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四章 本宫不是好惹的
    杨耀乃是太子,岂能被区区一个秘书监牵着鼻子走?没好气的道,“爱卿是太子太傅,还是太子少傅,本宫读不读尚书,需要向爱卿知会?”

    秘书监冷冷的道,“臣秘书监武承嗣,奉天后之命,在秘书省搜集经史典籍供太子阅读后,书写策论交由秘书省评定。臣是斗胆问一句,太子的策论什么时候交到秘书省。”

    杨耀听了他自报家门微微一怔。

    武承嗣,虎妈的侄儿,原来是这个小人,难怪长相就这么阴险,一看就知绝非善类。

    看武承嗣满脸的阴笑,便知这是武承嗣给他挖的坑。

    杨耀若交不出策论,估计武承嗣这阴人转身就去向虎妈告状。虎妈不给他上纲上线,上升到明君、昏君的高度才奇了怪了。

    今次杨耀想来秘书省找美女秘书,却不料自投罗网送上门来了,也难怪武承嗣抓着这个机会就要给他挖坑埋了。

    该怎么过关呢?!

    见杨耀一直默不作声,武承嗣脸上的笑容也越的灿烂,得意洋洋的追问道,“太子殿下,整整六个月也没完成《尚书》的策论么?!”

    杨耀被他逼到了墙角,正面硬扛是扛不过的,唯一的法子,就是将水搅浑,然后浑水摸鱼。

    杨耀突然抬头望着武承嗣,嘿嘿一笑道,“武爱卿,本宫这几个月,除了苦读《尚书》,还在研究农学。今次本宫前来秘书省,是向秘书监武爱卿讨论一个农学的问题。”

    他将秘书监三个字念得很重,就是指名点姓要挑战武承嗣,秘书省其他的老头子不要来参合。今日谁敢出头,太子的小本本上一个个的记下,等秋后算账。

    杨耀不待武承嗣推脱,直接开口问道,“假如一个方田,长四步、宽三步,请问玄长多少步呢?”

    这是穿越前最简单的勾股定理,杨耀是算准了武承嗣这个小人只会学算计、陷害人的本事,绝不会去研究数学这种奇淫巧技,能答得出才见了鬼了。

    武承嗣果然如杨耀所料,对这个最简单的数学也支支吾吾的答不出来,求助似的望向了身后的一个白胡子老头,令他出来解围。

    老头在官场混得胡子全都白了,早成了人精,眼下摆明是太子和天后外戚的争斗,哪里敢来蹚浑水?忙佯装剧烈的咳嗽,一口气喘不上来,晕倒在地,被几个书吏给抬了下去。

    果然姜越老越辣!

    杨耀见白胡子老头装晕被抬了下去,暗笑不止。

    他这次必须痛打落水狗,根本不给武承嗣解围的机会,哈哈一笑道,“原来武爱卿不知晓,本宫再问,十二亩地要分给十八个人,每个人分多少亩地呢?”

    这是小学数学里最简单的分数,当然,杨耀料定武承嗣还是答不出来的。

    武承嗣被他连番追问,却一个也答不出来,涨红着脸儿强撑道,“太子殿下,这些农事应该去问司农寺,而不是秘书省!”

    杨耀望了望他身后的秘书省官员,一个个都在暗笑不止,他们在讥笑武承嗣这不学无术的纨绔二代也能当秘书监。

    杨耀是占尽了上风,耸了耸肩儿道,“武爱卿,这些不是农事,而是出自周髀算经和九章算术,科举明算科的内容。科举明算科的考卷不经秘书省之手?往年明算科的科举卷,武爱卿从来没过目?嘿!”

    明算科的考卷经不经秘书省的手,杨耀并不敢肯定。但他从常识推断,穿越前高考出题,改卷,都应该是有专门的专家委员会,里面全是各行各业的专家教授,和秘书省的职能类似。

    因科举牵连到成千上万的莘莘学子,每一道题目的答案必须要有严格的典籍出处,要经过秘书省的经史典籍查阅,秘书省必然和科举是脱不了干系的。

    果然不出杨耀所料,武承嗣被他挤兑得无言以对,在众人前丢尽了脸面,对他恨得是咬牙切齿,反问道,“太子殿下今日来秘书省,是来讨论明算科卷的?好,我安排专管明算科改卷的典史与太子殿下讨论。”

    武承嗣摆明了是要找几个熟读周髀算经,九章算术的专业人才来挽回场子。杨耀的数学也就初中的水平,能记住的就这两句,再考下去估计就要露馅儿。

    但他绝不会给武承嗣找回场子的机会,咳嗽一声道,“武爱卿啊!本宫今日前来不是讨论明算科,而是来考核官员履职能力的。为了端正官场的作风,从今以后,本宫会在六省、九寺不定时抽查官员的履职能力。”

    武承嗣望了杨耀一眼,冷冷的问道,“太子殿下,考核官员的履职能力,乃吏部之职,与东宫无关吧!”

    杨耀岂会被这个阴人牵着鼻子走,嘿嘿一笑道,“武爱卿的意思是,大唐太子管不了秘书省的官员?原来大唐的秘书省谁来监督,由你武爱卿来指定的?本宫要是不来秘书省,又如何知晓武爱卿身为秘书监,日理万机,竟然从来不参与科举卷的审阅呢?”

    太子乃一国储君,未来的大唐皇帝,当然能管秘书省。而且杨耀还是奉命可以在中书、门下、尚书、秘书四省行走。这个话头武承嗣哪里敢去接,杨耀再怎么讥讽,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受了。

    武承嗣眼神中掠过了一抹阴狠之色,这次不仅没将杨耀挖坑埋了,反而自己落坑里了,无奈的道,“臣武承嗣遵旨,必将时时刻刻敦促秘书省的大小官员,尽忠职守,不负皇恩。”

    杨耀出了秘书省大堂,总算出了虎穴狼窝,这才松了口气。对武承嗣是暗恨在心,他奶奶的武家小人,这个仇,哥记小本本上了,必须秋后算账哇!

    “嘟嘟嘟,宿主违背【荒废军政】的昏君行为,【昏君值】-5,总分:5”

    杨耀无缘无故被逼着在秘书省当了回明君,转眼就被系统罚了分。游戏策划这么牛逼,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他心头是一万头羊驼驼奔过,只能将气全在‘罪魁祸’王德的身上,厉声问道,“小德子,你怎么不告诉本宫,秘书省有武承嗣这个阴险小人在?”

    王德大呼冤枉道,“太子,奴婢冤枉,奴婢以为太子去秘书省是想钻研经史典籍啊!”

    钻研个粑粑!

    穿越前的杨耀是无爹可拼,当然要拼命读书。如今可以拼爹了,还是全天下最大的爹,谁还去拼命读书,吃饱了撑的啊?!

    杨耀没好气的问道,“皇宫的宦人、宫女不归秘书省主管,归哪里主管?”

    王德是个机灵鬼,一听便知道了太子的心思,太子去秘书省不是读书的,而是找宦人、宫女的。当然,太子从来不好男风,对宦人估计没什么兴趣,那就是对宫女中的美人有兴趣了。

    王德猜中了太子的小算盘,却知身在宫中,少自作聪明才是伴君之道,佯作不知的答了,“太子,宫内宦官和宦人归内侍省,女官和宫女归殿中省主管。”

    杨耀这才恍然,原来电视剧的尚宫等六局在殿中省,不在秘书省。

    他瞥过王德一眼,暗想,这个小宦人也看出来了,这次真的是闹了个大乌龙,丢人丢到家了。

    王德又道,“太子,奴婢真是瞎了眼!原来太子今日去秘书省不是去钻研经史典籍,而是准备大展神威,折武承嗣的威风的。这个武承嗣平日里仗着天后撑腰,飞扬跋扈,太子今日打了他的脸,奴婢也替太子欢喜。”

    “太子,明日奴婢领着太子去巡视殿中省的六尚。那些六尚的奴婢一日没人鞭笞,就偷奸耍滑,太子早就该去整肃整肃。”

    杨耀是心头一乐,这个王德真的是个机灵滑头,他主动提出去六尚巡视,就是看出了太子的心思,却巧言令色替太子圆回了场子。

    杨耀怒气也渐渐的消了,点了点王德的肩膀道“小德子,六尚全是宫女,本宫前去多有不便,还是留在东宫吧!”

    六尚的女官也好,宫女也罢,名义上全是老爸李治的女人。老爸还健在,他一个太子去巡视六尚,就是典型的皮痒,找抽!

    杨耀只能放弃王德的提议,在东宫之外处处是虎妈的陷阱,还是留在东宫刷昏君值更为安全。