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39章 跟踪踩点
    爱情只能用爱情来偿还。

    这是一句名言,具体是哪个名人说的唐朝不记得了,他看书一向很杂,或者说漫无目的。大概是哪本言情吧,记忆不是很深刻,说明并未在意。现在忽然想起来,是因为他听到了另一个版本。

    当爱情不足以偿还爱情的时候,或许谋杀,能填补一些空缺。

    这是柳井惠美子的做法。

    唐朝谈不上赞同,也称不上反对,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立场就算再客观,也最好不要插手其间。他只是在听完这段故事后,离开小楼,有点感慨。

    唐朝不是哲学家,但他是杀手,杀手往往意味着死亡,而死亡正是哲学的一大命题,所以唐朝有些抑郁,就像绝大部分的哲学家都会抑郁一样。

    这种状态不是很正常,唐朝察觉到了,但他并未强行克制清空,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算是杀手的一种职业病吧,高频率、近距离的接触死亡,类似丑陋虚伪贪婪嫉妒等等负面因素就会随之纠缠而来,就像夜路走多了终会遇见鬼一个道理,单纯逃避是避不开的。

    一味强忍的话又容易出问题,自杀自残什么的。

    发泄出去才是硬道理,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同行杀手在冷静高效的完成任务后,反手就会干出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来,飙车、蹦迪、玩女人等等还是正常操作,嗨面、放血、关自己禁室,各种极限作死运动等等,那都是做得出来的。

    反正唐朝就尝试过这上面的大部分,直到后来自毁欲望渐消,迷上音乐才稍稍好转。

    扯远了,以上这些都是在负面情绪激烈的时候才会用到,现在只是有点小抑郁而已,用不着玩音乐,唐朝决定去杀个人压压惊。

    是的,唐朝选择的是擒下物部平成的任务,这是肯定的,也在他专业范畴内。至于找小孩,别闹了,十几年没见,又没个照片什么的,别说唐朝,就算是柳井美惠子站在她孩子面前,估计也未必能认得出来,摆明的没戏。

    ……

    次日下午,市区。

    仰面躺在高楼楼顶,无聊数着天空云彩的唐朝有些困顿,嗯,任谁监视了整整一夜外带大半个白天,都会疲倦的。

    杀人压惊计划进行的不是很顺利。

    目标物部平成见到了,上午在对方家门口,远远的匆匆一瞥,对方就钻进了防弹车,在前后明里暗里十余保镖的护送下抵达公司,直接开进地下停车场,然后经由电梯直达公司楼层,一直到现在再没露过面。

    顺带提一句,楼层外窗也用了阻挡材料,唐朝现在的位置很好,但也丝毫看不见对面大楼办公室里的情况。

    尽管早已有心理准备,对方在知道暗杀临身时肯定会做出应对措施,但眼下这偌大阵仗还是让唐朝不免有些皱眉。

    踩个点而已,用不着这样吧……

    家、公司、车,中间的路途、甚至包括地下停车场里的那个电梯,都是有派人把守的专属电梯……所有一切常规不常规的下手地点,都防守的滴水不漏。也包括唐朝眼下所待的楼顶,一刻钟前刚有人上来看过,且还在不断循环巡视着周围高楼……

    这就不单单只是防御了,对方是想主动出击把他挖出来,彻底解决问题。

    地头蛇的优势啊……摇了摇头,唐朝翻身站起,简单清理了下痕迹,便按动电梯下楼。下一次的巡逻并没有这么快到来,但待在这里也毫无收获,不如找个地方先休息下,等对方下班再说。

    尽管现在时间紧迫,但进入任务状态后的唐朝是很有耐心的,这也是一个杀手的基本素质。

    况且,一天踩点下来,也不是什么好消息都没有。至少唐朝确认了物部平成是有正常外出活动的,这就是个很好的现象。

    要知道隐秘家族当权者这种存在,比如物部平成的哥哥,也就是物部家族的当代家主,那是轻易不会外出的,所居住环境也不是什么市区公寓别墅,而是在郊区,甚至是在深山老林里的祖宅,百余年经营下来,和小型军事基地几乎没什么差别。

    目标对象要是躲在这样的地方不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头疼呢。

    下楼,站在街边,唐朝转头四顾了下,准备找间咖啡馆热饮店什么的,就见对面大楼地下出口,一辆眼熟的黑色雷克萨斯开了出来……物部平成的车?

    下意识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半,远没到下班的点。

    突发情况?还是诱饵?

    后者是极有可能的,尤其是在对方主动出击意愿强烈的情况下。

    唐朝眼眸闪了闪,看着那雷克萨斯在前后两辆轿车保护下从身前驶过,挥手招了辆出租车,随口报了个地址。

    踩点嘛,自是了解的信息越多越好。至于诱饵,说实话,唐朝并不十分在意,甚至如果物部平成真愿意当个诱饵的话,那唐朝是求之不得的,要知道结果成功的那才叫诱饵,失败,那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出租车驶出几条街区后,在个没监控探头的地方稍停了下,唐朝顺其自然的坐上驾驶位,远远坠着那辆雷克萨斯。

    至于原来的司机,他现在是乘客,在后座躺着呢。不要误会,只是晕了而已,唐朝杀心并没那么重,这也是现代杀手的主流作风,一般情况下不会涉及普通人的生活。当然要是情况特殊的话那就不好说了,炸几条街只为跑路的唐朝也见过……

    走走停停,能看得出来对方车队是有个优秀指挥者的,虽然眼下唐朝手头可供利用的资源很少,车也就一辆,但自诩跟踪技术还是过硬的,对方应该也未察觉到危险的存在,但还是在类似红绿灯、转道口这些地方,玩了点小心机、脏套路,直到驶上一条大道,这才开足马力疾驰而去。

    眼下还是市区地界,唐朝自然没有半途放弃的道理,继续开车跟着。大约二十分钟后,对方车队放缓了车速,缓缓靠边,唐朝则保持原来的速度继续向前驶去,越过对方后,若有所思的看着侧前方一栋占地面积颇广,外观端庄肃穆的大楼。

    大阪市.政厅会馆?

    快速在前面拐角处绕了个圈,缓缓靠边停下,透过车窗,远远看着雷克萨斯驶进会馆前一侧广场,停车,开门,率先从副驾驶位置下来的是个身穿西装、带着耳机的年轻男子,颇为机警的扫视四周。

    这人唐朝认识,中间人提供的资料里面有,名叫风间佑真,是物部平成最为信任的副手,后者的安全防卫工作基本由他全权制定。

    这样的人在上点规模的隐秘家族内是必不可少的,一般是孤儿,被家族收留后都会经过番专门培训,天赋高的如风间佑真这样的还会再培养,直至成为当权者的影子或者左右手,天赋低的也能成为精英护卫或者打手,且无论是哪种情况,忠诚度都极高,基本没有背叛的可能。

    远远的,唐朝今天第二次见到了物部平成,看来不是诱饵,而是真有什么避不开的应酬。

    下车后,物部平成似乎与风间佑真产生了点小分歧,因为两者在说话时,前者忽然抬手扇了后者一记耳光,后者低头,身躯却依然挺直如枪,随即物部平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两人应该是达成了某种折中,风间佑真向后面两辆车上的下属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原地待命,自己则带着两名护卫紧紧跟着物部平成,进入会馆大门。

    见到这里,唐朝侧头想了想,三秒钟后,推门,下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