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大红妆 > 第四十二章 八条船
    几天后,船行到龙安码头,龙安府是大埠,很是繁华,船靠岸后,莫敢和另一个随从要上岸采买米菜,芳菲羡慕地看着,在船上几日,谁不想到岸上走走啊。

    莫敢笑道:“想去就跟着我吧。”

    说着,他看了看蒋双流,蒋双流不说话就代表可以。

    芳菲的眼睛亮了:“小姐,我们一起去吧。“

    “我不想去。“沈彤说道。

    “那......那奴婢也不去了“,虽然失望,可是芳菲还是愿意和小姐在一起,“不去了。“

    “你去吧,给我带点蜂蜜花生,要房记的“,沈彤笑了笑,“听我娘说的。“

    原来是听太太说的啊,难怪小姐会知道什么房记。

    芳菲欢天喜地跟着莫敢走了。

    “怎么不去一起逛逛?“一直没有说话的蒋双流开口了。

    “大叔也没有去啊。“沈彤笑嘻嘻的。

    蒋双流无语,他是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柳家湾是小地方,龙安府人多眼杂,他不适合露面,但这些不适合对小孩子说。

    “不想动。”蒋双流气定神闲。

    “巧了,我也是。”沈彤学着他的口气,龙安府啊,她来过,在这里杀过人,龙安卫副使连少安,那是个硬茬子,可最终连少安和他的十六名护卫,全部狙杀殆尽。

    那次,她受了伤,带队的丙一嫌她累赘,要把她绑上石头扔进内西江,辛五一剑刺在丙一身上,丙一措不及防,挨了一剑,辛五冷笑:“现在你也受伤了,是不是也要绑上石头沉到内西江?”

    最终,辛五把她背了回去,她没被沉江,辛五挨了四十棍,打得皮开肉绽。

    而她,从那以后,恨不得把心掏给辛五……

    所以这龙安府有什么可逛的?房记的蜂蜜花生,是她当年布防时看到的,生意很好,很多人排队,芳菲这馋嘴丫头一定喜欢吃吧。

    再说,有人给花钱啊。

    ……

    两个时辰后,莫敢他们回来了,芳菲拿着一大包蜂蜜花生,兴奋地讲诉排队的经历,有好多好多人在买呢,一定很好吃,太太真是好介绍,她没有偷吃,就是闻了闻。

    莫敢却凑到蒋双流耳边低语几句,蒋双流嗯了一声,道:“那就跟在他们后面吧,还是不要碰上的好。”

    沈彤转过身去,嚼着颗花生,余下的推到芳菲面前:“原来是甜的啊,你们拿去吃吧,我喜欢吃咸的。”

    蜂蜜花生当然是甜的啊,小姐不喜欢啊……小姐是给她吃了啊!

    芳菲刚把一颗花生塞进嘴里,沈彤就低声问道:“遇到谁了?”

    芳菲四下看看,见没有人注意她们,在沈彤耳边小声说道:“就是请我们吃葱油饼的那位公子,奴婢没说见过他。”

    沈彤摸摸她的小卷毛以做夸奖。

    杨锦程啊,他要回京城,姓蒋的要跟在他后面,那就是确定也要去京城了。

    再上路,船就慢了起来,有时还会停上一会儿,沈彤知道,这是不想被杨家的人发现。

    这个姓蒋的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看他连赶路也要避开杨家,想来杨家是认识他的。

    她仔细回忆,前世好像没杀过姓蒋的。在死士营的十年里,除了执行任务,她是与世隔绝的,跟着灭灯师太住在山野之地,直到那年进京,她才知道原来已经改了年号。

    她没听说过姓蒋的人。

    她忽然想起那个梅胜雪,梅家卧薪尝胆,想找沈家要说法,真是可笑,不过,看梅胜雪的行事,这些年应该是在路上,姓蒋的瞒不过她。

    既然想不出,也就不想了,她的目的就是去京城,只要姓蒋的把她带到京城,其他的,管他呢。

    他们的船一直跟在杨家船后面,如此走了十几天,内西江汇入运河,一路北上。

    又行了七八日,沈彤渐渐感到了异样。

    刚开始是有一条船跟着他们,他们的船快行,那船也快,他们的船慢下来,那船也慢,他们的船靠岸,那船也靠岸。

    后来是两条船、三条船、四条船,船越来越多,今天沈彤数了数,居然有八条之多。

    船多了,就不再是傻傻跟着,沈彤在心里给这些船编号,今天是甲号船在前,其他船就在后面,决不越甲船半步,明天是乙号船在前面,其他船就在后,总之,只要没有人像她一样给船编号,走在前面的船就很难发现。

    沈彤不知道这些船是跟着自己坐的这条船,还是杨锦程的船。

    今天,莫敢又要上岸买米粮,芳菲要跟着,莫敢没答应。

    芳菲撅嘴,小姐让她跟着这位莫敢哥哥,把莫敢哥哥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都告诉她,可今天莫敢哥哥不让她跟着,是发现她是探子了吗?

    芳菲失望,她很喜欢这个差事。

    这一次,莫敢回来很早,对蒋双流点点头,莫敢说道:“好,那就在这里住一夜吧。”

    这一路上,他们没少泊船暂住,但只是住,却不上岸。

    不同的是,往常都是暮色四起,今天才刚过晌午。

    听说船不走了,芳菲欢呼,起身就要往甲板上跑,沈彤拉住她:“今天不许离开我半步。”

    芳菲不明所以,但,小姐永远是对的。

    不久,那八条船6续也到了,但是这些船并没有停,而是继续向前走了。

    “小姐,那些船……”瞧瞧,连芳菲也发现了,这样明显,姓蒋的这些人又怎会不知道?

    所以,这些船不是跟着他们,而是冲着杨家来的。

    沈彤目送那些船走出很远,直到消失在来往的船只中。

    “有趣吗?”一个声音传来,沈彤知道,这是姓蒋的。

    “无趣。”沈彤说道。

    正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放在小几上的水杯震得一阵晃动,茶汤泼了出来。

    接着,又是几声,却没有第一声响了,发闷,像是打进了水里。

    “小姐,这是放炮仗吗?好响。”突如其来的巨响,芳菲吓得小脸发白。

    “不是普通的炮仗,这是能炸死人的鱼雷。”沈彤重又把头探出去,那炮还在响,这是要把杨锦程炸死吗?

    姓蒋的和随从都已到了舱外,其它船上的人也都出来看热闹,恐怕都和芳菲同样的想法,以为是大炮仗,呵,姓蒋的不怕被人看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