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87章 烛大小姐安排的剧本
    叶云眯了眯眸子,然后走到大门出双手伸出去的向两边一扯,一片华丽的虚空裂缝便是出现在了两女的面前。

    两女也不拖沓的快速走了进去之后叶云也随之走了进去,继而拂手将裂缝关闭。

    进入门后,叶云发现这里很奇怪,延绵两三百米的庭院里到处都是枯败的树藤,花草,地面也有大量腐败的枯草,暗色花朵化着的烂泥,整个场景都充满一种腐败的味道。

    “这个教堂有问题,宣传圣光教义的他们不应该有这样的庭院,这里有很浓烈的死亡气息。”

    “说明入口却是在这里,所谓物极必反,极亮的光芒往往正是因为极暗的环境承托,不过这里肯定有些麻烦是肯定的。”叶云看了看四周之后将目光锁定在了远处那跪伏在地上,看上去已经死了很久的‘尸体’上。

    这么腐败的场景,应该早就该腐烂了吧,而且为什么会有这样穿着铠甲的人死在这里?按指示牌上的意思,这样的地方还有几个,但既然那修女说要保养,那就早晚还是要开放的,莫非这里的教堂掌控者也知道之后会出改变格局的大事,已经开始不顾及这些明面上的东西了吗?

    唔,也不一定,或者对方就是找个理由将这些地方隔绝,然后做一些禁忌的事。

    不过这些尸体到底是又什么用,为什么会刻意摆成了跪拜的祈祷状呢?

    叶云目光沿着那几个尸体的目光看去,发现那里有一个被不少蔓藤,青苔包裹的人形雕像,看样子是个拿长矛的家伙。

    是什么英雄?可英雄就这样布满青苔?

    就在叶云观察之时,那几个跪伏的人和那个石像都是动了动。

    “血族或者是僵尸?”叶云微眯眸子,这教堂都在研究些什么禁忌玩意,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没想到这些家伙在这里搞这么恶心的东西,这些异变的人身上有一股恶臭的味道,似乎是融合了很多药水和其它的东西。”苏月皱了皱眉的同时也是身手从腰链里拿出了一柄之前在叶云昏迷时回家拿的青白玉长剑。

    只要附上特殊的水涧金光,她的剑就可以削铁如泥,所以她的剑大多是用玉做的,这样可以让体内的力量更好的传递到剑上,发挥更强的剑技威力,而且玉上的纯净力量应付这些恶心的东西倒也有着不错的压制效果。

    叶云眯了眯眸子,然后走近了那些弥漫着黑气站起来的人影和那‘大石块’。

    这几个人的身体……

    这已经不是禁忌实验了,而是完全拿人当成了材料品,因为这几个穿着铠甲的人影走近一看才发现脸部已经面目全非,手上长着利爪,脚步也非正常人的大小,似乎是某野兽的脚掌?

    以人为蓝本进行物种的合成实验?

    “这些人真的是已经和畜生没什么区别了,竟然做出这样的事。”走近的烛鸢也皱眉,这种跨越物种的实验实在是让人发指。

    “……先拿圣经,然后清理一下这里。”叶云眼眸泛起杀机的说道。

    “好。”烛鸢点点头的同时拿出夜愿之盒甩了甩之后将四周的一切记录了一下,之后也可以作为清理此地的证据和理由。

    同时,那几个人影和那石像也是冲了过来,而别是那石像似乎好像活过来了一般眼眸竟然散发出了妖异的光芒。

    叶云也只能抬起手对准既然和石像的一握,那些人影和石像就被撕裂开的虚空裂缝包裹的消失在了次元风暴中,顷刻间便被化着尘埃。

    没有虚空之力想要穿梭虚空异常危险,随时可能被次元风暴粉碎,只有拥有虚空之力的人在里面开辟出道路才可以安全穿梭,否者这些似乎仅是残次品的家伙就是榜样。

    “小云,你的虚空之力运用把我都甩开了很多呢。”烛鸢神色莫名的说道。

    “我这只是因为之前的事出现的暴涨知识,凰儿则是从小接受了正统的运用方式,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在这方面超过我,因为我的力量来源是各种不同的力量,而凰儿是单一而纯粹的使用虚空之力加自身的凤凰血脉,越往后,在虚空之力的运用上就越来比我强。”叶云说道。

    “……说的我都没有那么自信了。”烛鸢撇了撇红唇。

    “安啦,大不了一会我和凰儿分享一下运用方法咯。”叶云嘴角微扬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烛鸢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明显烛大小姐其实也是很羡慕叶云那华丽又梦幻至极的虚空裂缝开启方式。

    同时,腐败的地面开始龟裂,一只又一只腐败的手伸了出来。

    叶云粗略的扫了一下,大概有四五十双的样子。

    “没想到连阿狄火都没有解决掉你们,但龙组似乎没有如此年轻的成员,不知道三位到此有何目的?”这时,一个穿着性感白丝袜,白衣白短裙,披着一头金色发丝的女子从之前石雕所在之后的腐败枯藤处走出的眯起眸子开口道。

    “这里有主教级别的存在吗?”叶云并不回答的反问道:“如果有,叫他出来吧,你没资格问我这些。”

    “……连白衣都没有资格和你交谈吗?小弟弟有这么厉害?姐姐想要亲身验证一下呢。”女子微微一顿,旋即微微挑眉,神色变得有些妩媚的说道。

    “小云,这个人让我处理。”叶云还没开口,烛鸢已经微微皱眉的说道。

    “随意。”叶云点点头,然后看了那些爬出地面的腐败‘死尸’一眼有些恶心的抬手微微一推,一道黑色边缘夹杂着梦幻星辰光芒的光束径直穿透了虚空,直接将那些爬起来的身影抹出,化为尘埃。

    尘归尘,土归土,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入土为安吧。

    做完这一切,叶云转身围巾拂动的走了两步,让出了战场。

    见状,女子瞳孔一缩,这才发现对方还真的拥有着极为恐怖的实力,已经几乎快要接近神力!

    “要战,就战。”手掌浮现出星辰的碎光,烛鸢对这个看着很不顺眼的女人开口。

    “小妹妹是在吃醋吗?不过你看起来可没有小弟弟厉害呢,难道还是个处子吗?”收备着三人的发出传递信息的光虫,女子很快恢复过来的笑道。

    “这就是你一直废话拖延时间,自己也淫荡不堪,身上有不同气息的理由吗?”烛鸢手掌光芒越发璀璨,虽然没有叶云那种炫丽,梦幻,却有一种纯粹的黑暗,寂灭感。

    女子眯了眯眸子,旋即扭动身体走向烛鸢的说道:“女人嘛,总是要多品尝一下不同的男人才知道那个好,比如你的小男人晚点说不定就会喜欢上我呢?”

    烛鸢抬手,微推。

    一片虚空直接在女子凝神一扭身躯退开的同时直接在她所在的位置爆裂开。

    脚步一垫,女子速度极快的一按手腕上的圆环装置,然后在握住那弹跳出来的鞭子后弹射向烛鸢的绞卷着鞭子星辰了螺旋缓的光圈穿刺而至。

    烛鸢也不惧的低低念了一句咒印后探手斜斜一斩,一道倾斜的虚空之刃便是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斩向了对方。

    这一斩不仅是要斩碎对方带着光芒的鞭子,更要斜斩女子的头颅。

    战斗起来,烛鸢也是展现出了冷漠的一面,招式不但凌厉,更是刁钻又无情。

    对方似乎也想要尝试一下这虚空之力的威力,是以也没有退避,直接将光钻一般的鞭子刺中了斜斩而至的虚空之刃。

    虚空碎裂,那鞭子也随之碎裂,然后擦着女子的斜斩到了地面,将地面斩出一条长长的倾斜碎裂坑洼。

    退到一边的女子摸了摸脸额,发现竟然有淡淡的血痕。

    明明没有碰到,还是被那虚空卷起的风刃刮到了吗?

    微微眯起眸子不明所以的一笑,女子再次按了一下手上的装置弹射出一柄匕首的同时弹射向了烛鸢。

    这一次女子不再笔直攻击,而是曲曲折折,以一种很难被锁定的运动轨迹靠近了烛鸢。

    烛鸢也目光微微波动的盯着对方分析了一下对方的进攻路线,旋即手掌虚空浓郁的指间弹动,运转起自己想要施展的招式。

    她并没有急着出手,因为这样的进攻方式并不好锁定,而且现在对方气势未衰,还不是乘胜追击,一举击杀对方的时候。

    与此同时,女子的攻击已经近了,手中的匕首已经绽放出森冷的光芒。

    烛鸢适时做出反应的五指向掌心放心的微微一扣,一片赤炎弥漫的菱形虚空出现在了烛鸢的身前。

    对方这种级别的匕首是不可能切开虚空的,但女子却露出了诡异的弧线,旋即在即将撞上菱形虚空之墙的同时身体一晃的消失。

    下一瞬,女子出现在烛鸢的身后,匕首更是骤然泛起了凌冽的电流光芒。

    同一时间,苏月手掌按住了玉剑,璀璨的光芒骤然绽放。

    叶云按住了她,微微摇头说道:“凰儿很强的,不可能会犯这样的错。”

    苏月微微一顿的同时那女子手中的匕首已经贴上了烛鸢白皙的颈脖,然后割裂而过。

    ……没有割到实体的感觉?

    女子眼眸眯起的瞬间‘烛鸢’骤然炸裂开,直接将那女子炸飞出去的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咳血的单手抓住地面的稳住身体。

    “就凭你,也配在我的面前挑衅我的男人?你现在向我证明你那发臭的身体有什么资本吗?”从那菱形虚空之壁另一边走出的烛鸢走前两步,神色冰冷又不屑的看着狼狈不已的女子淡淡的开口道:“就你这种杂鱼也算白衣,可见这教堂也不过如此。”

    “……”女子微微沉默,旋即眼眸骤然变成了白色,旋即身体爆发出强烈光芒的冲向了烛鸢。

    烛鸢神色不动,任由这些圣光侵袭到她身前自然浮现出的虚空之墙之上。

    变得非常纯净的圣光强烈的腐蚀起虚空之墙,却也未能将其直接崩坏,但比起刚才女子的攻击而言,现在的圣光攻击依旧对烛鸢产生了威胁,而且是生命威胁。

    身上的衣服尽褪,变成两三条白布挂在身上,女子转瞬间撑开两翼翅膀,手持一条鞭子的出现在了烛鸢的面前。

    白光一闪,女子刺穿了残破的虚空之墙,直刺烛鸢的面部。

    烛鸢抬起手,漫天的虚空之力倒卷而至的化着几十条手臂大小的黑色光束缠绕向了化身圣光战斗姿态的女子。

    同归于尽的战斗?

    女子神色冷漠,冰寒,这样的互相冲击并非两败俱伤,而是她伤,对方死。

    已经恢复真正的姿态,她的恢复力可以说是超速再生级别的,对方的虚空之力虽然能捆住和刺穿她的身体,但只要她这一鞭打中对方,这个碍眼的人类必死。

    对方虽然对于虚空之力的运用超出她的想象,快速有效的击败了她的人类形态,但可以肯定是对方也是人类之躯,根本承受不足神力的冲击!

    一瞬间分析出战果的女子双翅一展,然后猛的将鞭子甩直的直刺了过去。

    途中她也被不少黑色的光束打中,蓝色的鲜血的不断从身体上飞溅而出,甚至有两条极为刁钻的光束直接贯穿了她的小腹,让她一时间也难以恢复过来,但这样的攻击在她看来是对方的垂死挣扎,当下也是火力全开,顶着对方狂风暴雨的攻势逼近烛鸢,然后猛的将笔直的圣光之鞭刺出的刺破几根黑色的光束,刺入了烛鸢的身体之中。

    “所以,你真的是蠢的让人好笑。”烛鸢却不在意的淡淡说完,身体再次骤然爆裂开,而这次,虚空之中也突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圆形的虚空裂缝,大量黑色的光束直接从其中穿透而出的刺穿,捆住了被炸飞的女子。

    “不知廉耻的杂鱼。”再次从那菱形之墙里走出,烛鸢抬手的瞬间冷漠的说道。

    “……墙才是本体。”翅膀残破,全身被蓝色的鲜血染满的女子艰难吐出几个字之后在烛鸢手掌一握之间和那数不清多少的黑色光柱一起爆裂在虚空之中。

    “凰儿是故意让她说出那几个字的吗?”叶云走近的同时问道。

    “算是吧,这样还能在坑杀一两个这个级别的存在。”烛鸢点点头说道:“这个女人输给我是因为我给了她两个希望,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希望,所以她才会产生可以带伤击杀我的错觉,所谓未知是最大的敌人,但其实不是,在未知之后以生命代价知道了敌人的弱点,下次在被这个弱点坑杀,对方才会在心里上产生崩溃的心理,不战屈人之兵。”

    “话是这样说,这个战例还是有些针对性的,毕竟虚空之力和雷霆之力是世间最罕见的力量,加上对方拥有快速再生的力量才会这样尝试,凰儿能这么快找到对方的特效再加以针对,真的非常厉害。”叶云轻笑,毫不吝啬夸赞的说道。

    “力量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嘛。”烛鸢抿嘴说道:“如果不是她有超速再生之力,连接近都接近不了我的分身就被粉碎了。”

    “凰儿这种分身有限制吗?”叶云问道。

    “有。”烛鸢点头,却没有继续多说。

    叶云也没有多问,她自然知道烛鸢对苏月一直是有竞争意识的。

    “走吧,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叶云不再继续纠结的走向之前女子出现的地方,发现后面果然有一条打开的通道,倒是省了开启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