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隋唐大财阀 > 第30章 突破关隘与请客吃饭(二合一)
    对于少爷的这份自信,陈东以及小舞都是心中打鼓,因为方才那几户人家可都是扬州城内赫赫有名的大族啊,要么有钱,要么有名,有的更是又有钱又有名。就凭关家这两年的声势,他们请少爷去赴宴,已算是给面子了,而少爷却不去?!

    少爷这是在打什么算盘呢?不懂……

    不过,少爷说的话,他们这些做奴仆的再怎么觉得不对,也只有听从的份。

    见关宁上了楼,陈冬偷偷问小舞道:“小舞,少爷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啊?”他说这话的时候,指了指自己的头。

    言下之意,少爷是有什么不正常吗?

    小舞呵呵笑道:“少爷好着呢!冬叔,你就不要操心了,少爷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吧,准没错的。”说罢,也蹬蹬蹬地上楼去了。

    陈冬摇摇头,叹了口气,回去做事了。

    又是五天过去了。

    自从在江阳县集市回来之后,足足十天,关宁都没有再出过门,除了日常锻炼,画画,写字……便是将自己一个人关起来,埋头做试验。

    这一天,在东苑阁楼底层的空房间内。

    关宁将“小缸”内的黑色粉末倒了出来,这是他在这个房间内“埋头炼制”了数天的成果,乍眼看上去,这些黑色粉末与寻常炭末一样,平平无奇。

    但关宁看着这些粉末,却象看着自己初生的孩子似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轻吁一口气道:“看似简单,但自己做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在他的工作台上,摆着一个白瓷盆。

    白瓷盆内有水。

    ——是从池塘中舀来的黄泥水,浑浊不堪。

    关宁将这堆黑色粉末全部倒入黄泥水中,然后用一根木棍开始搅拌。

    这些炭末与普通的炭末似乎有所不同,浸水后,很快就沉入水中,黑色炭末与黄色的泥水混成一块,就象黑色旋风与黄色漩涡纠缠在一起。

    继续搅动……

    很快,变化出现了。

    黄泥水变得澄清起来,随着搅动停止,炭末慢慢沉淀下去,水与炭末泾渭分明,水就象是刚从泉眼里喷出来的一样,清澈透明!

    关宁眼中闪过欣喜的亮光。

    “成了,土制活性炭!”

    “虽然土,但管用,这就足够了!”

    关宁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只见晨光初展,奴仆们已经开始在洒扫了。

    “唉,又是一个通宵……你大爷的!”关宁推开门,走了出去,然后返身锁上门。

    今天可能会比较忙,他打算将手头比较急的事情先处理一下。

    回到二楼的书房。

    小舞不在,估计是到厨房去给他准备早餐了。

    关宁自己研了墨,展开几张信纸,便开始写起了邀请贴。

    这数天以来,扬州城那边又陆续送来了三封信,来信之人皆是扬州文化圈内的“腕儿”,信中的意思也都与前几位一样,就是想请关宁过府一叙,吃吃喝喝,交流一下诗词文赋什么的。

    这时的文学圈,跟现代的娱乐圈差不多,名气很重要,是否有真才实学另说,反正学一学……总是会有的。

    这些人都想请关宁去赴宴,无非是因为关宁近期突然名声大噪了,成为了当红炸子鸡,因此彼此间联络一下,好沾一沾“仙气”。

    关宁的出名,极为突兀,其中苏浅雪的助力最大!她除了整出那场悬赏“大戏”之外,之后还将关宁的三首诗都谱上了曲,送给了数艘有名画舫上的曲妓,供她们弹唱。

    娱乐这种东西传播是最快的,曲妓们的歌声每天都在运河两岸响起,关宁的名号自然也象瘟疫一样不胫而走。

    但这并不是祝轲他们请关宁赴宴的决定因素。

    决定因素来自薛道衡!

    他将关宁的三首诗全部收录进了他编纂的《江南诗文集萃》中,这对于在诗文界刚刚冒头的关宁来说,无异于一落地就被加了BUFF。

    《江南诗文集萃》之前一般只收录成名已久的文人们所写的带有南派风格的诗文,诸如陈子良,孙万寿,杨素等人,杨广亦有数首诗入选,但因为甄选规格很高,所以连谢庭筠这种新起崛起的才子亦无一首诗文被收录。

    而关宁这种之前名声如同白丁一般的人物,居然一收录就是三首,这如同一枚陨石炸入深潭一样,震动了扬州文坛。

    薛道衡在大隋是受人敬仰的文坛领袖,在朝堂中亦颇有影响力,能得到他的肯定,是一种荣耀,而他对于关宁的认可,在外人看来,传达的还不止这一层意思呢……

    众所周知,关宁是犯官关桐之后,而关桐犯的是杨坚最忌讳的结党罪名,寻常官员为避嫌,通常都不愿与关家有太多交集。薛道衡却与众不同,他不但上书直谏杨坚,为关桐鸣冤,而且多年以来,都是坦坦荡荡地与关桐来往,从不避嫌。

    他这样做,杨坚却连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既没罢他的官,也没给他下过申饬的旨意,反正,就象看不见似的。

    这种耐人寻味的态度,令各种猜测纷扬沓起,但谁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而现在薛道衡突然将关宁的三首诗都收录于《江南诗文集萃》中,与杨广,杨素等一众大人物齐名而列,大家便又开始猜测了,是关家要复起了吗?是当今圣皇陛下不再限制关家后人入仕为官了吗?

    呵呵,天知道!

    管他呢,反正先联络一下感情总是没错的。

    人情世故大抵如此了,以上种种,关宁都明白,在前世,他对这些东西就看得很透彻。

    祝轲他们急着想请自己吃饭,除了想沾一沾自己身上的“仙气”之外,肯定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之前的自己形如废材,“一觉醒来”之后,就突然豁然开朗,满腹经纶了?!

    信很快就写好了,这时,小舞端着早餐上来了。

    关宁将信递给她道:“这些都是之前那些信函的回复,你叫门房立即送出去吧。”

    “知道了,少爷。”

    小舞拿着一叠信下楼去了。

    早餐是面条,上面有荷包蛋以及炒青菜。

    没错,就是面条!

    这是关宁给这种条状的,细细的,软软的东西起的名字!在关府内,就叫这个名字,既形象又好记,而不是那些什么索饼啊,汤饼啊或是水引饼之类的……

    关府的面条,是用碱水和面,之后将面团反复捣、揉、抻、摔,面条拉长后,两端对折,继续握住两端摔打,让面条更细更韧,长面条切断后,便成了碗中的模样,也叫“拉面”!

    汤面的汤头非常重要,配菜与配料也不能马虎……

    汤是熬了一宵的肉骨头汤,甘甜无比;荷包蛋必须煎得两面金黄,中间夹生,还要在上面浇一丁点酱油;青菜必须是用芝麻油现炒,刚刚断生的;面条不能煮得太烂,必须是带一点韧劲的……

    如此多的要求,每一个要求都必须完美实现,这体现了关宁吃东西的一个特性——讲究!

    一碗热汤面条下肚后,舒爽至极。

    关宁看了看自己的系统面板,上面的数据在这十天以来发生了一些变化。

    积分16;能量0.9/0.9;五感1.2/1.2;灵智9.0/9.0。

    灵智已经恢复到前世的巅峰状态了,而且看上去只要身体不出什么大问题,都至少会维持在这一水准之上。

    在这十天的锻炼中,总共消耗了40个积分。

    关宁并没有用积分去刻意补强“灵智”,而只是遵循一贯的“能量进补”习惯,能量耗尽后,便用积分“回血”,只不过之前每天用2个积分,而这段时间“特训”,增加到了4个积分,相应地,运动量也翻倍了。

    他有感觉,突破1.0大关指日可待,说不定就是今天!

    桌上很乱,稿纸和图纸杂乱地堆在一起,他按照自己的习惯整理了一下。本来之前一直都是小舞在整理的,但关宁嫌她整理得太整齐了,有好多东西在她整理之后,自己要用时经常找不到,所以他索性不要小舞动他的书桌了。

    整理完之后,他再坐在椅子上,闭目思考了大约半个小时,然后,便换上一身短衫,扎好绑腿,下楼去了。

    晨运开始。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绕着山庄跑了十圈的关宁气喘吁吁地站在山庄大门前,待喘顺了气之后,才走了进去。

    他平时也会绕着山庄跑十圈,不过只是匀速跑,今天则不同,他刻意提高了奔跑的速度,在力竭之时,则用积分“回血”,这最后一圈,连“回血”的那一股能量也用完了,他是拼了老命才跑回来的。

    待呼吸平顺下来之后,则是做瑜伽,力量训练以及打沙袋……

    最后,到了射箭场。

    每天四百箭,这是最低标准。

    至少目前是的。

    射箭场上的人不多,而关宁有一个专门的箭靶,离射箭场的中心区域甚远,更是无人打扰。

    这一次,他选了80斤的弓!比原来的60斤足足增加了20斤。

    开弓射出第一箭之前,他选择了“加血”!

    其实在做完所有运动之后,他已经加过一次血了,这次……算是“事前进补”!

    积分释放之后,关宁感觉全身有一种鼓涨欲裂的能量在涌动。

    一瞬间,听觉与视觉似乎都增强了许多,当然,全身肌肉也很痛。

    靶就在眼前……

    他立即弯弓搭箭,瞄准靶心,继而双指一放,箭如流光,射向远处那隐约可见的红心。

    “扑”,一箭正中靶心!

    而关宁心头一颤,系统面板中的数据随之开始变化。

    积分9;能量1.0/1.0;五感1.3/1.3;灵智9.1/9.1。

    能量上限提升了0.1,正式步入“1”字头的行列,这表明,他现在是可以抬起200斤重物并且坚持1分钟的强壮男人了。

    这还不算,在能量突破“1”字头的大关隘后,“五感”与“灵智”的上限居然也同时增加了0.1,这才是出乎关宁意料之外的惊喜!

    突破之后,关宁正式开始了今天的射箭练习。

    80斤拉力的弓,已属强弓!关宁现在拉起来并不费力,但要坚持射完四百箭,显然不可能,好在还有9个积分,用完再说吧……

    升级完毕之后再练箭的感觉,就好象游戏玩家换了新主机,下载了新游戏,又换了新的雷蛇鼠标的感觉,不玩个筋疲力尽都对不起自己!

    关宁决定好好地“爽”一下。

    我射,我射,我射射射……

    好爽!是真的!

    因为距离目标五十米,关宁射出的箭现在已经完全不脱靶了!而且命中红心的概率也在大幅度地提升!

    他现在的“五感”比一般人超出30%,视力远超常人,只要再稍加练习,命中率还会继续提升。

    四百箭射完。

    关宁一身酸痛。

    其实在射完第一轮的200箭时,他已用了2个积分来“回血”,然后才能练完了那另外200箭。结束之后,他没有用积分来补充能量,因为现在能量基数高了,每次回血都要2个积分……奢侈啊!心痛啊!

    积分还有7,所剩无多!

    唉,又要花钱了!

    ……

    ……

    关宁邀请到关府赴宴的众人很快就有回应了,总共是六位。

    除了第一批写信过来的祝轲,元义同,荆平望之外,还有三位在扬州文人圈子中混得不错的人物亦应约而来。

    其中两位是富家子弟,另一位则是华堂诗社的创始人。

    两位富家子弟中,第一位是名叫金凤翔的仁兄,他家中资财钜万,经营盐业,在江淮一带拥有数个大盐场,与祝轲家是竞争对手。因此两人平时都互相看不顺眼,在言语上颇多龃龉。不过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倒也不会因为宿怨就置气不到场。

    生意人若想成功,脸皮厚,是一定的。

    第二位是金玉世家的少东董友德,这位仁兄用两个字来概括就是——有钱!

    吕不韦曾经问过他老爹:“贩卖珠玉,能获利几倍?”他父亲说:“百倍。”

    珠玉之利,是暴利,如同字画一样,价值是无可估量的,所以,董友德一向都很有钱!

    第三位是一个比较纯正的文化人,家境相对之前的几位大佬来说,比较一般,不过他的才学是很牛B的,才名甚至排在了谢庭筠之前。这个人便是华堂诗社的创始人张京华。

    ……

    ……

    这一天,东苑的新厨房一大早便开始张罗。关宁定下菜单之后,便不管了。

    培训了这么久,新厨房也是该接受考验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