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大红妆 > 第一七零章 不会就问
    这世上,无欲无求的人是最强大的,也是最可怕的。

    有人爱钱,有人好(色),有人为名,有人惜命,有人为儿孙,甚至有人爱书爱画爱狗爱猫......

    有了欲求,也就有了把柄。

    小柴满脸堆笑,正和两个穿着翠绿比甲,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丫鬟的姑娘说着什么,把两个姑娘逗得格格直笑。

    阿治望着他们,嘴边的笑容越来越深。

    那边,欣妩手里拿着一盒百卉堂招牌香粉小心翼翼地闻着,沈彤走过来,欣妩问道:“阿娘会喜欢这个味道吗?”

    沈彤抿抿嘴角,她不知道。

    就像她不知道母亲的很多事一样,她也不知道母亲会不会喜欢这种味道。

    偶尔她也会从百卉堂带香膏、脂粉回去,但是她也只是带回去而已,她没有问过母亲是否喜欢。

    沈彤有一瞬间的自责,她是太迟钝了吧,迟钝到一年了,她还没有学会做个好女儿。

    “那就多拿几样,回家后让阿娘挑挑。”沈彤微笑。

    “好啊,谢谢妹妹。”欣妩说道。

    这要谢谢她吗?

    沈彤没有说话,转身走进后堂。

    百卉堂的后堂是工坊,也是蓝师傅在内几个人的住处。

    老仆带着学徒们正在忙碌,沈彤径自走进里间。

    蓝师傅正在挑选材料,两只光秃秃的手腕艰难地夹着一柄木铲,把不能用的拨到桌下的木桶里。

    沈彤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道:“以后这种活儿就让别人做吧。”

    她是练武之人,脚下极轻,蓝师傅聚精会神,没有留意到旁边多了一人,这会儿被吓了一跳,看清是她,忙道:“无妨,无妨,我也只做这一点事。”

    选料是关键,不能假手于人。

    沈彤默默地看着蓝师傅,她还是无法把他和后晋小皇帝联系起来。

    平婆子说过,她的主上是后晋之主。

    屠卫的主上也是后晋之主。

    后晋之主就是死士营的主人。

    亦是前世她的主人。

    蓝师傅早在十多年前就到了西北,这十多年里他都在百卉堂里,他的手脚都残了,他甚至无法走出百卉堂的大门。

    沈彤从后堂里出来,小柴正在招呼新的客人,那是一位满头珠翠的胖太太带着她的胖闺女,挑了一款又一款,还是觉得不够白。

    小柴看着这对母女,眼睛温柔得要滴出水来了,就像是在看着世上最美的美人,当然他的声音更温柔,不厌其烦地拿了一盒又一盒。

    沈彤佩服地点点头,见欣妩已经挑了几盒香粉,便走过去问道:“还去别处逛吗?”

    没等欣妩回答,耳边就传来那位胖太太豪爽的声音:“都要了都要了,刚刚拿出来的这些,全都包起来,送到大望巷的刘家。”

    沈彤真是太佩服了,欣妩噗哧笑出来,小声说道:“妹妹雇的伙计真会做生意。”

    沈彤呵呵直笑,欣妩又问:“妹妹,我能到后堂看看吗?我想看看这么好的脂粉都是怎么做出来的,行吗?”

    欣妩的声音柔柔软软,就连沈彤听了,也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

    当然可以啊,这有何不可的?

    沈彤陪着欣妩走进后堂,老仆还在带着四个学徒忙个不停,这是他们日常做惯的,忙而不乱,井然有序。

    欣妩看着老仆问道:“那位老人家就是铺子里的大师傅吧?”

    沈彤道:“大师傅在里间,我带你进去见见。”

    不等欣妩回答,沈彤便向里间走去,欣妩轻轻提起裙子在后面跟上。

    和刚才一样,蓝师傅还在挑选材料,沈彤轻咳一声,蓝师傅抬起头来,见她去而复返,身边还有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蓝师傅颔首,重又把头低下,这一次他的头垂得很低,整张脸藏在阴影里。

    芳菲第一次看到他时,给吓哭了。

    蓝师傅是不想自己的样子又吓坏小姑娘。

    欣妩果然吓了一跳,她连忙用帕子捂住了嘴,没让自己发出惊呼。

    她的动作全都落在沈彤眼里,沈彤假装没有看到,介绍说道:“这位就是铺子里的大师傅,百卉堂的招牌脂粉靠的都是蓝师傅的手艺。”

    蓝师傅依然没有抬头,欣妩的神情也平静下来,她礼貌地颔首:“蓝师傅辛苦了。”

    小女娃的声音如同出谷黄莺,蓝师傅的身子微微一颤,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正迎上欣妩明丽的眼眸。

    蓝师傅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低下头,重又把脸藏在暗影里:“谢谢姑娘,在下是无用之人,承蒙东家仁慈,方能在此处安身,只有感激,不觉辛苦。”

    欣妩再次施礼,这一次她微微曲膝。

    知恩图报的人,无论身份高低,都值得敬重。

    沈彤和欣妩一前一后走出后堂,也不知过了多久,蓝师傅才抬起头来,通往里间帘子已经停止了摆动,平静得似是从未有人进来。

    蓝师傅放下手中木铲,望着那道帘子怔怔一刻。

    吃完晚饭,沈彤在黄氏屋里多坐了一会儿,看着欣妩把今天买的脂粉拿出来,一样样地给黄氏看。

    “阿娘,这盒香粉是茉莉香的,您闻闻,好闻吗?”

    黄氏手里的针线不停,笑着说道:“好闻,好闻。”

    “这个是桂花的,也好闻。”欣妩又把另一盒拿到黄氏鼻端。

    黄氏闻了闻,笑道:“这个太浓了。”

    “那就让妹妹把这盒带回铺子里吧,只是打开闻了闻,还能继续卖呢。”善解人意的小姑娘总能让人喜欢,欣妩就是。

    沈彤让芳菲拿了那盒香粉回到自己屋里,关上门,芳菲就嘟哝:“小姐,您也和太太说说话,明明您才是太太亲生的。”

    沈彤有些无奈,她和阿娘说话啊,她又不是不说。

    见小姐不说话,芳菲连忙噤声,她是惹得小姐伤心了吧。

    “小姐,奴婢下次不再多嘴多舌了。”

    沈彤摸摸她的小卷毛,笑着说道:“你没说错,我是不会和阿娘相处啊。”

    “不会就问啊,明天我去问问崔婶子,崔婶子家里有五个女儿,她一定知道,我问过了就来告诉小姐。”

    崔婶子是卖头花的,她家铺子就在百卉堂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