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104章 一人一剑挑四方
    离开之后的叶云没有走太远就看到了一个男人走向了这边,那不是……那照片上的男人吗?

    有点意思。

    叶云眯了眯眸子,转身离开的去买了点早餐和零食之后去了教学楼,不过因为已经上课了,叶云也是干脆上了顶楼阳台坐下的看了看天穹。

    也不知道天痕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演变,他还需要一些时间解决一些问题。

    就这样想了一些以后的事,叶云也是在下课铃声响了之后喝着饮料的站起身下了楼,然后去了洛宁所在的选修教室将吃的放到了她的桌上,继而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洛宁有点好奇的问道。

    “看到点有趣的东西,耽搁了一下。”叶云笑笑道:“晚上一起游戏吗?”

    “我尽量去,有点困,另外那个女人没抓到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要不也帮帮忙?”洛宁想了想的说道。

    “有什么特征吗?”叶云问道。

    洛宁也是简单的讲了一下。

    叶云点点头,之后也是伸了个懒腰的趴到了桌上。

    见状,洛宁也没说什么的继续吃起了早餐。

    之后虽然上课铃响了,叶云也只是继续神游的趴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上课的那个老师虽然看到了有个不听话的学生,但最终也没说什么,就好似没看到一眼。

    原因也没什么其它原因,无法就是之前叶云在神迹之中被提起,并没有人想没事和他搞矛盾就是了。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过了一早上之后,叶云又在下课后陪着洛宁出去学校吃了午饭之后才送洛宁回家,之后则自己离开学校的回了家。

    烛鸢,苏月都不在,沈霜也不在,要不是有洛宁的话,他其实早就准备溜了。

    回到家时叶云有些小惊讶的发现叶媛她们都不在,可能是出去玩了吧。

    算了,先进游戏看看吧。

    回到自己房间往床上一趟,叶云戴上眼镜之后很快进入了游戏。

    系统公告,西域白衣剑客赫连拓,挑战四方剑派的各大剑客,设定生死局,赌金五百万。叶云微讶,是因为这次更新出了伪保命丹的关系吗?有点意思。

    因为死亡的太过惩罚,游戏在更新出了出一些复杂任务之后死亡只掉一级,同时招式数量减半的惩罚,按理说,更新这么几天了,应该有不少人拿到了伪保命丹了。

    在这人重金刺激下,估计去参与的人不少,能拿出五十万的,想必身手也不赖。

    叶云也不想去凑热闹,去弄弄装备才是真的,不过他还在整理包裹和仓库看用那些装备去合成,系统再次传来公告,玩家赫连拓剑斩龙魂流派第十高手,石天,时隔不到五分钟,又传来公告,玩家赫连拓剑斩兄弟会长老,剑在手天下可去。

    叶云微讶,这人还有点实学的样子。

    又是几分钟后,系统公告,玩家赫连拓剑斩坤潼剑阁长老斩瞳。

    玩家赫连拓剑斩崆峒谷龙魂第九高手,剑履山河。

    叶云倒是来了兴趣,不简单,流派前十也照杀,可以去看看。

    叶云轻整衣冠,出得帮派驻地,通过传送,朝碧水港湾而去。

    系统公告继续不停播放,玩家赫连拓剑斩兄弟会第七高手,千斤不移。

    玩家赫连拓剑斩玉龙阁第六高手,式无双。

    叶云此时已赶到东海,一眼望去,竟有数不清的玩家聚于场外。那万数玩家之前,身着一袭纯白似雪衣服的年轻人站在一个礁石上,手上一柄奇形雪白长剑,比正规长剑还要长出半尺,他手握的剑鞘也雪白,只看那握剑之势,五指似屈非屈,似握非握,却又暗含一种山雨欲来,海裂山崩的味道,脸上是说不出的寂寞,那双眼神又清冷似剑。

    叶云从那双肩看起,及至肘部,腕部,握剑势,此人双手修长白皙,握剑之手看不出一丝颤抖,甚至看不出一丝杀气。

    这个人,不简单,已经悟到了归藏的意境。

    一人缓缓走出众玩家之前,身着一身青袍,年纪约二十二三岁,有人认得的,叫道:“天凌院第五高手,夜舒流云。”

    夜舒流云拱手道:“天凌剑派夜舒流云,领教阁下的高招。”

    那赫连拓,微一点头,凝立不动。

    叶云再度细观这赫连拓,不像通常以气势制敌那种,反而是气机内敛,以不动应万变,明显不知道是剑道有成,在心境方面也非常的强。

    夜舒流云,一声清啸,手长剑龙吟不止,直振云霄,那剑身凭空划出一道道剑浪光芒,向赫连拓疾斩而出,剑气交错,似乎根本不知那剑是实。

    那赫连拓,剑鞘似蛮不经意的轻点,竟不可思议的正那剑浪中真实的剑身所在,瞬间尽数消失。

    夜舒流云回剑旋舞,顿时化为数道白芒,剑势连绵不绝,如怒涛席卷而过,剑气呼啸而出,欲将赫连拓卷入剑雨风暴之中。

    顿时有人叫好道:“这天凌键盘的流风怒涛果真厉害。”

    那赫连拓不急不徐,剑鞘突的反握前探,剑柄正进那浪潮的最中心,那剑浪顿时一顿,那剑柄正顶在夜舒流云剑尖所在。

    赫连拓轻声道:“华而不实,下一招斩之。”

    夜舒流云几曾受过这种轻视,他长剑抖动不停,剑芒点点,其虚有实,实有虚,剑尖剑锋齐用,一连抖出道剑花,长剑似慢实快,转瞬间直袭赫连拓当胸处大穴,显然又是一招门派的强大武学。

    那赫连拓面对如此剑招,却只是微微叹息一声,一剑宛如惊鸿而至,众玩家只觉眼前一花,那赫连拓便持剑在手,上万玩家竟没有一个看出他是如何拔剑的,好快的剑。

    不止拨剑,一持剑在手,赫连拓的气势就变了,由方才说不出的冷清变成现在极致的自信,绝顶剑手的骄傲,那剑尖疾若星火,迅如疾电,于间不容发之际,从那看似强大又炫目的剑光之中径直的穿了出去,准确点说是刺破而出。

    夜舒流云败了,眉心一点红线,很细,就好似一根红色的细线一般,甚至没有流血,但,这剑却很致命。

    他这一剑败了,也就意他已经死了,他的身躯缓缓倒下,眼不能置信的神色,一剑,以他的身手,竟然接不下对方一剑。

    赫连拓那好似白雪一般的剑竟已不知什么时候回到鞘内,仿佛就未曾拔剑般,他的人变得冷清,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叶云微眯眸子,看起来这所谓的高手并没有入别人的眼,只是当斩了一只猫,杀了一只狗,如此而已。

    系统公告,玩家赫连拓剑斩天凌剑派第五高手,夜舒流云。

    一时间场上众万玩家沉默无声,还有谁敢出阵,要么是一条命,要么是一颗花了几天几乎是连续不休做出来的保命丹,而且也只是保证不死,技能熟练度这些都的重来,期间那些很高熟练度的技能还会变成灰白色,是不可使用的状态。

    不过,有五百万,就有致命的诱惑,对无数正常人致命的诱惑,有了五百万你能做什么呢,喝高档好酒,开高档名车,搂高档美人,过高档生活。

    还是有人站出来的,譬如这位。这位脸上也很自信,很有气势,掌一柄红色剑鞘,很漂亮,他上前二步,扬眉向天道:“太阴剑派花入骨,一会阁下。”

    有人惊呼道:“我的天,太阴剑派,第三高手。”

    花入骨很骄傲,回身向众人挥挥手,一幅必胜的样。

    赫连拓淡淡一句道:“请。”

    花入骨轻挥剑鞘道:“今日你的人头,我就收下了。”

    好狂的人,花入骨话一说完,手长剑斜指苍穹,气势逐渐高涨,那长剑剑身竟是子母双剑,一大一小,一黑一白,奇怪得紧,猛然间招式突变,长剑呼呼作响,竟是剑引风澜,如风卷残云般直卷向赫连拓,近得身前,又是一变,风卷残云之势立变为剑尖虚点式,一道剑芒凭空射出,直袭赫连拓当胸。

    高手出手果然是不同凡晌,只看能发出剑芒,就知道还是习练有成,难怪这家伙这么自信,显然这所谓的太阴剑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

    赫连拓再度拔剑,脸上神情瞬间变成那绝对自信,那花入骨的骄傲在他面前仿佛不值一提,那拨剑之手依旧无比快,宛如惊鸿,无比的狠,一剑破长空,剑芒四散,剑已归鞘。

    花入骨微哼一声,手长剑光芒暴涨,刺眼眩目,让的四周似都有些失辉,似乎他就是这四周唯一的光芒一般,场外玩家只觉自身处暗了暗,斗场上亮了亮,那剑从上至下,如一道光芒般劈斩向赫连拓。

    那光芒好亮,场外玩家都似乎觉得过于眩目,不能看。

    世间竟有如此炫目的剑法,但他不是说的太阴剑法吗?难道他还融入了自己的剑意?

    难怪能成为太阴剑派第三高手。

    赫连拓闭上了眼睛,连鞘剑身前倾,在身前轻轻一摆,剑与鞘相接一阵,那光芒便偏得身前。

    花入骨招式未绝,大喝一声:“太阴剑法之生灭无常。”

    只见他剑身一举,舞得几回,竟然凭空幻出数道漆黑的剑浪,场上顿时一黯之间又有些许白光如闪电般穿梭,直点向赫连拓周身大穴。

    赫连拓双目一亮,前倾,拔剑,出剑,回剑,入鞘,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一丝花巧,然就这不带一丝花巧的动作,在高手眼,就是偏偏比那花入骨看似神奇诡异的剑法来的厉害,他比他快。

    花入骨败了,同时也挂了,同样是眉心一道血痕,他的剑刚刺到赫连拓身前一寸,正要剑,想不到出师不捷身先死,慢就是败。

    系统公告,玩家赫连拓剑斩太阴剑派第二高手花入骨。

    太阴剑派虽然还不是顶尖的门派,但已经不容小觑了,这赫连拓只攻出了一剑,一剑就斩掉了该谷第二高手花入骨。看他脸上并未觉得累,只怕还未出全力。

    看来只有各派第一流的剑客才够资格挑战了。

    半晌之内,场上数万玩家,面面相觑,竟然无人敢上台一战。

    赫连拓轻轻摇头道:“明日继续,赌金在加一百万。”

    此一句便如一句炸雷般响彻众人耳际,六百万呀,这是多少钱,而且对方不用相应赌金。

    一席扁舟悄然而至,扬舟的竟然是一位娇小玲珑的女性,赫连拓神色未变,上得船上,很快就消逝于那海湾深处。

    叶云瞧那远逝的身影,微微眯了眯眸子。

    这游戏似乎变得有趣起来了。

    当下叶云也离开了港湾,然后并未在线的两个ID后自己去打了会铁,然后挑了挑商城还算好看的衣服后就选择了下线。

    次日,叶云去颜晓妍房间敲敲门,门悄然打开了,颜晓妍喜意盈盈的脸蛋露得出来。

    叶云微微一笑道:“小懒虫,起得蛮早呢,怎么这么高兴。”

    颜晓妍眨了眨眼睛的说道:“人家就是高兴嘛,至少我知道云云是在意我的。”

    叶云笑笑道:“快换好衣服,带你们逛街去。”

    过不多时,颜晓妍和换上便装,露出太白腿和白皙手臂的叶媛出得门来。

    颜晓妍则是一身橙红连衣裙,颇有青春少女的朝气。

    叶云微微一笑道:“走吧,反正没什么事,我们好久没一起逛街了。”

    两女自然是没意见。

    这一天三人去了不少适合游玩的地方,一路观赏,此刻的季节也很适合游玩,到处遇到的游客还真不少,不过也不影响他们的心情,三人兴致勃勃的学了下潜水,做上游艇转了几圈,然后又吃得不少美食,让的两女小腹都微微鼓起了,而身上更是骨软筋酥,但精神却舒畅得很,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快十点了。

    叶云也是舒服的洗了个澡,然后走出房间,走到阳台上,在清风轻拂下,叶云悄然又放松了身心,进得那空灵之境。不知多了多久,起得身来,回得自己房间躺下。

    才进游戏,就传来消息道,玩家赫连拓剑斩太阴剑派第一高手,剑道无情。

    待得叶云赶到时,赫连拓依旧是面目清冷,眼更是寂寞,半晌,却无一人上去较量的。赫连拓双目一睁道:“难道偌大中原疆土,都是些徒有虚名之辈吗?”

    一句令得原群雄群情激愤,这人也太嚣张了,平日里的那些高手都干啥去了呢!

    赶紧出来砍了这人呀!

    群雄正人声鼎沸间,一人语音传来道:“天凌剑派云不归,愿向阁下领教。”

    群雄顿时激昂起来,喝道:“天凌剑派第一高手,斩了他。”

    赫连拓冷冷的道:“请。”

    云不归长剑出鞘,雪亮剑身突的变得晶莹,伴随他手腕轻挥,已搅起碧浪清云,剑气呼啸激荡,无数银星从漫天剑浪之中呼啸而出,竟是暴雨怒涛,声势骇人之极,似乎卷入其中就好似扁舟卷入了最大的暴风雨之中一般。

    赫连拓双目一亮,脚下踩着诡异的步伐,奇形长剑突的出鞘,当胸直进,没有一丝花样,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颤抖,疾如惊雷。

    漫天惊涛骇浪为之一顿,好似被那一道剑之雷霆照亮了一般,云不归轻啸声道:“好剑法,接我天凌剑派天绝七剑之披荆斩棘。”

    登时,他长剑反转,剑身迂回曲折,又陡得变得迅疾如飞,随那剑气浪潮之间起伏,好似一座座高低起伏,荆棘密布的山峦,又起落之际又有一种山崩海啸的狂澜,可是这样大气磅礴的剑,却又在那浪潮之中暗藏玄机,诡异莫测,看似点向眉心,转瞬间又袭向当胸,等你还没回过神来,剑尖又化着泰山压顶之势指向小腹,好个披荆斩棘,当真是步步惊心,荆棘不断。

    赫连拓面现叹息之色,似乎有些失望。

    而他本人也视当前之剑如无物,一剑斜斜点出,那剑仿佛带着无上冷清的孤傲,却又依旧是没有任何花巧。

    叶云微微一叹,好厉害。

    那招确实没有什么花巧,只是快,快了一点,正好比云不归的剑快了那么一瞬间,如果云不归不收剑,就只是一个坠剑的结局,那剑硬是后发先至,要先点云不归的手腕,持剑的手腕。

    任你千变万变,在如何强大,炫目,不够快,终究只能在足够快的剑之前放弃之前的招式。

    云樱梦华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