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大红妆 > 第一零九章 牛儿
    是细作!

    细作可以是货郎,也可以是别的,只是刚好他扮作货郎时露了马脚。

    许安面沉如水,如果这个货郎是细作,那么虾头......

    “沈姑娘,虾头的事情并非如你对我们说的那样吧?”许安问道。

    “嗯,他是细作,他自己也承认了,但是没有说他是谁的人。”沈彤道。

    “所以你就放他走了?你该把他留下来,等我们回来后,让他当面说个清楚!”路友高声说道。

    许安看他一眼,路友气哼哼地翻翻眼皮,背过身去。

    虾头啊,那是虾头。

    在没有南下之前,虾头和他们几个并不熟。虾头来得晚,为人机灵,很快就得了杨捷青眼,加之他的年龄小,出入各处不引人注意,于是杨捷总是让虾头去做些跑腿的差事,其中不乏有杨捷的私事。

    后来突生变故,杨捷死了,他们五个成了幸存者,自然而然地变得亲近起来,再后来,杨锦程怀疑他们,他们从幸存者变成了嫌疑人,同时也成了拴在一根草绳上的蚂蚱。

    “虾头虽然是细作,可是表面看来他没有做过不利于我们的事,他的目标从来也不是你们和我,而是利用你们一起逃出来,但是我也不想把一个细作留在身边,所以就让他走了。”沈彤淡淡地说道。

    “你也说了,是表面上而已,若是他以后出卖我们呢?我们要怎么把他抓回来?”路友忍不住又说道。

    “我能放他走,就能再把他抓回来,如果以后在他身上出了事,我负责抓他。”沈彤笑着说道。

    路友哼了一声,心里却信了几分。

    沈彤是妖怪啊,能有什么是妖怪想做却做不到的?

    没有。

    既然遇到了细作,三个人也不敢耽搁了,虽然不知道那货郎是无意中遇到,还是原本就是来盯梢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立刻赶到野猪岭。

    野猪岭是一片山,连绵起伏延伸到看不到的地方。

    小王庄座落在野猪岭的山脚下,是个只有六十几户的小村子。

    到达小王庄时已近黄昏,晚霞把青黛色的群山染成淡淡的红色,炊烟袅袅,有妇人高声喊叫,让自己家的孩子回去吃饭。

    有个背柴的老人和他们一起进村,可能是村子很少看到外乡人,老人停下脚步,戒备地问道:“你们是过路的?”

    小王庄在深山里,哪有过路的会来这里。

    许安正要开口,沈彤抢先一步,问道:“老爷爷,我们要上野猪岭,今天太晚了,您家里能借宿吗?”

    “上野猪岭,你们是......”老汉打量着他们,两个壮硕汉子,一个俏生生的小女娃,若说是山外来收药材的,这也不像啊。

    “我们是来找人了,家里有人前阵子来了野猪岭,就没音讯了。”沈彤神情郁郁,她没有说谎,她真是来找人了。

    “来了野猪岭,那一定是上山了吧,哎哟,这里虽然叫野猪岭,可山上的野兽不仅有野猪,还有别的野兽,你家里的人是什么时候来的?是来收山货还是收药材的?”老汉问道。

    沈彤摇摇头:“不知道,只知道是来了野猪岭,我们就是来找人的,老爷爷,您家里能借宿吗?”

    “你们要是不嫌弃我家破旧,就来我家吧,倒是有间空房。”

    老汉边说边走,很快就在一处小院子前停下来,原来老汉家就在村口,三人全都松了口气,在村口借宿,不容易惊动村里其他人。

    许安拿出一锭碎银子,老汉不肯收,许安把碎银子塞进老汉怀里,老汉连忙叫了儿媳去灶上煮饭。

    老汉家里人口简单,只有他和儿子儿媳,以及一个五六岁的小孙儿。

    晚饭是野菜团子和米粥,还有一碗蒸得喷香的腊肉。

    老汉一家在灶间吃饭,只有野菜团子和米粥,老汉的小孙儿闻到肉香,在门口伸头探脑,口水都流出来了。

    沈彤夹起一片腊肉,冲他招招手,小孙子看看一脸深沉的许安和铁塔一般的路友,有点害怕,踌躇着不敢进来,沈彤笑着说道:“别怕,姐姐请你吃的。”

    或许是看到沈彤也是小孩,也或许是那碗腊肉太馋人了,小孙子扭怩着进来,眼睛直勾勾盯着沈彤夹起的腊肉。

    灶间的腊肉已经挂了一年了,过年的时候才切了一点点,每人吃了两片,他还没有解馋就吃完了。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沈彤问道。

    “牛儿。”小孙子咽咽口水。

    “牛儿,姐姐问你点事,你答上一件,就吃一片肉,全答出来,这碗肉都是你的。”沈彤道。

    “真的吗?”牛儿的眼睛亮起来了。

    “当然是真的啊,姐姐问你第一件事,村子里的黄寡妇家住在哪里?”沈彤问道。

    “在山根下面,从俺家出来一直往村子里面走,快要出村了有棵大槐树,她家就在那儿。”

    牛儿说话的时候,眼睛没有离开腊肉,于是当他说完,沈彤立刻把夹起来的腊肉塞到他嘴里,牛儿大口嚼着,满脸都是享受的愉悦。

    “姐姐再问你,黄寡妇已经有半年没出门了,她平时吃什么呢?”沈彤问完,许安惊讶地看她一眼,她是怎么知道黄寡妇有半年没出门了的?

    “黄寡妇织布,平婆婆拿去换吃的,她们家还有菜地,饿不着。”牛儿刚说完,沈彤挑着片肥瘦相间的腊肉塞进他嘴里。

    “平婆婆是谁啊?”沈彤问道。

    “平婆婆就是平婆婆,她是黄寡妇家里的人,平婆婆可凶呢,我去摘槐花,她都要骂的,还拿棍子追我。”黄寡妇家门口有根老槐树,每年春天开满槐花,槐花蒸饼可好吃了,可是平婆婆不让摘,看到有小孩去爬树,她就拿着棍子追出很远。

    牛儿又吃到一口肉,沈彤继续问他:“黄寡妇的女儿和你们一起玩吗?”

    “她不和我们玩,前阵子她去城里走亲戚,回来时穿着绸子的衣裳,二丫摸了一下,平婆婆就骂二丫,还把二丫骂哭了。”牛儿和二丫是好朋友,这件事可让他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