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55章 超能失控(五千五+)
    上午,八九点光景。

    张强从租房床上醒了过来,有些茫然的看着透过窗帘射进来的阳光,下意识抓向枕边,摸了几下,最终从枕头底下摸出个崭新手机,点开屏幕,是个页面,退出,再看时间,八点五十。

    “卧槽!”

    一拍脑袋,神情有些懊悔,定好的计划是每天六点半起来运动锻炼的,今天竟然又错过了……明天一定按照计划来!一定!

    如此想着,张强甩了甩头,挺身就要坐起,“咝……”倒抽了口凉气,低头看向小腹位置,拉开秋衣,黝黑肚皮上,贴着大张膏药,边缘处仍能看到小片黑青淤血,形状依稀是个鞋底模样。

    昨晚那个老头……张强眼中闪过些许恐惧,不过随即就被愤恨遮盖。冷静,出手这么重,对方肯定是有练过国术的,就像里写的那样,就是不知道是八卦,还是形意……很可能是太极,那么大岁数还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道,只有十年不出门的太极才能办到!

    不过没关系,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自己还年轻,对方却没几年好活了。而且如今武道势微,单凭拳脚根本成不了势,就像昨晚那样,对方最终还是败在了他手里。只有具备神通的人,才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

    是的,张强是有神通的,或者说是异能,就像他平时爱看的里写的那样,不过他还是喜欢神通这个说法,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神通是怎么来的,老实说,张强自己也有点茫然,那天他就像平常那样去电子厂上班,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当他坐上工作台,看着手旁的工具,以及身前流水履带上滑过的零件,奇妙感觉就来了,一伸手,镊子、螺丝、图钉等等一些质量很轻的金属物件,便自动飞到了他身旁……幸好他的工位在角落,本身也是个存在感极低的人,一年下来,能叫上他名字的同事也没几个,所以没人发现他这里的奇怪状况。

    这是要搁在别人身上,可能就曝光了,但张强没有,他觉得自己有很好的心理素质,亦或者说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天道轮回,这次终于是轮到他了!

    第一次施展神通的经历算不得好,因为张强很快就流出了鼻血,晕倒在工作台上,周围零件撒了一地……也就是零件落地的动静,才让周围人注意到他,并把他抬到了工厂的医务室,昏迷半天,等他醒来的时候,工作也就丢了。

    没有经过检查,但主管说他身上有疾病,不适合再在厂里工作,明显是怕有隐患担责任。张强看出来了,但并没有沮丧争吵,因为当时他手里握着一根针,那是他醒来后吸来的针筒针尖,只要神通还在,一份收入微薄的工作而已,他并不稀罕。

    随后就是各种偷摸的实验,他发现并不是所有的金属都能操控,铝合金就不行,但铁、铜、钢就可以,其中铁器操纵起来最为得心应手,另外就是距离、物体的质量,目前他只能操纵三丈之内的小巧物件,再远一些就没反应了……没关系,这只是暂时的,张强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熟练度的提高,他的神通绝对可以变得更强,书里也都是这么说的。

    很快,他就选定了武器,便宜好买又极容易偷袭得手的铁钉!再试了下型号,他采用了八十毫米的铁钉,伤害颇为可观,这点他在郊区的流浪猫狗身上已经试验过了,很好用。

    除此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张强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另一个特质,那就是极低的存在感。打小他就是这样的,就算是最亲的父母,有时也会忽略他的存在,饭菜上桌,一家人吃完了才可能意识到他并没有上桌。走夜路就更是如此了,他本来的皮肤就比较黝黑暗沉,跟着人后面走一路回家,对方都能毫无察觉……

    当然,这原本并不算是什么神通,但在他觉醒操纵金属这个神通后,也不知道是关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发现他的存在感更低了,而且他的皮肤会变色,就像变色龙一样,周围是什么色彩,他的皮肤就会跟着变化什么样的色彩,这在白天效果还不够明显,但等到晚上,脱掉显眼外衣,他就可以完全融入黑夜,除非是在极为靠近的情况下,否则谁也发现不了他。而他存在感本来就低,根本就没人会主动靠近他。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不知道算不算神通的特殊体质,张强才会想到去借钱。

    是的,他管这个叫借,因为他真的不想偷,一个主角混成这样太过丢脸了。但是没办法,工厂上班的收入本来就低,试验期间他早早就花光了本来就不多的积蓄,后面只能上街找老虎机,去一个个吸里面的硬币才能吃上饭,但是这样的效率实在太低了,他要去搞钱、搞大钱才能继续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

    踩点的目标是江月公馆,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他知道原来电子厂的老板就住这里,他也曾经进来过一趟,被拉壮丁给老板搬家具的,那个黑心狗东西,加班从来不给加班费,定下的各种规章制度又不断扣去他们该拿的血汗钱,拿他的钱是应该的,不算借,不用还。

    只可惜,几天晚上来家里都有人,不好下手,张强就换了个目标,一个粗心大意忘关窗户的一楼住户,他翻了进去,满载而归,共借了十多万。其他还有些首饰什么的他没拿,盗亦有道,更何况这只是借,要还的。

    这么大笔钱解了张强的燃眉之急,不用再借住在一起出来打工的同乡那里,他的神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住别人那终究有暴露的风险,所以搞到钱后他就立刻搬了出来,租了个单室套,租金贵的吓人,但他现在付得起,实际这也只是过度的,有神通在手,张强坚信,很快他就能在这座城市里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正是因为这个远大目标,第二次劫富济贫行动很快到来,是的,这次不叫借,也不叫偷,叫劫富济贫。

    张强不再想像第一次那样去借钱了,虽然迟早会还,但那终究不是主角所为,落了下乘。他要挑那些黑心奸商下手,就像电子厂老板那样的,劫他们问心无愧,济自己这个贫也心安理得。

    目标自然还是江月公馆,这里有钱人多得是,还喜欢在家里放大量现金,作为下手目标再合适不过。问题是如何辨别他们赚的是否是黑心钱,这一度让张强很烦恼,直到他有次看到了路边的乞丐……

    灵机一动,张强也扮做乞丐蹲在了江月公馆的进出路口,门口不让蹲,会被那些狗眼看人低的看门狗撵,结果一天乞讨下来,车来车往,没人注意到他,也没人向碗里丢一分钱,直到傍晚时候一辆车驶过,车窗摇下,有人吐了口痰在他的碗里……

    张强瞬间怒了,甩出铁钉扎爆了对方的车胎,然后看着对方郁闷走下,徒步走进江月公馆,张强跟在后面,第二笔钱就这么到手了,三十多万的现金,他在对方墙上留下了为富不仁四个大字,以示警醒。

    再接着趁前老板家里没人,砸破窗户再劫一遭也就顺其自然了,他将屋里翻了个底朝天,最终拿回来五十多万的现金,以及价值二十万左右的首饰,这次他留下的是狼心狗肺!

    或许他被剥削的收入并没有这么多,多的那就当做利息了,他做事很公道!

    几次连续成功让张强收获了大量的金钱,也拥有了爆棚的自信心。他决定干票大的,去劫豪宅,这次他没有再扮乞丐试探,因为没有必要,这样的人家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有钱。但这次他失手了,窗户刚刚砸破,刺耳警报就响了起来,他只能选择狼狈逃跑。

    但是没关系,他早就看好了退路,更何况那是晚上,他脱了衣服塞进垃圾桶,跑上假山,爬上棵树待着。秋天的林木树叶早已掉落,光秃秃的根本藏不住人,但是他可以,因为他只要待着不动,那就是段树杈,没人会去关注树杈。结果也就是如此,那些保安还有随后而来的警察,就在他眼皮子搜来搜去,一无所获,最终只能无奈离去……哈哈!

    “咝咝咝……”

    龇牙咧嘴的撕掉膏药,张强捂着小腹下床,翻了下抽屉,又重新找出一张贴上,顺手他将抽屉里的一个黑皮记事本也拿了出来。

    翻开,第一页是个日程训练表,体能、看报、飞钉等等项目排的密密麻麻,前一个月基本没有空缺,最近一段时间却变得稀薄许多,拿起笔又在今天的号头下遗憾的打个叉,再次提醒下自己,明天一定记得按时训练。

    继续往下翻动纸张,顶端位置依次写着目标计划、神通灵感、注意事项等等,仍旧是密密麻麻,他翻到了注意事项那一页,第一行写的是:给二槐子爸妈一百万,养老送终,后缀标注着五颗五角星。

    看着这行自己亲手写下的字,张强目光不由一颤,二槐子……为什么你不打招呼就跑过来看我?为什么是你撞见了我在使用神通?为什么……现在的你,应该还在那个垃圾场里吧……我去你租房看了,好几次,没人报警,也没人注意到你不见了……我们这样的人就是这样的,就算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也不会有人在意。所以我的神通真的不能暴露,一丝丝风险都不可以,这是我唯一翻身逆袭的机会!二槐子,希望你不要怪我……

    垂下目光,摸出支黑色中性笔在下面添了一句——江月公馆,有老头会国术,疑是太极,短期内不可招惹,后缀画了三颗五角星,以表示重要等级。

    张强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没念完,但他看的书不少,虽然大多都是些网络,但里面一样有知识与道理。

    张强觉得有这也就足够了,剩下的就是不断实践验证的过程。

    他甚至还学会了总结,就像书里的主角那样,在前期实力未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一定要学会隐忍、谨慎、外加审时度势。

    不是胆小,是的,现在不是快意恩仇的古代江湖,做事情一定要有脑子,有计划,凡事未算胜先算败。所以他只要出门都戴着手套,穿有帽子的外套,还有口罩,走路基本都绕着摄像头,唯恐留下什么痕迹。拿回来的钱也没有都存入银行卡里,目标太大,可能会被查问,每天几千块,一笔一笔存比较安全。他下手对象挑的也都是做生意的商人,而不是那些当官的,后者的能量比较大,现阶段下手容易出现问题,不保险……迟早弄他们!

    当然,豪宅失手的那次还是大意了,不过没关系,吸取教训以后注意就是了。反正张强也不打算再在江月公馆下手了,那里已经引起了注意,是时候换个目标了。

    至于昨天晚上的出手……

    张强打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一样,当然都是崭新的,刚买不久,花了他一万多呢,要是搁以前不说舍不舍得,肯定是买不起的,但现在就无所谓了,他还记得当他拍出一万多现金在柜台上时,那女营业员露出的惊诧表情呢,呵呵……就是可惜了,从头到尾她都没露出鄙视的样子,可能是隐藏的比较好吧,没法像里写的那样爽快打脸。嗯,主要应该还是太便宜的缘故,以后买房买车说不定会遇见……

    打开网页,进入当地某论坛,很快就找到个回复数上百页的热门帖子,帖子内容张强已经看过了,是个被高利贷害得家破人亡的可怜女学生写的,里面高利贷公司的种种卑劣手段,女学生家里的悲惨遭遇,让张强看的怒不可遏,再发现那公司的老板,又是住在江月公馆后,张强当即决定破例出手,替天行道!

    第一次杀人,张强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看着三根铁钉顺利穿过目标胸膛,听着耳旁的惨叫,心中不起丝毫波澜,就像是试验时看着那些被射杀的流浪猫狗一样,他表现的异常平静,甚而还有些愉悦。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念头通达吧。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现在就是天道,对方自然就是刍狗了,双方都不是同一层面上的生物,谈何兔死狐悲,心有戚戚?

    当然,二槐子不算在内。那也不是他杀的,至少张强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他只是轻轻推了一把,真正的凶手是那个肇事司机,将尸体运到垃圾场丢掉的也是那肇事司机……

    啪啪敲着键盘,在回复框里写上——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行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点击发送的时候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被张强逐一删掉了,不行,听说现在网络也查得挺严的,搞不好发出去就可能被怀疑,还是做个无名英雄吧。

    遗憾的摇了摇头,同时张强心里又有点微爽,他有点迷恋上这种感觉了,等那狗老板死讯传出,想必这帖子下面全是对他的赞誉崇拜吧,哈哈……

    这么想的话,那个电子厂老板也该死,虽然没有引发众怒,但恶终究是恶!要不,下一个目标就选择他?

    张强有点心动,无意识刷新了下页面,一个新帖子冒了出来,长长标题加红加红异常显眼——惊爆、惊爆!诸位麦芽糖们,你们没戏了,你们的女神已心有所属!

    下意识点开,先是一张高清宣传照,一个颜值颇高、气质独特的大美女,尤其那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眼,当真千娇百媚,勾人魂魄。是楚枫雅啊……继续拖动滚轮,下面就是几张貌似偷拍视角的现场照片了,不是很清楚,但能辨认出镜头主角之一正是楚枫雅,坐在电动车后座上,一手拿着头盔,一手拍着前面人的后背,脸带笑意,状似打情骂俏,关系极为亲密的样子。

    下面回复区一片哀鸿遍野,外加各种羡慕嫉妒恨。帖子热度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猛涨,瞧着追上那个可怜女学生的帖子也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戏子当道!”

    冷哼了声,张强心情不是很好。原因当然不是什么瞧不起戏子,实际上他还是挺喜欢楚枫雅的,也听过对方的歌。不过却算不得什么粉丝,以前的他也没那个经济条件追星,最多就是从网上下载些免费歌曲听听。

    之所以现在心里不是很舒服,原因也很简单,楚枫雅是个美女,但却不属于他,仅此而已。

    好吧,张强这是嫉妒了,以前他不会有这样的想法,相较于这些,每天能多加工几个零件多挣点钱才是最实际的,但现在神通在身自然就不同了,就像里写的那样,他现在也算是大隐于市的奇人,虽不是从哪座深山古刹里面跑出来的,但红尘练心还是很有必要的,如此被几个大明星、总裁类的美女纠缠,自也是顺其自然的待遇机缘。

    但现在……我这才刚出山,还没来得及救你呢,你怎么就有主了呢……该你没福缘啊!

    大致就是这样的想法。

    张强有点遗憾失落,但也没往别处多想,毕竟天下明星那么多,美女也那么多,少了个楚枫雅并不算什么不是吗?

    正待叉掉页面,放在鼠标上的手掌却忽然顿了顿,“嗯?”张强上身前倾,凑近看着照片里那骑着电动车的男子,不是很清楚,放大,脸庞五官更模糊了,但大致轮廓和衣物却是能瞧得清楚。

    “这人……”

    张强皱起眉头,脑海里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他在击败那会国术的老头,跑出江月公馆后其实并没有走远。相反,等警察来到,他又走了回来,原本是想趁乱打听下情况,看自己有没有什么疏漏被查到的,但有个看门狗一直不让他靠近警戒线,怎么说都不行,他只好转身离开,这时另一个人上前,貌似与看门狗认识……

    “也是个看门狗?!”

    意识到这点,张强脸色逐渐阴沉下来,本来已经压下的嫉妒心瞬间腾腾蹿起。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

    主要的是这人设、这剧情,他在里看过若干遍,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保安与大明星的爱恨纠缠……什么意思?都市兵王回归?杀手重生?你当你特么才是主角?!

    一方天地,一个时代,只能有一个主角,那就是我张强!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抢我的气运机缘?

    你——该死!

    …………

    …………

    PS:作者的话,就是下面的框框有字数限制,就写在这里吧,不算五千五内。

    这一章写完,狸猫有点感慨,想起了一个人……

    那是08还是09年,狸猫还在读大学,国庆放假没回家,与几个同学一起打份临时工赚点零花,在一家日料餐厅后厨帮工,大概就是摆摆拼盘什么的。

    厨房里有个小伙,瞧着挺成熟的,至少二十五六这样子。后来稍微熟悉了才知道他14岁出来打工,碰到狸猫时也才17而已。性格内向,基本不与人交流,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网络。

    一次晚上忙完集体吃饭时,不知怎么的聊到了古代神话人物,他难得的开口参与,且一说就是口落悬河,滔滔不绝,东皇太一、元始天尊,盘古斧、东皇钟什么的,就是洪荒体系里的那一套,有同事撩拨他说他这些都是错的,他生气与人争辩,先是拍桌子提高音量,随后面红耳赤,最后从狸猫当时所坐的角度去看,他整个眼眶乃至眼睛里面都是红的,血丝的红,几欲疯癫……

    时至今日,狸猫依然清楚记得他当时的样子,也记得那双眼睛!

    最后,那与之争辩的同事应该也恼了,就说里面的东西就你这傻子会去信……大致类似这样的话,他就忽然不说话了,然后起身摔了饭盘,走了……

    狸猫不知道书友大致都是什么年龄段的,如果也有十七八九岁这样的,狸猫想请你们知道,文字、漫画、乃至影视确实都可以满足精神需求,但这些东西说穿了无非也就是个消遣罢了,切不可沉迷。

    实际上,狸猫越来越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全身心沉迷的。一旦沉迷,结果往往也就会伴随着许多不是很好的东西。

    嗯,就说这么多吧,怎么感觉在砸自己的饭碗啊,笑……不过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啊,诸位明白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