖好的杀手,会将自己的液化子孙抹在子弹上,然后打入目标对象体内……

    扯远了,忍者嘛……若有所思想着,唐朝顺手拔起插在座椅上的漆黑短刀,左右翻看了下,在侧边锋刃接近刀柄的地方,见到几个纂纹字体,日语,碎玉の刃。

    不出意外的叹了口气,果然是他……

    就像许多曾经在滚滚历史长河中闪耀绚烂光芒、又迅速沉寂退场的其他特殊职业一样,岛国忍者也早已成为明日黄花,大概时间是在德川家族统治下的和平时期开始,就失去了活动舞台,作用也越来越小,终至于淡出人们视野。进入新时代后,影响力倒是逐步提升,但那是借助各种漫画影视剧宣传,进行艺术加工甚至能降妖除魔的“忍者”,而非真正活跃于夜色幕后的间谍刺客。

    当然,这是从整体方面来看的,具体的据唐朝所知,忍者这一群体虽然日益凋零,但从未真正消亡过。尤其是在其发源地岛国,现在的几个或隐秘或漂白家族,前身就是训练忍者的部里。不过就像断档的华夏武学一样,忍者的传承也出现了点问题,一些训练方式包括专属武器制造工艺等等,大多都已失传,如此训练出来的忍者,也就愈加接近于四不像的半成品。

    直至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或许就是宗清前段时间在电话里有提过的——山下拓郎。

    有传闻这位是正宗隐秘家族出身的忍者,且自出道后,无论是其随身携带装备,擅长领域、做事方式,乃至遵循的信条等等,都无限贴近于传说中真正的忍者,所以就有地下世界好事者称之为本世纪最后一名纯粹忍者!

    名头极响。

    很遗憾,唐朝前世并没有与这位纯粹忍者打过任何交道,只知道他极其擅长追踪、隐匿、易容,各种手法暗杀,尤其是在忍术方面有着极其精深的造诣,是名不折不扣的顶尖杀手,同样也是全球百大杀手榜单人物。

    具体排名比唐朝要高一点,唐朝前世最巅峰时候排第五十,他大概在三四十名左右徘徊。

    说到这估计大伙也看出来了,没错,刚才与唐朝交手的,便是这位。

    想也就知道能做出刀劈子弹这等只存在于理论中操作的,绝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反正唐朝是不敢这么玩的,开什么玩笑,这种操作秀则秀矣,一不小心把自己秀死了可咋整!

    前世的时候倒是有听说过这操作,操作人同样来自于北藤司,只是并非山下拓郎,而是剑道大师北谷荒寺。彼时唐朝听说后还真有点好奇,一度想找后者试验下,看其能不能劈开他所射出的子弹……现在看来,应该是能劈开的。

    当然,这操作是有局限性和运气成分在里面的。刚才山下拓郎之所以能一次成功,应该是有从他腋下开枪角度算出了弹道痕迹,加上一些经验预判,可能还有一点玄之又玄的直觉,无非就是如此……对了,这操作仅限于单发手枪,整个冲锋枪、霰弹枪什么的,那是肯定要凉凉的。

    不过这么想来的话……吗的,竟然让他成功装了一B……被秀了操作的唐朝,心中不禁有些不爽,最关键的是对方秀完后还成功跑了,深藏功与名,这特么就更气人了!

    哦,也不算太亏……把玩着手里的短刀,尤其是摩挲着刀柄某处几道波浪纹路,唐朝心情很快又美好许多,碎玉,山下拓郎的独属忍者刀。

    一把刀具而已,即便能看出来是特制刀具,但貌似也算不得什么,可如果打造者是神道苍生呢?

    没错,就是那位杀手之王。

    前面有提到过,杀手这类生物大多是负面情绪的集合体,有必要培养些兴趣爱好,以此来作为释放宣泄渠道的。唐朝的兴趣爱好是音乐,而这位杀手之王的兴趣爱好则是手工艺。

    他喜欢亲手打造打磨各种各样物件,木料石料金属料陶瓷料等等,凡是手工活,都在他涉猎范围之内。当然他打造更多的,或者说更负盛名的还得是武器。杀手之王出品,想也就能知其价值,事实上,地下世界成员也莫不以收藏一件他所亲手打造的手工艺品而自豪荣耀,只是最终能得到的却寥寥无几。这位实在太低调了,低调的让人完全找不到交际门路。

    前世唐朝有幸从其手中获赠一把沙漠之鹰,也因此,他很清楚凡是这位打造的东西,上面都会留有几道似河流似山川的波浪条纹,也是独家标识。

    同属北藤司,又都是顶级杀手,难免有所交集,所以山下拓郎能得到神道苍生亲手打造的刀具,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但唐朝还真就不信神道苍生会给他打造好几把备用,他还没那么大面子,估计撑死了也就一把。且他肯定不好意思让神道苍生再给他打造第二把,原因很简单,若是被问第一把哪去了怎么办?被人抢走了?不要面子的嘛……

    如此想着,唐朝心情更是大好,美滋滋收起碎玉短刀,正待离开,想起什么,转头望向主舞台方向,嚓,差点忘了正事……

    按动耳麦通话键,“舞台后面那几位,对,别看了,说的就是你们,回个话。”

    “呃……晚上好,幽魂阁下,我是高长风。”

    唐朝闻言微楞,他刚才还真没注意台上的情况,事实上他连小和尚金芒散功的一幕都没看到:“哦,你好,问个事,那条疯狗还在台下吗?”

    “我们刚确认过,他消失了,就在你与刚才那位战斗的时候……”高长风的语气听来多少有些惆怅,曾经有一个击杀世界顶级杀手的机会摆在面前,但是他错过了……

    “有痕迹吗?”

    虽然同样遗憾,但唐朝并没有多少意外神色,风魔武藏是脑子瓦特了没错,但人不傻的,听到狙击枪声,不可能猜不到事情有变,趁机脱身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话说回来,之前那一枪,如果他执意选择射向风魔武藏,而不是拉回射向山下拓郎……

    摇了摇头,这样假设没意义,因为那样,他也就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