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150章 又相信爱情了
    熙熙攘攘,终有静时。

    几次返场,直到歌迷粉丝们心满意足不再大喊安可后,演唱会终于逐渐落下帷幕,十点半,差不多也到时候了,第二天还要上班上学的嘛。

    体育馆外广场,糖豆在和她那批姐妹们洒泪道别,嗯,这年龄段的小姑娘正是多愁善感的时候,这种聚散离别还是挺有触动的。一再相互约定下次演唱会再聚后,一群人终于依依惜别,各奔东西……从这个角度来看,喜欢单个明星还是很有优势的,起码凝聚力很高。不像某些团体出道的偶像,那粉丝间的关系就复杂多了,各立山头,动辄互黑与高级黑,撕逼与反撕逼,活生生整成一出宫斗剧。

    回去公交站台的路上,小姑娘拿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唐朝在旁边瞥了眼,在和某个刚下台休息的大明星聊天,内容嘛,能想象到的,无非就是极力夸赞演唱会如何如何成功,粉丝们怎么怎么喜欢……啧,一只小舔狗。

    “哥,枫雅姐让我们等等,要开车送我们回家呢。”

    “拒绝……太晚了,等她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你小姨都打过来几个电话了,早点回去休息。”

    “哦哦。”

    又是噼里啪啦打字,一旁唐朝撇了撇嘴,还想一起回家,美得你!他可是记得某人在演唱会中途闲扯时间,回答粉丝们问题时,掩嘴大笑说路西法大人长相极丑,所以不好意思露面……这笔账先记着,以后再算!

    等来末班车,车上人还是很多,但倒影在车窗上的面孔却只有一副,木然疲惫,像戴着统一款式的人皮面具。

    下车后差不多已是十一点,公交站台与江月公馆有段距离,兄妹俩也不急,一边闲扯聊天,一边溜溜达达的沿着清静街道,向最近的三号门走去。

    路过个小巷口时,兄妹俩不由顿住脚步,下意识转头看去,巷内并没有路灯,但今晚有月,外加这里是市区,多多少少都有些光源无意投射过来。晦暗巷道深处,依稀能看到些交错人影,以及高高挥起棍棒。闷哼、惨叫、恐吓咒骂声,通过巷道两侧墙壁不断折射过来,萦绕耳际。

    打架斗殴?不,只是单方面的群殴。

    之所以能如此肯定,一是丰富经验,二就是唐朝的眼睛是有一定夜视能力的,不是异能,只是身体器官在经过长时间训练以及不断适应后自行开发出来的能力而已,惯常活动于夜色阴影下的地下世界成员都有这能力,算是行业基础技能。

    一眼扫去,一群人将几个人围在墙角,挥胳膊动腿还带家伙,这不是群殴是什么。

    并没有去挡小姑娘的眼睛,没必要的,小姑娘的神情很淡定,甚至还有几分饶有兴致的意味。

    这并不奇怪,想也就能知道,在谢家找过来之前,两个孤儿无依无靠,相依为命十来年,这种场面自然不会陌生,包括些社会阴暗面都看过不少,也有参与过。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敢于向强者反抗的人少,多的是理所当然对弱者下手的杂碎。

    当然,无论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唐朝都将小姑娘保护的很好,遇到这种场面,通常都是他脱衣服上去动手,小姑娘在旁围观,视情况决定策略……如果是势均力敌,当唐朝将对方解决到最后一人,力气耗尽局面僵持时,小姑娘会抽冷子上去一酒瓶,给战斗划上句话。如果是打不过,小姑娘会卖同情大喊人贩子啥的诱骗路人聚拢出手……报警?很遗憾,那并不在小姑娘的选择范围之内,倒不是说不相信警察,纯粹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没什么意义。

    “走了。”不陌生归不陌生,但兄妹俩同样没有围观瞧热闹的心思。至于出手相助、见义勇为,那更不是兄妹俩的作风,除非是熟人,那小姑娘是有几分任侠气概的,至于不认识的陌生人,那只能说声抱歉了。

    他们也有被好心的陌生人帮过,但那都是在小姑娘的卖惨诱导之下,且先不论这做法正确与否,说到底还是靠自己的,求人先求己,很简单的道理不是吗?

    “看什么看,没见过打架,走!”

    没等兄妹俩抬脚离开,一个黄毛从巷口一侧走出来挥手赶人,应当是望风的,刚才同样在兴致勃勃的瞧着里面,一回头才发现有人经过。

    “等等……阿亮你闭嘴!”

    唐朝自然不会和个小混混动怒,牵起糖豆的手就要走开,这时,一道身影快步从巷道内走了出来,羊毛衫外套西装,瞧着有几分文质彬彬的样子,正是几天前在家门口照过面的年轻男子。

    “丰哥!”黄毛转头恭敬叫着。

    “讲过多少回了,说话别那么冲,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进去。”随意训走小弟后,那庄丰转过头来笑着上前道,“刚瞧着眼熟,这么巧啊唐兄弟,又见面了,出来吃宵夜?”

    对方的招呼很有礼貌,唐朝也就不置可否的颔首回应,客气了句:“在忙呐?”

    转头看了眼巷道内的打斗,庄丰笑了笑:“谈不上,刚吃完饭出来,就看这几个不开眼的小毛贼在扒我的车,给点教训……抱歉,没惊扰到你们吧?”

    唐朝摇摇头,又随意聊了几句延伸出来的治安问题,便友好告别。

    “哥,刚才那个人你认识啊?”离开巷口后,糖豆仰头问道。

    “不熟,家对门邻居的朋友……”大致解释了下其中缘由,又顺势回头望了眼巷口。

    唐朝可不记得几天前见面时,他有介绍过自己,对方能一口叫出他姓氏,那应该是有简单调查过的,倒也正常,只看他如此紧张那个邻居女子,也就知道这种事情是避免不了的。

    另外,不要看唐朝这几天宅在家里,哪都没去,实际他是有注意到最近江月公馆外围,时常会有几道眼熟身影晃荡,不是踩点,更像是保护性质的监控,没猜错的话就是那庄丰的人手了。

    小区内其实也有,那些保安……没错,新承包江月公馆物业管理的安保公司,抬头名字与庄丰给的那张名片上的什么信用资产公司一样,同是那个努力由黑转白的帮.派产业。

    那几个偷车毛贼……如果身份属实的话还好,但要是有其他目的,估计就不是打一顿了事那么简单了。

    看来是有必要查查对门邻居的情况了……

    ……

    日子如流水,流着流着你就会陡然发现,哎,还有。

    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

    距离演唱会过去几个礼拜,日子照旧,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臆想中的意外并没有发生,这也才是正常生活该有的节奏,没有那么多打打杀杀,更多的还是菜米油盐,平淡如水。

    “得,收工吧!”

    傍晚,某会所外,刚修好没多久的SUV车里,钟婉清干脆扔下照相机,转头道,“可以通知木灵了,任务结束,让她联系雇主,两口子好好过日子不比什么都强,哪来那么重的猜疑心。”

    “可以的,我又相信爱情了。”唐朝笑着给木灵挂了个电话,简单说下情况。

    不得不说,私家侦探这行做久了,当真是毁坏从业者对于美好爱情的向往,左一个出轨,又一个小三,看多了就算原本没啥,心理也落下阴影了。当然,也不是所有都是如此,偶尔也有那么几个凤毛麟角的清流,比如眼前这位任务对象,除了正常应酬不可避免外,其余没发现任何问题。

    隐藏的好?呵呵,你在一个警察、一个侦察兵、一个黑客,一个世界顶尖杀手面前说隐藏?

    这不闹呢嘛。

    哦,顺带提一句,调查任务是不看结果的,无论任务对象最后查出有无问题,只要任务结束,酬金都是要如数给的,也就是说,他们又完成了一单,还是赶在月底前拿提成的时候,嗨呀美滋滋。

    “老卫,看什么呢?”

    钟婉清凑过来,大概扫到了老卫手机屏幕上的短信对话,不由皱眉,“还是那个炒股失败的朋友?你借钱给他了?”

    “不是,另外一个。战友的孩子,之前有找我拿了几万。”老卫叹了口气,摇头,“那会跟我说要去做个小买卖摊个煎饼什么的,我当时没多想就借了,没想到他拿去炒股了,还有他家里的钱,现在兜不住了……”

    “所以跟你讲实话了?找你填窟窿来了?”钟婉清冷笑,“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有手有脚干点什么不行,非要成天想着走捷径赚快钱,不值得同情!你可千万不能再借他了……不行,这个月的工资我得亲自交到婶婶手上,顺带再提醒几句,可不能让你再当老好人了。”

    “唉,我知道……我这是惋惜啊,以前挺好的个孩子,怎么现在成这样了。”

    “成哪样都不管你的事,这钱你是不是又不打算要了?”

    “孩子现在这情况,怎么要……”

    “卫叔你……气死我了!”

    钟婉清双手抱肩,撇过头去,一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模样。前排开车的唐朝见状也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怎么说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就还是不说了。

    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关文凡廖冰的惊天大料影响力都散了,唯独这股市新闻越炒越热,一路走低,全线飘红,时不时就能在报纸上看到今天某某地方破产了几个富豪,明天某某炒股失败跳楼自杀,天台都快不够用了。

    一路无话。

    回到事务所,打卡、下班、出门。然后,唐朝发现停在街边的电动车电瓶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