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126章 齐皓的指点
    碰撞之中龙爪没有完全震碎鬼爪,毕竟对方是道境修为,但却将其焚烧而起,让对方惊栗的直接收回了鬼爪,甚至可能要斩掉一些手臂才行。

    龙骨之血焚化的燃火岂是区区鬼灵能够承受的?

    见状,白鸢她们刚松了一口气,叶云就是一跃而出的来到床前拉着她们床退到了另一侧。

    同一时间,一个巨大,似乎是狐族的黑色鬼爪拍击而下,直接将天顶拍碎,然后抓向了白鸢她们所在的地方。

    如果不是叶云拉了一下床,她们怕是已经死的很难看。

    同样实力也分为三六九等,强者一堆法器宝贝加身,一个打很多个同阶的,也比如白鸢她们,有这个实力,也仅是有这个实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宝贝防身,遇到生死危机依旧很容易陨落。

    准确点说修炼的道路上,她们这样没有依靠,没有宝贝的修炼者是最容易夭折的,没有这些人的死亡,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又怎么显示他们的尊贵?

    帮白鸢她们避开了一击,叶云也是皱皱眉,对方倒是选择了一条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那就是直接一起攻击。

    无脑,不讲道理,却有成效。

    有的时候,太多的花招只会消耗自己的力量,反而不如全力出击来得有效,不过对方竟然能做到这一点倒是让叶云有些惊讶,毕竟看上去对方都是老人,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灵智。

    看起来这个鬼灵的操控力还是非常强的,而且这狐类的鬼怪有着那个老妇人的气息,可见对方不但能控制人,还能将其炼化成鬼怪妖魔且改变生物本质。

    “你们在后面看着,别插手,这鬼怪有着强烈的腐蚀力量,你们沾染到很可能也会变成鬼怪。”叶云拔出螭火之剑的同时提醒的说道:“记住也别离开,否则我顾及不到的地方,你们死亡的几率是很高的。”

    与此同时,那鬼爪又再次抓了下来,目标直指叶云的面门。

    一缕清风拂过,叶云脚踩奇异的步伐飘逸的避开了对方的轰击,继而没有犹豫的一剑斩了上去。

    嘶拉一声,对方的手臂被斩出一道深可见骨的痕迹,继而漆黑的血液飞溅而起,却被叶云平静的闪身躲开。

    微微皱眉,武宗巅峰还是差了一些,如果有原来的力量,这一剑已经将其斩掉了。

    同一时间,一个身影猛的冲地面钻了出来,同时直接伸出手抓住了叶云的脚裸。

    叶云神色冷漠的看了抓住自己脚的鬼影一眼,却是一个干瘦如柴的枯槁老者。

    竟然不是徐柯吗……

    看起来还有些事并不全在意料之中,不过,也无所谓,先斩了这两人再说。

    一个平滑,没有任何花俏,却诡异莫测,无迹可循的侧步脱离了对方的拉扯后对着拍击到他刚才位置的另一只鬼爪连续斩出了三剑。

    嘶吼之声中狐妖的半截鬼爪被斩了下来,同时,一个巨大的黑影也是浮现而出的撞击了过去,竟是想要一口咬死叶云。

    叶云也不放过任何反击的机会,几乎是在对方攻击落空的同时直接跳起来一剑劈斩向了对方的颈脖处,同时螭火也随之一剑劈斩而至。

    嗤嗤……

    叶云的剑长驱直入,在那鬼狐的颈脖上撕裂出一道巨大的伤口,但就在这时,对方枯腐漆黑的身体里突然蠕动的出现了几个眼睛,然后猛的盯上了叶云。

    叶云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变动,在六七个眼睛的骤然凝视下也是神魂微微顿了一下。

    噗……

    鬼爪乘机拍了过来,直接将叶云拍飞进了白鸢他们不远处的墙壁之中,一时间烟尘碎屑四起。

    “小哥哥,你没事吧?”白鸢立刻跑过去的关心道。

    “不碍事。”叶云抚额说了一句的同时却是发现额头已经溢出了鲜血,左手臂处也有一道血肉模糊的痕迹,刺骨的疼痛不断袭向全身,却是一种腐蚀的力量。

    这时,一股让叶云感觉到非常舒服的力量从他的心脏处流了出来,继而顷刻间覆盖而上的流过叶云的身体,将他身上的伤势尽数治愈。

    “云小弟,力量不是这样用的,我借用一下你的身体可否?”齐皓的声音响起。

    “……嗯。”叶云神色莫名的点了点头。

    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力量的控制凌驾同价,现在被如此评价,他心里既有些沉静,也想看看真正的强者对力量的运用方式。

    下一瞬,齐皓进入了叶云的身体。

    森寒,冰冷,宛如进入了地狱一般,让得白鸢下意识的身体一颤。

    “小哥哥,你……”

    叶云看了白鸢一眼,白色的眸子中燃着黑色的火焰,让人莫名的心跳加速,感觉快要停止。

    转头,叶云握住螭火之剑向前走去。

    鬼狐再次用另一只爪子拍了过来,同时几只眼睛再次锁定了叶云。

    “对力量一无所知的孽障。”叶云冷漠而不屑的斜了一眼那些眼睛一样,鬼狐立刻惨叫起来,同时那几只眼睛没有受到攻击却自燃起来,就好似被无形的火焰引燃了一般。

    “力量,从来都是存在于天地之间,并不是人类拥有力量,而是人类去摄取力量,人类每一次提高自己的力量,其实并不是他本身变强了,而是他可以摄取到更多的能量,就好似婴儿只能喝母乳,大一些的孩子就能喝动物的奶,吃有营养的东西,并不是小孩多厉害,而是在成长的过程中他承载的器皿变得更大,能够吸收的营养更多了。”齐皓眼眸凝视前方再次因鬼狐重伤而浮现的黑影解释的说道。

    “……”叶云的魂体神色莫名,然后说道:“我需要去融入天地间,而不是单纯的运用自己的力量,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天地的力量就好似一个巨大的宝藏,人越强,得到的越多,所以才变得越强,如果单纯依靠自己的力量而骄傲,那又如何谈的上天道之所庇佑?失了天地之助,如何天人合一?”齐皓神色满意的说道:“如果你真正的了解力量,那怕只是武宗巅峰的力量,也可以让你一击既破。”

    说完齐皓一扯手臂上破碎的衣衫,继而在露出手臂的同时弥漫起森然如墨的漆黑火焰。

    一掌出,夜华聚拢,月光收敛。

    那面色枯槁的黑影一瞬间变成了飞灰。

    拍了拍散落的粉尘,齐皓握住了螭火之剑。

    “螭火对这些鬼怪有着先天的克制,如果力量用的对,这样的杂鱼只需一剑足矣。”齐皓一边说一边随意的向着鬼狐劈了一剑。

    天地震动,八方之火聚之。

    螭火,天地灵火,作为天地间最强的火种之一,能够施展的力量和普通的灵火宛如云泥之别。

    叶云无法施展她的力量,却不代表她的力量局限于此,是随叶云的提高而提高。

    相反,螭火是天地之火,存在世间已经无数年,她一直就很强,强到让人惊栗,曾有大帝使用的火焰就是螭火,虽然因个体差异加上当时螭火强盛,并不会降低身价的主动和人类契约,不可能如此早就凝聚出本源身体与宿主一起共存,但螭火从来都是王者的象征,否则也不会力挫其它的力量,成为最强的九种之一。

    诸世界里就有一段文字为:九篱螭火,一沙一泊,一浪一灭,引天之端,灭地九幽,道法不灭,永悬云巅。

    如果不是经历了很多纪元都没有人能真正了解她,让她虚弱到了一种极致,高傲无比的螭火又怎么可能叶云这么简单的就契约?

    那怕叶云身上的气息在好闻,再如何让天地之灵想要亲近,要得到螭火的认可肯定也是有着诸多几乎无法完成的试炼在先,那会如现在这般不但成为了叶云的共生之火,还以叶云脑中所想的专属形态浮现。

    如果不是叶云那句他有潜力去使用纪元之力,不只是螭火,存在于天地间的九种王者至尊之力都不会如此轻易的选择叶云。

    可是,没有办法,时间太过无情,没有什么能够在它面前无尽的抗衡下去,大帝都不行,所以在无尽的岁月中它衰弱了,因没有人能将这种‘引天之火灭九幽’的绝世力量继续它的辉煌,螭火在高傲却又无奈之中不断的衰弱,衰弱到了一种极致的地步,直到叶云这个拥有阴阳之力,涅槃噬神骨,九转龙脊仙台等单一已经逆天,现在却完美融合一身,且本体还是人龙混血的存在出现,它们才看到了希望。

    因为无尽时间的等待,因为希望,因为不愿,也不甘就这么消散在天地间,更因叶云身上他自己都还不知道的本源气息让它们无比亲切,所以在叶云证明自己拥有觉醒纪元之力的潜力后它们选择了叶云,在叶云最需要它们,最愿意呵护它们的时候选择了叶云。

    拥有超强灵智的它们都知道,越早成为一个人重视的存在,时间越久,它就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和他密不可分,不可分割,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记着它,所以螭火第一个被选择后其它力量才呼如此羡慕。

    第一个被选择的,无疑是最受宠爱的,也大概是这一点,在看到叶云是一个俊俏无比的青年后九种力量都选择了以本源之力衍化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的女性模样。

    力量本来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就比如螭火,她曾经和大帝并肩战斗过,但也未必当时就是现在的姿态,而且严格意义来说,力量是不断沉淀交替的,现在的螭火是全新的,继承了之前纪元更替交融的力量,记忆,全新的,独属于这个纪元的全新螭火,她现在就是专属于叶云的螭火,因为一开始得到了叶云的‘宠爱’和信赖,她注定会在叶云觉醒纪元之力的一天在时间的长河中留下浓烈至极的痕迹。

    于是,伴随着那看似随意的一剑,虚空裂变,螭火的身体应付暴涨,继而带着天地同归之势的斩了下去。

    好似虚空被烈焰强行占领,天地之间都变得无比的燥热起来,一剑落,天地裂。

    “引天之火,灭之九幽。”

    剑之所指,天地同归,一道几十丈大小的裂痕森严的蔓延向后方,而眼前的房宅也被直接劈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同样的力量,叶云没有斩首成功,齐皓却是一击将鬼狐灰飞烟灭,更将房宅大地破坏的狰狞可怖,而这还是没有施展任何剑气的情况下斩出的一剑。

    “剑者何物?在于心也,你的神魂是你最大的优势,切莫抛本逐利方位上选之路。”齐皓平静说完的同时叶云也是身体一沉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而齐皓则回到了仙台内。

    叶云握了握手掌,突然发现自己骄傲的东西是那样的脆弱,不堪一击。

    他真的是对力量一无所知,同样的力量在他手里施展出来和在齐皓手里施展出来完全是云泥之别。

    “殿下不要灰心,没有谁是出生就对力量真正理解的,那怕是那些上古血脉也一样,以你的天资,以后必定走上别人只能仰视的绝对之路。”螭火收起拟化的螭火之剑安慰的说道。

    “嗯,我现在更加深刻的认清了自己,也对这个世界了解得更多了一些,这是好事,所谓居安思危方能运筹帷幄,我不该有骄傲之心,需要更加的努力。”叶云握紧掌心的同时微微一笑的说道。

    “……小哥哥?是你自己了吗?”白鸢也是适时的问了一句。

    “嗯,刚才是我的战魂之影,是一个前辈,他刚才是在指点我力量。”叶云点点头说道。

    白鸢神色惊愕的说道:“怎么可能,战魂之影不是要道境……”

    “有些东西你没见到过不代表它不存在,以后会有更多的力量以你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所以处事冷静,以不变应万变是强者必须有的心态,但也不要生搬硬套,智慧的高低往往就取决于你如何去运用一种常见,却在你这里变得特殊的逻辑思维……”叶云抚了抚额调息了一下身体的消耗,正欲给白鸢解释一下,一声惨叫响了起来。

    一只漆黑的鬼手穿透了还不知道名字的男子胸口,直接在其身上穿出一个血窟窿,与此同时那黑色的鬼手继续伸长的抓向了赵瑞。

    叶云神色一凝,精神力不断凝聚的冲入脑中,下一瞬,金色的意识海发出了玄妙共鸣之音。

    浪潮层叠而起,剑意随心而动。

    一剑出,竟是不着痕迹,以一种奇妙而诡异的弧线斩出了一道无形剑气。

    剑之所指如月华洒落,抓向赵瑞的鬼手如冰雪消融一般消失殆尽。

    这一剑让得齐皓,螭火和一起安静观望着的虞凤都是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先天无形剑气??

    “孺子可教,云小弟在剑道一途上果然是非常有天赋,竟然真的在短时间内斩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剑。”齐皓眼里泛着浓烈的赞意,叶云才成长之快让他看到了希望。

    只不过这个希望之花还没真正的绽放,叶云便是捂住了眸子,眼角甚至流出了些许血丝,显然刚才那一剑对他来说负荷以及快要超过他承载的极限。

    下一瞬,闷哼的声音响起,一只干瘪的手臂掉到了地上。

    钟芸看了一眼后惊声道:“这是李越的手,他手指上有一枚戒指,就是这个……”

    叶云神色微异,这家伙竟然玩了一处调虎离山之计,在自己这边防备的时候回去将李越的身体附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