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86章 圣经线索
    醒来的同时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让叶云感觉到了一丝暖意,但随着这丝暖意出现的却不是天花板,而是一张背光的俏脸以及披散的秀发。

    叶云看了一下那离自己只有寸余的俏脸,叶云微微眯了下眸子,然后在对方俏脸涨红的想要离开的瞬间伸手按住对方的头凑了过去。

    似有似无的挣扎了两下,柔软的触感便是倒卷而至的缠住了他。

    许久,在有些喘息的轻轻拍打中叶云眷恋却也知道适可而止的放开了伊人,然后微微眯起眸子的说道:“想亲的话这样不是挺好吗,不用偷偷的啦。”

    “……笨蛋,我只是想凑近点看看你的温度退下去没有,谁知道你一点都不心疼人,这可是我的初吻,一点都不浪漫。”烛鸢俏脸红润的白了叶云一眼后侧了侧身子的坐在了床沿。

    “其实不会,我觉得现在才是最浪漫的时候,而且是可以回忆保留一辈子的时候,因为我昏迷醒来之后最想看到的就是你,而现在,看到的就是你。”叶云伸手按住烛鸢纤手的同时说道:“即使场景在浪漫,又怎么比得上心灵上的满足,在我心里,只要能在一起,那里都是很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小云心里有很多事,不可以告诉我吗?”闻言,烛鸢微微沉默后反手握紧叶云的手后轻语问道。

    “……说出来并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以后在一起的话都会一起经历,不过我现在已经开始出现变异,所以我很需要一件东西让我的力量变得更稳定。”叶云眯起眸子说道:“赶在血月之前,我要变得更强才行。”

    “是指圣经吗?”这时,门打开了,苏月用银盘端着一个碗走进来后直接走到床边说道:“小云你现在身体还虚,喝碗汤吧。”

    “谢谢。”叶云道谢的接过后问道:“学姐怎么知道圣经的?”

    “你在睡梦里不时会呢喃血月和圣经两个词,我就去问了问小姨,她说圣经确实存在过,不过已经是千年前的事了,小云想要找到有很大的难度,否则今天袭击我们的那个人不可能不知道圣经的存在,他怕是早就得到了。”苏月理性的分析道。

    “我也头疼圣经可能在那里,理论上说他应该在教堂里,但若是真这么简单的话可能早就被那个秦禹拿走了,但若不是在教堂,又会在什么地方呢。”叶云抬起碗喝了一口汤之后微微皱眉的说道:“先要找到圣经相关的线索才行。”

    “具体的位置我不知道,但要说线索的话,我倒是有一些头绪。”走到一旁将窗边的笔记本拿起来后烛鸢走回床边坐下的说道:“我虽然不信仰宗教,但我家族里倒是有信仰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个顶尖的黑客,现在在家族旗下做研究设计,我问了一下她,她给我发了一张图,说是圣经如果还存在的话,最可能的地方就是圣地亚教堂,因为它的位置是帝都的教堂中心区域,而且那里历史上有地底宫殿改建过的记录。”

    “……对方也有很健全的情报网和监视我,这种能被查出来的消息对方是否也会掌握?”叶云微微沉默了一下后说道。

    “应该不会,这些推论都是建立在她本身拥有圣经的记载秘札,似乎她家本身就和圣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她之所以愿意给我这些是因为她看到了你的逆墨鳞,按她的意思,只有拥有逆墨鳞且拥有星辰之力的人才能使用圣经,否则就算是圣经放在你面前也只是一本看起来很普通的经文而已。”烛鸢解释的说道。

    “有进入地下宫殿你的方法吗?”叶云想了想之后问道。

    “有,但里面的具体路线还没有完成,因为教堂里设置了非常多的机关,她也没有进入到深处,最主要的是她妹妹最近意外受伤,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也就没有继续深入,而且她本身是没有获得圣经的血脉的,所以也没有执着到非要立刻取得圣经的地步。”烛鸢说道。

    闻言,叶云沉默了一会微微抬起被子看了一下,见自己的裤子也换过了,当下也是对烛鸢说道:“凰儿,夜愿之盒给我一下。”

    烛鸢拿出自己的夜愿之盒揭开密码后递给了叶云。

    叶云甩了一下,然后按了一个号码。

    夜愿之盒很快传来接通的音效,叶云也是很直接的开口问道:“可以直接告诉我,我是否拥有星辰之力吗?”

    “按理说你一开始觉醒时也比较弱,即使能得到圣经的任何也很勉强,但你第二次觉醒之后已经拥有了完美的混沌星辰之力。”电话那头传来平静的声音。

    “为何你不取,你的血脉不能觉醒吗。”叶云再次问道。

    “很简单,因为这个圣经并非最原始的圣经,现在只接受拥有星辰之力的男子开启它,是否是人类,其实并不是唯一的标准,而开启的标准第一页就有,限定男性,必须拥有逆墨鳞,星辰之力和圣经之灵认可的性格。”电话那边声音懒散的说道:“上一个拥有逆墨鳞的男子靠着特殊的办法收集了微弱的星辰之力勉强开启了圣经,但因为性格不过关便被抹出了相关的记忆并废掉了武魂,现在变成了一个很普通的人类。”

    “……是你认识的人吗?”叶云微微沉默后问道。

    “一个备选弟子,不过既然失去记忆了,也就当没有发生过就是了。”对方说完的同时传出了水花滴落的声音。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空再找你具体请教。”叶云也适时的说道。

    “去吧,我要洗澡了,如果失败了,这应该也是我们最后的通话了。”对方懒散的应了一声后直接挂掉了电话。

    叶云微微沉默,旋即甩了甩盒子的将夜愿之盒递给了烛鸢。

    烛鸢接了过去。

    叶云也是抬起布满黑色鳞片的手掌说道:“凰儿似乎并不在意我的变化。”

    “这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相反的,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存在,只要过三四个月就会融入身体的,到时小云的身体强度会惊叹世人。”烛鸢微有些羡慕的说道:“我都想要这样的血脉呢,三四个月的时间并不长。”

    “别人不行,凰儿完全没问题,以为你的血液是和我完全兼容的,以后我想办法帮凰儿。”叶云微笑道。

    烛鸢神色有些惊喜的点点头。

    “我也觉得这逆墨鳞挺帅气的,小云能不能也帮我局部衍生一下?”闻言,苏月也眯起眸子说道。

    “这个我暂时还不确定,但可以尝试,不过要等我拿到圣经之后才行,不然在不确定我和月姐的血液是否兼容的情况下尝试可能会对你的身体造成负面的影响。”叶云想了想之后说了一句,旋即又响起什么的说道:“不过学姐有水涧幽瞳的香气,如果只是局部鳞化,应该问题不大。”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小云你这样子白天出去不太方便,要不晚上再过去?”苏月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后问道。

    “不用,现在就去,圣经对我非常的重要,也是抑制我异变的重要手段,夜长梦多,早点拿到手最好。”叶云揭开被子后微微眯起眸子的发现自己除了脸已经全部布满了黑鳞,连黑色的内裤都是有些鼓鼓的,说明某些地方都有黑鳞。

    虽然想试试这逆墨鳞的强度,但现在不是时候,当下叶云也是闭上了眸子调运五元朝气覆盖了全身,片刻之后就将身上的逆墨鳞融入了体内。

    睁开眼,却见烛鸢两女都是有些俏脸红润的侧开了俏脸,显然鳞片退化后叶云那流水又蕴含着强力爆发力的身体也是让她们有些莫名的心跳加速。

    当然,这也很正常,毕竟两女对叶云的好感都非常的高,特别是烛鸢和叶云的羁绊更是无比的浓郁,突然看到叶云那优雅中蕴含着蛮龙一般若隐若现肌肉的身体,要不心跳加速才奇怪了,毕竟她们只是二十左右的大姑娘。

    “……没想到那个最强的逆墨鳞强者要四个多月才做到的事小云一下就做到了,我现在也相信小云肯定是可以开启圣经的。”很快回过神后烛鸢也是很快镇定下来的说道。

    “逆墨鳞本身就是逆墨奇门的奥义衍化到极致的表现,我之前在生死边缘觉醒,力量暴走,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反倒是直接突破的掌控了很多奥妙,这是我内心的黑暗面,长此以往,我的性情可能会变得很冷,所以越快拿到圣经越好。”叶云一边解释一边翻身下了床,旋即在两女再次有些俏脸红润的目光中在身上衍化出了一条黑色的裤子,之前传的黑领上衣和黑色的大头皮鞋,同时颈脖上也是出现了倒系的一条锦缎围巾。

    两女都是神色一亮,此时此刻的叶云真的是俊朗的让人有些着迷,特别是他站在窗边,在暖暖的阳光映照下竟是有一种难言的神秘气息在流动,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这时,叶云也是双手靠拢然后一扯的拉出一条霜白色龙形皮带,其上每一片鳞片都清晰无比,隐隐还有淡淡的光泽,而且两女都是注意到这贴在皮带上的龙鳞身体似乎隐隐有几个薄薄的斜切面。

    “这皮带上有不少可以隐藏东西的空间,凰儿你们想要我可以给你们也弄一条,这样可以迷惑敌人,然后出奇效的一击解决对方。”叶云将皮带扣好的同时解释的说道:“感知型的强者虽然在那个时代都非常稀少,但并不代表不存在,其中使用圣光力量的教廷就比较擅长培养感知型的强者。”

    闻言,烛鸢两女自然不会拒绝的跟叶云要了一条自己喜欢的款式皮带,然后一起离开了房间。

    去后花园和老爷子说了一下,老爷子也是直接捏碎了手里的拐杖,然后将里面的黑色长剑递给了叶云。

    叶云道谢并答应照顾好烛鸢后和烛鸢两人一起离开了后花园。

    开上跑车,叶云三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从有些拥挤的必经路径驶入了去圣地亚教堂的路径。

    这里虽然是靠近市中心的区域,但这个片区属于教堂,广场,娱乐以及各种悠闲小店的聚集地,所以并不能在里面停车,是以这条路径比起之前的路段好了很多。

    不过嘛,不许停车什么的对于叶云他们并不管用,因为晚点他们还要靠着这个离开这里,所以叶云三人也是在将车子驶入离教堂所在区域还有一段距离的车库后直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其收了起来。

    离开车库并步行来到广场区域,叶云观察了一下离广场不远的圣地亚教堂后眯起眸子感应了一下。

    并没有特别的气息,看起来这圣地亚教堂表面上并没有安排什么能力者。

    进入看一看好了。

    之前在车上他已经将地图背了下来,要找到那个入口并不难。

    走进教堂的区域,里面非常宽阔,倒也不愧是在中心区域的教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进入这里之后他就有淡淡的不舒服感,按理说他的身体并不排斥圣光,这不舒服的感觉是从何而来?

    “请问三位是来祈祷的吗?”这时,一个穿着白色教堂服饰的女子走过来的问道。

    “嗯,算是吧,也有游览一下的意思,随便走走。”叶云点点头说道:“听说这边有西方圣战里的英雄像,所以过来看看。”叶云神色随意的开口道。

    “三位想去的地方在这边。”修女指了指西侧一处有不少石像的地方后继续提醒的说道:“三位要是想祈祷的话从这径直往里走就好了,最近圣地和一些地方都需要保养维修和打扫,三位不要走的太远,不然容易迷路。”

    叶云点点头,旋即一副懒散神色的带着烛鸢她们走向了西边那些石雕像。

    那修女看了那俊朗的年轻人一会后也没发现什么的离开了,不过似乎是出于某种警惕心理,她离开的同时还是在抱着的书册里用笔记下了什么。

    叶云三人则是来到了石雕群后找了个石雕错身而过便随之消失了。

    这里的人很少,和外围热闹的场景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而且也立起了之前那个修女话里所说的牌子,只有很少的人就是想看石雕,所以在不违反牌子上所说的范围前提下,圣地亚教堂也没有强行不让人这些进入石雕群。

    不过叶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瞻仰这些西方的古代英雄的,在进入石像群之后他就感觉到了地图上所说的圣光气息,然后按住两女肩膀短距离瞬移的到了一处位于石雕像之后一两里外的紧闭大铁门之前。

    “前面有虚空交错的感觉,入口应该就隐藏在这边。”烛鸢适时的说道:“这大门也有机关,直接打开可能会有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