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70章 神秘的‘天书’
    “……”旁边的两个女子也有些沉默,因为那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家伙正在疯狂颠覆他们这些年学习到的各种常识。

    “这个人虽然强,但只要我们配合得当,也并非不能战胜,毕竟内海境的底线在那,他能够使用的力量是不可能持续太久的。”旁边穿着轻铠的男子却是神色凝然的说道:“只要能制住他几息的时间,我们的攻击也是能够对他造成足够的伤害。”

    “他移动的速度那么快……”

    “艾莎的混合火焰可以覆盖一定范围并造成很强的负面灼烧作用,只要我们不分散开被各个击破,就有赢的可能。”

    “……总感觉他似乎完全不怕火焰的样子。”

    “二重火焰并不是一般的火焰可比的,那怕是灵火。”

    再次碰撞之后在连续冲撞的冲击力震荡下叶云和红衣女子都是向后退去,而叶云却是在退的过程中骤然甩出了一道快若雷光的大剑,由几柄长剑凝聚起的雷霆大剑。

    剑若惊雷,比之前更快,更急,威力也更大的横扫而至,让得女子也是不得不轻咬红唇的在刹那之间单手按住胸口衣裳,同时一只手护住翘臀之下的大腿部分,甚至还将浮在虚空的绫带抽回来一些的托起了她的后裙摆,竟是格外注意自己的姿容仪表,没有让半点****外溢,就连胸前的风光除了叶云能在交战中看到些许多余的白嫩肌肤,似乎也没有别人能看到一点外溢的风光了。

    “这么在意又何必穿的这么性感呢?”叶云以神念感应了一下虚空中的镜片数量后微眯眸子的说道。

    “因为姐姐只是喜欢穿的漂亮,但对感情很专一哟,如果不是姐姐喜欢的人看到姐姐的身体,那我会亲自……刺穿他的双眸在杀掉他呢。”红衣女子月眉弯起,声音温软说着杀人的话,继而眼眸微眯的轻语说道:“不过,如果小弟弟喜欢的话,姐姐让你看一下也可以哟,另外告诉你一个小秘密,那就是姐姐因为是一路赶过来的,所以没有时间洗澡,之前就把内衣脱掉了呢。”

    “……”叶云有些无语。

    见状,叶云发出了银铃一般的轻笑,旋即又嘴角勾着愉悦的弧线幽幽的说道:“小弟弟,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受姐姐异象的压制,为什么能以天玄九变正面硬憾我的攻击,但这已经是第八招了呢。”

    “所以,下一招你可能会受伤也不一定,自己小心了。”叶云也不回避的说道:“你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进入这些镜片的中心了吗?刚才那一剑其实是为了调整一下你后退的位置才出手的。”

    闻言,红衣女子目光一凝,按对方的意思,之前的几招都只是为了让自己进入这些不知道有什么用的镜面之中吗?

    可是镜面能造成什么样的攻击。

    对于红衣女子的疑问,叶云微微一笑的同时漫天的镜面骤然的在叶云身后演化出海天一色,明月当空的异象时直接全部亮了起来,然后对着自己对立面的镜面射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夜色如水,白月高挂,海天沉寂,这也是至尊级别的异象。

    海天升月!

    这一瞬,现场除了袁星潼外的所有人都怔住了,不论男女,不论实力。

    这是怎么回事?只有内海境的实力,凭什么就可以施展异象了?

    这世界是怎么了?

    说好的天谴五境才能将神魂融入天地衍化出异象呢??

    “难怪小弟弟不怕我的炼狱残阳,原来你竟然拥有不比我等级低的异象,可是小弟弟你也太神秘了,你今天打破了众多常规的修炼认知呢。”被大量白光,剑影锁在镜阵中的红衣女子神色变得凝重的说道。

    “认输,不然下一招你可就真的要衣衫不整,变得很狼狈了,说不好还会重伤于此,那怕你……显出本体的爆发血缘之力。”叶云却是眯起眸子的避开对方问题开口道。

    “小弟弟是说这样吗?”红衣女子微微一笑的同时眼眸变成了猩红的颜色。

    叶云微讶,只是眼瞳之色的不一样吗?

    见叶云惊讶的表情,红衣女子再次嘴角上扬的发出了银铃笑声。

    叶云眯了眯眸子,虽然这魔女的笑声挺好听的,但这有什么好笑的吗?魔族不是应该蓝皮肤加有角什么的吗?

    “傻弟弟,有神血血脉的魔族只是瞳色和人类不一样,而且背后可以生出翅膀,其它和人类的外貌并没有多大区别。”女子瞳色再次变成黑色的温软轻语道:“这样吧,要是其它人也都阻止不了你,那我们就看看火焰石里是什么再说吧,老实说姐姐不想和你死磕,而且你不用火焰烧伤姐姐的心我也很感动的,这次就算是你赢了。”说完,红衣女子收起了绫带,一副我认输的耸了耸香肩。

    “……这话说的你好像能逃出去一样。”叶云眉宇微微一挑的说道。

    “我只是不想在你面前面弄的很狼狈而已,姐姐变身后是现在五倍的战力呢!”红衣女子也目光幽幽的说道。

    叶云微微一笑,给人无比阳光的同时凝神道:“试试吗?你可以用道玄,甚至是半步知天命的力量。”

    红衣女子眯起了眸子,然后虚空漫步的走到一面镜子伸手触碰了一下。

    指尖传来了刺痛的感觉,但只需要这一瞬间,她就感觉到了镜面中的奥妙。

    这镜面内部竟是贯穿了四周所有的镜面,同时撕扯着四周的虚空,随时可以将虚空撕裂,倒是贯穿出的力量和对方未知的绝招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还真的是有些……让人期待。

    “算了!你赢了!接不接的下来先不说,弄的脏兮兮的我可不喜欢。”走回地面的红衣女子凝视叶云的说道:“小弟弟想要的那个东西我其实也可以给你,但你真的要和我抢现在的东西吗?”

    “凑凑热闹而已,看看是什么吧,或许不是我想要的。”叶云说道:“我对牢里的东西更感兴趣。”

    闻言,女子想了想之后拨了拨手腕上的手链,然后在随之浮现的袋子里探手一抓的抛出了一块金色令牌。

    同一时间,一道让叶云眯起眸子的剑意从虚空某处迎风而至。

    袁星潼适时的抬手虚空一点,一道无形的力量撕裂虚空,直接将那道如果直接击中,甚至可以将知天命强者斩杀的凛冽剑意直接崩碎。

    叶云也是顺手将那令牌接住,发现自己想要的那个怪兽竟然就封印在里面,而且已经奄奄一息的样子。

    女子这么在意自己的仪容,可想而知当时的战场非常的轻松,这也侧面证明了女子真正实力展现的话,其实会非常强,甚至是除了袁星潼外的在场最强之人,但,事与愿违,袁星潼刚巧在这里……

    按她之前自己问她时的理由,她是来这里散散心,顺便准备采摘几天后的冰雪幽莲。

    这种奇异,只有三页,却有三色的神奇莲花世所罕见,错过了,在向采摘就要百年之后了,所以她也是难得的出来走了走,这才有了彼此的重逢。

    若非因为袁星潼这个让红衣女子也完全看不透的女子存在,这里怕是没什么人能压制她……

    或许这突然出现的剑道强者可以和她一战,至于谁强谁弱就只有比过才知道了。

    而叶云也看到了那个出剑的人。

    一个穿着长裙,但一边有高叉的持剑长发女子,虽然说不说姿容倾城,却也绝对是一个大美女级别的存在。

    只不过,她的剑日常的冷,也非常的凛冽,看起来这个女子走的剑道是真正的杀生之道,纯粹,冰冷。

    但这位剑圣级别的存在此刻也是目光凝重不已,她这一剑虽然不是她最强的力量,但也凝聚了七层左右的力量,这神秘无比的女子却能轻松击碎,这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可若是任由事态发展下去,这里的秘密就会曝光。

    袁星潼却没有太大的耐心,只见她虚空一点,那好似陨石的石头就直接崩碎了,然后露出了里面一块漆黑的铁块和一本金色镶边的书。

    探手一吸,在剑圣再次出手,红衣女子也不得不尝试出手的联手夹击下,袁星潼拂衣一扫,月华骤敛,所到之处,两人都是吐血倒退了几米远。

    袁星潼拿过书翻看开了一下,发现上面并不是字,而是一种特别的印记,隐隐让人灵魂轻颤。

    叶云也看了一眼,就只是一眼,便是觉得眼前的画面再次变得有些模糊,一篇文字中带着记忆的故事在他眼眸之中浮现而出。

    ……

    相传苍茫宇宙,无限浩瀚,无限神秘,孕育虚无缥缈,世间生灵所不能及,所不能想的秘密。

    它是生命的起源之地,却也是生命的禁忌之地,一如这被称为死寂星域的地方就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它好似生命的对立面一样,除了无尽的寂灭,虚无之气,剩下的就是看不到尽头的星球残骸,数不尽的文明遗留古物残骸。

    这里曾经也是文明之地,达到了文明巅峰的圣地,却终究在此地最强的数个生灵种族持续且越来越贪婪的欲望,争斗的漩涡中毁灭,成为了现在没有生命愿意接近的死寂星域,因为在这里停留一息半秒生命都会不停的消逝,这也是为什么此地有无尽的秘宝残骸,甚至是完整的秘宝漂浮在虚空之中却无人敢来取走的原因。

    没有谁可以承受这种疯狂的吸取,那怕是世间无上的存在,在荒古时代于黑暗中崛起,傲立天地间的古帝也无法长时间窥视此间秘密,因为古帝也并非拥有无尽的生命,他们也珍惜自己的寿元,或者说,当一个人真正站在了世界的顶端时,他会更加珍惜那长远却非无尽的寿元。

    世间的奇珍异宝多到无法计量,何必死磕这种会减少他们寿元的死地?

    是的,在死寂星域出现并存于世间的岁月里,世间又出现了几尊大帝,他们崛起于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文明种族和星域,他们也到过此地,但在沉默了许久后都选择离开了这里。

    死亡,寂灭,残破却悠久的文明,这其中的文明之力无疑是大帝最想要得到的知识力量,但,他们付不起进去其中深究的代价。

    随着时间的推移,死寂星域的死亡之力已经越来越浓,数不清的黑暗生命在孕育而出的瞬间在一个又一个大帝的凝视下转瞬消亡,连一点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里,是一个无法孕育生命的地方,死亡,无尽的寂灭才是这里的最好归宿,毕竟从死寂星域出现到现在,算一算也有五个大帝来过这里了,连大帝都无法窥视其核心地域,只能在边缘地带了解一些残碎的文明后离去,世间应该是不会再有生命来到此地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并不是,所谓的规则是弱者对自己无法抗衡的事物的一种逃避,因为只要力量足够强大,规则会在一瞬间被它碾碎,就好似现在,一声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风铃之声骤然响起,一双白净无暇的赤足踏上了这大帝也不愿意踏入的地方。

    白衣如雪,黑发如瀑,她有着完美到让时间生灵窒息的婀娜身姿,更有着一双淡看世间万物的黑色深渊眼眸,她似乎是来此地散步的,但或者是在找寻什么,因为她并非漫无目的行进,而是直接向着此地的核心地域最深处走了过去。

    她的生命正在流逝,她却并不在乎的低语着什么,而随着她的低语,生灭的景象在她四周浮现,她似乎就是万物的主宰,是谪仙降世,命运不能改变她,宿命不能阻碍她。

    如果有大帝在此,他会明白他和这女子的差距,因为女子低语的就是所以大帝都希望得到的三千大道第二道,命运之道。

    岁月不易,鸿蒙不阻,生灭无常,宿命无惧,命运由我不由天。

    她就是道,而道也在她脚下蔓延,她走过的地方凝聚出无数强者想要得到的天地道韵,但这对她来说只是举手抬足,本能的反应,身体的正常反应。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无视生命禁忌规则的至尊古帝赤足迈过死亡禁区的诸多障碍后来到了她想要达到的地方,一处地方不大,却百花绽放,仙鹤飞舞,群鸟栖息的净土之地。

    她想的没有错,物极必反,在死寂星域的最核心之处有着最绚烂的花,最清澈的水,还有着最纯净的生灵气息,这就是死寂星域最大的秘密,超脱六道的秘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这个秘密作为争斗的起源点才孕育了那搅碎一切生灵的杀戮漩涡。

    终究不过是一场长生梦,世间真有无尽的寿命吗?

    女子看着此地中央散发着本源之气且神秘古文密布的大门陷入了沉思。

    十秒之后,她迈步走进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