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081章 英雄主义
    “我在你们眼里是不是很傻?”

    该来的挡不住,人家都请吃饭喝酒了,那被当做倾诉对象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一边吃着烤串,唐朝一边配合的嗯嗯点头。郭木兰显然没什么胃口,端着塑料杯闷头就是一口,片片红霞瞬间涌上脸颊,搭配那天然红肿眼影倒也合适。

    紧跟着就是止不住的剧烈咳嗽,“咳咳……哈,爽!咳咳……”好吧,这位酒量多少没瞧出来,但酒胆显然是不缺的。

    状态也起来了,眼神空蒙,“知道吗,我就是个傻子,被别人当枪使的傻子……”

    “嗯嗯。”

    “你看出来了?也对,那天在车上你就说过了……哈哈,敢情你们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就我一个傻乎乎的不知情,还以为是台里领导终于被我死缠烂打的诚意打动了,才会帮忙上那篇新闻……哈,郭木兰,你真的是天真加白痴!”

    “嗯嗯……”

    “但是,那拆迁补偿金确实不合理啊……我查过资料的,同等市区地带,不应该是那条件价位的。补偿不足,人家肯定不搬啊,总不能一家子睡大街上去吧。还请混混闹事,这不是把别人往绝路上逼吗……我报道出来有什么问题?错了难道不该认吗?”

    这次没敷衍的嗯嗯,唐朝想了想,点头附和道:“该认,你报道的也没问题。”

    “但是他死了……”

    “啊?”

    “那个地产老板,前段时间跳楼自杀了,被我那篇新闻逼的……”郭木兰又喝了口酒,惨笑,“死者为大,我现在就是凶手,不是吗?”

    唐朝闻言一愣,随即认真摇头:“不是,这和你没关系。”

    这不是安慰,炒楼又不是炒股票,后者是自己的钱,前者就未必是了。再瞧之前的拆迁做派,那老板应该也是位奸商无疑,奸商的心理防线可没那么容易崩溃,至少是不会被几篇新闻打击到跳楼自杀,闹得再大也不会,这就不是舆论声势所能左右的,真正逼迫他走上绝路的,应该是这里面数不清的利益恩怨纠葛。

    “……我也安慰自己这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把事实反应出来而已,这也能算错吗……”

    撑着额头,郭木兰神情满是迷茫,“但是你知道吗,那老板刚跳楼,还没来得及火化呢,那家地产公司就被暗中收购了……收就收吧,生意总得有人做,但是我再过去采访的时候,那些原本支持我的居民都在骂我,小孩子也拿石头砸我,说我在利用他们处境出名……原来,那里的拆建状况并没有改变,补偿条件也还和之前差不多,就是名头换了下……咳咳……”

    “我不甘心啊,偷偷又去查,查到了是家叫什么绿厦的新注册地产公司收购的,这不是摆明的阴谋吗?哈,最后终于被我查到了,好大一帮人在背后躲着啊,知道牵头的是谁吗?嘘……我谁也没说,今天偷偷告诉你,他姓谢……哦,你也不知道这姓在岭江意味着什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又弄了篇新闻报道……主编还说我写的好,过几天就发表,结果转身就将那份报告扔进了碎纸机,那个秃头怕了,不对,说不定他也有参与,都是利益既得者,还以为我傻乎乎的不知道……”

    又喝了大口白酒,眼泛泪花笑着,“哈……哈哈……也就是到这时候我才明白,我被人当枪使了。那些人,看中的就是我那篇新闻,哦,还有我爸的地位关系,没人敢轻易动我嘛……他们借助这些东西搞毁了之前的公司老板,然后藏在后面瓜分利益……”

    “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玩得溜啊!听到这里,唐朝终于明白了郭木兰一身丧气请喝酒的原因,敢情这里面花样还挺多,说不定实际情况比对方了解的还要复杂,一套连着一套。而无论是哪一套,都不是眼前这位仅凭一腔热血就能承受搬动的。即便有心反抗,也只能撞得头破血流。

    利益面前,正义也会却步。

    这就是例子。

    抹了抹眼睛,郭木兰端起酒杯:“谢谢,虽然你什么都不懂,但能说出来我轻松好多。来,干杯!”

    这次唐朝没拒绝,端起塑料杯,碰了下,喝了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辞职换个工作?”

    “怎么可能!”郭木兰一瞪眼,熟悉的剑眉再次扬起,“那不就是认输了?当然得刚到底啊!”

    “呃……”

    “这次算他们做的隐蔽,我新弄出来的那篇报告里面其实也没什么有力证据,但他们不会次次这么好运的,我会一直盯着,直到他们露出破绽!到那时候,姓谢?哼,跟着天王老子姓我也要把他们拉下来!”

    啪啪,看着在酒精催发下气势愈发惊人的郭木兰,唐朝鼓了两下手掌,真心实意的,同时心中也不禁暗暗感慨,最近作死的人有点多啊……

    好吧,这句是调侃。世界上也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任不平那小子不算,他只是个单纯武痴。但郭木兰无疑可以算在其中。

    这样的人,你可以不认可她的做事方式,但你必须得承认她的品行品格。

    “你怎么才喝了这么一点,养金鱼呢?”郭木兰拿起酒瓶给自己的杯子添满后,又下意识要给唐朝添上,大概是真喝多了,看不清杯子里面有多少,这才刚一歪酒瓶,唐朝杯子里的酒水就溢出来了,顿时明白过来,不满嚷嚷。

    好在喝醉酒的人好糊弄,“大姐,你刚才一个人哐哐干进去一杯,我这也没人和我喝啊。话说这烤串上的有点慢啊,我去找老板催催。”

    岔开话题,唐朝作势起身,绕过几张桌子客人,和老板说了下,得到不出意外的‘马上就好,下一个就是你们’的答复后满意走回,目光掠过周遭,不由就是一顿。

    一道熟悉身影从外面大步踏进,黑色耐克运动服、板寸、赤脚……嚓,属曹操的吗,这么不经念叨?

    是的,来者正是唐朝刚还想着的作死二人组中的另一位,任不平。不过他不是朝着这边烧烤摊来的,而是走进了隔壁的炒面摊,跟店主要了份大碗炒面,便找了个空位静静坐下等待。

    吃饭?还是踢馆?

    唐朝下意识望了眼街道对面的跆拳道馆会所,收回目光时又落在不远处路边的一辆小车上,透过车窗,隐约瞧见了几张似曾相似的面孔,九州崛起的人?

    那就是踢馆了。

    现在的小孩哦,火气十足,还是作业少了。哦,不对,这位压根就没上学……砸了咂嘴,唐朝没有再行理会,对于前几天任不平在第五论坛里的做法,他也没啥想法,毕竟人要作死你也拉不住不是,愿意挡枪就挡吧,开心就好。

    走回坐下,郭木兰并不在桌旁,而是从不远处公厕里走了出来,应该是刚才进去吐了,衣领上有些水渍,一步晃、三步摇的往这边走着,就像个不倒翁,但很显然她底盘还不够稳,砰,一个恍神便撞上了个脚步匆匆的年轻小伙,茫然坐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

    唐朝见状不禁扶额,连忙起身走去,那边郭木兰还在连声道歉着,倒是很有礼貌的样子,但关键是她不撒手啊,紧紧揪着那路人小伙的裤腿,似乎想要凭此爬起来的样子,眼瞅着小伙皮带都要被她扯掉了……

    唐朝赶到,一把扶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喝多了。”

    “没事。”穿着深色羽绒服的小伙摇摇头,抽身离开。

    郭木兰眨了眨眼,左右转头,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刀、刀呢?”

    “啊?”

    “刚刚……明明有把刀的……”

    唐朝闻言不禁翻了个白眼,看着咋咋呼呼的,这尼玛酒量也不行啊:“赶紧回去坐着……要不散了吧,这也喝的差不多了。”

    “散?不行!喝完,一定得喝完。我把钱包给你,你……不准耍赖!”

    得,和喝醉的人讲不了道理。

    这么一岔,当唐朝扶着满嘴酒气的郭木兰回到位置上坐下时,那边任不平竟是已经把一大碗炒面吃完,放下碗筷放下钱,走出摊位,径直大步踏过街道走向对面大楼。

    吃饱干架,还真是一点都不耽误。

    唐朝咧咧嘴,只当没看见,再次与郭木兰推杯换盏,这次就主动多了,吃的也差不多了,他是准备赶紧把对方放倒了结束回家。

    正是兴头的时候,蓦的,嘭,哗——愕然转头,对面大楼某层外墙玻璃轰然破碎开来,无数或大或小的玻璃碎片哗啦啦漫天抛洒,在四周灯光映射下五彩斑斓,缤纷夺目。旋即,一把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椅子当空落下,砸在路旁一辆小车车顶之上,砰声巨响,瞬间滴呜滴呜刺耳警报声响彻夜空。

    静了静,周遭喧哗声顿时大起。已经有客人从夜食摊里跑了出来,仰头看着那层碎裂的玻璃外墙。下一秒,啪,整栋大楼陷入黑暗。

    “那不是……跆拳道会馆的位置吗?”郭木兰晃了晃脑袋,努力眯着眼睛辨认道。

    唐朝缓缓起身,眉头皱了皱:“我去上个厕所,你把账结了,在这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