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21章 美好的夜晚(下)
    海湾公寓楼。

    同样是推门而入,但黄孝康此时的神态动作就有点猥琐了,下半身掩藏门后,上半身稍稍探进,手中紧紧抓着把消防斧,也不知是从哪个楼层临时拆下来的,护在胸前,斧刃朝外,一副随时暴起而战、又随时溜之大吉的滑稽架势。

    但这番动作只能是做给瞎子看了。

    屋内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异常。除了大厅电视机旁,那闪着微光的老式唱片机在缓缓运转着,传出阵阵悦耳旋律,悠扬盘旋于大厅上空,回荡在屋内每个角落。

    过了好一会,啪嗒,黄孝康咬牙按下门旁灯具开关,同时身形瞬间闪至门后。

    屋内大亮,北欧风格,豪华装修,一眼望去端的是堂皇气派。正如下午潜入进来的某人评价——混得真的不错,确实无需再去做什么杀手……

    当然,黄孝康是不知道这些的,他此时正在各个房间内来回穿梭,快进快出,鬼魅一般,最后回到大厅中央时,手中不见了消防斧,多了台笔记本电脑,神情带着疑惑,

    “走了?”

    笔记本屏幕上的画面正是屋内监控影像,毕竟是名异能杀手,虽然基本是三天打鱼、三天晒网的那种,但该有的警觉还是不缺的,落脚处安装监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最高倍速快进播放,很快,啪,黄孝康按下了暂停键位,此刻屏幕画面一团漆黑,左上角标志的时间下午四点五十八分。

    皱了皱眉,转头看了眼大厅角落,那里原本摆放的是个高凳装饰花瓶,但现在却被当做衣架用了,外面罩了件灰白长袍睡衣。

    那是黄孝康自己的睡衣,没记错的话,今天早上上班前刚洗出来挂阳台晾干的。

    慢速,倒退,眯眼凑近屏幕,就见在58分30秒的时候,阳台落地窗忽然打开道缝隙,紧接着一片黑影宛若蝙蝠般急速飘进,正是那件长袍睡衣,随即屏幕便再次陷入一团漆黑。

    重复播放几次,均是如此。

    是的,墙角处那外表看似装饰用的高凳花瓶,实际上是安装了摄像头的监控装置,角度恰好可以覆盖整个大厅。

    但现在看来,明显是被识破了……

    没有任何发现,黄孝康有些不甘的合上笔记本电脑,来到那仍然自顾转动的唱片机前。

    那是一台老式唱片机,暗棕色原木底座,鎏金边框,泛着金属质地的喇叭花传声筒,整体造型古韵盎然,不似高仿。

    “雅尼……品位倒还不错……”

    看着唱针下缓缓转动的黑胶唱片,黄孝康眼角抽了抽,拿开唱臂,悠扬旋律顿时消失无声,俯身探手自唱片机后面摸索了下,捏起两根被拔掉的铜线,一粗一细,神情恍然且凝重。

    这同样是个机关装置,如果不拔掉其中那根稍细点的铜线,唱片机在运行半分钟后,就会引爆墙体内的机关,到时,非但这大厅,连带这座豪华屋子都将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这也就是之前在门外,听到里面传来旋律声后,黄孝康瞬间满头冷汗,快速打发走美好艳.遇的原因!

    不用觉得意外,纯属正常操作,很多地下世界里的人所住地方都有这后手,一是为了防止入侵,二是在遇到突发状况跑路时可以瞬间销毁痕迹,方便快捷。

    如此郑重布置自然也是有其他原因的,犹豫了下,黄孝康插上另外那根略粗点的铜线,再次放下唱臂,颇具质感的悠扬旋律再度响起,旋即,

    咔咔轻响,电视机旁,一小面约莫三个平方的墙壁翻转过来,其上刀具、手枪、冲锋枪、避弹衣、几颗悬挂的美式手雷以及堆积起来的各式子弹盒等等,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不用怀疑,都是真家伙。

    不夸张的说,这些装备若是分配得当的话,打下一栋机关大楼都不是什么问题。

    反正某人在见到这里后,可是愣了好一会的,直嘀咕现在国外医生都这么没安全感的吗?还是个法医……

    “嗯?”

    下意识伸手抓住半空中的便贴纸,那是随着翻转墙壁一同飘下来的,低头看去,歪歪扭扭小学生笔迹——江湖救急,借枪一用。用完即还,信誉保证!

    最后还寥寥几笔画了个笑脸符号,大致样子是这样的——^-^!

    黄孝康见状神色顿时大变,抢步上前检查装备,嗯,确实是少了几样东西,一把格洛克23手枪,一个配套的消音器,两个弹夹,还有一盒子弹。

    “丢雷老母!!!”

    ……

    ……

    失窃户主这边的悲愤先不关注,让我们将镜头重新拉转回来。

    “啊切!”

    谁特么在背后骂我了……唐朝放下手枪,吸了吸鼻子,萦绕鼻腔口腔的满是浓郁血腥味。身前房间里,横七竖八的倒着十余男女,神情大多迷离茫然,好似至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事实也差不多就是如此,战斗开启的很突然,结束的更快。

    以有心算无心,基本没有防备,又是在空荡荡没什么遮挡物的房间里,唯一的逃生通道门口还被堵住了,那这些“精锐”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唯一称得上变数的可能就是命中率的问题。

    但很遗憾的是,这恰是唐朝擅长的。嗯,曾经……

    好吧,虽然三年没碰枪械,不可能再有前世那种超神状态、神乎其技的枪法,但是怎么说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大爷终归还是你大爷,摆平眼下这等小场面还是没问题的。

    耳廓微动,转身开门,廊道尽头处一扇颇为气派的大门几乎同时开启,顶着撮黄毛的脑袋探了出来,应该是没看清唐朝面容,开口便是大骂:“搞什么?这么吵……你谁啊?”

    唐朝歪头看去,举起手枪,顺带着欣赏了下对方由恼怒瞬间转为惊恐的神情,扣动扳机,噗,砰,极力回缩的身形重重撞在门上,又带着眉心的弹孔缓缓滑落在地。

    隐约传来几声失控惊呼,随即,门后灯光瞬间暗了去去。

    不错的危机反应……点了点头,唐朝顺手撤下空弹夹,换上新弹夹。格洛克23,奥地利产出,标准弹匣13发,想来是够了,无需再行装填。正待举步杀去,想了想,又返身走回……

    廊道尽头处房间里,虽是关了灯,但因为一些通电电器闪烁的微光,倒也不是完全的漆黑一片,短暂适应后还是能模糊看到几道身影藏在掩体后方,呼吸粗重急促,手中各式枪械死死对准半掩大门处,动也不动。

    下午在酒吧外见到的蜡蛇,也在其中。倒还算镇定,躲在张桌子后面,一颗颗的在给手中的左轮压着子弹。

    等了片刻,门外走廊毫无动静,一个靠近门口的身影压低嗓音尝试喊道,

    “小蔡、小蔡……干,小蔡死了!”

    “一枪就死了?”

    “法克,秃鹫他们在干什么,敌人杀进来了都不知道?”

    “刚可是放枪的,秃鹫他们又不聋……呃,不、不会吧……”

    “肯定是丧狗做的,这次出去非干死他们不可!”

    “闭嘴,外面有动静!”

    靠近门口的身影举起手臂,屋内声音顿时一静,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悄无声息间,门外走廊确实传来些许响动,很轻微,由远及近,像是脚踩落叶的声效。

    沙沙……沙沙……

    蓦得,砰,房门大开,晦暗光线中就见一道黑影猛地撞了进来。

    “开火!”

    砰砰砰——

    霎时间,枪声大作,火光四起。连发手枪、左轮,夹杂着强势爆裂的霰弹枪,整个地下密室里直如打雷一般,震的一众人等脑子里嗡嗡作响,头晕目眩。原本应该是门的位置,现在已经基本看不到门的痕迹了,木屑碎块到处翻飞,只余两边光秃秃的门框还勉强竖在那里。

    “中了、中了……”“我也打中了!”“停停停……法克!停火、停火!”

    一连串撞针击空的咔咔声响后,局面总算是勉强控制下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门前沙发,那上面正伏倒着个人形黑影,一动不动,有液体自沙发一侧淌下,落在地上滴滴答答。

    “死了没?”

    “保死!他想躲到沙发后面去的,被我一枪从空中干了下来,哈哈!”

    “开灯、开灯!”

    “别急,先看看……”

    七嘴八舌间,有微光忽然亮起,却是距离最近的忍不住了,直接起身打开手机照了过去,就见沙发上一颗锃光瓦亮的脑袋无力耷拉着,电灯泡似的还在微微反着光。

    “秃、秃鹫?!”

    “该死!小心——”

    话音未落,噗,举着手机的高大身躯蓦的一震,头颅大幅度后甩,轰然倒地。兀自发着亮光的手机旋转着从空中飞过,映照着数张战栗惊恐的脸庞,那是他们眼眸里最后见到的光明,噗、噗、噗,消音器下的枪口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节奏,美妙且规律的收割着一道道生命。

    没有人得以例外!

    直至,砰的一声,光亮消失,滑翔半个屋子的手机终于砸落在地,无巧不巧的落在蜡蛇身旁,后者一个哆嗦,一脚踢开手机残片,举起手中左轮,对着漆黑屋子连开数枪。

    砰砰砰,“来啊、杂种!你以为我蜡蛇会怕你吗?哈哈,懦夫!躲躲藏藏放冷枪算什么……啊——”凄厉惨叫,却是幸运的中了一枪。

    确实是幸运的,因为这枪原本是奔着他眉心去的,结果只带走了一片左耳。

    黑暗中,唐朝眉头微皱,无声叹了口气,这是今晚行动至今第一次开枪失误……倒不是有追求完美的强迫症,只是,实力真的退步许多啊……

    当然蜡蛇不会这样认为,这一枪打散了他本就为数不多的勇气,连滚带爬的再次藏到桌子后面,一边神经质的左顾右看,一边颤抖压着子弹。

    “老吴?丹尼尔?黑熊……谢特!废物、一帮废物!咳咳……”胡乱抹了把脸上血污,蜡蛇高声叫道,“谈谈、我们谈谈怎么样?你不是丧狗派来的,他不可能有你这样的枪手!复仇?还是为了钱……哈哈,我猜对了,你是为了钱来的对不对!”

    “答对了。”

    淡漠嗓音,就在耳边,灼热发烫枪口隔着外衣抵上后心口。正自癫狂叫嚣的蜡蛇顿时一滞,像被按下了暂停键的机器人,动也不敢动,但神情却止不住兴奋起来,正待张口再说什么,

    噗,火药袅袅。

    “这是奖励。”

    干脆一头栽倒在地,周遭漆黑看不清楚蜡蛇面部表情,但想也就能猜到定是不可置信的。

    这……果断的有点不按常规套路出牌啊!

    但这对于唐朝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只能说是电影电视害死人,这世上或许有许多不同风格的杀手,但基本没有愚蠢的职业杀手。虽说是为了钱没错,但想要用更多的钱打动杀手,那就是真的想过了。

    扔掉手枪,唐朝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夜视拍照功能,嗯,不是很清楚,但勉强凑合能用,拍了两张蜡蛇正脸照,存储,收工。

    原路返回,掀开厚厚布帘,后厨依旧忙碌,和方才进来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不得不承认,蜡蛇这地下密室隔音确实挺好的,毕竟是大本营,应该是有特意设计过,之前在里面就基本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一如来时,唐朝神色如常的回到酒吧前厅,向门口走去,中途想到什么,隔着疯狂摆动人群远远望向之前所待位置,隐约还能看到个短发美女仍在沙发那坐着,不时扭头四顾,找寻着什么……

    摇了摇头,叫住身旁经过的服务生,塞去张钞票,指了下托盘上的酒,又指了指沙发位置,后者瞬间会意,笑着走去……你请的酒我喝不了了,但我可以请你喝一杯……

    顺手做完这些,唐朝再不迟疑,大步向门口走去。

    演唱会要开始了,倒是可惜了这原本美好的夜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