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二章 骄纵的狼妻
    杨耀暗自揣测眼前这个小美人的身份,穿越前拍武则天的电视剧是多如牛毛。若估计的没错,这个小美人应该就是他那个面若桃花,蛇蝎心肠的妻子,韦皇后,韦香儿。

    时值深冬,大殿里安着四个大火炉,倒也没有寒意。再加上韦香儿是要罩杯不要温度,虽和了贴身襦衣,却是春光毕露,露出白花花的半个胸脯。

    韦香儿的花容浮现出十分厌恶的神色,显然对杨耀突癫狂的行为相当反感,目光落在侍奉的宦人、宫女身上,冷喝道,“云珠,你是怎么侍奉的,竟令太子随口胡言乱语?若今夜之事传到圣上耳里,那还得了?”

    “来人,将云珠这个贱婢拖下去杖毙了!”

    宫女云珠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太子妃,奴婢已劝阻了了太子,是太子不让奴婢说话,奴婢该死!该死!”

    杨耀稍稍一怔,这事儿真的就是误会,宫女云珠是遭了无妄之灾,哪能说杖毙就杖毙?

    他忙开口阻止道,“是,本,本宫梦中中了邪,与云珠无关。你们下去侍候着,记住,今日之事绝不能传出去半个字!”

    一群宦人、宫女如遇大赦,匆匆的退了下去。

    韦香儿瞪了杨耀一眼,既带着鄙夷,也是恨铁不成钢,“太子,早些休息吧!”

    她冷冷的抛下了这么一句,盈盈碎步往床榻而去。

    杨耀闻着小美人身上散的撩人芬芳,望着美人丰腴的身段儿,还有小襦衣内白生生的肌肤,尤其是那对遮挡不住的,丰满的圆球,对杨耀来说,简直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游戏一来就送福利大礼包哇!这,这,是逼哥今夜施展十八般姿势,n度春风啊!

    “嘟嘟嘟,宿主完成【贪恋女色】的昏君行为,【昏君值】+5,总分:5”

    杨耀暗中嘀咕,在脑子里想一想和女人上床就能+5分,看来当个昏君还是很容易的嘛!也幸亏是昏君模式,要是明君模式,换成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那帮老色狼来,也必须全军覆没,扣成负分啊!

    两人到了床榻,韦香儿坐回床榻上,理了理小襦衣,稍稍遮挡了胸前的一抹春色,悠悠的说道,“太子,我父亲什么时候能调来京城呢?!我族人韦弘敏什么时候能当宰相?韦挺、韦温什么时候能封个一官半职呢?!”

    韦香儿的父亲就是京兆韦氏的韦玄贞,现任普州参军。

    在历史上,李显第一次登基只在位五十五天,再扣去守孝的一个月,真正在皇位上的日子,只有不到一个月。朝中三品以上大臣还没认全,就被赶下皇帝宝座,配去千里之外的湖北喝风。

    起因就是给老丈人韦玄贞争侍中之位,口出狂言,被宰相裴炎告状告到了武则天那里。结果被虎妈和裴炎联手废了皇帝之位,直接流放了。

    杨耀要想顺利的通关,当务之急,并不是急着去刷昏君值,而是保住皇位,绝不能被虎妈流放。否则被看管在千里之外的房州,还怎么刷分?!纵然能找出奸人,也没能力杀了他啊!

    要想在虎妈的淫威之下还能保住皇帝之位,也不是绝不可能。至少他的难兄难弟李旦也当了几年皇帝,虽然是被扔在了宫里打酱油的傀儡皇帝,但总归是留在了宫里。

    只要杨耀自己不作死,虎妈至少在几年内,根基牢固,彻底掌控天下的军政大权之前,也没理由冒天下之大不韪,非要废了自己的皇帝位。只要保住皇帝之位,纵然是傀儡,就能留在洛阳宫里,继续刷昏君值。

    若学着李显那个逗逼,调任韦玄贞回京,重用韦弘敏、韦温、韦挺,这不是在自找死路?!李旦能当几年傀儡皇帝,全靠着当了一个乖乖听妈妈话的妈宝男,杨耀也只能仿效李旦,继续给虎妈当妈宝男。

    杨耀已否定了大肆提拔韦玄贞、韦弘敏等人的想法,咳嗽了一声,含含糊糊的道,“这,若提拔泰山回京,恐惹人非议。韦弘敏无尺寸之功,暂不能升迁。韦温、韦挺嘛!既无学识,也无功名,等他科举到了殿试再说吧!”

    韦香儿见他突然改了口风,之前答应过提拔韦家亲戚,族人,如今全反悔了,秀眉微蹙,暗想,“这个纨绔太子,平时都巴不得跪我石榴裙下,舔我的脚趾。今日是中了邪,还是转了性子,竟会违逆我?”

    韦香儿斜躺在床榻上,玉体横陈,摆足了诱惑的姿势,轻启樱唇,“太子,你何时愿提拔我父亲,其他韦家的人,再与我同床共枕吧!”

    她是吃准了杨耀会向她乖乖的服软、投降,所以越大胆,以赶杨耀下床来威胁。

    不过韦香儿真的是打错了算盘,站在她面前的,已不是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李显,而是穿越者杨耀。

    这,这上个床都要先讲条件,哥是娶老婆,还是找小姐?哥要当的是昏君,又不是舔狗,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杨耀哪里会吃这一套,越想越是恼怒,内心的怒火渐渐取代了欲望,直勾勾的盯着玉体横陈的韦香儿,“这个女人,仗势着有几分姿色,想吃干抹尽,什么好处都往娘家搬,当哥是棒槌啊?!”

    再者,奸人的身份还没有明确,万一就是这个韦香儿呢?和她同床共枕,就是以身饲虎,母老虎!

    杨耀大步走近了床榻,冲韦香儿微微一笑,“那,我就去偏殿睡了,香儿,晚安!”

    他是面上笑嘻嘻,内心妈妈逼,也无视韦香儿的怒容,找来了侍奉的王德、云珠,“你们去将偏殿收拾了,从今日起,本宫住偏殿!”

    韦香儿听了是花容一沉,之前的李显两三日不来钻她石榴裙就心急火燎的。眼前的这个太子却突然转了性,不仅不服软,竟还蹬鼻子上眼的要去偏殿住!

    她越想越怒不可遏,但,杨耀不愿登她的床,她总不能先低声下气的妥协吧!

    太子要去偏殿居住,这一下可忙坏了侍奉的王德、云珠,立刻指挥着其他人,将偏殿打扫一新,在高榻上铺上了鹅毛暖被。

    因天气寒冷,王德又去其他宫殿找来两个大火炉,暂时将就用着。明日还要再搬两个大火炉来,否则冻坏了大唐太子,未来的大唐皇帝,人人都是死罪。

    经过宦人、宫女一番手忙脚乱的忙和,杨耀躺在偏殿的暖榻之时,宫里的打更声响起,已是二更天。

    杨耀在高榻暖被里,全身从上到下,由里而外的舒服,系统的声儿再次响起,“嘟嘟嘟,宿主完成【骄奢浪费】的昏君行为,【昏君值】+5,总分:1o”

    “嘟嘟嘟,宿主的【昏君值】已达到1o分,游戏给出奸人的第一个提示,请宿主接收。”

    第一个提示这么快就到了,杨耀是暗自窃喜。

    哥平日也是在中文网看历史小说的高V,以哥的历史功底,第一个提示就能猜出奸人的身份,创下一个最快通关游戏的记录。

    实习转正是轻而易举啊!

    杨耀连忙兴奋的点开了游戏的第一个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