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155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上午,百草事务所后仓库。

    “……真是大龙冲了龙王庙,不好意思兄弟,误会,都是误会!那小子新来的,没眼力劲,不懂规矩,癞老大已经教训过了,打得老惨了,都走不动道了,所以派我来处理这个事……”

    一边点头哈腰的说着,面前的小平头一边蹲下拉开脚旁网球袋,哗啦,各种型号五六个电瓶赫然映入眼帘,“那小子昨天得手的都在这了,您看看,哪个是您车上的。”

    “呃……应该是这个。”

    “好嘞,不劳您上手,脏,我来我来,工具我都带了,保证给您安装得好好的,跟新的一模一样!”

    “不用那么麻烦,我这本来就是二手组装的。”

    “哟,同行啊……瞧我这张嘴,您别误会,我说的是二手电动车组装翻新,呵呵,这也是我们的业务范围,可惜家伙事不起,不然我再给您这车打漆镀层膜……”

    什么是效率,这就是效率!什么是服务,这就是服务!

    是的,电瓶找回来了,或者说是送回来了,很有诚意的那种,早就搁这等着了,直到等来他上班……看着小平头熟络的拿出各种工具将电瓶装上、固定,额外附赠了个防盗铁皮板,根本不用别人帮忙,独自一人轻松搞定,唐朝不由感慨了声,都特么是人才啊!

    不多时,小平头收好工具起身:“好了,您骑上试试。”

    试验的结果当然没有问题,对方手艺不错的,重新支好电动车,唐朝笑着点头:“谢谢啊,劳烦你跑这一趟。”

    “不敢不敢,应该的应该的。”很显然,钟婉清的那通电话很好使,大概是得到了什么人的嘱咐命令,小平头表现的相当客气,连连摆手,随即又试探问道,“方便的话,我可以拍张电动车照片吗?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回去交下差,顺便也让那帮不开眼的小子认识认识,免得以后一不小心再有什么误会啥的。”

    瞧瞧,还有售后服务,“当然可以,随便拍。”

    “好的,谢谢兄弟……嗯,好了,那就不打扰您工作了,我先走?”

    “我送送你。”说着唐朝从兜里掏出包刚买的烟,塞进对方手里,但小平头却像是接了个引线已经嗤嗤点燃的炸弹般,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连忙推辞,“别别别,兄弟,我不能拿、真不能拿!”

    “拿着吧,就像你说的,没其他意思,跑一趟辛苦了。”

    “不不不,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真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婆婆妈妈的!”

    “呃……”宛若被瞬间施了定身术,小平头感动的一动都不敢动,僵硬转头,事务所后门,钟婉清似笑非笑的抱肩站着,“钟、钟队好……”

    不耐烦摆手,“拿上烟回去,给癞老四带句话,就说这次就算了,以后再在百草街下手,别怪我翻脸。”

    “是是是,明白!留步、兄弟留步……”不住作揖拱手,倒退着离开仓库范围,一阵烟似拎着网球袋蹿进巷道遁走。

    见状,唐朝转过身来,摇头笑了笑:“清姐,瞧你把人吓的,以前打过交道啊?”

    “嗯,事务所刚开张那会,他偷过我机车,被我逮到打过一顿,后来我有事找癞老四,哦,也就是他老大,没留意提了这事,大概他又被打了一顿吧。”钟婉清浑然不在意的说着,随即作势打量了下唐朝,“挺讲究啊,还知道塞烟。”

    唐朝挠了挠头,日常装傻充楞:“我这不是怕万一还有下次再麻烦到他身上嘛。”

    “没有下次,如果再有,那就该他考虑塞你什么东西了,一包烟可不够……去前台,有人找你。”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此一时彼一时,人情交往复杂着呢,里面学问也大着呢,展开揉碎了说没啥意思,一句话,对方给面,唐朝也给面,但念经烧香只限这么一回,下次再来,就该超度了。

    “找我?”唐朝闻言不由一愣,再瞧钟婉清有些奇怪的神色,“谁啊,清姐你认识?”

    “谢家人,你说我认识不认识……”钟婉清话语一顿,却是身上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掏出一看号码,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唐朝见状挑了挑眉:“还是她?”

    钟婉清无奈点头,摆手示意唐朝先过去,接起电话:“喂,廖女士,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们的任务关系已经结束……”

    这廖女士自然就是他们之前的雇主,廖冰。前面说过的,关文凡和廖冰的新闻热度已经降了下来,与此同时,流程方面的东西也基本走完。这位算是整起事件的唯一获益人,除了花钱雇佣百草事务所外,其他啥事没干,在拘留所里蹲了几天,出来就是人生赢家,不只是名义上从离异变为更好听的丧偶,同时还从关文凡那继承了大笔遗产,典型的一波肥。

    按道理来说,事情结束,她也得到想要的了,那接下里自然是潇洒快活去。但也不知是之前被舆论骂的狠了,还是踩乎关文凡的那一脚搞得自身良心不安,总之,这位现在精神压力很大,大到整天都怀疑有人跟踪她,图谋不轨。偏偏还不愿意报警,只愿意相信钟婉清,也只信任百草事务所的办事能力,所以不断打电话过来,就是想请他们再次出手调查……

    但钟婉清不愿意啊,不是酬金的问题,那位现在不缺钱,要多少估计都不带还价的。主要是不合乎钟婉清的办事原则,他们是调查公司,不是私人保镖。另外,不得不说,之前那哈特森、武坤对于钟婉清的影响还是蛮大的,连带着对廖冰也有点心理阴影,实在不敢也不愿再掺和这位的事了。

    不过廖冰的耐心是真的足,三天两头的就像耗在这了,再往下去就该登门强请了……当然,这是老板钟婉清该考虑的问题,和唐朝没什么关系,如此想着,走进事务所,来到前台,看着正与木灵随意交谈的中年男子,不由就是一愣。

    “谢叔?”

    来者是谢建平,闻声转头看来,笑着起身,“哈,小唐你来啦,你待的这地方真挺有意思的,难怪你不愿意去我那,婉清呢,不是刚去叫你了吗?”

    “清姐接电话去了。”看着登门拜访的谢建平,唐朝开玩笑道,“怎么,谢叔有生意要照顾我们?嗯,话说回来,不应该是婶婶过来更合适吗?”

    “去,没大没小。”谢建平当然知道这种事务所的主营业务是什么,闻言不由哭笑不得。

    不过唐朝这话还真就不全是玩笑,他可是知道的,这位叔在外面是有小的存在的,他们现在住的那房,就是以前谢建平安置人家的地方。当然,这种事情很难说的,那位婶婶也未必一点都不知情,只能说感情这种事情,真的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开了几句玩笑,唐朝看出谢建平是揣着事过来的,还不方便拿出来说的样子,便随便找了个借口走出事务所,来到对方车上说话。

    华夏人谈事情,总归是要寒暄起头的,尤其是熟人亲戚之间,在又关心了番唐朝最近的生活、工作情况,又聊了聊昨晚的绑架事件后,终于,谢建平说出了来意,

    “小唐,听说你昨晚在家门口和人起冲突了?”

    为这个事情来的?唐朝一时没想明白其中的联系,便顺着点头道:“是有几个混混拦路,我当时刚好接到小姨电话,得知糖豆被绑架,情急之下就动了手。”

    “你这可不只是动手啊。”谢建平感慨摇头,“一口气砸翻十来个人,就算只是普通混混,放我那公司里也不常见了,更何况对方还有武器……小唐你身手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哦,我最近有在跟人练拳,谢叔你认识的,就江月公馆里的杨老。另外,可能就是我昨晚运气不错,不然结果还真不好说……谢叔你知道那些混混的来历?还是他们找到你这边了?”

    知道打架不奇怪,但知道的如此详细就不只是听说了。果然,只听谢建平道:“一个朋友,查到你以前有挂在我公司里做保安,就找过来打听情况,你可是把他吓得不轻,还以为是遇到什么武林高手了呢,哈哈……杨老,是杨英鸿杨老吧,你能跟他学拳那打成这样就不奇怪了。”

    谢建平明显是误会了,以为唐朝早就有跟杨老学拳,摇头继续道,“不是什么大事,你也不要多想,说来都是认识,对方……算是谢家下面办事的人吧,有机会我给你们介绍下,说开了,误会也就解除了。”

    谢建平说的有点含蓄,但唐朝听明白了,那就是他昨晚打的那些个混混背后所属帮派,貌似是谢家暗中支持的势力,换而言之,也就是自家人打了自家人……

    好吧,有点尴尬,但就像谢建平说的那样,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找到他那边,那肯定也就被他压下了。

    了解清楚其中缘由后,又说了番没营养的话,谢建平便开车离开。

    但事务所门口,唐朝目光却是微冷,这事,一时半会还真结束不了……

    昨晚那些混混的来历,他是有查过的,这也是应有之意,毕竟是动了手,那未免后续不必要的麻烦自然得查清楚,只是还没查到背后是谢家支持的而已……但他查到了给绑匪提供自制枪械的人,正是那些混混所属帮派里面的,貌似还是位负责人……

    就当是给你们清理门户了吧,谢家,不用谢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