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65章 迷魂阵 上
    “……”

    “……”

    两人都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女子宛如深渊的眼眸中骤然升腾起了狂暴无比的杀机,身体也是诡异的再次变大,圣猿之影再次开始凝聚,那怕衣服残破,胸前大腿的风光都露了出来也没有丝毫停止她狂暴的杀机,似乎在她的眼里,眼前的人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女人有什么奇怪的病症吗?

    不就是看了一下脸吗?

    怎么感觉好像有血海深仇一样?

    不过叶云却没有在打下去的想法,因为从她的记忆来看,她一个月之前用过一次救命猴毛了,而这个猴毛的恢复时间是一到三年一次,下一次再对她出手,她可能真的会死的。

    抬手一握,漫天的霜雪骤然凝聚的化着了大量霜白雷霆锁链卷席而出,直接将身体变大的女子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然后在她暴怒的神色中不断勒紧,不断勒紧。

    十多秒之后,身体上出现大量红痕的女子在霜白雷霆锁链的强硬拉扯下嘴角溢血的恢复到了原来的大小。

    看着衣不遮体且伤痕累累趴倒在地面的女子,叶云扯下身上的黑袍丢到了她身上的同时撤回了锁链。

    抬手抚了一下手指的戒指,叶云拿出一个白玉瓷片放在女子身前的地上说道:“追杀你的那些黑影不简单,估计有什么阴谋,而且那小家伙身上应该有什么东西在定位你们的位置,不然不可能每次都找到你们,你要想救她就吃一颗这个药丸,里面有极品大还丹,可以让你的伤势直接回复,然后穿好衣服好好说话,当然,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你这个伤势就算回去,也只是带她一起死亡而已。”

    “……”女子凝视叶云,眼眸中依旧是凌厉的杀意。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奇怪的吗?动不动就要打打杀杀的。”叶云有点无语,但眼前的人毕竟是他自己打伤的,真这么放她在这里基本就是一尸两命,当下也是在女子煞气澎湃的眼神中拿起瓶子倒出一里血红色的丹药放到了她嘴边之后眼眸里凝聚起了一丝君临天下的皇者之气。

    虽然因为轮回记忆残缺,力量也相对的弱到了极致,但他毕竟已经是完美潜力的一世,凭借着记忆中的场景拟化一下王者的气息叶云还是能够做到的,不过因为实力受限,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

    不过对叶云来说,女子刹那间的神魂空白已经足够了。

    两指轻轻一按,丹药顺利且快速的顺着女子的喉咙进入了咽喉之中,继而在女子回过神的同时化着浓厚的血气四散开去。

    “……”沉默的无言对视了几秒之后女子轻咬住了牙,因为体内正有一团炽热无比的火焰在焚烧着她的每一寸血肉和血液。

    叶云也没看女子的自顾自抬手摸了摸地面。

    布满雪花的地面之下却没有积水,也就是说……

    身边传来一身闷哼声,全身都好似被业火焚烧着的刺痛感让女子额角虚汗直冒,即使嘴角咬出血也依旧忍不住了闷哼出声。

    叶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继续站了一会。

    女子身边已经溢出了大量黑色的血水,而女子本身也几乎虚脱,如果不是凭借惊人的意志坚持着,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早就应该昏过去了。

    “差不多了,自己起来吧,白送你一场造化了。”叶云看了一眼血水的深浅后淡淡说道:“不过我先告诉你,再出手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真的起不来。”说完,叶云脚尖一挑的将那大圣棍挑飞到了手里。

    “还给我!”女子心里一急,身体下意思的迅速站了起来,而在女子站起来的瞬间黑色的长袍也是化着黑墨色的火焰将她覆盖,旋即转瞬间凝聚出了一条黑色的皮裤和一件吊带斜肩长袖锦衣穿到了她的身上,而且在她下意思向前迈步的同时凝聚出了一双黑色丝袜和一双黑色短筒皮靴穿到了她的脚上。

    不得不说,这异世界的服饰还挺适合这女人的。

    性感诱惑又充斥着野性的火辣。

    不过这只是殒仙瞳的一个小特性,拟化,这衣服离开叶云一段距离之后就会失去强大的攻击特性,变成普通的凝气衣服。

    “乾坤一击也算是神技战技了,但是你却发挥不出它的力量,那是因为你不懂三元之力。”女子身前燃起一片黑白双色火焰将其阻挡的同时叶云淡淡的说道:“所谓三元既是天地人,乾坤一击的讲求是乾坤颠倒,一击碎万法,你的乾坤一击虽然有怒意,占了人源,却和天地不协调,所以发挥不出威力,如果你能像我这样,那应该可以明白一些乾坤的运用之法。

    话落,叶云凝神的一握大圣棍,大神棍便是全身都变得赤炎如火,碎痕密布,更有几个金色的字体浮现而出。

    女子也是随之怔了一下,因为她也做不到让大圣棍解放到这样的地步。

    下一瞬,在女子感觉呼吸骤然变得很困难的同时叶云挥手一棍扫了出去。

    大圣棍所指被轰出了一道数百丈长的碾压碎痕,一栋在远处的高楼直接化成了虚无,甚至连一点灰烬都没有出现,而大圣棍释放的威压更是碾踏的继续在叶云一抬手之间轰向了虚空,直接将视线尽头的虚空轰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其内混乱因子浮动,裂缝久久没有合拢。

    “我能购买这个极品大还丹的地方价格极为昂贵不说,两个月限定三颗,所以你最后别浪费了,因为我也没多余的。”反手将大圣棍抛向女子的同时叶云抛过去一个盒子的说道:“回去之后用一颗丹药分成十分并稀释成水给那小女孩泡澡,她身上不干净的东西会变成红色,如果没有就说明是她的贴身之物,直接禁封了就不会隔几天有一波追杀了。”

    “……”女子沉默了好一会后一拂自己脸的再次带上了面具。

    “我赶时间,你慢慢……”叶云正打算离开,眼前的场景确实免得模糊,然后在转瞬之间他竟是来到了一座风景极美的山崖之上。

    “小云,你真的要离开吗?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

    听到声音的叶云回头一看,然后怔了一下。

    “你真的要离开吗?”

    “你离开了就……不要在回来了!”

    叶云迈步走了过去,却没有抓住那个身影,因为他身边的景色又开始模糊了。

    “小云,一个人在这发什么呆?”

    “……我肚子饿了,又不好进房间,所以在这里等你。”

    “……你是傻子吗?叫我不就是了?”

    “我想让你多睡会,昨晚你又去找食材了吧,我其实真的不需要那么多好的天材地宝……”

    “那怎么行,你的天赋离与天齐寿还有非常大的差距,就算有我的烛龙之息也不行,我现在辛苦点,你以后慢慢补偿我!”

    “可小瑶说烛龙之息只能夫妻之间才能达到你说的那个境界,你给我找这么多天材地宝其实是想把我的血脉和烛龙血脉融合吧?”

    “……那又如何?难道你准备为了别的女人放弃我?”

    “……我肚子饿了。”

    “真是的,烛龙殿都要被你吃穷了。”

    “……”

    “走啦,今天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莲子,是千年雪莲做的。”

    “……”

    “漓儿,你在干什么?”

    袁星漓指了指脚边的兔子。

    “这兔子挺肥的,晚上炖汤喝……哎呀,我开玩笑的,别掐我脸,不然我生气了!”

    “这里的动物都和我有感情,你下次在打它们的主意,我就饿你一天。”

    “……都说是开玩笑的嘛,昨天还是我给这里的花浇的水呢。”

    “哼。”

    一朝朝一暮暮,尽是回忆,刻苦铭心的回忆,让叶云想要抓住却没有抓住的回忆。

    微微刹那的恍惚,又一个女子诡异出现在了叶云的脑海记忆之中,四周也变成了一处雅阁房间之中。

    “阿云,我……有些累了。”

    叶云神色微动,这一次,不再是观看,他发现自己可以说话,而且萧倾萝贴到他身上的触感很真实。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好像,好像曾经背叛过他!

    好像……是在感情上背叛过他!

    随着这个女人的出现,叶云更多的记忆伴随着刺痛的感觉浮现而起。

    很快,他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了这个女人和他之间的因果纠缠,所以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冰冷。

    “既然累了,那为什么还要一直如此?也许你早点拒绝,很多事都不会发生。”再次回到选择的路口,叶云声音有些低沉的开口。

    “阿云,你,你想要我吗?如果……你选择我,那,那你就要了倾萝吧,我,我会告诉你的。”萧倾萝从后面抱紧叶云,神色有些苦涩又坚守底线的轻语道。

    “……为了九天御剑神诀?”叶云沉默了一下后问道。

    萧倾萝身体颤了一下,却轻咬红唇红唇的说道:“阿云要了倾萝,倾萝就告诉你,因为,倾萝只能最后一次这样对你说了。”

    还是同样的回答吗?

    叶云在萧倾萝看不到的目光中皱了皱眉,目光有些冷意。

    “好!”叶云却选择了同意。

    那一世的交叉路口,叶云选择了离开,然后才有了和星漓的误会,数年之后才冰释前嫌的走到了一起,现在,叶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好奇,那就是当这个虚假的女神脱去她的外衣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说辞。

    ……

    一夜过去,看着好似一只猫一样蜷缩着窝在他胸口,一副幸福的快要化开表情的浅眠女子,他忍不住皱了皱眉,这表情让他有些不舒服,也不喜欢,因为它看起来是那样的真实,就好像她真的很幸福一样。

    “现在可以说了吧?”叶云问道。

    “……不可以休息一下吗?”萧倾萝往叶云怀里蹭了蹭的说道:“阿云真的太厉害了,人家有些累呢。”

    ……你什么时候不累呢?

    “我想知道。”叶云忍住了想说的话,却很直白的说出了四个字。

    “好吧。”闻言,萧倾萝抬头的同时捋了一下被叶云拨乱的秀发,继而双手环住叶云腰并斜靠到了叶云的怀里。

    叶云微微眯了眯眸子,却终究忍住了。

    他确实想知道对方能编出什么样的谎言。

    萧倾萝啧是抿了抿红唇的凝神沉默了一下后轻语道:“其实,本来就没有那个人,他其实是我的哥哥,亲哥哥,他叫萧玉。”

    “……”叶云怔了一下,他脑子也想过千百种理由,却没有想到这个理由。

    亲哥哥?

    “很可笑吧,我和哥哥若即若离的暧昧,却让阿云一直等待,我真的是一个坏到无可救药的女人。”萧倾萝轻咬红唇的说道。

    “……理由呢?”叶云皱眉问道。

    “因为,如果不这样,我可能只是一个好看点的工具,也许早就被送给那个需要的棋子了,这十年和阿云在一起的时间是我活的最开心的日子,因为在遇到阿云前,我的世界除了哥哥这一点光芒外是完全灰暗的。”萧倾萝握紧手的说道。

    “……怎么回事?”

    “还很小的时候,哥哥一直对我很好,我也喜欢和他在一起,那几年是我最无忧无虑的日子,在我七岁那年,萧家被一群黑衣人占据,那一晚,死了很多人,三叔已经是至尊境界的强者,却被对方一掌就打死了……”萧倾萝身体轻颤,眼含复杂神色的说道:“因为倾萝小时候就有一些底子,加上哥哥全力维护,对方没有杀我,而是将我当一枚棋子的养了起来,同时也作为威胁哥哥的筹码。”

    “……”叶云指尖微动,心绪有些波动。

    “哥哥的修炼天赋是萧家最好的,加上亲人的死让他觉醒了很强的星瞳术,我才保住了性命,被当一个花瓶一样养着,也因为哥哥的关系,我才……没有被很早的送出去当棋子拉拢别人。”萧倾萝咬着红唇的低声道:“我十六岁那年,哥哥好几次回来都重伤,却不告诉我为什么,如果没有猜错,肯定是对方想把我送出去给别的棋子……玩弄,哥哥却接了什么很难的事才保住了我……”

    “后来呢?”叶云紧了紧手指的开口。

    “……后来便是阿云出现了,而我被培养了这么多年之后也正式被推上了舞台,开始了这十年和阿云恋爱却让你一直无法得到的演出。”萧倾萝一边说一边抱紧叶云的说道:“我其实一开始是不喜欢阿云的,因为我内心是抵制这样的安排的,但阿云对我真的太好了,我第二年就很想和阿云离开这些是是非非的事,找个地方隐居,可是看到哥哥慢慢变得神色冷漠,似乎在计划什么的样子,我真的放不下心……阿云,这些年你对我的好倾萝都铭记在心,我也有很多很多次都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却下不了决心,因为哥哥是我唯一还有亲情的亲人。”

    “那为什么现在下定决心了?”叶云神色有些沉寂的问道。

    “昨天的指令是……明天带阿云去指定的地方,培育多年的弑神草终于准备好了……”萧倾萝咬着牙的说道:“而且,我在回院子的时候看到了黑衣人,我偷偷的藏了起来,发现他把一颗黑色的药丸给了我的侍女,如果我……今天不跑出来找阿云,可能今天之后的我就不一定我了,因为那药丸……和父亲当年吃的一模一样,是控制人心的药丸,甚至连神魂都能控制!”

    “……”叶云沉默了,这么说的话当时的萧倾萝的目光确实诡异又冷漠,亲萧玉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表情,当时自己不知道这些才以为……

    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自己拒绝了萧倾萝吗?

    叶云双指按住额心的眯起了眸子。

    为什么会这样……

    谁对?

    谁错?

    他分不清……

    至少,他没有资格去评论。

    “阿云,一开始我确实是为了你的九天御剑神诀去的,但只是几个月的时间我就开始犹豫了,一年之后我就不想继续了,可是,不继续又看到不阿云了,我很害怕这样的关系,我很想真正的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就这样安静的待在阿云身边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