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89章 那,现在怎么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烛鸢昏阙之后苏月倒是勉强多坚持了一段时间,但苏月流的泪却比烛鸢多很多很多,这也让叶云内心无比自责之余更加抑制自己,尽可能温柔一点的抱紧那委屈神色的少女。

    最终苏月也身下狼藉的昏睡了过去,唯有眼角有着点点的泪痕。

    和烛鸢的不同,苏月的泪珠更包含了一份不甘,是没有用虚空禁断第一时间斩裂所有万花镜像的不甘。

    叶云也自责,也歉意,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本来是想要以后慢慢解决这件事的,但在突然极端的出现这个问题,他也没有办法。

    真的是非常的自私的行为,但在大背景的束缚下,他没有理由去做出格的事。

    即使不提轮回中和烛鸢的羁绊最深的这层因素,在这一世中,他先天的记忆环境和烛鸢是最深的羁绊,和苏月是仅认识不久,但关系很好的朋友,在这样的先天因素的背景下,如果他做出出格的举动,或者做出阻止烛鸢的举动,他以后没有理由解释为什么会这么做,甚至会导致烛鸢离开自己也不一定,只有现在出现的行为才是最合理,也是最有希望让两女都陪着他,但,这对苏月明显是不公平的。

    握了握手掌,叶云心里难受到无法呼吸,有一种窒息的揪心感不断侵蚀他的每一根神经。

    “以后在用你自己的方式弥补这个小女孩吧,我现在开始引导你使用混沌血脉的两个禁忌必杀之术,你看好了,我只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和你解释。”

    这时,虞烟那独特又带着丝丝空灵韵味,辨识度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声音再次在叶云的脑中响起,同时两段记忆也是随之印入了叶云大脑中。

    “王之领域:君临天下。”

    “王之审判:生死如尘。”

    “我演示一遍,记好了。”

    许久,叶云在心里衍化了很多次这两种力量后他体内的力量也是海纳百川的融入了他的心脏位置。

    在神念意识中,他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心脏笼罩上了一片迷迷蒙蒙的混沌气雾,应该就是虞烟所说的混沌紫气,这也代表了他真正意义上的觉醒。

    握了一下手掌,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指间有时光流动的韵味,他真正意义上的开启了十世轮回赋予他的全部宝藏,成为了拥有混沌之力,混沌之体,掌控生死,还有无限星痕之力的神之子。

    这一刻,他真正的拥有了逆转命运的力量,但是,他也留下了遗憾,那就是身边抱着他,眼角泪痕未干的女子。

    说好,会保护她们的。

    对不起……

    叶云说出三个字的同时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这一声穿过了时间,空间的叹息,将会是他永远的愧疚,因为他不会再轮回继续,这一世,该终结这个命运的囚牢了!

    温柔的拿开苏月的手,叶云给苏月和烛鸢穿好衣服后将两女抱到一起,然后轻轻吻了两女额头一下后站起身。

    谁造成这种遗憾和愧疚,他同样也没有忘记。

    眼眸绽放璀璨,宛如流光的白色雷光,叶云手臂再次弥漫起了漆黑,每一片鳞甲都似乎弥漫着道韵的黑龙臂铠,不过这一次的臂铠更加的精美,既有洪荒古兽的霸气和威严,又有一种温润玉软的莹亮,好似最尖端的金属一般给人矛盾却完美的奇异美感。

    这一次的臂铠覆盖面也没有之前的大,而是真正衍化成了一条狰狞黑龙盘绕在了叶云的手臂上。

    它头部盘肩膀而上人绕行,将头搭在了叶云的另一侧肩膀上,尾部则顺着盘绕而下的身体延伸到手背处,与那神秘的云烟刻纹融到了一起。

    因为这云烟便是混的紫气的初始咒印图纹,它的尾部融入其中才能更好的发挥它的力量。

    这一系列的变化黑龙让其变得更加真实,也更加神秘,特别是那眼瞳中闪烁着星辰光芒的红光更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之感。

    同时,那火焰围巾也是的前方也是蔓延到了叶云的胸口,后方这变成了尾部不断燃烧的火焰披风,配合着叶云变成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可谓相得益彰,将叶云身上特有的气息彰显得非常高贵,神秘却有澎湃而热血,似乎是看到了战神降临一般。

    迈步的同时越发华丽,混沌紫气弥漫的虚空裂口自然撕裂开,叶云走出之后来到了球体的外边。

    微微抬手,圆球便是平稳的飞了起来。

    看了一眼四周,大量的怪物和那些圣光骑士都在他出现的瞬间同时涌了过来,而不远处也是出现了三个人,是之前在那个老头身边的两男一女。

    “那两个女子的力量果然强,吃掉她们之后竟然连造型都变了。”看着那些各种各样的怪物和圣光骑士都涌向了造型变得十分霸气的年轻人,杰洛克皱了皱眉,不知道是不屑还是羡慕那身造型的冷笑道“据说绛星之子觉醒之后只要大脑不被打爆就不会死,我倒是想看看有多厉害。”

    叶云平静的看着对方,然后迈步走向前的瞬间四周的空间骤然停顿了一下。

    时间,空间,骤然停止。

    叶云化着一道流动的白色虚影迈着步伐走过了那些离他仅有一两米的怪物,然后随意拨开前方的尖锐长枪,继而走过圣骑士群的来到了前方。

    背对众多怪物和圣光骑士,叶云由虚变实的抬起手指打了一个响指。

    一道照亮苍穹的轰鸣雷鸣落下,怪物也好,圣光骑士也罢,在那真正的‘圣光’之中顷刻间全部化作了崩灭的尘埃,连杂质都没有遗留,被彻底抹出了存在过的痕迹。

    空间回复了正常,只有叶云的指间依旧流动着淡淡的紫气,似乎时间,空间,都在他的指间流动一般。

    三人也恢复了行动力,却都是怔住的停在了原地。

    下一瞬,瘦一些的男子直接化蝠离去,杰洛克也转身几个跳跃进入了那大开的门内,同时直接按下了关闭键,竟是没有理会那个叫伊莎贝尔的女子。

    伊莎贝尔也是神色一寒,却因本事不是敏捷型的能力者,只能看到大门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关上。

    叶云迈步走了过去,圆球也平稳的飞着跟在了叶云的身后。

    女子退了一步,看过刚才对方使用的力量,她知道第一时间没有离开,她生还的可能已经降为零,但,但她还有不能死的理由,不然……

    叶云走到了门边,然后看了女子一眼的说道:“她告诉我你不时会用你自己的血温养圣经,也是不时陪她解闷的人,而你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弟弟在里面的营养试管里,这是你给对方办事的原因,但她知道,造成你弟弟事故的人就是那个老杂毛,另外也是因为他在营养试管里加入了一些东西才让你的弟弟一直不能离开那里,如果你愿意付出你的自由,成为我的利刃,我可以救你的弟弟,并保证他的安全,如果你不愿意,一会可以带他离开。”

    说完,叶云的手指向前屈直的一弹,黑色的狂澜龙影呼啸而过,直接将那不知道是什么高科技合金制造的大门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叶云没有理会女子,迈步走了进去。

    女子沉默了一会后神色莫名的隐去了身影。

    叶云向前方走去,沿途也是出现了不少穿上铠甲的怪物,明显是比较成功的合成兽,已经可以人为控制,同时也有更多的圣光骑士手持大盾和尖锐的长枪从通道中涌了出来。

    叶云不为所动的迈步走了过去,沿途所至,狂澜巨龙呼啸,将一切阻挡在前的生物撕碎。

    似乎发现冷兵器对对方毫无作用,也有一些武装人员出现的用各种枪械武器在远处对准叶云一阵扫射。

    叶云依旧平静的走着,似乎每一步都量好了一般,平静无波却坚定不移。

    一片星辰闪耀而起的出现在叶云的四周,它们若隐若现,似乎只是冰晶一般一触即碎,又似乎世间最强的壁垒,星光亮起的地方,那些所谓的热兵器全都被挡在了外面,包括对方发射的一枚火箭筒都没有对其造成半点损伤。

    下一瞬,叶云穿过虚空的出现在了他的位置,然后伸手按住了那人的头。

    对方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想要说什么,但大脑却如血浆般爆开,且那些血浆靠近叶云就被他身上流动的气息直接碾碎,净化干净。

    转身,叶云走向了旁边的通道。

    因为有虞烟的指引,他并不是漫无目的的杀戮,而是击杀前进路上的敌人。

    至于侥幸活下来的人……

    早死晚死而已,现在不需要浪费时间在这些人的身上,包括那个杰洛克,因为他现在的力量会让对方死掉,不论他如何压抑自己的怒火,依旧很容易将对方很快弄死,但他不想这样,因为他想要对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所以他要去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带着这样的思绪走过身前的走廊,凡事阻碍者没有一个活下来。

    如此三十多分钟后他也是来到了一处锁着的大门之前,这里已经是这地宫很深的地方,离他之前的地方足有四五千米远,如果不是又明确的路线,在这迷宫一般的地方想要找到一个东西真的非常的难,难如登天。

    推开手掌触及随之崩坏的大门,叶云走了进去。

    四周看了一下,这里好像是一个书库,里面有很多书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如果不是虞烟留下的准确路径,即使到了这里,想要发现这里就藏着圣经也很难,可以说除了让伊莎贝尔带路或者让justin他们感受一下死亡的气息,然后带自己过来外,几乎不可能找到圣经,因为烛鸢的那个属下的地图就到之前那百米通道处就没有了。

    不管如何,他已经知道了圣经的准确位置,所以他径直走到了第二个书架的地方将书架暴力的崩碎,继而露出了之后的机关。

    这时,身后漂浮着的球体传来轻轻的敲击声,是烛鸢她们醒了。

    叶云微微叹气,然后拂衣一挥,黑色的球体便是裂开的平稳落到了地面,露出了烛鸢两女的身影。

    视线与两女相撞,叶云三人都是微微沉默了一下。

    叶云迈步走了过去,然后不分先后的伸手将两女同时抱紧了怀里。

    两女也单手抱住叶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当时的记忆还在吗?”想了想之后叶云撑起身体的问道。

    “……嗯。”闻言,两女俏脸都有些发红,显然做了什么荒唐事还是有记忆的。

    “所以我说让你们乖乖等我,现在弄的真的把你们吃掉了,以后是结婚一次还是两次真的是很头疼呢。”叶云拉着两女柔软的纤手神色温柔的说道。

    “……肯定是结一次,我才是你的妻子。”烛鸢哼了一声,那股不服输的性格又再次本能的浮现而起。

    “凤凰,我一直没有和你争过什么,但如果你非要这样,我们之间只能倒下一个。”闻言,苏月神色一凝,目光坚定的说道:“我的爱也很自私,我知道如果走到这一步,不管是谁倒下,云弟弟都会很伤心,但,既然云弟弟是我的男人了,我这一辈子就只会爱他一个人,至死不渝,所以不管背负什么,我都不会放弃这份羁绊,你虽然之前是阻止了我,但真要比谁更狠,我也不会输给你。”

    “我接受,等结束这里的事就一战,你的爱自私,我的爱也很狭隘,有一个人倒下,挺好。”烛鸢也目光有些清冷的开口。

    “你们两个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叶云开口问道:“我问你们,我是不是让你们留在原地的?”

    “……”两女轻咬红唇。

    “我是不是阻止你们了?我说会想办法,你们却非要这样极端,再给我十分钟,或许现在不会这样。”叶云皱眉说道。

    “……”两女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当时自己在想什么,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我并不想威胁你们说如果你们不答应做我的女人,我就要自杀,我就要如何,你们自己吵什么?是不是觉得我用这样的方式得到你们就很开心??”叶云看着两女目光凝然的说道:“真就这么想厮杀的话就在这里吧,我看着,而且我也绝不插手,谁死了我就跟谁一起去死,这样你们满意了吧?反正就是你们的爱都自私,就我不想好好的爱你们,不想正常方式的在一起,反正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来这里,是我实力太弱,是我对不起你们……”

    “小云,别这样,我没有怪你,真的……”烛鸢握紧叶云的手打断的说道。

    “我并没有要发谁脾气的意思,但你们本来是很好的朋友,因为我才弄成这样,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要么我们三个能在一起,要么,彼此之间谁都不能幸福,因为心里有愧,心里有怨,心里又不甘,老实讲,我们如果不能在一起,我该放弃谁,或者说我放弃谁的话,你们真的能接受吗?连自己的女人都能放弃,我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那我拥有这些所谓的力量,所谓的圣经又有什么用?一个连自己女人都守不住的男人,就算得到天下又有什么用?”叶云微微沉默了两秒后神色认真的开口问道。

    “……小云,你心里谁最重要?我要你亲口在这里说。”烛鸢微微沉默了一下后说道:“就算小云你会因此讨厌我,我还是要问,不然我无法接受。”

    叶云看了烛鸢一眼,又看了咬紧红唇的苏月一眼,然后轻轻捏了捏两女的纤手沉默了几秒后凝神说道:“非要说的话,我爱着凰儿,很喜欢月姐。”

    闻言,苏月的手颤了一下,眼泪有些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很喜欢只是说对这个人非常有好感,但,喜欢不一定是爱,爱却有数不清的喜欢包含其中。

    在里面输给了烛鸢,现在还是输,输的一败涂地。

    她,她就这么不堪吗……

    这时,她的俏脸却被捧起,然后叶云凑过脸额的吻住了她的红唇。

    好一会过去,直到苏月有些气喘,似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叶云才抬起头的说道:“月姐别哭,我不会不要你的,我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所以我也知道被爱是什么感觉,也许我们的彼此之间的羁绊因为太快,加上这次的事而变得有一些扭曲,但那份喜欢却是认真的,就好像第一次遇到的时候一样,我觉得你是一个让人很舒服的女孩子,我是不会让这样的女孩子痛苦一辈子的。”

    “……那,那现在怎么办?”苏月咬着红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