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33章 火力压制与反压制
    山风在耳际呼啸,树木在身旁倒退,血液在血管中高速流淌。皮肤表层持续升温、灼热,但内心却宛若块千古不化的寒冰,寂然安宁……

    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三年?五年?还是更久……

    唐朝已经记不清了,前世抵达巅峰状态后,他就很少陷入到这样的来回缠斗当中,所谓任务,不过日常消遣而已。远程狙击,一枪陨命;亦或者中距离无限火力压制,轻松搞定。至于同行,在欧美地下世界里,还真没有几个敢来主动招惹他的。

    也就是刚出道名声不显的时候,才会时刻游走于猎杀与被猎杀的死亡边缘,需要经常拿命去搏。

    现在,重新体验一遍,感觉貌似还不错……

    嗯?

    高速移动中的身躯骤然静止,好似根本感受不到惯性这类东西,眉头一挑,眯眼眺望着远处丛林,枝杈缝隙间,几道身影正交叉掩护着向这边悄悄摸来。

    “反应还挺快,知道抱团了……那就比比枪法吧!”

    反手插回匕首,拔出肋下双枪,嗯,刚才单人刷怪又爆出把手枪,顺手捡的,怪物名称好像是叫什么森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枪还不错,德国造瓦尔特P99,就是007邦德曾经用过的那一款。

    砰,随手打出一枪。

    距离还没到手枪有效射程,又没瞄准,这枪自然是不可能中的。倒是对方随之而来的反击,一梭子冲锋枪子弹,尽数压制在唐朝方才所站区域附近,嗯,枪法还不错。同时,远处几道身影齐齐奔来……这也就是唐朝的目的。

    又不是冷兵器时代,原本就是要用枪械一决胜负的,只是先前对方站位给了机会,也就不客气的笑纳了。现在对方反应过来,无法偷袭,那就正面刚一波呗。

    比枪法,唐朝不觉得自己会输。

    同样,中岛川等人也觉得他们必赢!

    心照不宣下,双方一追一逃,竟然营造出了个颇为和(河蟹)谐的场面来,你放一枪,我还一梭,打没打中都是缘分,都没关系,主要的是拉近彼此距离,进入有效射程。

    “黔驴技穷了吗?”

    看着不远处已经能隐约能瞧到的奔逃身影,中岛川心中有些疑惑,先开始他以为这又是个陷阱,追击时特意吩咐同伴保持谨慎,远远吊住即可。但没想到他们慢,对方比他们更慢,外加时不时停下转身胡乱开上一枪,导致在不知不觉中,彼此距离竟已无限接近冲锋枪的高命中射程。

    或许,对方擅长的只是近身偷袭,而不是丛林追击枪战……

    有了这个判断,中岛川便不再犹豫,果断命令同伴提速前压,同时,冲锋枪悄然抬起,即便是在高速奔跑中亦稳稳锁定唐朝身形。

    近了、近了……终于,在个略有起伏的土丘下,枪口一定,就是这个距离!

    正待扣下扳机,前方那道看似慌不择路的身影忽然左右一晃,瞬间脱离枪口范围,醉酒一般踉跄欲倒,再看去时竟然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旋即,危险杀意扑面袭来,中岛川下意识侧身翻滚,砰,清脆枪声响起,一捧热血罩头洒下。判断错误,目标不是他,而是站在他左侧的同伴,双目圆瞪,带着眉心弹孔,直直仰面栽倒。

    “开火!”

    来不及悲伤,身体本能让中岛川迅速举起枪口,条件反射的向着枪声响起方位,死死扣下扳机,嗖嗖嗖、嗒嗒嗒,一时枪声大作,震耳欲聋。

    数道火力覆盖下,土丘上木屑横飞,枝叶颤动,一株两人环抱的参天古树硬生生被打折了腰,摇晃数次终轰然倒塌,扬起漫天尘灰。

    而就在古树倒塌的那一刻,密集火力中,清脆手枪声再次响起,“啊——”凄厉惨叫,一块岩石背后,一名杀手抱腕痛嚎,在他身旁,一颗被拉开环扣的美式手雷徐徐冒着青烟,很显然,他这是准备上道保险,却没曾想被不知从哪打来的冷枪给中途打断了。

    “别出来!”

    话音未落,砰,连滚带爬刚离开岩石范围的杀手身躯蓦的一震,无力歪倒在地。一旁,正捡起石块试图甩去击飞手雷的中岛川见状一怔,连忙缩回身形,双手抱头。

    轰……

    气浪翻滚,火焰升腾。剧烈爆炸声中,岩石离地而起,斜斜飞出数丈距离,方才轰声砸落。

    受此影响,离得近的杀手不得不暂时躲到掩体后面,避免被飞溅硬物击中。

    方才营造的火力覆盖自然也随之瓦解,这时,一道身影从漫天尘灰中冲出,自是唐朝无疑,风衣卷动,双手持枪,砰砰砰,干净利落的几发子弹,解决掉两名仍在试图压制的杀手,另外一名却是见机得快,猛地缩回掩体后方,暂时躲过一劫。

    瞬间控制住场面后,唐朝只是在土丘上侧移几步,再次来到棵粗壮古树旁,双枪依旧平举,似乎并没有要躲入树后的意思。

    下面,换好弹夹的杀手见状不由大喜,这是再给机会啊?!

    讲道理,眼下这土丘地形,对于以低打高的杀手们来说是有点被动的,但有优势也不是这么个浪法啊,当自己是兰博?那么大块头架着个机枪在那突突突一直没人打?

    一名同样掩藏在古树背后的杀手最先忍不住了,向周围中岛川等人打了个简单手势后,深吸口气,猛地侧身抬枪,嗒嗒嗒……扳机扣下了,子弹却是朝着天空放的。

    这当然不是在放水,而是在他刚蹿出来的那一刻,一颗手枪子弹就像是等在那里似的,不偏不倚,瞬间爆掉了他的脑袋。

    一点小插曲,但战斗却不会就此停下。

    依旧是似曾相识的火力覆盖,只是,这次的火力有些稀薄……土丘上,唐朝依旧保持着侧身站姿,双手持枪,舞动似幻影,每扣动一次扳机,一道哒哒火力便就此停歇,有的是直接爆头,有的是击伤手腕,少数侥幸得以保全,但就算是没杀死,也至少能够将对方逼退到掩体后方,不敢随意冒头,如此几轮交火下来,火力凶猛的冲锋枪竟纷纷哑火,场面再一次被压制下来。

    掩体后方,中岛川等人面面相觑,尽皆一副怀疑人生模样。

    近十把冲锋枪压不住两把手枪?还被反压?

    听着似乎很玄幻,但眼下实际情况就是如此。

    无论躲在哪个方位,无论是以何种方式,只要有出来迹象,必定是几发如影随形的子弹呼啸而来,露头爆头、露手穿手,要么继续蹲着,要么立刻去死!

    也有不信邪强行起身的,然后他就信了,可惜再没后悔机会。

    也有想趁着换弹夹空隙反击的,手枪嘛,只要不是特意改装,弹容没多少的,但结果却是地上再添几具尸体……快,太快了!单手持枪压制之余,甚至都不用一息时间,另一只手便装好了新弹夹,再次挥舞双枪持续压制。

    没有止境,没有反击,甚至连撤退逃生的希望都没有!

    因为地形,虽然土丘并不算高,但也足以俯视全场,一旦离开掩体逃窜,那就等于是把后背卖了,必死无疑。

    那道静静站立的恐怖身影,就像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沉甸甸压在中岛川等人心头,喘息似乎都显得尤为困难。

    重压之下,看不到生还可能的几名杀手爆发出了血性,一次简单沟通过后,所有人蓦的自掩体后方齐齐起身,怒吼端枪,发起自杀式还击……

    这看起来似乎是当下局面唯一的解决方法,出来是死,拖着也是死,既然总要有人死的,那不如一起杀出来,让对方去选择,这样总有在刹那间活下来的人,可以有机会开枪打死对方!

    想法不错,但他们还是低估了唐朝的能力。如果这么容易就被破解,又谈何无限压制?唐朝又怎么可能只凭一手枪法就登上全球百大杀手榜?

    除非,是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采取这样的办法,十几名杀手同时起身还击,那唐朝说不定就暂时退避了,毕竟现在的他远没有前世那般超神状态,有些情况也不敢去赌,直白点说就是意识有,操作跟不上。

    但现在嘛,不过区区几名杀手而已,还是可以轻松吃下的。

    双手一错,砰砰砰……枪声刚一响起,几乎是不分先后,几名齐齐起身的杀手便同时后仰,栽倒,整整齐齐!

    丛林重归寂静,有山风掠过,打着旋儿将场中火药及浓郁血腥气味蔓延开来,直欲令人作呕。

    唐朝不为所动,也确实无需大惊小怪,比起前世他做雇佣兵时见过的无数大小战场,眼下这真的只能算是小场面,咔,退下空弹夹,再从后腰处取下最后一个新弹夹,装上。

    似乎是因为敌人大局已定的关系,这翻动作相比起之前战斗时显得异常缓慢。

    这都能忍得住……摇摇头,随手一枪,砰,打在土丘下方一块岩石之上,飘起些许白灰,

    “那边那位,不打算出来替你的同伴报仇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