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150章 复杂的里世界世界观
    在离开城市一段路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工场,此地早已经荒废了很多年,下方的地面也张满了杂草,一般根本不会有人来这里,但此刻却有声响从楼层上分传了出来。

    咚的一声,一个桶子直接被爆裂的力量踢得变形的飞了出去。

    “青羽,你闹半天了,差不多就行了,很吵人。”不远处穿着性感,带着耳钉的女子皱眉的说道。

    “发泄一下都不行吗?你们当时也不拉冷雾一下。”有着一头红色头发的男子神色暴躁的说道。

    “她是被对方的感知者强行反噬击杀的,我们就算救她也只是救到空壳的身体,你要是想发泄就准备好杀掉对方的办法,只要你能多杀几个人,多抢点资源,要复活一个人的积分也没那么恐怖,比你在这里发泄是在太多了。”坐在不远处的魁梧男子冷静的说道:“我们队伍也不希望看到探测员的死亡,但是会造成这样的结果,那就说了引发这次杀戮之日的小队本身也非常的强,他们的表现让难度更加困难了,而看着地图这么大,这保底也是二十人以上的大型任务,可先而知这次的事肯定不简单,每一个人都要做好死亡的准备,包括你们,也包括我。”

    “队长,对方有这么强吗?”另一边一个抱着阻击枪的男子皱眉问道。

    “如果是十人左右的小队,那只会在最后出现一个B级战队来和他们厮杀,而这次却出现了三个,可想而知这些人本身就不可小窥,应该是属于天赋异禀的那种特殊存在。”魁梧男子冷静的说道:“这次的任务如果可以,我觉得最好先忍忍,不然很容易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可看资料,对方九成九的成员都是第一次参加杀戮之日,能有多强?”女子旁边一个把玩着匕首的男子说道。

    “不管怎么说,能在这样的杀戮之日里存活下来的都不可能是蠢货,我们还是先观察一下的好,所谓枪打出头鸟,毕竟都是B级战队,如果不好好规划一下,说不定会成为别人变强的嫁衣。”

    “既然队长都这么说了,那就等等看吧,不过要是有机会,我们可是不会收手的。”女子想了想之后的说道。

    “那是自然,我们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只不过我们先失去了眼,贸然行动是不行的,我们需要等一个契机,然后成为最后的猎人,这也是我们战队的含义,猎魂者,出手就要让对手胆寒才行。”魁梧男子也是目光冷然的说道。

    “那,晚上出去狩猎一波?”女子眯起的眸子泛起危险的光芒。

    ……

    另一边,叶云也是坐在去办公室搬来的摇椅上悠闲的看起了夕阳,期间还换了一个墨镜带着,那样子别提多悠闲了,感觉就好似是出来独家的贵公子一般,一点准备面对生死搏杀的危机感都没有。

    “你不是说你在研究我们怎么可以短时间内变得更强吗?怎么感觉你就是在晒日光浴的样子?”轩辕曦走到叶云身边的红木椅坐下后问了一句。

    “错觉,我现在就在计算着很多东西,只不过你看不到,以为我在偷懒而已。”叶云拿起旁边柜子上的冷遇吸了一口后理所当然的说道。

    “……真的吗?”轩辕曦神色奇怪的说道。

    “呐,你自己看看咯。”叶云摘下眼镜递给轩辕曦看了看。

    轩辕曦接过一看,反向眼镜背面的镜片上真的有这密密麻麻的文字在跳动,很明显是在验算什么。

    “……好吧,是我错了。”轩辕曦抿了抿红唇,主动认错。

    叶云耸了耸肩,然后接过墨镜带上的说道:“可行的方案很多,但是我们要尽可能的持家一点,也不能看到什么就想买什么,之后还要面对很多事呢。”

    “嗯。”轩辕曦也神色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们现在确实是有些优势,但如果就这样乱花积分,以后说不定也会面临无法解决的绝境。

    “月,先给我讲讲这个世界的具体构造吧。”叶云说道。

    连基本的信息都不知道,说什么都是扯淡,现在他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构造才能去分析更多的信息。

    “嗯,我具体和云云你讲一讲。”莲月点点头,也觉得叶云确实需要了解这方面的信息。

    信息也是提高的一部分。

    “这个世界名为第三大陆,大陆分为东西南白中五个大域,其中南部是杜绝一切污染的力量进入其中,也被称为圣域国度,其核心之处,圣域之城中住着一个绝顶强大的圣人,也被圣域的人称为‘活着的最后之神’。”莲月也适时的解释起来。

    叶云神色异样,这世界这么复杂吗……

    “北部也成为北荒,资源匮乏,妖魔纵横,但住在那里的人却天生勇猛,于妖魔都争之间衍化成了五域最凶猛的部落种族群体,其中更以夜叉,修罗,狂血,天煞等几个联盟群体为主,占山为王,割地一方,就是中州的大部分老古董都不敢招惹,因为对方过习惯了厮杀,死亡边缘挣扎的生活,拼力量,拼狠劲都占不到一点便宜,而对方又是群居,惹上对方,一个不慎就是生死道消,而除非死亡的是家主,否则死亡之人所在的势力也不可能为了一两个人就率大军远赴北域去征战,因为死人是没有价值的。”莲月继续说道:“也因为这个原因,那从那里去到中州的绝顶天才,即使是中州那些眼高于顶的天才都不会直接选择与其为敌,因为从那里走出来的天才基本都是拥有力拔山河之力的狠人,在拥有绝对把握之前能避免直接交战就避免。”

    “将其暗杀了不就可以?”叶云说道。

    “这就是关键点,如果是正面击败北荒的天才,甚至将其击杀,北荒的人再愤怒也不会群起攻之,而是会再次拍出更强的人去为之报仇,但如果是用卑鄙的手段将北荒的天才击杀,最惨烈的一次是一个种族冲入中州,一晚连灭对方十四个城,屠戮了近十万人,而他们也因此几乎灭族,但,明知如此,他们还是这样做了,可想而知北荒的人对卑劣的行径多么深恶痛绝,而其种族又多执着,热血,至凶至狠。”

    “挺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自己身边的人不负责,对重要之人的残害,放走敌人等于间接有效的害死自己在意的人,如果是我,我也会斩草除根,不让春风吹起任何后续。”叶云却是赞同的说道:“静若苍松,动若雷霆,这才是一个强者应该具备的素质。”

    “云云别的不说,在心境上当真是玲珑透彻,清晰透亮。”莲月神色满意的说道。

    “我可不想和那个胖大叔比。”叶云却耸了耸肩,说道:“继续。”

    “西域,相对比较正常,地脉灵源是东南西北四域中偏中上的存在,那里的人擅长各种领域的力量,比如擅长毒,擅长做傀儡的,还有些会养毒人等,简单点说西域的人大部分的存在会借助外力提高自己。”莲月也是耐心的解释道:“而中州便是这个大陆的核心,不论是地脉灵源还是天才的数量和质量都远超四域,甚至于四个大域的资源加起来也可能只有中州十分之一左右,加上中州下有地界,上有天空领域,可以说去中州是所有强者必须要走的路,只有在中州成为至强者才能算是踏出了王者的第一步。”

    叶云眯起眸子,这世界的复杂程度有点超出他的想象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诸多问题的问了一个似乎被遗漏的问题:“东域呢?”

    “这也是我要说的,东域是五大域问题最大,也是最严重的。”莲月晃了晃白皙的小长腿说道:“东域是东南西北四域中地脉最广阔和浓郁的地方,但是东域的人类没有节制的肆意使用这些资源,将东域四层左右的地方都变成了魔都,只有从中心向外的区域还保留着纯净的聚集地,但那里的人都是吸食着外围地区的人的血活着,直到数百年前几个大势力的老一辈被新的一代取代,这种情况才开始扭转,现在东域的八大势力门派,十余个古老的圣人世家都明白魔都的蔓延早晚会让东域枯死,所以开始治理这些魔都之地,比如我们这里其实就属于这样的地方,只不过等级还很低,属于那种还不受重视,也没什么资源可争取的普通居住区。”

    叶云略有些不屑的说道:“其实不是注意到了魔都的破坏和蔓延,而是发现了魔都之中蕴藏的宝物和资源,他们在将这些资源掠夺的同时还能将魔都平掉,这样既能让东域延续下去,又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同时还能获得人心,一举几得,否则以人类的欲望和私心来衡量这次的举动,不可能那么多门派和世家都会选择赞同,特别是世家的主旨是一切以家族利益为重,怎么可能会赞同这样的事,不是吗?”

    莲月耸耸肩的说道:“事实上就是如此,这样一举几得的理由才让那些大门派,世家都选择了赞同,而各门派的弟子也都奔赴向各魔都,争夺更多的利益。”

    “我倒是更好奇云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轩辕曦插了一句的问道。

    “我刚才看了不少知道,发现这些堕落的家伙死亡之后都会掉落暗色的粉尘,里面可以感觉到细微的力量,如果是更强大的堕落者,肯定会掉落更多的黑暗力量,甚至凝聚出晶体,我相信这些晶体应该就是一种强大的资源,同时这魔都里还有很多以前遗留,没有带走的宝物,否则光靠这些黑暗的粉尘,晶体应该不足以成为那些大门派,世家都赞成的原动力。”叶云微微拖着下颚的说道:“理由就是这些所谓的魔都虽然萧条荒凉,但却没有严重的破坏痕迹,可见当时的人虽然离开了,但都是在魔都开始魔化的时候就开始迁移离去了,那能够带走的自然已经带走了,没有办法带走的呢?在经过这么多年的腐化之后,是否会变异成为新的资源,新的宝物了?如果没有,犯罪者不可能进入到这些地方来,不是吗?即使是那些亡命徒,通缉犯甚至是邪门强者,必然不会没有理由就进入魔都,因为魔物是会腐化人心的,而善于犯罪的人往往都惜命。”

    “精准无比的推论。”莲月赞赏的点头,旋即微眯眸子的说道:“云云,前方有剧烈的灵力反应,是一个很强的敌人,可能是比尸王还厉害的存在,也可能是这次杀戮之日的最强几个敌人之一,另外也发现了一个纯净灵源的波动。”莲月却在这时发现了什么的提醒了一句。

    闻言,叶云也是看向了灵气波动所在的地方,那里,正有一个从天空中疾驰而下的倩影双手持剑的娇喝一声,继而直接劈砍向了不远处的那个巨大,看起来似乎是狮子的妖兽。

    势如疾风,侵如烈火,这个带着些许违和感的女子出现的瞬间,叶云脑中映入了这八个字。

    明明用的是一柄宽刃长剑,却将大量赤红色的烈焰剑气依附其上,施展出了巨剑的风姿。

    明明有着一张绝色的古典瓜子脸,却表现出了一个女武神的霸气,英挺,这种违和的感觉还真正有点奇怪,是因为她穿的不是一袭红衣的关系吗?

    同时,那看起来和狮子差不多的魔物也并非普通的妖兽,只见它诡异的虚空一踩,竟是躲开了女子的斩击,然后跃到了不远处,同时它也没有犹豫的一挥爪,五道撕裂虚空的爪印直接锁定向了那个年轻的绝美女子。

    女子同样神色平静的抬头,后仰,身体柔软的向后一翻避开对方爪印,然后和一个‘倒立’在高处的身影四目相对了一下。

    落地,转身,女子持剑看向前方的同时那狮子妖魔也是落到了地上。

    一人一兽对持的同时叶云也是看清了那个年轻女子的全貌。

    远而望之,她给人皎若太阳升朝霞的仙灵女子之感,仔细观察,又如灼若芙蕖出绿波,真实,炽热,不与群芳争艳,因为她本身就是那群芳之中的牡丹。

    试问,群芳再美,又怎么比得上牡丹的贵气呢?

    这是一个明眸墨瞳,脸如凝脂,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的女子,一头没有束缚的青丝随风披落背脊,两缕发丝在耳边宛如烟罗微动,凭添几分别样的风情。

    她一袭白底,胸口绣了一只红色凤凰的短旗袍裹住了婀娜玲珑的娇躯,虽然不及红衣那种炽热,却隐韵她浴火腾飞的心志,这凤凰也不是简单的锦绣,而是以金丝挑针,配上雷鸣鸟的羽毛,火焰灵气浓烈的奇异丝穗缝制而成,从她丰润挺立的胸口一直延伸到旗袍边缘,好似随时要腾空离去一般。

    旗袍下是一条黑色的短皮裤外加斜跨一侧的裙摆,上面配着一条似冰晶,又似宝石的莹白色挂链,随着女子的站立,这条晶莹剔透的精美腰链就会发出淡淡的琉璃光芒,似乎是一件宝贝。

    因为穿着短皮裙加侧裙的服饰,女子也是露出了半截晶莹白皙,柔美如玉的修长美腿,加上她的大腿上看起来似乎也是件宝贝的腿环,这个穿着黑皮靴,手持赤色长剑的女子竟是给人一种两极反转,似炽热之火,又似冰冷寒霜的违和感。

    或许还是因为那张灵秀明媚,顾盼神飞的俏脸太美,却又太冰冷才会造成这样的错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