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80章 细节,决定一切
    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的时候。

    酒店里,韩金世睁开了眼,没有丝毫空蒙迷茫,眼眸里一片清明。

    杀手本来就是睡意极浅的生物,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惊醒他们,普通人或许在乍醒后反应会迟缓上一段时间,但杀手不会,他们时刻都在保持着暴起而战的状态。当然,也不是所有杀手都是如此,但韩金世确实是这样的,这也是基本职业素养,对于那些不重视这点的同行,他瞧不上眼。

    穿衣,洗漱,有条不紊。

    做完这一切后,时间还早,韩金世在房间里寻了块空地,双腿岔开,阖上双眼,调整呼吸,以一种极为舒服的姿势静静站立着。

    这不是站桩,更不是打坐,但也是一种修行,名为合气道。

    这是一种源于岛国的防御反击性武术,随后流传南韩,主要技巧是摔法和拿法,也有击打,不过是次要的。

    韩金世没有去练那些技巧,防御反击也不是他的作战风格。之所以修行合气道,只是因为他看上了这种武术的理念——本我与宇宙的运作相调和,最终使自己与宇宙合一。

    韩金世觉得很有道理,最重要的是这种修行对职业有利。他有很多次距离目标对象只有一步之遥,但对方却毫无察觉。因为他能很好隐藏杀心,即便彼此擦肩而过,也不会泄露丝毫杀意。

    如此站定了约莫有一个小时,韩金世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再次走进洗手间。

    这次就是化妆了,他待会要出门。

    资料虽然有了,但那是别人给的,即便那别人是组织一手精心培养出来的探子,但是,不保险,他需要亲眼确定观察。

    另外,就是任不平了。这方面探子死得太早,并没有相关资料传送过来,但他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一个小孩,或者说是一个白痴,在第五论坛这种圈内人聚集的地方也敢主动暴露信息……怪不得华夏这么强大的国家,九州崛起在地下世界的实力却那么孱弱,职业素养都不重视,简直愚蠢的不可饶恕!

    花了大概有半小时的时间,洗漱台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极为平庸的中年男子面庞,皮肤粗糙,两鬓微霜,咧嘴笑了笑,透露出些世故精明,也透露出些谦卑讨好……每个街角路口都会见到类似这样的一张脸。

    人到中年,有家庭有事业,或许还有一辆便宜小车,一间还在还着贷款的房子,多是干的销售类工作,不是最底层,但也没能爬上中高层,小组长或者小主管,每个月都背负着巨大的业绩压力,但薪水所得只能将将满足一家老小所需,看不见前路奔头,但也不敢随意停下转行,就这样盲目且背着责任活着……

    打量了会,好似还差了那么一点,想了想,韩金世又从行李中找出枚戒指,一枚很普通的戒指,套在左手手指上。

    再次打量一遍,轻点头表示满意。细节,才是易容骗术最容易得手的精深技巧。

    打电话通知前台不需要清扫换洗服务,随即,韩金世又翻出个帽子戴上,低着头,出门从楼道下去,丝毫不引人注意的穿过大堂离开酒店。

    ……

    随后三天,韩金世不断变幻着各种身份出门,大多是中年男子,只是气质不一,这也是他易容骗术最拿手的领域。

    踩点结束。

    原以为最难搞定的任不平,没曾想是信息最多的。

    到处打拳,到处惹事。相信要不是九州崛起在后面压着,估计都不要踩点调查,光看每天报纸都能收集到诸多信息。

    还真是一个白痴!

    只是这几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对方并没有露面,但是没关系,他已经打听到了,就在今天晚上,对方会去一家跆拳道会所踢馆。那家会所内部结构包括周围地形他都踩过点了,很适合下手的一个地方,但是九州崛起应该会派人跟着,这个倒是需要注意……

    至于梁天华和那个小保安……好吧,韩金世并没有花太多功夫,只是大致的远远瞧了一会。

    这不是大意,韩金世也不会大意,这两者确实没有细致调查的必要,普通人就不说了,活动范围还很固定,一个刚出院在家里养伤,一个每天守着小区门口,只在傍晚时候会去周围某个大型市场买菜回去做饭,然后就再也不会出来。

    作息极为规律。

    如果不是计划已经制定,都不需要踩点,一个小时,他就能悄无声息的杀掉两人。

    哦,所花去的一个小时,并不是动手时间,而是两者住的距离比较远,中间车程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今晚动手……

    ……

    傍晚,四号门岗亭,刚准备收拾东西下班的唐朝,一抬头,一道身影堵着大门。

    单马尾,蛤蟆镜。

    唐朝一见不禁就乐了:“可以啊,半月不见行情见涨啊,这都混成明星待遇了?”

    是的,虽然同样带着蛤蟆镜,但来者并不是楚枫雅,而是最近名声大噪的民意先锋,郭木兰。

    “我请你喝酒……”

    “啊?”

    郭木兰声音压得很低,还有些沙哑,唐朝一时没听清,随即就见她深吸了口气,以一种更为沙哑的嗓音:“我……我请你喝酒吧!”

    隐有泪意,似带哽咽。

    唐朝一愣,这才注意到对方虽然还是那身工装衬衫打扮,但却完全不见了往日风风火火,英气满满的气场,相反,丧气十足,站在那好似具空有外壳的干巴巴躯体。

    这是伤了啊……大致明白什么的唐朝想了想:“有人请吃晚饭我倒是不介意,我介意的是……嗯,确定你请?”

    “……”郭木兰无语了,蛤蟆镜定定的瞅着。

    “得,走吧,我去把电瓶车骑过来。”

    “不用,打车!”

    唐朝闻言吓了一跳,讲真,郭木兰家庭条件是不错,但她可是个赢在起跑线上却非要与别人一同起跑的二傻子,平常怎么个扣扣索索就不谈了,之前骗了她几百的算命钱就一直有在念叨,几乎每次见面都要提一下,这样的人有免费电瓶车不坐,果断提议打车……这是伤惨了啊!

    隐约的,唐朝有了些不是很好的预感。

    果然,这预感在抵达一处路边烧烤摊,随意点了些羊肉串什么的,郭木兰就跑去旁边小超市里拎出两瓶白酒咣当砸在木板桌上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喝!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回光返照似的豪气干云,郭木兰甩掉了蛤蟆镜,露出一双不出意料的红红肿肿眼睛,挂着小桃子似的。

    唐朝瞥了眼瓶身上标示为五十的度数,摸了摸鼻子:“要不喝啤的吧,凉是凉了点……”

    “你还是不是男人!”郭木兰一脸鄙夷。

    “废话!我要不是男人我会怂你?”唐朝更是鄙夷,“你喝多了躺尸被人捡到,好歹还能迷迷糊糊爽一下,我特么要是被捡到问题就大了好嘛!”

    噗……噗……这是旁边两位正在表演对瓶吹的哥们绷不住了,互相喷了彼此一身,然后一脸幽怨的看过来。

    “你你你……流氓!”郭木兰再大大咧咧也不过就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嫩葱,哪能扛得住这调侃,顿时就闹了个大红脸,随即看着那两瓶白酒一时也有点犹豫了,“我这买都买了……”

    “退一瓶,换点瓜子花生什么的,剩下的那瓶能喝多少喝多少,这行吧。”

    勉为其难点头,郭木兰又颠颠跑去了小超市,旁边那大致清理了下衣服酒水的男子凑近过来,一脸惋惜,“兄弟,小娘们不喝醉,大老爷们没机会,你这是错过了啊!”

    唐朝眨巴眨巴眼睛:“她练跆拳道的,一喝多,你懂的……”

    “哦,和我那媳妇倒有点像……”轻声念叨着,男子又默默坐了回去,惋惜神情变成了感同身受的痛楚。

    郭木兰抱着花生小食回来的时候,唐朝已经吃上了,是老板先送来的几根肉串,后面的应该要等上一段时间。现在并不是吃烧烤的最好季节,但这家摊子生意却相当不错,客人很多,要是不每桌先上那么几串,估计也稳不住人。

    “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确实不错,入味。”

    “知道我怎么知道这里的吗?”

    经唐朝方才那么一岔,郭木兰情绪明显缓和了许多,至少知道聊天了,而不是一上来就直奔主题灌酒……歪头想了想,“你举报人家用地沟油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郭木兰指了指街道对面的一栋大楼,楼外是五光十色的各式广告牌,“看到那个跆拳道馆招牌没,我在那办了会员卡的,以前经常来,最近一段时间……”忽然沉默,情绪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脸上低落下去。

    “来来来,开酒啊。”唐朝只当没看见。再次打岔开去。

    “嗯,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