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大红妆 > 第九章 那只布娃娃
    “贱人,你能骗过陶三村,可你骗不过我!”

    “许太太除了让你带走彤彤,还交给你什么了?”

    脖子被铁钳般的大手紧紧卡住,蓉娘的眼睛瞪大,红丝遍布,她想解释,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能听到咽喉传来咔咔声,是脖子要断了吗?老爷是读书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老爷会亲手杀了她吗?那双拿笔的手也会掐断人的咽喉吗?

    明明大睁着双眼,可蓉娘眼前阵阵发黑,从脖子上传来的压制让她无法呼吸,原来这就是死啊,弟弟死的时候也经历了吧,她要见到弟弟了,真好!

    她做过的那些对的错的,好的坏的,都要一笔勾销,她要死了。

    大脑浑浑,耳边寂静,忽然喉间有腥甜传来,接着便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能咳了?她怎么能咳了?

    随着剧烈的咳嗽,蓉娘渐渐清醒过来,原来她还没有死,她仍然平躺在床上,眼前是陶世遗放大的脸。

    那张儒雅清秀的脸,此时变得狰狞扭曲,他如同一只被反噬受伤的猛兽,狠毒地看着她。

    “说,那东西在哪里,是不是在那孩子身上!”

    耳畔嗡嗡,蓉娘好一会儿才分辨出陶世遗在说什么,东西?哪有什么东西?陶世遗只是让她去把那孩子骗出来,压根儿没提还有东西啊。

    她带那孩子离开的时候,太太只是把孩子拥进怀里亲了又亲,没有拿出什么东西啊。而且,为了不引起怀疑,甚至连换洗衣裳也没有带出来。

    不对,有一件东西!

    蓉娘猛然想起,那孩子一直紧紧抱在怀里的一样东西!

    那孩子已经走了,可是那样东西却没有带走!

    豆大的汗珠从蓉娘的额头渗出来,那样东西就在床上,就在她的身边。

    是那只布娃娃,太太亲手缝的布娃娃。

    那只布娃娃已经很旧了,缝补过很多次,可是那孩子很喜欢,从小到大,睡觉的时候都要抱着。

    难道陶世遗所说的东西就在那只布娃娃里面?那会是什么东西啊,小孩子的玩具也能装得下?

    无论她是否知道那件东西的下落,陶世遗都会杀她灭口,所以,她为何要让自己的仇人如愿以偿。

    蓉娘忽然想笑,她想放声大笑,陶世遗当她是可以利用的蠢货,可是到头来却也和她一样,让一个八岁的小女娃给耍了。

    那个小女娃吗?那是个妖怪吗?是,一定是个妖怪。

    陶世遗,你杀了我弟弟,现在又要杀我,我活着斗不过你,那就让妖怪来收拾你吧。

    想到这里,蓉娘脸上浮现出惊慌之色,她连忙摇头:“没有,太太没有给我东西,更没有给姐儿,没有,真的没有!”

    陶世遗眯起眼睛,玩味地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服侍过他的女人。当初他那位大有来头的表妹,之所以会选中这个女人,并非是因为曾经替她葬父,也并非是因为这女人聪明能干,相反,这女人不但胆子小,而且没有心机,表妹看中她的,却恰恰就是这一点。

    的确,这女人的确没有心机,否则当日也不会轻而易举就为了弟弟出卖了原本的恩人。

    表妹虽然走眼了,可若不是威逼这女人的是他这个表舅老爷,这女人也不会就范。

    这女人服侍了自己两年,这两年里,他把她看透了,这女人胆子小,没有见识,更不会掩饰。

    现在她脸上的惊慌,就是真的惊慌。

    所以表妹是真的交出了那东西。

    那东西显然不会在这女人身上,那就是在小东西身上了。

    想到那个逃走的小女娃,陶世遗眼中就露出了凶光。

    表妹原来并没有真正信任他,她还留有后手,那些救走彤彤的人,就是表妹留的后手。

    陶世遗咬牙切齿,黄家精心教导出来的嫡长女啊,即使如丧家之犬逃亡了这么多年,却依然精于算计。

    当年在京城,任他百般伏低做小,黄敬也不肯多看他一眼,执意把嫡长女嫁去了沈家。

    沈家啊,冠盖满京华,沈家占鳌头的沈家!

    同样也是满门抄斩诛九族的沈家!

    “带走彤彤的是什么人?”陶世遗的声音更加清冷。

    蓉娘忽然笑了,她笑得讥诮:“老爷,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老太爷给太太留下的人。”

    老太爷?

    陶世遗一怔,但他马上就明白了,蓉娘口中的老太爷只会是那个早就死了的钱老太爷,因为表妹也只会让她知道那一位老太爷。

    钱老太爷怎会有那个能力?

    他正要再问,却见有鲜血从蓉娘嘴角淌出来,先是一点点,接着便是汩汩而出。

    陶世遗大吃一惊,掰开蓉娘的嘴巴......

    那女人居然趁着他发怔的时候,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她敢自尽?

    她竟然敢自尽!

    蓉娘的胸口猛烈跳动几下,然后便再无起伏。

    陶世遗一时错愕,这个早就被他握在手心里的女人居然逃出了他的控制,她就这样死了?

    死了,是真的死了,这个胆小如鼠唯他是从的蠢女人真的死了。

    片刻后,陶世遗才透出一口气来,蓉娘的嘴巴张开着,鲜血依然在流淌,像是永远也流不尽。

    陶世遗厌恶地别过头去,他转身走出了这间小小的屋子。

    院子里只有陶三村,陶顺儿和两个小丫头都不在了,显然是带出去埋了。

    陶世遗面色阴沉,他对陶三村道:“前院那些人里有这女人的同伙,一个也不要留了。”

    陶三村一怔:“一个也不留?”

    八个人啊,而且都是老爷重金供养的高手啊。

    “宁可杀错,也不放过,全都不留。”

    陶世遗说完,便大步走出了小院子。

    陶三村脑袋里乱乱一团,因为那孩子是走出小院子后消失的,所以老爷怀疑前院有人接应,于是便把那些人全都杀死。

    而他和儿子呢,那孩子可是在他们眼前溜走的。

    老爷该不会也怀疑到自己头上了?

    不会,老爷不会,这些年来,自己跟着老爷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爷不会的。

    陶三村松了口气,四下看看,竟然没有可以支使的人了,陶顺儿还没有回来,不就是去埋两个小孩子吗?怎么也要这么长的时间,去哪儿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