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65章 不乐观的局势与撩起的火气
    雨一直下。

    深山中的小庙,全然没了往日的安静祥和。东南方斑驳外墙,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八个明黄大字原本就已随着岁月流逝模糊了许多颜色,现在本该是回字的地方也成了个漆黑大窟窿,似乎在预示着小庙已经回不了头的命运。

    厮杀、呐喊、惨叫,以及连瓢泼大雨都无法彻底冲刷干净的血水,目光所及,庙内庙外几乎处处都在激烈搏杀,可惜了这清静地方,已然成了杀戮修罗场。

    “西边内墙……敌人有七……八个!飞舟受伤,小北、小北……小北沉默,已有三名敌人脱离,二组注意身后……”

    “后庙,小孙被缠住,无法支援,我去前往阻挡……柴房内三名香客去往后山,具体情况不明……”

    “小段组长负伤,老阎沉默,三组需要支援,重复,需要支援……我是小段,别过来,敌人的目标是大殿……”

    “我是高长风,小段,撤去偏殿,少柏过来接应……五分钟后,我可以到!”

    “收到,明白!”

    ……

    厢房内,耳麦里断断续续传来的战情汇报、以及永远也无法再次唤醒的沉默代号,让宗清神色愈加悲伤难看,还有些许的懊悔。最后,看着身前桌上的小庙地形图,化作一声长叹,“大意了啊……”

    其实不是大意的问题,对于今晚可能会遭到袭击,他是有心理准备的,就像之前说的那样,这是次绝佳机会,对方没理由放过。唯一算漏掉的可能就是敌人的数量,这与之前所收到的情报完全不能匹配,不该这么多的……正是因为这点误差,让他错判了形势,进而做了错误的战术布置,原先小庙四周分散出去撒网的人手,遭到了全方位的压制,非但无法成功收网,现在倒有了被对方各个击破、收网包饺子的趋向。

    “不是你的问题,宗队。”屋内还有两人,一个是那神情淡漠的小情,另一个回话的则是之前窗前感慨的阿青,也是名火系异能者,当然,这异能现在是毫无用武之地,“战斗尚未结束,我们还有补救的机会。”

    “嗯。”宗清轻点头,站起身来,“走,去大殿。对方的目标是舍利子,护住这个,我们就有翻盘的机会!”

    事实真是如此吗?或许只有宗清自己知道,不过连他这个战术制定者都要下场搏命,也就能大致清楚现在局势不乐观到何等地步。

    拉开门,大雨滂沱。

    没走出几步,宗清忽然开口,“九点钟,30、75!”话音落下,阿青手掌一翻,一柄飞刀果断出手,破开雨幕不知道射去了哪去,但短短呼吸后一声惨叫便传了过来,“25、65。”又是一柄飞刀甩出,惨叫声戛然而止。

    毋庸置疑,一名敌人丧命了。

    这无疑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一幕,就算那两组数字代表着的是某种方位、高度,但在这恶劣环境下,谁又能看出十米开外精准报点呢……宗清可以,虽然很模糊,但是放在眼下足够了。双眼瞳孔急剧收缩,旋转,一如几天前在唐朝家中出现过的那样,宛若万花筒。

    这也就是宗清的异能,他的眼睛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远景,也能微观到常人无法捕捉的细节变化,听起来似乎就是望远镜和放大镜的结合,有点废材的样子,但别忘了望远镜在眼下可瞧不出十米开外……

    随着一声声精准报点,再加上阿青那手飞刀绝活,不一会便有好几名敌人伤亡在他们手上。

    这等战果无疑是惊人的,要知道对方可不是什么街头混混,而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至于具体水准有多高,反正不比他们九州崛起差就是了,否则对方就算人数众多,也不可能把他们打得这么惨。

    换而言之,这也就是异能的神异之处,虽然起到关键作用的是环境,但环境气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不公平的只是宗清有这异能,对方没有。那宗清就能比对方优势那么一丁点,可别小瞧这一丁点,那很可能就是胜负生死的差别!

    不过,都是专业人士,这边局部战况的陡然失利,应是被对方有所察觉,很快,宗清的报点声便不得不停了下来。对方在有意识远离这区域,或者先行躲藏了起来。当然,只是暂时的……

    转过厢房拐角,那一直跟着沉默不作声也未出手的小情,忽然踏前一步,只是后背微躬,便直接把宗清震退出去,这不是忽然反水,而是,

    轰——

    一侧墙壁蓦的炸裂开来,碎石砖瓦到处飞溅,紧跟着一道匹练刀光悍然冲出,杀意临身。接下攻击的小情半步不退,只稍一蹲身,任由刀光贴肩划过,拖出道深深血痕,弓步、冲拳,砰,尚未瞧清楚身形的袭击者便被砸回屋内。

    “小心!”

    突袭围杀才刚刚开始而已,或是破窗而出,或是从廊道石柱后面转出,或者干脆就是从房顶屋檐纵身跃下,远远近近,隐隐约约,数道身影携着令人睁不开眼的雨幕疯狂杀来。

    “25、85……退!”

    毫无疑问的一场苦战,就像庙内其他地方上演的一样,短时间内可能无法分出胜负,但宗清几人的支援意图却被拖住了,这也就是对方的目的,各自为战的情况下,人数多的一方占据天然优势……

    ……

    山涧下,唐朝正在脱衣服。

    在他脚旁,躺着名脑袋诡异扭曲的男子,动也不动,胸膛不见丝毫起伏,显然是死透了。死因是巨大冲击力外加脖子下方的一块尖锐石头,这不是运气所致,而是下落时某人刻意调整的结果。

    方才的情况,唐朝确实没有太多选择,如果他不冲出来带着这人滚下山涧,梁哥多半会被一枪干掉,那随之而来的后续就会更复杂……还好,山涧不算太高,又有这位好心的仁兄做肉垫,倒是没受伤。

    不过,事情到这不能算是结束。

    唐朝当然可以躲在这里不出去,相信对方也不会因为一名同伴就冒险下来搜索,地下世界里的人还没那么古道热肠。只要他挨到天亮,或者等这场雨停,那肯定就会有人过来寻找生还者,毕竟这是在国内,到时他也就能顺其自然的脱困出去。

    但遗憾的是,现在山涧上的人是谢薇,是目前糖豆最为亲近的谢家亲人,他不能不管。

    另外,不得不说,唐朝此时也确实被撩起了火气。

    讲道理,地下世界厮杀很正常,但也没必要对几个普通人赶尽杀绝吧。

    之前柴房就不说了,虽说并不在庙内范围,但距离确实很近,把他们算进去一起攻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情有可原。但他们都跑出来进后山了,摆明着是不想掺和,这也要杀?别说雨大看不清楚,那是扯淡呢,对方分明就没打算让人活着离开,否则也不会布置这么大的包围网。

    咔咔咔……身躯在膨胀,同时,五官面庞也在悄然变幻着……

    几分钟后,扒下那身黑色作战服,顺带摸出把质量不错的匕首,哗哗雨幕下,有闪电当空划过,刀刻斧凿般的俊朗面容抬起,观察了眼山涧石壁,几步踏水奔出,纵身一跃,轻点几次便好似夜枭般垂直上升,再借住棵被风雨压弯了腰的小树稍一晃荡,重新回到山涧上方。

    扫视左右,视野范围内并没有活人,只在岩石缝隙间留有一具尸体。一刀戮心,自然是梁哥的成果。

    大致看了下周围尚未被冲刷掉的痕迹,唐朝很快确定了谢薇两人的行踪,快速追去。

    还不算太蠢……对于两人的离开,唐朝是早就有想到的,这也是明智的决定。

    谢薇的话不好说,虽说是知道取舍轻重的女强人,和他也没啥共同话题,貌似瞧着还不怎么待见他,但那只是怒其不争的一时喜恶而已。实际上她对自己的真实态度,应该是来源于糖豆的爱屋及乌,所以若只是她一人的话,现在估计是在想办法怎么找人救他,或者是如何下山找到他的尸体。

    好在还有梁哥,离开的决定应该是他做的,这倒不是说绝情,他是谢家的护卫,首要任务自然是要保证谢薇的安全。

    脚下一错,急速行进中的唐朝骤然静止,侧耳倾听,哗啦啦雨水声里,隐约带着点不同节奏,大约每隔七八秒便响一下……

    枪声?

    只一闪身,唐朝便融入了茫茫雨幕,瞬间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