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184章 你要斩手还是脚?
    “既然想要赌一下,那就下点彩头吧,你这样干巴巴的有什么意思?”叶云看向晁武淡淡的说道:“想要开心点?那也不是不可以,那就大家都开心一点好了。”

    “哦?看起来你很自信,不过我之前似乎没看到你去参加比赛呢。”晁武微微一笑的同时从手里的戒指里拿出一把看起来似乎是柄法剑的长剑说道:“不知道你想加什么筹码呢?”

    “既然想玩,那就玩大一点的,就赌身上的所有吧,有一句话不是说的好吗?要么全部拥有,要就一无所有,既然要赌,不赌一点有意思的筹码,别人还以为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的游戏呢。”叶云似笑非笑的说道:“就是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值点钱的东西了,毕竟要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那感觉也没什么好赌的。”

    闻言,晁武挑了挑眉的说道:“我要是输了,这柄青阳剑就是你的了,而相对的,你又有什么值得一赌的东西呢?”

    叶云笑笑,然后虚空一抚的拿出了腥红之月后淡淡的说道:“虽然你那剑连我这件百分之一的价值都没,但你既然没什么值钱的了,那我也无所谓,就陪你玩玩。”

    见状,众人都是眯起了眸子。

    这家伙身上好多宝物呀,看样子似乎还真不像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

    晁武这家伙会不会输现在看来还真不太好说的样子。

    晁武此刻也微微眯了眯眸子,显然能拿出这样武器的人,明显也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人,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没有荧光内蕴的模样,应该也就是不到半步圣者的样子,只要一鼓作气。

    “你先出手吧,不然你基本就不会有出手的机会了。”叶云却是淡淡的开口道:“你最好一开始就直接用你最强的招式,不然,你可能就不会再有出第二次出手的机会了。”

    “希望你的实力能和你的嘴一样厉害。”晁武也笑了一下,然后骤然出手的一跃而起,目标直指叶云的同时叶云四周的地面也骤然出现了大量溶解的火焰岩浆,似是幻术,又似乎真的存在,而那岩浆里还骤然升腾起了几个巨大的狰狞岩突倒刺,竟是有种亦幻亦真的感觉,而且明显伤害也不俗的模样,看起来还真的是非常给面子,一开始就直接对着叶云来了一记狠的。

    那段缺也是有些诧异的说道:“这就是九篱的火焰三重斩吧,虽然看起来他还也没练到家,但感觉确实是挺强的招式了。”

    “九篱能屹立如此多年,自然是有道理的。”齐铭也点点头,但似乎只是承认这招式确实不错,但看晁武的神色却很平淡,显然也觉得晁武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并没有展现出这招式的真正威力。

    而叶云则是淡定的站在那所谓的熔浆,石岩包围之中,直到晁武跳劈而至才随意的一记上撩直接击碎了眼前的一切。

    这亦幻亦真的攻击直接被这一记上撩带起的剑气扫成了飘洒的灵气碎光,而晁武本人也被这一剑直接斩断了手里的青阳剑,如果不是躲避的快,连人都是要被一剑斩成两半的样子。

    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被剑气扫到,上身变得衣衫不整,到处都是血痕的踉跄着落到地面之后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继而咬了咬牙的同时嘴角溢出了鲜血。

    众人神色一怔,这人……是不是太强了?

    他们此刻才明白,这年轻人是真的强的有些可怕,因为这一招明显就算不是晁武最强的展现,但也绝对是下了狠手的,却被对方这样很随意的一剑破掉,还将他伤的不轻,这要是他认真起来会有多强?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都是有些奇异的发现这年轻人的实力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弱,相反,他很强,甚至他们并没有把握可以战胜他。

    “你的剑都断了,你拿什么赔我呢?要不,用一只手如何?”叶云目光淡然的看着晁武淡淡的笑道:“如果你舍不得,一条腿也可以。”

    晁武目光一寒,但是心里又有些莫名的惊惧,因为他此刻已经真切的感觉的到,他不是对方的敌手。

    “只不过是仗着强兵惩威罢了。”一旁的姜辉皱眉的开口说道。

    叶云也不在意,只是目光锁定了晁武的手和脚,似乎是在考虑斩了对方的手,还是斩掉对方的脚,毕竟这是场游戏,是游戏那就要准守游戏规则才行,不然又有什么意思呢?

    “哎呀,小帅哥,算了啦,不然人家会很尴尬的啦。”这时,萧墨媚却是走到了叶云的身边拉起叶云的手一副娇媚动人的表情说道。

    “……我怎么感觉不到你有什么尴尬的?我也只是要他一只手或者一只脚而已,这换成在外面,他现在早就躺在地上没有进的气了,我这不是已经挺仁慈了?”叶云微眯眸子的说道。

    “那就当给人家一个面子嘛,毕竟是人家让他们来这里喝酒的嘛。”萧墨媚双手拽着叶云的手晃了晃,竟是有些撒娇神色的说道。

    叶云看了萧墨媚一眼,然后微微摇头的说道:“随你吧,反正你爱怎么样也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去休息了。”说完便是不着痕迹抽回手的拂手将腥红之月收入虚空后准备离开。

    “你这人怎么这样呀,我都好好给你说话了。”萧墨媚微哼一声的靠近说道。

    “难道我没好好和你说话吗?不然他现在还能站着说话?”叶云一边走一边说道。

    “那我不管嘛,你就不能好好陪我一下吗?我又不是真的和他们如何了,只是觉得这样很有趣而已。”萧墨媚也没有再估计其它人的跟上叶云的步伐说道:“要不,我们去找个地方喝一杯怎么样?就我们两个人。”

    “你这么喜欢喝酒吗?”叶云反问道。

    “那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嘛,要不……我给你跳支舞?我已经很久没在人前跳舞了呢。”萧墨媚想了想的说道。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准备去舞厅。”叶云看了靠他很久的萧墨媚一眼后问道。

    “有什么不好吗?别人求我我都不愿意跟着他呢。”萧墨媚哼了一声,一副你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表情。

    “我现在准备去睡会,明天去看看比赛,你跟着我的话是想陪我去睡觉吗?”叶云却是挑眉的问道:“这么大的孩子了,难道还需要人陪睡才行?”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萧墨媚胸脯气的耸动了两下的气道。

    “我也没说过你不干净什么的,只是说你一个女孩子,别人都说要求睡觉了,你还跟着,不会感觉怪怪的吗?”叶云微眯眸子的问道。

    “……你还能把我吃了不成?”萧墨媚微微撇了撇红唇的说道。

    叶云扫了扫萧墨媚,然后淡淡一笑的说道:“那也说不定,毕竟看你的样子似乎还是挺好吃的。”

    “……哼,我比你想象的好多了。”萧墨媚撇了撇嘴,却突然轻挽住叶云手的手的说道:“带我去你房间看看,是不是乱糟糟的。”

    “……我也只是才来,还没去开房间呢,要不你带我去?”叶云想了想的问道。

    “那就带你去本小姐的房间看看吧,我,可是很爱干净的。”萧墨媚却是挑了一下媚的拉着叶云向远处的山庄走去的说道。

    “你就不怕被我吃的一点都不剩下?”叶云挑眉的说道。

    “你敢,我要不是心甘情愿的,谁也勉强不了我。”萧墨媚哼了哼的说道:“别以为长得好看就能例外。”

    叶云只是眯了眯眸子。

    这女人不妩媚的时候倒是也挺可爱的。

    没有花太多时间,萧墨媚带着叶云穿过不少人惊讶,错愕和异样的目光,然后上得住宿之地的二楼后进了左边最靠里面的一件房间。

    叶云在萧墨媚关上门的同时看了看房间里的摆设,还真的是挺干净的,而且还挺有女性化的气息,有一种娇而不媚的清爽感,特别是床榻,虽然是软塌,却没有花里花俏的,而是用了简约素净的床单被套。

    “有点小惊讶,确实挺干净的。”叶云一边说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因为这房间里似乎什么都挺好,但有一点就是没有多余的凳子,只能坐床上,而这床上的味道有点淡淡的清香,显然,还真没有人来过。

    “都说了,我只是爱玩而已!本小姐可是很洁身自好的。”萧墨媚神色骄傲的坐到叶云身边的说道。

    “……那我这算是比较特殊的了?”叶云微微眯起眸子的反问道。

    “那不是废……哼,我还是第一次带男人到自己房间里呢,你就不能表现得开心一些吗?”萧墨媚白了叶云一眼,旋即扯了他的手一下的说道:“你对我更好一些不行吗?你看我都对你这么特殊了。”

    “……其实我主要是在这里留不了多久,我感觉还是不和你有什么羁绊好点,不然我走了,你怎么办?”叶云目光微凝的反问道。

    “什么嘛,我也可以到处走走呀,谁还没有云游天下的心呢。”萧墨媚撇撇嘴的说道:“天下那么大,走走挺好呀。”

    “……”闻言,叶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呀,这么乖。”

    “……才没有呢,那是你多想了。”萧墨媚微微侧了下脸,但手却拉着没有松开,只不过这么模样竟是有些可爱,完全没了之前那娇媚的模样。

    “不是说给我跳舞吗?”叶云也适时的转移话题的说道。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这里这么不大,等有时间找个地方我再给你跳。”萧墨媚想了想的说道。

    “也行,那,你这是要陪我睡会呢,还是我自己去开个房间呢?”叶云话又突然转回来的问道。

    “……你敢吗?”萧墨媚胸脯有些耸动,似乎内心也很不平静的反问道。

    叶云笑了笑,道:“这世上,我不敢的事情似乎还真的很少呢。”

    ……

    ……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叶云刚起身坐起来,穿着性感吊带内衣的萧墨媚就从他身后爬起来的贴在了他背后,继而在胸部挤压成大饼状的同时环住他的腰说道:“今天又没比赛了,再睡会也没什么嘛。”

    “再睡会你真就不怕我把你吃了吗?”叶云也不动的问道。

    “……你敢我,我也不怕。”萧墨媚小声低语轻轻响起。

    “……我刚才也没怎么欺负你呀,怎么感觉小丫头你很上瘾的样子。”叶云微微一笑的问道。

    “……人家都被你欺负成这样了,你还揉的那么用力,你那里没欺负我了,身子和……都被你看光了,你还想怎么样嘛,想要不负责任吗?”萧墨媚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手却继续换着叶云,一点想放开的意思的都没有。

    “我也没说不负责任,可也没打算真的负责人,刚才不是你情我愿的事吗,想要我负责,那你……多诱惑诱惑我或许也是可以成功的。”叶云想了想的说道。

    “……”闻言,萧墨媚哼了一声,却是安静的将头贴在了叶云的肩膀上。

    从来都是别人哄她,追求她,现在被叶云这样欺负还要她多诱惑他,真是坏得不行,偏偏他身上的味道竟然如此的好闻,抱着自己的时候无比安宁,感觉找到了港湾一般非常有安全感,她到底要不要听他的呢……

    叶云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萧墨媚的手之后也是顺势倒回了床上,反正这小妖精知道的消息肯定也很多,不出去也无所谓。

    萧墨媚也是顺势窝进叶云身边的侧躺在他身边的说道:“这样不是很好吗?等找到好看点的地方,我就给你跳舞!”

    叶云点点头的问道:“给我说说这次的比赛吧,看你们这么多人来,应该是有什么奖励吧?”

    “……阿云你不是因为比赛奖励来的吗?”萧墨媚神色诧异的问道。

    “老实讲,我只是因为一些奇怪的事转移到了这里,顺便就停留一下罢了,不过我看你们这么多人都来比赛,想必应该也有点意思的样子。”叶云也不隐瞒的说道。

    “这样吗……”萧墨媚神色诧异,但话这样说出来,她有觉得这似乎才对,因为她之前并没有看到过叶云,像他这样特别的存在,也不可能在之前的比赛里一点声息都没有,怕是早就成为众人的讨论的人物了,当下她也是开口说道:“其实阿云还是有机会的呀,因为这是递增形式的比赛,他们之前说进了第几轮就是这样的意思,只要够强,一天之内就可以直接打入前八名,也可以像是他们这样一天打上几轮,保持直接的名额,然后在最后的比赛里在冲上去,这样就不会被人研究针对。”

    “总之就是有个排行,连续挑战就会提高,但是要在比赛之前一直维持才行,所以保住名额其实也是一种隐形的竞争是吧?”叶云问道。

    “嗯,就是这个意思。”萧墨媚点点头。

    叶云微微眯了眯眸子,那倒是有点意思,晚点可以看看能不能那个奖励。

    “对了,你知道云梦天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