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这个世界有点诡异 > 第二十六章 苗小小
    楚州城精神科医院。

    三病区。

    医生办公室。

    主治医师赵仁杰,这两天的情绪状态异常不稳定,双眼布满血丝,像是几天没睡过了一样,看起来异常疲惫。

    他坐着椅子上,双手揉了揉太阳穴,再次抹了些风油精,希望能够清醒一些。

    连续几天了,这种被窥视的感觉不断出现。

    “难道我自己也精神紊乱了不成…”

    他摘下眼镜,向着鼻梁揉去。

    作为精神科医院最出名的年轻大夫,赵仁杰向来是个坚定地无神论者,在他眼中目前所遇的任何现象都可以用现有的知识进行解释。

    尤其面对一些特殊的精神病人,掌握足够的理论知识更显得异常必要。

    很多精神病人都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状,一个身体里同时藏了四五个人格,更有甚者会藏有十几个人格,经常会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这一点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不管面对什么样的精神分裂和人格分裂,他总能采取及时有效的疗法。

    这些疾病在他眼中都是可以通过现有的医疗知识进行分析和治疗的。

    可是前两天,收治了一个新患者。

    苗小小,女,19岁,楚州城医科大学大一学生。

    入院诊断:因车祸导致的记忆障碍。

    就是这样一个女生让他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

    这个女生刚一入院时,除了面部表情有些呆滞外,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异常,脑cT、磁共振、X光线、心电检查全都做了一遍。

    各项身体指标,全部显示正常。

    在他认为,可能只是因为车祸导致了大脑的应激反应。

    用民间的说法,就是吓倒了,吊几天水应该就会好转。

    可万万没想到,诡异的事发生了。

    一到夜里,这个病人就喜欢站在自己的窗外,向着自己窥视…

    这两天都是自己值夜班,因此一到夜里,除了一名护士外,根本就没其他人了。

    第一次发现这个病人窥视自己的时候,赵仁杰还以为这个病人是找自己有事,可是当他打开值班室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走廊空荡荡一片。

    根本没有一个人。

    心中疑惑的他,专门去过苗小小的病房,询问她的父母。

    苗小小的父母老实回答了,女儿一直在床上呆着,从来没走出过。

    赵仁杰愈发疑惑,又转身去询问过前台护士。

    前台护士也讲没有任何人出来过。

    赵仁杰百般狐疑,只得再次回去睡下。

    不过躺下之后,他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怎么想都不对。

    刚刚明明有人在自己的窗外窥视,怎么会突然没了?

    连护士也没看到?

    就在他狐疑的时候,余光再次从窗户扫过。

    又是那个病人!

    苗小小依然一脸木然的站在他的窗外,皮肤煞白,双目死寂,静静地看着他。

    赵仁杰再也受不了,火速冲出了房间。

    然而出了房间后,苗小小却再次消失了。

    赵仁杰心中不甘,又一次去询问过苗小小的父母。

    这次得到的答案依然和先前一样。

    苗小小从未出过病房!

    赵仁杰彻底混乱了,只得再次返回值班室。

    然而躺下没多久,被窥视的感觉又一次出现…

    就这样,像是着了魔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他都处在这种被窥视的感觉下,吃饭、睡觉、上厕所…只要有窗户、有门的地方都会有一道视线注视着自己。

    甚至回到家,这种感觉也在,有时一睁开眼睛,苗小小的视线就出现在了自己不远处。

    现在他连睡觉都睡不下!

    赵仁杰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脑海混乱了。

    此刻。

    苗小小病房。

    白洁的床单上,苗小小双目失神,脸色木然,呆呆的看着窗外,整个人像是失魂了一样,眼眸中再也没有一丝往日的灵动。

    坐在一旁的母亲赵慧不断地抹着眼泪。

    父亲苗云也在一旁唉声叹气,几天下来,头发都白了几根。

    女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从上一次出去旅游回来后就变得一直木然,双目失神,一句话也不说,经常喜欢一个人待在黑暗中,既不吃饭,也不睡觉。

    两人问了不知道多少次都没用,常常半夜里能听到女儿的哭喊声,像是疯癫了一样,大喊大叫。

    为此夫妻俩还专门打电话询问了老师,想问问是不是女儿在旅游的途中被人欺负了还是怎么的,但学校的老师也表示毫不知情。

    夫妻俩没办法了,才将女儿带到医院做检查。

    不过现在已经住院两天了,还是没有丝毫见效。

    而且症状似乎越来越重。

    多数时候,苗小小的目光都充满了空洞,一点感情都没有,就像…像是一具尸体。

    刚开始的时候,晚上还会睡觉,但现在晚上连觉也不睡,就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各种镇定的药物都用了,但对苗小小像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一样。

    看着女儿此刻的惨状,苗云和赵慧两夫妻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揪住了一样疼。

    “苗云,这可该怎么办啊,你拿下注意啊,我们女儿到底遇到了什么?那天怎么会被警察送回家里,这件事不能这样算了。”

    赵慧哭诉道。

    苗云蹲在一侧,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充满烦闷,道:“这事我正在调查,但是警察说路上出了车祸,女儿脑袋被摔到了,不过我得到消息,还有几个同学也幸存了下来,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说着取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白小飞住所。

    他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的金色盒子。

    盒子上,一行行字迹不断浮现与消失…充满诡异的气息。

    像是有一个透明的人在往盒子上不断的写字一样。

    但白小飞可不认为这是透明的人!

    这盒子有问题!

    里面…有鬼?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他一脸狐疑,看了一眼。

    一串陌生号。

    白小飞毫不犹豫,立刻挂断了。

    自从经历了欺骗鬼的事后,他现在对于陌生号有种难言的抵制…

    不是熟悉的号码绝对不接!

    在白小飞挂断电话后,苗小小的父亲苗云脸色一怔,眉头皱起。

    难道号码错了?

    他再次拨了过去。

    再次挂断!

    连续两次,苗云脸色发沉,只得换了一个号码,打给了王大富。

    “喂,你是小小的同学大富吗?我是小小的父亲,我想问一下你们那天旅行到底遇到了什么?”

    “对,我是小小的同学,我叫不富,大富是一些屁民对我的称号,我实际并不富,叔叔,你有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