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大红妆 > 第一零八章 货郎的花布
    不仅是店铺,就连世代住在镇子上的人家也是十室九空。

    难怪街上不再繁华,少了这么多人,还怎样繁华啊。

    沈彤没有来过下乔镇,并不知道下乔镇昔日繁荣。但是她听芳菲说起过,上乔镇因为有个关家,所以人来人往都是读书人,而下乔镇就不同了,下乔镇有乔河码头,所以来来往往都是客商,因此,上乔镇和下乔镇虽然一衣带水,但是下乔镇远比上乔镇富庶。

    上次沈彤和芳菲没有进镇,直接去了柳家湾,柳家湾虽然隶属于下乔镇,但是并没在镇子里面,从镇子外面也能去。

    她想了想,道:“一定不会是因为柳家湾的事,小小的柳家湾影响不到下乔镇,一定还有别的事。”

    说起打听消息,可爱的小姑娘远比许安和路友要方便。

    沈彤也去外面走了一圈,便打听出一些消息。

    上乔镇的关家走水,关家嫡房死得一干二净。关家在上乔镇和下乔镇还有旁支和姻亲,原本外人都以为关家的祖产可能要落到旁支头上,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没出十日,关家的那些旁支和姻亲死的死,走的走,这一次所有人都明白了,关家的那场大火不是普通的天灾人祸,而是灭门!

    这几个月来,但凡是和关家有关系的人家66续续搬离了下乔镇,与此同时,在与下乔镇一水之隔的小河镇建起了一座新码头,有很多来往客商便在小河镇码头停船,下乔镇的很多人家索性搬去了小河镇。

    “百姓离乡背井搬去新地方,衙门里不过问吗?”许安不解。

    沈彤笑道:“听说小河镇落户非常容易,地价房价也便宜,只要是从外地搬来的人家,衙门里会按人口给安家费,无论男女老少,每人二两银子。想做生意的三年不用交税,想种田的也有田地给他们耕种,朝廷减免三年赋税,用不了三年,他们就能在小河镇扎下根来,小河镇离下乔镇仅是一日路程,想要回家也不费功夫。”

    难怪很多人家全家迁离,小河镇为了让百姓们迁过去可谓下足了本钱。

    “那小河镇以前的人呢?”路友好奇地问道,有这么好的事,他也会举家搬过去。

    “小河镇以前没有,不是镇子,再之前是荒地。”沈彤说道。

    原来如此。

    三个人又说笑了一会儿,次日便动身前往野猪岭。

    过了乔河,还要走上三四里才能进山,野猪岭就在山里。

    在路边茶寮里小歇的时候,有货郎坐在旁边的桌子上,一旁放着挂满各种杂货的担子。

    沈彤好奇地走过去,摆弄着担子上的小玩艺。

    “小姑娘,那是桂芳斋的香粉,可好用呢,你闻闻香着呢,买一盒吧。”货郎笑得见眉不见眼。

    沈彤打开盖子,立刻便有浓烈的桂花香气扑面而来。

    “太香了,有不太香的吗?”她问道。

    “有,也是桂芳斋的,有荷花香的,那个味道要清淡。”货郎声音轻脆,年纪不大。

    “桂芳斋很有名吗?你卖的脂粉都是桂芳斋的吗?”小姑娘还没有留头,一看就是从未用过香粉的,想学家里的姐姐们涂脂抹粉了吧,也不知小荷包里的零花钱够不够。

    “桂芳斋是下乔镇的老字号,他家的香粉就属这桂花的最出名,我刚从小河镇回来,桂芳斋在小河镇也开了分号,这几盒香粉就是从小河镇的桂芳斋采办的,如假包换。”货郎说得眉飞色舞,越发显得唇红齿白,他的脸上也是搽过香粉的,白生生的,像是从面粉袋子里钻出来的。

    “桂芳斋在很多镇子上都有分号吗?”小姑娘的眼睛里闪着光,没有女人能抗拒胭脂水粉吧,哪怕是这么小的小孩子也一样。

    货郎笑着说道:“桂芳斋原本只在上乔镇和下乔镇有铺子,前不久才在小河镇开的分号。”

    沈彤明白了,原来以前只能在上乔镇和下乔镇上买到桂芳斋的香粉啊。

    那次在船上遇到杨锦程,自己以为没有露出破绽,原来破绽就在那盒香粉上,她记得杨锦程拿着香粉仔细看过。

    这个人的细致可见一斑。

    “谢谢大叔,我买一盒。”沈彤从小荷包里拿出碎银子,想拿那盒莲花香的脂粉,可是拿起来时,又放下了,还是拿了那盒桂花香的。

    回到座位上时,货郎已经挑起担子,唱着小曲走出了茶寮。

    许安一直盯着货郎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许安叔,你看出什么了?”沈彤问道。

    许安道:“这个货郎,好像有点眼熟。”

    “你在柳家湾时可能见过他。”沈彤提醒。

    许安恍然大悟,那次在柳家湾,他和虾头是去盯梢的,不是盯着许家太太,而是盯着派去拿人的飞鱼卫。

    那次,他见过这个货郎。

    柳家湾是小地方,出现一个货郎很是惹人注目,但凡有货郎出现的地方,总会围着一群大媳妇小媳妇。可是那天柳家湾出了事,就连货郎也显得孤零零。

    这个货郎就是挤在人群里看热闹,他还记得虾头在货郎那里买了什么东西,为此他还瞪了虾头一眼,嫌他不分轻重缓急,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还有闲情逸致买东西。

    “虾头买的是什么?”沈彤问道。

    许安想了想,却想不起来了。

    那天他的注意力都在许太太身上,也只是看到虾头在和货郎说话,却没有看到虾头买的是什么,后来情况急转而下,许太太烧了房子,帮忙救火和看热闹的人们回到家,发现自家孩子也丢了,许安当然没有再去仔细询问虾头这点小事,如果不是沈彤这时提起,他早就忘记得一干二净。

    沈彤道:“我去柳家湾的那天,也有货郎来过,那个货郎也卖桂芳斋的脂粉。”

    桂芳斋是下乔镇的老字号,有货郎卖桂芳斋的脂粉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沈彤看到了一块布。

    就在货郎担子下面,有一块垫筐布,这是一块蓝底白花的花布,就在柳家湾,沈彤见过一块同样的花布,莫敢用那块花布包着一大堆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其中就有一盒桂芳斋的香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