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一章
    杨耀猛地一下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人,身处一张宽大的矮榻之上,大榻暖被,香烟缭绕,沁人心脾。

    他从床榻上坐起身子,扭了扭脖子,再低头看一看,没有胸肌、六块腹肌,身材略显单薄。

    杨耀往四周望去,大榻在一个大殿之内,华丽的布幔之外,点着四个大火炉,两个宫女、两个宦人正跪坐侍奉着。

    其中二人已偷懒入睡,还有两人本是昏昏入睡,见杨耀突然从梦中惊醒,忙打起了精神,直了直身子。

    睡在杨耀身边的,还有一个女人。

    看年龄,风华正茂,也就是大学女生的年纪;

    看长相,凤眼樱唇,换在穿越前也是一流女星的水准。

    看肌肤,白白嫩嫩,引人探幽觅胜;

    看身材,酥胸**,一对丰满的圆球呼之欲出,令杨耀这个穿越前的单身狗一见便血脉喷张。

    “这款游戏牛啊!”

    杨耀嘀咕着,兴奋地从床榻上一跃而起,兴奋的道,“yes!我,终于能尝一尝当皇帝的滋味儿!”

    杨耀是全球知名游戏公司的实习内测员,公司新开出一款主打、爆款的虚拟现实游戏,名叫《总有奸人想害朕》。

    这款的游戏目标就是穿越到皇帝身上,根据系统提示的条件,杀死游戏指定的奸人,便算游戏通关。

    “嘟嘟嘟!”

    系统流网络小说熟悉的声音响起,是系统提示来了!

    杨耀担心被床榻上的美人,还有侍奉的宫女、宦人给看穿了他穿越者的身份,赶忙起身,用一只手捏着腰间的腰带不至于走光,连鞋也来不及穿,光着脚丫就冲出了轻纱布幔,四下张望着无人的偏僻处。

    一个宦人尖声尖气的问道,“殿下,万万不可......”

    杨耀急着和系统通话,懒得和一个死太监,阴阳人废话,开口学着电视剧里皇帝的口吻道,“朕,朕有急事,别跟过来。”

    他的目光落在大殿的一个偏僻角落,大步冲了过去,面朝着殿墙,蹲下身子,低声问道,“喂,喂?!”

    “滴滴滴!”

    “宿主,我是游戏系统客服,我们可以用脑电波进行交流。外人听不到的,你不必这么神神秘秘。”

    杨耀内测过不少游戏,只是这么真实,亲身体验的游戏,还是第一回,“这,是什么副本?!”

    “宿主,鉴于这是本游戏第一次内测,先运行一个简单的副本!”

    “副本一:【昏君模式】

    【宿主附身】:唐中宗李显

    【胜利条件】:找出潜伏的奸人,并杀死。

    【失败条件】:1.对奸人身份判断有误;2.未经与系统确认,就杀死奸人;3.李显死亡;4..两年之内还没找出潜伏的奸人。

    【通关流程】

    1.【昏君值】:宿主可以通过完成【贪恋女色】【荒废军政】【绝不上朝】【骄奢浪费】【任人唯亲】【疏远贤臣】等昏君行为获取【昏君值】。切记,本副本为【昏君模式】,宿主做与昏君相反的行为,系统会根据相应的行动扣罚【昏君值】。

    2.【昏君值】分别达到(1o)(1oo)(1ooo)(5ooo)(1oooo)五档积分,系统会给出一个关于奸人身份的提示。宿主根据系统给出的提示,判断出奸人身份。和系统确认奸人身份后,杀死奸人,便成功通关。(一旦确认奸人的身份,不可更改)

    “宿主是否已了解这个副本的胜利条件、失败条件、通关流程?”

    系统噼噼啪啪说了一大堆,杨耀总结出来就是两点:1.系统的昏君值非常重要,想得到昏君值,就要干昏君该干的事,当明君反而会被系统罚分;2.根据流行的猜谜游戏,找出潜伏奸人的身份,杀了。

    以杨耀对这个副本主角李显的认知,这个绿帽皇帝一辈子,就栽在三个女人手上:虎妈、狼妻、熊孩子。

    虎妈:武则天,这个虎妈已被无数次搬上电视、电影荧幕,所谓虎毒不食子,虎妈杀儿女都和玩儿似的,称她为虎妈,那是委屈了老虎啊!

    狼妻:他的老婆,韦皇后。他对老婆言听计从,悲催到韦后和武三思在床榻上衣衫不整的玩牌,还要在边上计数。李显在世时,韦后和内侍,皇宫的厨子鬼混,给李显戴了n顶绿帽。活生生成了忍者神龟!

    熊孩子:安乐公主,他对女儿安乐公主疼爱无比,要什么给什么,在长安城里想挖水池挖水池,想玩玉玺玩玉玺,结果还是被宝贝女儿下毒害死。

    做皇帝悲催成这样的,中国历史上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穿越了这么一个主,杨耀是哭笑不得,正想向系统抗议,能不能换一个副本,却见到一个宫女,一个宦冲了过来,冲蹲在墙角的杨耀恭恭敬敬的说,“殿下,慎言,慎言啊!”

    杨耀还要忙着和系统继续沟通,不耐烦的令这两个碍事的宦人、宫女离开,“没看朕正忙着的?去,边上呆着。”

    宦人、宫女听了是面面相觑,还是遵照他的吩咐恭敬的退了下去。

    杨耀将宫女、宦人全呵斥走了,继续问道:潜伏的奸人是穿越者,还是大唐本土人?

    系统:宿主,这个奸人和你一样,是游戏的内测员。奸人的任务就是在游戏内平安度过两年。两年过后,要么你的游戏失败,要么奸人的游戏失败。

    杨耀:所以奸人或许会深藏不露,掩饰身份;或是在暗中破坏我完成任务的计划;再或许是培养自己的势力,令我根本没杀他的能力,是吧!

    系统:奸人采取什么行为来完成游戏任务,完全由内测员做主。

    杨耀:必须要等五个提示全揭开,才能确认奸人身份?

    系统:宿主随时可以确认奸人的身份,无须等五个提示全揭开。但确认有风险,宿主请慎重。

    杨耀:同一个昏君行为,我一日重复一万次,是否能得分?

    系统:宿主,同一个昏君行为,每日只计分一次,请遵守游戏公德,文明游戏。若系统判断宿主有连续恶意刷分的行为,会冻结昏君值半年,恶意刷分清零。

    “啪!”

    杨耀关了与系统对话的界面,他蹲得久了,双腿也已麻,起身提了提腰带和裤子,再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刚一起身转过头,却现之前还在做海棠春睡的美人已和衣而起,直直的瞧着从大殿角落里起身的杨耀,眼中透露着深深的恨铁不成钢,“太子,你中了邪了?在胡言乱语什么?!”

    太子?!

    杨耀听到这两个字,心儿如坠冰窟,这,这,不是绿帽皇帝李显?原来还没当上皇帝啊!一个太子当众大呼大叫的要当皇帝,还自称朕,算不算大逆不道,想谋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