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63章 剑乃凶器!
    城市的某个塔顶高处,一袭长裙,但一侧高叉很高,风吹之间可以看到大半截白皙大腿的丽人也是长发舞动的瞭望向了四周。

    是谁引起这次的骚动,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现在城里的骚动已经越来越大,是要从根本解决源头,还是现在镇压一下?

    她看了看天色,然后默默计算了一下她还多久的醒。

    这个人,真的很不会挑时间。

    另一边,在墨渊摆摆手之后那低头的几十号人也是快速离开的从窗边,从楼道,从二楼直接跳了下去的离开了酒楼。

    暗杀,开始。

    另一边,叶云也是在迈步走下了楼道,然后看到了不远处的几个人。

    五个守卫,一个穿着黑衣服,看起来有些胖,脸上有胡渣,手里拽着一根链子的中年男子。

    看着这一袭黑衣,带着面具,却有着一头奇异白发的年轻人淡然的迈步走向他们,包括那个应该是头目的中年男子都是眯起了眸子。

    对方能够进入这里,那无疑是解决了外面的人,而他们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现。

    “看起来你非常大胆,敢只身来到北曦堂,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男子率先开口的说道。

    叶云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神色漠然。

    死人,不需要对话。

    “……你很嚣张,但这样的人都活不长。”男子顿了一下冷笑着握紧了手里的铁链。

    叶云没有在说话,直接虚空的握住了碎渊,而身边也是骤然出现了十来柄长剑。

    对即将死亡的人,只需要用剑说话就好了。

    男子也是冷笑一声的一甩铁链,直接向前一甩动的鞭扫了过去。

    叶云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任由那锁链抽在了空气之中。

    男子皱了一下眉的瞬间一道光芒骤然在他眼瞳之中放大。

    快,快到了极致,他还有很多强大的招式没有施展,他还有……

    一颗头颅飞了起来,叶云手里的金色光芒随之消失。

    追魂,可以解除神级控制以下的所有控制和负面状态,持续二十秒的隐身期间,移动速度增加百分之三百,第一次攻击如果是在敌人背面且攻击的是致命位置会触发追魂,追魂攻击附带夺命效果,对方十秒内将处于重伤状态,无法自愈,无法被治疗,但追魂冷却时间会翻倍。

    如果是在正面攻击则会触发锁魂,锁魂状态的十秒内割裂伤害提高百分之五百,可斩裂大部分的阻碍之物,但如果没有击杀敌人则锁魂,追魂技能同时冷却时间翻倍。

    如果能够将敌人击杀,追魂状态减少三分之二冷却时间,锁魂状态减少一半。

    锁魂状态下可施展剑招,第一个剑招伤害增加百分之三百伤害。

    追魂状态下不可使用剑招,但可以使用殒仙瞳,且第一下伤害提白百分之三百,如果先使用夺命追魂再使用殒仙瞳则为百分之一百五十。

    技能间隔:1800秒。

    弑神:传说中曾经弑杀神灵的招式,此招只有一式,却又有无数变化,一招出,天地崩裂,诸神黄昏,需要宿主用心体会。

    目前可用状态:天地归藏。

    天地归藏,将灵剑在天地间吸收的力量聚集于刀刃之间,然后一剑斩出。

    此招可在第一击增加百分之五十到五百的伤害,具体数值按状态加成,本身属性,特殊状态等综合结算。

    拔剑状态十秒内连杀三人触发:谁与争锋!

    谁与争锋的十秒状态下攻击敌人,敌人会血量低于一半就会触发‘弑神’高额流血状态,斩杀敌人则可以刷新弑神状态,同时增加三秒的持续时间!

    技能间隔:1800秒。

    弑神加追魂状态下的锁魂斩击,这人虽然是作为试验技能的石子,却也死的很光荣了,毕竟这个弑神技能的介绍摆在那里,那怕现在这还只是皮毛状态的弑神,但能死在弑杀神灵的招式下,也已经很有牌面了。

    虽然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就是了。

    下一瞬,又是两个人倒在了骤然出现的身影斩击之下。

    叶云并没有浪费时间的习惯,在弑神状态下直接将没有反应过来的一干人全部顺手斩灭。

    高达数万血量的男子肯定不会觉得对方可以一击灭杀他,会如此快的灭杀他,他还有很多可以扭转战局的力量,可惜,在叶云的世界里,杀人是一门艺术,却也并非一门艺术,杀人,终究是一种剥夺行为。

    剥夺别人的生命,就算它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残忍的艺术,你有兴趣你可以去演绎它,你没兴趣,杀人,也不过就是出招,收招,转身的瞬间罢了。

    叶云没有看倒下的身影,而是脑子不断回放刚才的场景,想象是否可以做的更好的向前方走了过去。

    他一直觉得,死人是不需要对话的,所以他没有和对方废话。

    死了,就是死了,一具尸体而已,名字都不需要知道,因为没人会去记住一个‘小喽啰’的名字。

    另一边,风雪城的暗流也是涌向了明面上,在城市的某个角落,一个带着头蓬的男子从房顶跃下的将一个风雪楼势力成员的小队长按倒,然后将匕首插入了对方的咽喉之中。

    转身,那不知名的刺客在旁边响起的尖叫声中戴上斗篷的越过一旁的水果摊后快步走入了一旁的巷子内。

    这只是一个缩影,风雪城内很多地方都在上演着类似的场景,因为这次的战斗并不是个人的战斗,他们需要让这个沉寂了很久的城市再次沸腾起来。

    而众多玩家势力也是向着北曦堂靠近了过去。

    叶云也看了看系统时间,然后一拂手的将旁边不远处的最后一个牢笼大门击碎之后走向了前方的石桥。

    他沿途已经放了不少怪兽出笼,而这些怪物并没有攻击他。

    即使是魔化了,能被关到这里的怪物终究都是有一定灵智的,特别是叶云放出牢笼的这些怪物都是关押位置靠后的怪物,灵智比一开始那些只知道吃的怪物更强,在叶云那冷漠的目光中,这些怪物选择了退避,特别是看到对方连续击杀了很多同类之后,这些怪物都选择了向外离开,或者说向外逃去。

    野兽的直觉告诉它们,留下,很危险!

    叶云也没有在意这些怪物的去留,而是走到了前方一处有深沟隔断,旁边有轮锁木桥的地方。

    这地方似乎是从对面开启的,如果强行过去,可能会……

    念及此的叶云也是看到了木桥缓缓的降了下来。

    然后在目前的后面叶云还看到了两个人,一个穿着戎装,一个穿着银恺。

    叶云微微眯了眯眸子,这两人一个手握长枪,一个则拿着一柄冰弓,不用想而已知道是一堆搭档,而且是进可攻,退可守,攻守兼备的搭档。

    这样的组合并不容易击杀,也不容易被秒杀,因为长枪其实不但攻击范围很大,防守的距离其实也蛮大的。

    不能一瞬间将其秒杀,那这个弓箭手就会攻击他,这倒是一个挺麻烦的事。

    不过,麻烦的事,其实相对来说就是还算有趣的事,因为比如刚才那个敌人,那就没有任何的阻碍,其实相对来说,就是有些无聊的事。

    一成不变,也就意味着不会提高,没有压力,就更不会提高,麻烦事,其实也并非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看起来你已经解决了酒色那个猪,而且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见酒色这个猪这段时间又退步了。”那拿着冰弓的男子有些嘲弄的说道。

    “注意点,这人并不弱。”拿长枪的男子则目光微凝的说道。

    “大哥,一个毛孩子而已,难道我们还解决不了他?”那银恺男子却不以为然的抬手,搭弓,然后伸手一拉的瞬间一支冰霜之箭诡异浮现而出的搭在了他的冰宫之上。

    嘶的一声,冰霜之箭破空而出,目标直指叶云的面部。

    叶云抬手一握,精准的在那冰霜之箭射到他鼻梁前将其握住,旋即淡淡一握,那之冰霜之箭就变成了碎冰散落到了地面。

    “你,没吃饭吗?”叶云淡淡的问道。

    “……看起来今天要有乐子了。”银恺男子眯起了眸子,眼眸之中闪烁着冰寒的光芒。

    “不要被敌人打乱了心绪,我主攻,你看着点。”戎装男子则是站前一步的说道:“我叫霸枪,这是我二弟寒弓,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

    “重要吗?你们这些人都很奇怪,明明马上都是尸体了,却非要问一下别人的名字?难道你觉得我会记住两具尸体的名字?”叶云淡淡的问道。

    这一次,回答的是两根散发这冰寒气息的冰霜之箭。

    碎渊浮现而出,叶云淡然一扫的同时霸枪也是一枪刺向了叶云的面门。

    叶云也不犹豫的后发先至,惊涛雷鸣直接贯穿向了对方。

    剑与抢碰撞在一起,叶云电光火石之间一闪而过,在对方腰部拉出一道弥漫血痕的口子,而霸枪也是猛的一击反手横扫,要扫断叶云的腰,同时也阻拦了他的退路。

    三连珠!

    三道冰霜之箭散射状的直袭叶云的头,胸,下身。

    这拿冰弓的家伙看起来倒是颇为记仇,言语上被叶云鄙视了两句就杀机满满,而且攻击的部位也有些下作。

    不过这并不影响叶云,因为就算不带上修罗面具他也是属于战斗时挺冷漠的一个人,现在带上了修罗面具,那就可以更加冷漠了,这种人,不需要理会,反正一会也会成为尸体。

    下一霎,叶云施展凌云夺月的向旁边一个短位移动,不但贴着霸气的后扫枪身避开了他的横扫,同时让那射过来的三支箭其中两只直接对准了霸枪。

    霸枪只能向前避让,躲开这两支箭,因为他知道他兄弟这两支箭必然是带着减速效果的。

    但他想就这么结束这个尴尬的局面,叶云却不答应,因为这是一个击杀的机会。

    前一秒,叶云还处于劣势,危机之中,下一秒,他已经扭转了乾坤,因为他这微妙的小侧身不但避开了两人的攻击,还在他转身的瞬间霸枪不得不背对他的向前位移一下避开自己兄弟的箭。

    但不管是为了躲避冰箭也好,以为他不可能在这一瞬间杀掉他也罢,敢用背面对他,叶云也没有犹豫的瞬间出手。

    二段的凌云夺月穿插断狱五连,同时在不断走位的瞬间于小于半秒的空隙中穿插普攻增加着伤害!

    一霎那之间,叶云在凌云夺月打出两下,断狱五连闪打出三下并极限打出两下普攻后接上惊雷一闪的穿刺而过,继而落雷,回身惊涛雷鸣穿刺而过。

    霸气的血量一瞬间下降了大半管,足有三分之二左右。

    但是竟是没死!

    叶云微眯眸子,刚才他切割霸枪的身体时似乎有什么挡住打在他胸口的那一击大部分的伤害。

    应该是护心镜一类的防御宝贝。

    ‘一瞬九剑’没有将其击杀,叶云也不在意,因为对方的站位非常的危险,危险到他转过身的瞬间,他其实已经是个死人了。

    弑神状态展开,叶云将碎渊放到腰间的同时微微弯腰,前倾。

    这是拔剑的姿势!

    “大哥,危……”

    银恺男子只来得及喊出三个字,叶云已经拔剑而出。

    一颗头颅飞上了天。

    人,都是会死的,这个戎装霸枪也不例外,不管他以前做了什么,有没有重要的人,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人死如灯灭,死了,也就是死了。

    看了那银恺男子一眼,叶云的目光好似看一个即将腐烂的枯木,没有生机,只有绝望,只有死亡的沉寂。

    “既然你兄长离开了,你也跟着过去吧,总不能让你兄长等太久,是兄弟就该一起上路。”叶云难得的开口说了一句。

    银恺男子神色惊怒,但是眼底深处却闪现出了深深的绝望之色。

    他大哥在这北曦堂里已经是被称为最强的盾,现在却如此轻易,如此不可思议的在转瞬之间就死亡了,这简直就是噩梦,一场本不该出现的噩梦,他甚至感觉这一切都只是梦境,因为他大哥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死亡??

    可是,眼前那冰冷到极致的目光却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梦。

    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有什么正在流逝,或许……

    大哥真的正在等待他……

    没有花太久的时间,在没有了霸枪的守护下,叶云让他们兄弟团结的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

    出招,收招,转身向前走去,杀人,本来就是这样的。

    剑乃凶器。

    不管你是君子,浪子还是邪魔,当你握住剑的时候,它终究,只是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