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大红妆 > 第二十章 第三个孩子
    陶世遗膝下二子,长子陶颂之,今年九岁;次子陶赋之,今年八岁。陶颂之五岁开蒙,甚是聪慧,陶世遗对两个儿子寄望颇深,尤其是长子陶颂之,去年陶世遗还去了三百里外的韶阳府,拜访一位曾有一面之缘的老翰林,只等明年开春,就把陶颂之送去韶阳府,跟着那位老翰林读书。

    现在听到魏头儿提起陶颂之,陶世遗的心便提了起来。

    早在蓉娘去见黄氏之前,陶世遗就让妻子王氏带着两个儿子去了十里铺王氏的娘家,这些日子,他也住在十里铺。

    而现在魏头儿忽然说起长子陶颂之,陶世遗飞快地把妻儿出府那日的情景想了一遍。

    府里人都知道,大少爷陶颂之夜里起来读书,受了风寒,因此那天出府的时候,虽然风和日暖,可是府里都看到,大少爷陶颂之穿着斗篷,还戴上了风帽......

    所以出府那天不会有差错,而到了十里铺后,陶颂之也一直病着,每天都有药渣子端出去倒掉。

    把这些想了一遍,陶世遗松了一口气,没有差错,想来魏头儿就是想要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还有老婆孩子。

    陶世遗满脸委屈:“魏头儿,在来此之前,陶某刚刚让这孩子给刺了一刀,您可以让人查看,小孩子怎会出手伤人,陶某早就问过,是关明觉指使这孩子来行刺陶某的,孩子就在这里,您一问便知。”

    隔着屏风,陶世遗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他当然更不能看到魏头儿眼中的嘲讽。

    关明觉派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来行刺?

    如果关明觉是这样的老糊涂,关家还能撑到今时今日?

    魏头儿忽然有些不确定了。当初主上得知沈家的小儿媳被替换的消息后,便立刻派人四处寻找,从北到南,找了整整五年!

    直到他们找到了陶世遗......这个消息就是陶世遗放出去的。

    主上想要得到沈家的孩子,因此明明知道陶世遗是待价而沽,一边和关明觉合作,一边又和他们谈条件,可是他们还是答应了他。

    可是现在看来,魏头儿觉得自己太过仁慈了。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托起沈彤的下巴,仔仔细细地端详。

    “你叫彤彤,你娘可有说过,为何会为你取了这个名字?”魏头儿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起来,沈彤的身体猛的一震,她想起这人是谁了!

    魏头儿却以为她是害怕了,目光更加柔和,如果不是他的满脸胡子,真的像是一位和蔼的人。

    沈彤却几乎想要拔腿逃走了,怎么会是这个人?

    他不姓魏,他的名字叫屠卫,人称千面斩!

    前世沈彤见过他三次,一次他是个白面微须的书生,一次他是个毫不起眼的市井小民,而另一次则是个刀疤脸。

    而现在出现在沈彤面前的屠卫,则是满脸虬髯。

    也不知哪一个是他真正的脸,或许都不是。

    屠卫冰冷的手指触在沈彤的下巴上,那手指离她的咽喉只有寸许,沈彤全身汗毛立起,她紧咬牙关,什么也没有说。

    屠卫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惊惧,小孩子害怕了。

    “无妨,别怕,告诉大叔,你娘为何给你取名彤彤。”他重复了一遍。

    沈彤终于缓和下来,她怯生生地说道:“不......不知道。”

    “不知道啊,那你总知道来表舅家之前住在哪里吧?”屠卫温柔地说道。

    “住......住......不记得了。”小姑娘全身颤抖,她能感觉到屠卫在手指上用了几分力气,她的下巴一阵生疼。

    “不记得,你八岁了,怎么会连自己家在哪儿都不记得,真是不乖呢,好好想一想,只要你想起来,大叔就送你去见你娘。”屠卫的手指轻轻松开,可是另一只手却捏住了沈彤的肩膀。

    小孩子的肩膀瘦削单薄,随时都能被捏得粉碎。

    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沈彤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她求助地看向屏风,那个带她来的表舅就在屏风后面,表舅快来救她啊。

    “我想找我娘,可我真的不记得家在哪儿,婆婆没有告诉过我,表舅也没说过,大叔,我好疼,你松手啊!”

    屏风外的陶世遗瞪大了双眼,婆婆,什么婆婆?这孩子在说什么?

    坏事了,今天果然是要坏在这个小东西身上!

    屠卫却依然微笑,他柔声问道:“婆婆在哪儿?”

    沈彤摇头:“不知道,陶管家把我和两个姐姐接到表舅家里,我就再也没见过婆婆了,是真的,我不知道婆婆在哪儿。”

    “婆婆姓什么?”

    “姓王。”

    这一次终于有她知道的事情了,小姑娘回答得又快又好。

    屠卫看向跪在地上的女子,问道:“姓王的婆婆?”

    女子想了想,答道:“上个月初六,陶世遗的管家陶三村从王牙婆手里买走三个孩子,共计五十两银子。当天夜里,王牙婆租住的房子走水,王牙婆连同手里尚未卖出的七个孩子全部烧死。”

    “买走三个孩子,眼前是一个,还有两个呢?”屠卫来了兴趣,他看向沈彤,“那两个姐姐呢?”

    “春鹊姐姐和芳菲姐姐一直陪着我,我昨天还看到她们,可是后来不知去哪儿了。”沈彤没有说谎,春鹊和芳菲真的一直陪着她。

    “是吗?原来是这样!”屠卫哈哈大笑,忽然,他从胡床上坐起身来,一只手拎起站在一旁的沈彤,朝着屏风扔了出去!

    “来人,把陶世遗拿下!”

    当那女子说出他在王牙婆手里买下三个孩子时,陶世遗便知道完了,真的完了!

    他的确是买了三个孩子,但却不是三个女孩,而是一男两女。

    只是为了不引人注目,那个男孩是打扮成女孩模样带进府里的。

    两个女孩被带进那个小院子,而那个男孩则一直都在妻子王氏的院子里,直到王氏带着儿子去了十里铺。

    可是现在屠卫认定那第三个孩子就是沈彤,而他却不能说出真相。

    因为那个叫蓝采的孩子,是他买来给长子陶颂之做替身的。

    怔怔之间,沈彤娇小的身体撞上了屏风,黄花梨的屏风轰的一声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